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六章 因为你穷

不让江山 知白 713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一边走一边兴奋的说道:“师父你不知道,那个大个子一套组合脸打过来,想躲开这真不容易,嘿嘿......他哭了。”

长眉道人脚步停下,转身看着李丢对认真的说道:“你应该明白师父这么做是为什么,而你却因为自己的任性把师父要为你铺的路断开了。”

李丢丢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有些慌,他确实有些故意激怒高少为,他不想进什么四页书院,他就想和师父相依为命。

“师父......”

虽然长眉道人没有凶,可是他却害怕起来,因为他在师父的眼睛里看到了失望,他更愿意师父骂他打他都行,可是这种失望的眼神让他心里更难受也更害怕。

“罢了。”

长眉道人叹了口气,在怀里摸了摸,摸出来一把铜钱:“咱们去吃顿好的,还够一人一碗卤煮,吃完了之后就得想办法赚钱了......傻孩子,阳关大道你不走,你偏要跟着我走羊肠小路。”

“卤煮是什么?”

李丢丢问。

长眉道人笑起来,揉了揉李丢丢的脑袋:“人间美味。”

第二天一早,住不起客栈的师徒二人从一户人家墙外的柴火堆里钻出来,两个人站在那同时抖了抖身上的干草。

“丢儿,一会儿跟我去周先生家里,虽然你没能进书院可是该感谢人家还得感谢,这是礼数,我们穷但不能让人说我们没礼数。”

“知道了师父。”

两个人同时转身,对着昨晚上能安身睡觉的地方很过河拆桥的各自撒了一泡尿,然后还同时抖了抖。

“饿不?”

师父问。

李丢丢摇头,砸吧砸吧嘴:“卤煮贼鸡儿好吃啊,人间美味,还扛饿。”

“废话,都是肉,能不扛饿?”

师徒二人撒完尿,转身面对彼此整理仪容,摘掉身上的干草,然后用手指当梳子顺了顺头发,衣服虽然脏,可是两个人都认真整理了一下。

“可惜没钱了,如果有钱的话应该给人家带点礼物,哪怕是一包点心也行。”

长眉道人抬起手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败家孩子。”

李丢丢嘿嘿笑了笑,忽然就抱住了师父的大腿,抱的可紧了,长眉道人本想再说他几句,可是孩子这样抱着自己,他心里暖烘烘的,哪里还能说的出口。

不多时两个人到了周怀礼的门外,看了看天色还早,两个人就在街对面坐下来,一大一小,坐姿都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候那个老管家打开小门往外看了看,一眼看到那师徒二人,顿时笑起来:“真是巧了。”

长眉道人拉着李丢丢起身:“不巧不巧,我们是专程来向周大人道谢的,也是来告辞的。”

“告辞?”

老管家问:“你们要去哪儿?”

长眉道人道:“也没有什么目标,四海为家吧。”

“你们可不能走,我家老爷刚刚吩咐我去找你们,我正愁着去哪儿找才好,一出门就看到你们了,这是我的运气也是你们的运气。”

他上前拉了长眉道人:“快快快,老爷还在等你们呢。”

两个人跟着老管家进了周府,周怀礼听说人找到了,一脸兴奋的从屋子里出来。

“真是走运了,昨日我刚回家不久,四页书院里派人来,说是让李叱今天进书院,真是害怕找不到你们,你们走的时候也没留个地址。”

“啊?”

李丢丢和师父对视了一眼,俩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怀礼道:“高先生决定收下李叱了,你们怎么这样的表情?这大喜的事,你们不该高兴吗?”

“高兴!”

长眉道人立刻就笑起来,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多了一倍不止,可是小李丢丢却笑不出来,脸色越来越暗淡。

看到徒弟这个表情长眉道人就知道他是害怕失去自己,于是蹲下来扶着李丢丢的肩膀说道:“安心,师父不会走,我都打听过了,每隔十天书院就会放假两天,到时候你就去道观找我,我会在那等着你。”

“你真的不会离开冀州吗?”

“真的,师父骗你天打雷劈。”

“好吧......”

李丢丢深吸一口气:“师父你真的一直都在那个道观吗?”

“当然,观主和我可是旧相识,我只需一句话他就能留我做上宾。”

长眉道人忽然把李丢丢抱起来,直起腰的时候显然很吃力,抱着李丢丢用胡子在他脸上扎了扎:“你长大了,以后不能再这么抱着你了,好好争气,别给师父丢脸。”

李丢丢猛的抱紧了长眉道人的脖子,使劲使劲的抱紧。

四页书院。

高少为没奈何的看着自己孙女,他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还不都是他自己惯的,怪谁?

