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零三章 解释不清楚的气运

不让江山 知白 673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身穿铁甲的将军可能在得到命令之前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带着麾下骑兵在冀州城里发起冲锋。

许家大宅变成一片,布局庞大,当年还特意找了很有名气的风水大师看过,这样布局可让子孙后代都福荫无穷,家族兴盛不衰。

现在看来应该是被骗了。

将军将战刀往前一指,一队士兵抬着撞木冲过去,砰地一声将大门撞开。

然后将军抬起手拉下面甲,催马冲进许家大宅。

但他不是将军,他只是喜欢铁甲,于是羽亲王就名人给他量身打造了一套。

百姓们被吓着了,在夜色刚刚要降临在这个人世间的时候,死神比月亮早来了一步。

许家大宅里,上上下下有七八百口人,那些下人和仆从的运气还好,他们只要跪下来不乱跑乱窜,基本上没有人会故意砍杀他们。

可是许家的人就不一样了,羽亲王的军令是......凡是姓许的,一个都不要放过。

双星楼。

正在自己房间里发呆的公叔滢滢被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扰,她回头看了一眼,丫鬟跑进来,还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扑倒在地。

“小姐,不好了,许家出事了。”

“怎么了!”

公叔滢滢立刻就站了起来。

“羽亲王调动大军围住了整个许家,下令不准放走一人,如今大军就在许家大院里杀人。”

听完这句话,公叔滢滢立刻就冲出了房间。

她住在三楼,一出门就是走廊,楼梯的方向在左边,可是她没有选择跑向楼梯,而是直接从三楼掠了下去。

人落在一楼大堂,把四周的人吓了一跳。

她冲到双星楼门口,还没有出去,就看到有个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的年轻人站在那看着她,脸上带着些玩味的笑意。

“滚开!”

公叔滢滢情急之下喊了一声。

“你最好别动,许家的人今天都会死,但是有人觉得你或者还有用,如果你动的话,就像是这个糖葫芦。”

他说着话把糖葫芦举高,一支铁羽箭从他后边飞过来,啪的一声将糖葫芦击碎,那支箭咄的一声戳在门框上,擦着公叔滢滢的耳朵飞过去的,直接把门框射穿。

公叔滢滢的耳朵上出现了一条血痕,很浅。

门口的年轻人笑着说道:“你应该听话,另外要提醒你的是,我们是崔家的人,不是王府里的人,所以我们可以说你不听话于是失手杀了你,王府那边不会在意,因为王府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你这个人。”

公叔滢滢站在那看着他,片刻之后忽然一侧身往旁边冲了出去,她才跑了两步,一支铁羽箭瞬息而至,当的一声戳在路面上,这条小路上铺了青石板,箭将石板击碎后戳在那。

年轻人叹了口气道:“再跑,就死。”

公叔滢滢咬了咬牙,再次向前冲。

“你去了也没用,人都死绝了。”

年轻人的话在她身后响起,公叔滢滢的脚步一停。

那个年轻人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只是可惜你这么年轻漂亮就去死,不然的话,与我无关的事我向来懒得管,我家东主的意思是,你活着没准就有机会报仇,许家的人今天神仙都救不了,你去了不过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他指了指不 远处的一辆马车。

公叔滢滢犹豫了一会儿,转身朝着马车走过去,车夫把车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上了车之后发现车里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那,手里拿着一本书册在看,可那不是书册,而是账本,公叔滢滢上车,中年男人也没有抬头看她。

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座位说道:“我叫崔泰,坐上这辆车一直到三月江楼,你可以半路下车走,我的人会杀了你,你到三月江楼再下车,以后都没有人能随意动你。”

公叔滢滢问:“那我可以报仇吗?”

崔泰把账本合上,看了公叔滢滢一眼后说道:“我不会浪费时间救一个自己想求死的人,你再问这么蠢的问题,现在就可以下车了。”

公叔滢滢咬了咬嘴唇,嘴唇出血。

片刻后,她点头:“走吧。”

许府。

一个老者身上插着六七支羽箭,在他身前倒下了至少二十几具府兵的尸体,他掌中的长剑已经断了,半截剑上还在往下滴血。

他回头看了一眼许元卿,微微摇头道:“我已经尽力了。”

他对面,那个骑着马的将军冲过来,战刀横扫,老者的人头飞上半空,脖子里喷出来的血如泉涌一样。

十几个手下往后边杀,其中一个大声说道:“东主,我们开路从后院杀出去,不要再耽搁了。”

许元卿眼睛带血,他沉默片刻,转身跟了上去。

十几个人护着他一路往后院冲,刚到月亮门,砰地一声巨响,月亮门坍塌下来,一个如同铁塔般的壮汉从后院过来,他双手推在月亮门的弧顶处,月亮门随即坍塌,砖石飞溅。

这个壮汉,就是王妃遇刺的那天,守护着羽亲王的人。

这人实在太高大壮硕,人熊一样,那些护卫也不矮,可是最高的那个也就勉强到他肩膀位置。

壮汉两只手伸出来,一手一个,抓住两个护卫的头,硬是这样把人提了起来,然后把两个人的脑袋对着一撞......

