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二十二章 决策

不让江山 知白 723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杨玄机看向河对岸,因为河道实在宽阔,所以看不清楚对岸的情况,他连忙伸手把千里眼要过来。

却见岸边有几人正在垂钓,似乎是颇有些闲情逸致。

杨玄机不认识李叱,但他一眼就认出来那几人中的唐匹敌。

“唐匹敌?!”

荀有疚也认了出来,立刻回头看向身后的队伍,他的第一反应是此时唐匹敌就在岸边,若是可能的话直接杀过去。

若唐匹敌一死,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人是谁?”

杨玄机伸手指向李叱。

远远看着那人坐在马扎上悠闲垂钓,唐匹敌却陪站在一边,从姿势上来看,唐匹敌显然对那个人很尊敬。

荀有疚看了一会儿后说道:“莫不是......宁王李叱?”

“公叔勇!”

杨玄机立刻喊了一声。

在天命军中被誉为金甲天神的公叔勇跨步上前,瓮声瓮气的说道:“主公,我在。”

杨玄机指向对面垂钓的人:“瞄着那钓鱼的人,试试能不能杀了他。”

公叔勇立刻应了一声,看了看身边没有合适的东西,见有一员武将手中持长槊,他一把将长槊抓了过来。

那将军一怔,可却没敢说什么,他是真怕自己要是说句话,就会被公叔勇抓住后随随便便撕开了。

所以被公叔勇夺走大槊,他也只能是在心里默念了几声哔你哔哔,日你先人哔哔......

公叔勇握住这杆大槊,分量沉重,颇为合适,于是一发力将长槊掷了出去。

他投掷的竟是无比精准,那大槊化作一道流光,竟然不带着丝毫的弧度,笔直的飞向李叱。

杨玄机立刻举起千里眼往对岸看,这一槊掷出去力度奇大无比,那么宽的河道,长槊好像没用多久就飞越了过去。

这一槊的准度毋庸置疑......

杨玄机的眼睛都已经睁大了,这可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若这般巧合能将宁王李叱杀了,那就相当于捡了两州之地一样。

他的眼睛睁大瞳孔收缩,喉结上下动了动......

“中!”

荀有疚都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

啪......

坐在那垂钓的李叱微微侧身,那长槊从他脑袋旁边飞过去一半的时候,他抬起手将长槊抓住,看起来竟是有几分随意......

李叱看了看那槊:“品质不错。”

随手扔给唐匹敌:“拿去玩。”

一杆大槊的造价可谓昂贵,而且这天下间能造出来高品质槊的人并不是很多。

唐匹敌把槊接过来也看了看,然后笑道:“确实品相不错。”

他把长槊递给手下亲兵:“带回去,下次谁有军功就奖赏给谁了,这是宁王亲自缴获的敌军兵器。”

亲兵立刻应了一声,把长槊接在手中。

余九龄朝着河对岸大声喊:“还有吗!”

这一声喊穿透力极强,倒是让杨玄机听的清清楚楚,杨玄机还在震惊于刚才李叱单手接住长槊的场面,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看到了,手下不少将领举着千里眼也看到了,本想杀了李叱,纵然杀不了也要吓他一大跳,长长自己人的威风。

可是这样一来,却让杨玄机手下人都见识到了宁王的武功,像是给李叱长了威风一样。

余九龄还在那喊:“好事成双,再来一个呗!”

被誉为金甲天神的公叔勇脑子笨,一根筋,听到余九龄的喊声之后,他迈步就朝着大河走:“我过去杀他。”

杨玄机连忙喊了他一声:“回来!你是想被淹死吗!”

公叔勇看了看那大河,然后摇头道:“我忘了。”

此人的武力连天下第四都不敢招惹,可偏偏是个傻的,或许这也是上天的公平之处,如此对比的话,又让人在李叱和唐匹敌他们身上,看到了上天的不公平。

李叱倒是懒得理会,他盯着水中的鱼漂,见上下浮动,一抖手把鱼竿抬起来,竟是挂着一尾看起来能有三四斤重的大鱼。

余九龄笑着过去把鱼摘下来,掂量了一下:“这样的鱼,再有三四条上来,就够大伙吃的了。”

然后看了看李叱:“再有十来条,就够当家的吃的了。”

李叱:“......”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杨玄机应该就在对岸。”

唐匹敌要过来千里眼看了看,却见对岸的人应该是害怕宁军这边反击,已经把重要的人都挡了起来,前边是两层盾牌。

唐匹敌道:“他确实是很心急,才刚刚损失了诸葛井瞻就亲自跑到河边来观察,大概是等不及了。”

李叱看着那鱼,却在想别的......因为余九龄刚刚一句够大伙吃的了,让李叱想到了更大的方面。

“杨玄机的支持者太多。”

李叱道:“不只是蜀州梁州还有他已经拿下的荆州,包括还没有打进去的京州,距离更远些的苏州青州,世家大户,多支持杨玄机,他要攻入京州必势如破竹,他若派人联络各地势力,也必会对他夹道欢迎。”

他看向唐匹敌:“如果他派人往苏州青州等地,号召那些大家族势力买空粮食囤积起来,不与我们做生意,我们有钱买不到......”

