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一章 南下铺路

不让江山 知白 687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永宁通远车马行。

夏侯琢脸色有些纠结的坐在那,那张脸看着就难受,应该是想做什么事却不敢做,所以越来越难受。

“你是不是想揉揉?”

李叱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夏侯琢点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李叱道:“我知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你要是实在疼的厉害,就去后边自己找药敷一敷。”

夏侯琢问:“我估计破了皮,痧疼痧疼的,你的药箱在什么地方?”

李叱道:“我卧室,桌子上有一个药箱,里边一共有六个瓶子,最大的那个瓶子里是外伤药。”

夏侯琢嗯了一声,然后起身去了李叱的卧室找药箱,其实刚刚闯流云阵图的时候也还好,如果他不是腿比较长的话,也不至于......

片刻之后,李叱的房间里就传出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李叱起身,叹了口气,然后啪嗒啪嗒就跑了。

不多时,下夏侯琢扶着门框出来,卡着腿走出来的,他怒视着外边吼道:“李叱呢!”

李叱已经跑到前边去了,在前院和后院之间的那道月亮门下蹲着,他看到夏侯琢这般痛苦的样子,用哈哈大笑表示了自己的同情心,都被狗吃了。

那大瓶里的药膏其实不是药膏,那是夏侯玉立之前送给每个人都有的礼物,本来是装在罐子里的,每人一罐,可是那个罐子用起来不方便,李叱就倒进了一个瓶子里。

夏侯玉立说那是用来清口的东西,云隐山她师门的独门秘方,早晨起来用这个东西漱口洗牙,可以保证没有口臭,而且还可以提神醒脑精神倍增。

这药膏的主要成分是薄荷和丁香。

此时此刻,夏侯琢的胯下好像有一条冰川,还是能奔流而过的冰川。

不但冰,且有着针扎一样的感觉。

夏侯琢指着李叱说道:“你过来。”

李叱摇头:“我不去,我去了你会打死我。”

夏侯琢道:“我肯定不打死你。”

李叱道:“那我也不过去,咱俩现在还是保持些距离的好,你现在的样子有些许狰狞。”

夏侯琢:“......”

云隐山的药术天下无双,夏侯玉立说她只不过学了些皮毛而已,她更多的侧重在于杀人技,因为她想报仇。

奈何她的杀人技没有学的多好,救人的药术却天赋不错,她师父也说过,如果她把全部精力都用来学习药术的话,她的成就可能还要超过她的母亲。

可是夏侯夫人已经很久没有给人用过药了,她说自己已经没有了还能精准拿药的手,也没有了能看穿病灶的眼睛。

其实是心已经不是原来的那颗心,她始终觉得救人之心不能污浊,而她自己是个不再纯粹的医者,所以她害怕自己救不了人反而害了人。

她说,她的眼睛已经没有原来那么透彻。

李叱得了这薄荷丁香膏之后,突发奇想的做了一把牙刷出来,用牙刷往罐子里去抹薄荷丁香膏,就会显得有些浪费,所以装进瓶子里,饼子的口比较细,往外倒的时候就能节省的倒在牙刷上。

他做了一把牙刷觉得好用,然后又给高希宁做了一把,再后来他们几个都有了,在早晨用来清理口腔确实显得方便多了。

牙刷做起来其实不太难,就是神雕有些不乐意。

牙刷的毛刷是用猪鬃做的,李叱剪猪鬃的时候,虽然给了 神雕一大盆食物,可是下手的时候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觉得本来神雕就丑,再剪的秃了吧唧的,可能更丑。

好在神雕可能不知道自己丑。

李叱于心不忍,于是让余九龄剪的。

夏侯琢不愿意追李叱,因为确实冰川奔流的感觉太刺激,他在台阶上坐下来瞪着李叱,李叱就蹲在月亮门那边装作若无其事颠着屁股,还吹着口哨。

不远处,夏侯玉立看了看她哥哥,又看了看李叱,然后压低声音问高希宁道:“他俩这是在干什么?”

高希宁回头看了一眼,随意的说道:“秀恩爱。”

夏侯玉立:“噫!”

高希宁道:“别理他俩,他俩不在一块的时候好像都挺成熟稳重似的,只要在一块,加起来也就五岁的智力,一个三岁一个两岁。”

夏侯玉立问:“谁三岁,谁两岁?”

高希宁道:“李三岁,夏侯两岁,你在意这一岁两岁的干嘛......”

夏侯玉立噗嗤一声笑了:“一共就五岁,在意一岁两岁的怎么了,夏侯两岁,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倒也贴切。”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从前院回来,带着买回来的粮食,最近粮食已经越来越不好买,各家粮栈都被官府管制,几乎每个粮栈都被羽亲王府的人实际控制,如果不是怕民变的话,他们可能一粒粮食都不打算往外卖。

唐匹敌看到李叱蹲在月亮门下颠着屁股,他也不知道李叱在干嘛,过去挨着李叱蹲下来,学着李叱的样子在那颠上颠下。

夏侯玉立问高希宁:“这个呢?”