他看着孙女高希宁认真的说道:“说好了,虽然我答应你让那个小子进书院读书,可是你不能太过明目张胆的去找他学武,你是我孙女,让人看到了不行。”

高希宁十三岁,还未及笄,穿这一条嫩绿色的长裙,犹如这初春柳条上刚刚冒出来的嫩芽一样,小姑娘完美的继承了她娘的美貌,和她娘不一样的是,她的眉毛英气太重,唯有这一点更像她父亲。

“知道了知道了。”

小姑娘嘿嘿笑了笑:“那个小子的武技真的很厉害,明明是他打人,可是每一招都看着像是对方自己把脸撞上去似的,他才多大?怎么能练出来这么好的武技。”

“他十一岁,比你小两岁。”

高少为道:“你切记,男女授受不亲,不可与他太过接近,想学他武技,我自会安排你看着,还要切记,他不是你师父,你也绝不能是他的徒弟。”

“知道知道。”

小姑娘笑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啊,你看,你是我爷爷,他算是你弟子,我是他弟子,你还是我爷爷。”

高少为:“......”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你呀......这好动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你娘亲那时候可和你一点都不一样,她出身书香门第,温婉孝顺,你倒好,随了你爹的一身臭毛病,一点儿都没随你娘。”

小姑娘一甩头发转身走了:“我去看看那个傻小子来没来,对了.......”

她忽然想起来什么,回头看了高少为一眼:“那傻小子是不是没钱买院服?”

高少为:“这是你该操心的事吗?”

小姑娘皱眉:“脏兮兮的,我不喜欢。”

高少为摇头:“送他一身就是了。”

小姑娘嗯了一声:“别送的那么明显。”

高少为:“你还想怎样?”

小姑娘道:“第一不能让他以为那是他应得的,院服三套,春冬夏,三套足足要二两银子,对于寻常人家来说二两银子应该很多了吧......第二不能让他以为什么东西别人都可以照顾,不能让他养成伸手要的习惯,第三不要让他认为那是施舍 。”

高少为感觉自己头都大了,自己这个孙女古灵精怪的,脑子里一转瞬就想了这么多。

“他出身寒苦,让他兼职打扫教室吧。”

“那他还不是要被人看不起?”

“看他自己怎么认为了。”

小姑娘甩着头发走了,颠儿颠儿的。

李丢丢跟着周怀礼第二次来到书院,除了他之外,另外三个孩子已经早就到了,毕竟书院可以通知到他们家里,可是通知不到李丢丢,如果李丢丢和师父没有去周府致谢的话,他也就失去了进书院的机会,他多想没去周怀礼家里,那该多好。

周怀礼一边走一边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打动高先生的,但我希望你能珍惜机会,进了书院不等于可以在书院结业,你不够优秀书院也能把你开除,你想想你师父为了你进书院多不容易?”

“知道了。”

李丢丢点头,心里很难过,感觉自己被扔了似的那么难过,这个世上他只有师父一个亲人,多年来相依为命,现在不能日日相见都觉得难受,特别难受。

周怀礼看着这孩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心里微微一疼,世上多疾苦,可这书院里的孩子,只有李丢丢一人疾苦,书院里的学生都是大家大户出身,李丢丢就是个异类,周怀礼可想而知他会遇到多少困难,多少冷眼,多少瞧不起。

“这个是你师父上次交给我的,除去学费之外的余钱。”

周怀礼取出来一个钱袋递给李丢丢:“里边一共三两银子,二两银子要用来购买院服,一两银子用来购买书册,书院管吃管住。”

“噢......”

李丢丢把钱袋子接过来,脚步也停了下来。

周怀礼走了几步不见李丢丢跟上来,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李丢丢深吸一口气,然后郑重认真的俯身一拜:“多谢周先生,这银子算是我从你这借的,以后赚了钱我会还给你,我师父哪里还会有剩余的银子......”

周怀礼走回到李丢丢身边,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摸摸李丢丢的头,可是忍住了。

“你好自为之,看得出来你其实是个懂事的孩子,既然懂事就应该明白你师父的苦心。”

“我明白。”

李丢丢再次拜了拜后说道:“咱们走吧。”

两个人走到高少为的书房外边,高少为却不在这,而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轻教习,很高很瘦,手里拿着一份卷宗,可是却没有几分文人气,面容冷峻,更像是一个江湖上的那种剑客。

“我叫燕青之,是你们的补课教习,你们进书院比较晚,我负责教导你们追上大课的课业,如果一个月之内你们能通过我的考核,你们就会回到大课去和其他学生一起学习,如果不能通过我的考核,你们就离开书院。”

他停顿了一下低头扫视四个孩子,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书院的一等教习,如果我一个月之内没能带你们追上课业,自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们废物,书院不要废物。”

他问:“谁是李叱?”

李丢丢俯身:“先生,我是。”

燕青之道:“你负责打扫教室。”

李丢丢皱眉:“我一个人?每天?一直?”

燕青之点了点头:“你一个人,每天,一直。”

李丢丢问:“为什么?”

燕青之看着他,眼神冰冷:“因为你穷。”

......

......

【求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