唐匹敌道:“如今豫州之内的存粮,再加上冀州将来支援过来的,撑到秋天问题不大,可是秋天就算熬过去,到明年开春连种子都没有,再放宽些,就算是有种子,入冬之前种不下小麦,明年夏粮依然无收,春天青黄不接会死很多很多人,这还不算难熬的冬天。”

李叱想起来李先生留给他的书册中,也有一个和现在情况差不多相同的故事。

决堤放水,导致千万人受灾,到了第二年,饿死了三百多万人,数百万人成为流民,在迁徙过程中也是死人无数。

位高权重之人,一句话就能造成如此惨烈的灾难。

如今李叱也已经成为位高权重之人了,最起码在冀州豫州两地,他便是最高的那个人。

唐匹敌道:“现在只看杨玄机是打算攻过来,还是进京州,对他来说,怎么选都有利,此时他为上风......如果他没有后续援兵,就会进京州,进而逼迫武亲王回军,促使李兄虎与武亲王决战,如果他援兵到了的话,就会攻豫州。”

李叱问:“以我们现在的兵力,你推测会如何?”

唐匹敌道:“若他现在这五十万兵力进攻豫州,靠大河之险,我手中战兵四万多,可坚守至少月余,杀敌最少十万以上,若能把草原轻骑调回来......”

他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调不回来。

如今大灾,轻骑是最好的救灾队伍,来回奔走运送赈灾的粮草物资,救济转移灾民,都要靠轻骑。

五万打五十万,借天堑而守,坚持一个月是极限,不是打不过了,而是一个月后唐匹敌的粮草也会耗尽。

李叱问:“如果他有援兵呢?”

唐匹敌沉默片刻,回答:“豫州会丢半境之地,死守豫州城可阻敌继续北上,若豫州城再丢了,杨玄机就可能一 口气打到南平江。”

哪怕是唐匹敌,也做不到让手下人在快饿死的情况下,还能以一敌十。

除非是神仙。

半境之地......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这是唐匹敌最保守的估计。

“那咱们就换个方向吧。”

李叱道:“孛儿帖赤那的轻骑还是要去救灾,有他们在能救济更多百姓,九万多新兵再加上豫州守军差不多有十万人,我再挤出来一万人分给你,能不能守三个月?”

不等唐匹敌回答,李叱继续说道:“灾民太多,差不多有六七百万之众,要重新安置谈何容易,哪怕就是全都暂时转移到豫州城以北修养,最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

唐匹敌道:“你的意思是......”

李叱道:“你守三个月,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去想办法筹集粮草补给。”

唐匹敌道:“那好,就算是吃敌人的肉,我也会在这挡住天命军三个月。”

李叱起身:“咱们回大营,我去想想怎么搞。”

宁军大营。

李叱在唐匹敌的中军大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眉头紧锁。

“六七百万灾民,再加上今年没有夏粮收成,光靠吃储备的粮食,每天的消耗就足够让我们咬牙。”

李叱看向唐匹敌:“粗粗算起来,妇女和老人孩子,大概要占去灾民的四分之三,然而真正消耗粮食巨大的,是那些十六岁到四十几岁的男人,超过百万之数,其中精壮大概有一半,就算四十万到五十万人。”

唐匹敌一时之间没有理解李叱的意思,他只是静静的听着。

李叱道:“从这里走到青州,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若我能说动四十万到五十万的灾民去青州......”

唐匹敌的眼睛骤然睁大。

“可以试试。”

罗境上前道:“百姓们现在也知道亟需粮食度日,带上两个月的粮草所需,给我一千战兵,若能说动百姓,我愿带着他们去青州。”

这计划太过匪夷所思,发动四十万到五十万根本没有打过仗的汉子去攻打青州,而真正能打的却只带一千人,怎么看其实都没有什么胜算。

罗境道:“青州那边的队伍,并不知道我们的远征军都是百姓,分走四十万到五十万人,剩下的粮食,足够留下的灾民多坚持数月之久。”

他看向李叱:“现在难的是,如何让百姓们相信,我们去青州一定能带回来大量的粮草物资。”

“我有个办法。”

随李叱而来的武奶鱼武先生道:“若能发动四五十万百姓往青州那边去,如此一来,也无需留下那么多兵力救灾,还能抽调出来大概两万人左右。”

他看向李叱:“对百姓们说,就是去青州运粮食回来的,不是让他们去打仗。”

李叱道:“欺人之事不可为。”

“不是欺人。”

罗境上前:“没有谎言,青州大贼甘道德死之后,青州内乱严重,不足为虑,给我两万战兵,我去把青州打下来,如此一来那四五十万百姓,就是去运粮食的。”

他看向李叱认真的说道:“我可立军令状,两万战兵打青州,如果我动用一个百姓,算我死罪,如果我不得青州而回,算我死罪,如果数十万百姓随我远征因饥饿客死异乡,算我死罪!”

罗境道:“我会在青州的地图上写上一个宁字!”

【啊!那么多朋友留言祝我生日快乐,我真的万分感动,所以我决定今天就少更一章来感谢大家,容我偷个懒......生日嘛,可以不要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