高希宁道:“这个好点,这个四岁。”

夏侯玉立想了想,这三个人加起来都没到十岁,这样三个人,却被一大群汉子们尊敬的不要不要的,觉得他们三个是神仙般的人物。

一个在边军中已经建立威望,杀出威名,一个被燕山营绿眉天王虞朝宗无比重视,还有一个年少就在草原上纵横驰骋未尝一败。

这么想的话,好像有些难以置信。

唐匹敌问李叱:“你在颠什么?”

李叱回答道:“有点痒,借助上下起伏的动作摩擦,来缓解一下。”

唐匹敌听完就起来了,瞥了李叱一眼:“幼稚......你就不会到墙角那蹭蹭?”

李叱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不去,因为那样的话会稍显不雅。

就在这时候,前院的伙计过来说外边有人找夏侯琢,李叱问道:“是谁?”

伙计摇头说不认识,来的人只说有要紧事。

李叱一听到要紧事就知道也许不是什么要紧事,夏侯琢身边的那几个朋友,比如阮晨阮暮,比如叶杖竹和柳戈,他们说要紧事的时候,都他妈一脸荡漾。

伙计跑过去告诉夏侯琢,夏侯琢卡着腿就到前院去了,李叱在他过来的时候就跑到更远的地方躲着,夏侯琢一边走一边瞪他,李叱抬头看天。

到了前院,果然是夏侯琢的朋友过来寻他,是节度使帐下的将军柳戈。

夏侯琢看到柳戈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会找到这来?”

柳戈道:“猜着你就在这,节度使大人想请你过去,给你挑选出来的亲兵营已经集结在大营,等着你去见见。”

夏侯琢嗯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伙计说有人找我有要紧事,我还以为......”

柳戈:“能要脸吗?”

夏侯琢:“能 不能还不是随心所欲吗。”

柳戈哈哈大笑,一边走一边说道:“再有几天大军就要南征,你是一点都不上心。”

夏侯琢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可上心的,替他把家门守好就是了,你其实也很清楚,他率军南下,最远都可能过不了南平江。”

柳戈也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后,柳戈问夏侯琢:“那你怎么不劝劝,王爷还是愿意听你说话的。”

夏侯琢道:“他愿意听我说话,分是什么话,我若是劝说他不起兵,他肯听才怪......且不说朝廷那边情况不明,太子杨竞到底有没有受伤,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没有确切消息,再说宇文家也会有所动摇。”

“最主要的是,镇守南平江安阳州的将军孟可狄是有名的战将,曾是武亲王帐下最得力的助手,他领兵作战从没有过败绩,我不认为冀州军能够打下安阳州。”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安阳州那边有天堑可以依靠,还有数万善战之兵,只需死守一个月,冀州军就会士气低迷,到时候朝廷调派的援兵也就到了,我父亲多半是无功而返。”

柳戈再次沉默下来,这些其实他也都想过,可是羽亲王不会听任何人的劝阻,这次起兵,羽亲王觉得一定能大获全胜。

“也许王爷早就想到了。”

柳戈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我听闻,节度使大人很早之前就已经派人去联络孟可狄,也许会有转机。”

夏侯琢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柳戈笑道:“别想这些了,我昨天听说三月江楼来了不少新人,有十几个是从西域买过来的,个个都国色天香,据说还有从北疆黑武那边想办法倒卖过来的黑武女奴,说是很有些味道。”

夏侯琢叹道:“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专情。”

柳戈:“呸!双星楼里就那么好?”

夏侯琢道:“但我也不是那么固执的一个人......”

他回头看了看车马行里,这么远了,自然没有人还能听到,于是笑了笑道:“若你做东,那么咱们就去会会那些西域蛮子。”

柳戈问道:“这种事,你居然还想让别人请客?”

夏侯琢道:“我请你大战黑武死敌,你请我西域的吧。”

柳戈想了想,点头:“那还差不多。”

夏侯琢道:“你来独抗黑武妖孽,我要打西域联军!”

柳戈:“......”

与此同时,南平江,安阳州。

冀州节度使曾凌派来的人已经到了这许多天,安阳州将军孟可狄对他待若上宾,大楚十三州,指的是大州十三,安阳州归属于豫州治下。

豫州节度使叫刘里,曾经也是武亲王帐下的将军,二十年前就随武亲王征战,九年前调任为豫州节度使。

豫州这个地方,比起冀州要富庶不少,这里是大楚三大产粮地之一,虽然也有不少叛军,但是刘里善于领兵作战,又有孟可狄这样的手下,所以豫州的叛乱比冀州要好许多。

安阳州将军府,孟可狄看向曾凌的使者,笑了笑说道:“我别无所求,你回去请示王爷,只要豫州节度使是我的,安阳州数万大军,就听从王爷调遣。”

那使者脸色一喜,起身道:“将军放心,将军的话,我必带给王爷,王爷爱才,尤其是将军这样的大才,所以将军只管放心。”

孟可狄起身道:“那就仰仗你了,王爷大军到达之日,我开门迎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