两颗人头,碎了的西瓜一样。

这壮汉瓮声瓮气的说道:“王爷说一个不准活,就是一个不准活。”

许元卿身前的护卫全都胆寒,可是他们也知道,想活着就必须冲过去。

剩下的人发力向前,一刀一刀朝着那壮汉劈砍,这壮汉身上穿着极为厚重的铁甲,他根本就不理会那些刀,砍在他身上不过是一串火星而已。

他一拳一个,将护卫逐个打倒在地。

许元卿看着这壮汉走到自己面前,他沉默片刻,仰天一声长叹......

砰!

壮汉一拳横扫过来,碗口那么大的拳头轰在许元卿的太阳穴上,一拳把许元卿的头颅几乎都打碎了,许元卿横着飞了出去很远,落地之后连动都不动了。

一个时辰之后,车马行。

余九龄从外边回来,脸色有些难看,他坐下来后就叹了口气,像是话都不想说。

众人看着他,他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太惨了,虽然我也恨不得杀进许家去,可是看过了之后才明白,我也许做不到杀那么多人。”

“我在高处用千里眼看着,许家院子里火把像是旋涡的水一样来回动,火把到的地方就在死人。”

余九龄叹道:“看起来,除了那些听话跪地求饶的下人之外,剩下的都死了。”

他看向李叱说道:“有两个人,格外厉害,一个骑着马穿着铁甲,看不到脸,有面甲挡着,用一把刀,那刀很长,看起来就是横刀的样子,但是刀身比寻常的横刀长一半,最少也有四尺半。”

“另外一个是个壮汉,真他妈的高,像是大黑熊,那些人在他面前就如同小孩儿,他一巴掌一个全都拍死。”

夏侯琢道:“骑马的那个叫余将晚,就算不带面甲的时候也会用东西蒙着脸,因为他的脸很难看,传闻说人生豹面,有人说他是妖怪,有人说他就是个野兽。”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身材壮硕天生神力的那个叫余巨灵,他是余将晚的弟弟,两个人在六七年前被我父亲收服,他们俩在山中长大,好像是父母早亡,余将晚的脸是被野兽啃咬过才变成那样的,命大没死。”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他们两个的名字,是我父亲取的......他们俩,兽性太重。”

李叱坐在那一直沉默着,他没有说话,是因为他在想一件事,一件他自己无法理解的事。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运气太好了些,每当他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他哪怕自己不去解决,也会阴差阳错的被人解决掉。

许家这样的实力,对于李叱来说还可算庞然大物,他哪怕背后有燕山营,但在冀州城里,许家依然是他不可能轻而易举迈过去的一座大山。

现在许家没了。

每一次都是这样,好像上天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他只要遇到什么麻烦,超出了他的应对能力,那么就会有别的力量出现,把这麻烦铲除的干干净净。

李叱已经不是第一次想到这些问题了,每一次他都觉得是自己胡思乱想,不过都是巧合。

然而许家这次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可是他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答案。

“咱们运气真好。”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看向李叱说道:“不用咱们自己动手,许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这就和天上掉下来一块大石头,直接把许家砸没了的区别不大。”

李叱缓缓看向余九龄,余九龄见他脸色有些奇怪,于是问道:“你没事吧?”

李叱这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没事,你说的对......咱们的运气确实不错。”

余九龄道:“如果运气再好一点的话,也许咱们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就能捡金元宝。”

话刚说完,忽然后院传来一阵闷响,与此同时就是一阵晃动,好像地震了一样。

李叱立刻把坐在身边的高希宁拉起来,恍惚了一下,人已经到了门外。

余九龄看向夏侯琢说道:“看到了吧,他都没有喊咱们一声。”

夏侯琢点了点头:“是。”

李叱看向高希宁,高希宁抿着嘴笑。

他们往后院赶过去,到后院的时候,汉子们都已经围了过来,所有人都被着突然出现的震动吓了一跳。

但是那震动就一次,没有后续,应该不是地震。

“是地窖塌了个大坑。”

有人看向李叱说道:“可能是之前咱们挖的太狠了,可奇怪的是,不是上边塌了,而是下边塌了,像是有个大洞。”

余九龄吓了一跳:“别是有什么怪物要出来。”

李叱伸手接过来一根火把,他看向唐匹敌,唐匹敌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地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