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零六章 箭

不让江山 知白 79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一场厮杀,罗境让很多人看到了尽头。

武技的尽头。

余巨灵有着天生的体魄,有着天生的神力,这是别人无法企及之处。

可是他的这种天生神力在罗境面前,只不过是笨重愚蠢的代名词。

余将晚有着狠厉的思想,也有狠厉的杀人手段,还有着一颗犹如野兽般的心,但他依然比罗境差了很远。

罗境用实力告诉这些人,不是你够狠,你就够强,即便你强,在我面前也不够强。

“铁甲是给为将者穿的。”

罗境看着那光秃秃的躯体,眼神里的轻蔑依然。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个穿着铁甲,用着横刀样式兵器的男人,应该时时处处都幻想着自己是一个大将军,奈何他不是,装扮的再像也不是,他身上没有军人的那种气质。

罗境看向远处,羽亲王站在那没有走的意思,罗境知道,羽亲王在等他死。

所以罗境笑起来,在他自己看来,这个世上,还没有谁能杀了他。

可是他的兵力太少了,三百虎豹骑亲兵被至少两倍的敌人围攻,而且那些王府的护卫实力也很强,那些江湖客单打独斗的能力更强,现在的场面对他来说有些艰难。

但此时此刻,罗境根本不把打仗的事放在眼里,他心里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时至此刻,节度使曾凌都没有出现,从双星楼外开始算起来,到现在厮杀了这么久,就算曾凌爬也应该爬了过来。

曾凌能爬过来,冀州军难道爬不过来?

所以在这一刻,罗境不仅仅是对羽亲王有了杀念,对曾凌也有了杀念。

想利用我?

两败俱伤?

罗境哼了一声。

他手下虎豹骑亲兵已经损失惨重,三百人的队伍,现在还形成防御的不到一百五十人,有一半还多一些已经战死。

“今日之事。”

罗境扫视了一圈,然后傲然道:“我会逐个讨要一个说法,谁也别想避开。”

即便现在兵力损失过半,可罗境并没有退意,他若要退,也没人拦得住。

“虎豹骑!”

罗境怒吼一声。

剩下的一百余名士兵同时回应。

“杀敌!”

罗境大步向前,前边列阵防御的士兵给他让开一条过道,那条长槊从阵列中探出去,便是龙出海。

过来一个挑翻一个,槊锋精准,一击杀一人,扫过咽喉,刺穿心脏,每一招都是一击必杀。

原本还防守态势的虎豹骑亲兵开始整顿阵列,形成锋矢阵,竟然准备冲锋了。

羽亲王的脸色始终惨白,他知道,现在这一场看起来很突然就出现了的厮杀,其实早就不必可免。

只是他被人算计了,罗境也被人算计了,原本是他和曾凌的不死不休,现在罗境被顶到了前边来。

罗境已经杀红了眼睛,今日罗境不死,他这个羽亲王就必死。

“射死他!”

羽亲王忽然嘶吼了一声。

不少王府护卫开始朝着罗境用连弩放箭,然而已经厮杀了这么久,他们的弩箭也差不多快用光了。

罗境那条槊仿佛打开了一扇门,那槊也不再是槊,而是一个黑洞,所有羽箭都被这黑洞吞噬。

这样的战力,羽亲王越看心里越是惧怕,越是冷静下来,越是害怕。

“杀了他,黄金万两。”

羽亲王又喊了一声。

那些投奔到羽亲王府的江湖客,求的不就是钱财吗,黄金万两,那是他们无法想象出来的巨富。

一群人放弃其他对手,朝着罗境围攻过去。

罗境天生就属于战场,杀戮就是他的生存方式,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天赋,他生而如此。

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罗境身前和左右的尸体都堆积起来,血液让地面都开始变得泥泞起来。

就在这时候,门外大街上传来一阵阵马蹄声,犹如一阵阵惊雷卷地而来。

听到那战马踏地声音,听到那战马嘶鸣的声音,罗境就知道是他的虎豹骑援兵到了。

所以罗境仰天一声大笑。

“杨迹形!”

罗境用长槊指向羽亲王,他大声说道:“你不该惹我。”

羽亲王站在那,此时此刻已经有了退走的想法,可是此时才有,哪里还来得及。

大门外边,虎豹骑停了下来,数不清的精甲士兵开始从羽亲王的队伍背后冲杀。

一名护卫大声劝道:“王爷,快走,等节度使大人的援兵到了,方可再战。”

“援兵?”

羽亲王道:“你们看到虎豹骑来了,就应该明白,曾凌的兵不会来了,说不定他就在什么地方藏着,看着这里偷偷笑着,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他伸手要过来一把长刀,握紧刀柄。

“我少年时候便在北疆厮杀,战阵之上从不退却,多少次死战都是敌众我寡,我却依然能杀出来一条血路,今日不过是又一次生死之战罢了,当年我可杀退黑武人,今日也可杀退宵小之辈。”

他握刀向前:“随我......”

他的话还没有喊完,一支羽箭从背后飞过来,噗的一声射穿了他的肩膀。

出来的急切,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穿甲,那一箭把肩膀射穿,他手里的长刀没能握住,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那一腔孤勇,忽然间就好像落地的刀一样,掉下去了,就再难提起来了。

一条长槊出现在羽亲王面前,槊锋压在了羽亲王的肩膀上,只要那槊锋轻轻一扫,就能把羽亲王的脖子切开。

可是罗境在动手的那一瞬间,心里像是亮了一束光,他醒悟过来。

为何曾凌不来?

曾凌不来,一是为了要让他和羽亲王杀一个两败俱伤,二是曾凌不想背杀亲王的罪名。

所以罗境一念至此,忽然大笑起来,槊锋离开羽亲王的肩膀,他把大槊戳在地上,只是轻蔑的看着羽亲王。

外边涌进来的虎豹骑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他们的连弩和弓箭足以让任何江湖客为之胆寒。

再强悍的江湖客,又怎么可能挡得住三千精甲。

他们也许都自负武艺出众,可是他们所学之武艺,不是战场上杀敌的手段。

让他们去战场上冲杀,也许所学的招式瞬间就会忘到脑后,只会胡乱劈砍。

“王爷。”

罗境招招手,示意手下人把院子里的一把椅子搬过来,他坐下后看向羽亲王问道:“你现在是否后悔?”

羽亲王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差了一代的年轻人,突然间有了一种原来这个世界早就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惊觉。

“你又赢了什么?”

羽亲王反问道。

“我赢了什么?”

罗境笑起来,他的手轻轻抚过自己的长槊,那长槊上都是黏糊糊的血。

“我赢了我的命,这还不够吗?”

罗境轻声说道:“你说你年少时候在北疆也极勇猛,那我问你,你现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还有年少时候的勇气吗?”

羽亲王沉默。

“我不杀你。”

罗境道:“要杀你的是曾凌,你要杀的也是曾凌, 这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会把你送到曾大人的府上,他怎么待你,你看自己运气。”

羽亲王道:“你也没有那么蠢。”

罗境道:“你却一直那么蠢。”

羽亲王也哈哈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之中满是悲愤,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输家。

输家就算是用所有的力气再来维持自己最后一丝体面,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输家,没有体面。

所谓输家的体面,不过是自欺欺人。

“派人把他送到节度使大人府上。”

罗境吩咐了一声,眼神又扫了扫那些跪地求饶的人,这些一部分是羽亲王带来的,一部分是世子杨卓的手下。

羽亲王尽力平静的说道:“你就不怕,你把我送到曾凌手里,曾凌却不敢杀我?”

罗境道:“他难道还敢放了你?”

羽亲王再次沉默下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之间有一支铁羽箭从高处飞来,瞬息而至,这箭来的极为突兀,谁都没有想到。

听到破空之风再想防备已经晚了,而且夜色之中,光靠声音判断那箭要杀的是谁也不容易。

罗境听出来了,也看到了,他立刻拿起长槊想把羽亲王捅开,可是晚了些。

铁羽箭噗的一声戳进羽亲王的后背,又从心脏位置射穿出来,那箭簇带着一股血出现在羽亲王胸口,人猛的晃了一下,却没有摔倒。

羽亲王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居然还能笑出来,也不知道那最后的一抹诡异的笑是为什么。

就像是他听到了刚刚罗境说,今日之事我会逐一讨个说法那句话的时候一样,也微不可查的露出一抹笑,绝望之中又有了那么一丝丝满足的笑。

盛德斋四楼。

曾凌缓缓放在手里的铁胎弓,脸色有些难看,他沉默片刻后转身离开,没有说一句话。

李叱看了看唐匹敌,唐匹敌看了看那张铁胎弓。

那张弓,寻常人根本拉不开。

曾凌大步离开,盛德斋里的护卫们也随之离去,好像一下子退潮了似的,很快就只剩下李叱和唐匹敌两个人。

“罗境应该是想明白了,他不能杀羽亲王,所以想送给曾凌,交曾凌处置。”

唐匹敌道:“曾凌刚刚在看到罗境坐下来的那一刻,应该就猜到了罗境的想法。”

李叱点了点头:“我现在想的只是,他能拉开铁胎弓。”

唐匹敌嗯了一声:“原来这才叫深藏不露。”

世子府大院里,罗境看着倒下去的尸体,沉默了许久许久,羽亲王死在他面前也好,死在半路上也好,只要不是死在曾凌面前就好,这当然是曾凌的想法。

“原来你来了,只是看着。”

罗境自言自语了一句,他不知道这是曾凌亲自出手,但他当然猜得出来射出这一箭的是曾凌的人。

在这一刻,罗境忽然冷笑起来。

“冀州......”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起身吩咐道:“都杀了。”

说完后大步往外走,身后是一片哀嚎声。

出了世子府大门,罗境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具尸体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死人就是死人,管他是什么身份。

“罗枝节。”

“属下在。”

“明天一早你带人回幽州见我父亲,告诉他......”

罗境在亲兵队正罗枝节的耳边轻声交代了几句,罗枝节显然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抱拳道:“属下必会尽快赶回冀州。”

罗境嗯了一声,继续迈步向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