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七十二章 终究是一场戏

不让江山 知白 670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是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办法能破今日这局面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看虞朝宗怎么处置,虞朝宗不交李叱和他,那么这似乎打起来就变得顺理成章。

就算打不起来,下边的人都会说虞朝宗私底下勾结朝廷吃独食,他不想让大家投靠羽亲王,可他却和节度使的人来往甚密。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话,虞朝宗还有什么资格再做大当家。

二当家毕大彤这个时候站出来,再来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这事也不怪大哥,毕竟那是官府的人,你们逼迫大哥又能怎么样,难道大哥还会亲手杀了他们吗?

趁着这人心浮动之际,他们不打也要把虞朝宗逼的出走,这虞朝宗辛辛苦苦经营下来的燕山营,就彻彻底底落在毕大彤手里。

李叱往下看着,人群中不见毕大彤,就知道应该是还没到他出来的时机呢。

等到下边的人把虞朝宗逼到一定地步,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毕大彤才会出现。

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众人劝说下去。

当然,这是要有条件的,这个条件自然是虞朝宗离开。

虞朝宗脸色阴沉的看向牛永利,嗓音沙哑的问道:“永利,你在我身边多年,为何要说谎?”

牛永利道:“我没有说谎,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

虞朝宗身边亲信队正李恒戈怒道:“你没说谎?我们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李兄弟他们从没有离开过大哥的寨子,是你一个人看得清楚还是我们都看得清楚!”

牛永利道:“那就不知道了,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因为巴结大哥而不敢说真话,还是有人因为觉得自己是大哥的亲信,所以顺着大哥说。”

他走到木墙边缘大声说道:“今天这事,我不后悔,如果大家觉得我说的是谎话,就现在乱刀剁了我,我绝不还手。”

下面围着的人群中已经是议论纷纷,都在说原来虞朝宗这仁义之名不过是演的而已。

余九龄看向李叱,李叱似乎还是那样,没有任何波动。

庄无敌的怒意已经压不住了,他的手握住刀柄,下一息那一刀就能落下去把牛永利砍的尸首分离。

“我来。”

李叱伸手压住庄无敌的手,他往前走了几步,就走到牛永利身边,牛永利立刻就往旁边躲了躲,看向李叱问道:“你想干嘛?!”

李叱都没搭理他,走到木墙边上坐下来,两条腿耷拉在外边,还很轻松的晃着。

“你们相信是我杀了三当家?”

他问。

那些士兵们没人回答,老六高赫冷笑着说道:“你莫名其妙的上山来,还是和老七一起回来的,回来的当夜三哥就死了,说不定你不止是想杀三哥一个,你是想一夜之间把我们燕山营的当家的都杀了吧。”

李叱居然点了点头道:“把你们都杀了,就剩下虞朝宗一个,将来羽亲王招安,那所有的好处就都是虞朝宗一个人的,这么说对不对?”

老六脸色一变,片刻后大声说道:“我没有怀疑大哥,但我却知道你就是杀人凶手!”

李叱笑了笑道:“虞朝宗虞大哥不愿意被羽亲王招安,你们呢,都是愿意被招安的,据我所知,三当家也是是站在虞大哥那边,虞大哥不想被招安,他也不想。”

老六立刻说道:“所以你杀了他!”

李叱点了点头: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从腰带上摘下来一块铁牌往下一扔,啪嗒一声掉在老六身边,李叱指了指那牌子:“捡起来看看。”

老六犹豫了片刻,自己却没敢捡,让手下人把铁牌捡起来看了看,那铁牌上羽亲王府几个字把捡牌子的人看懵了。

老六把铁牌接过来看了看,也懵了。

李叱笑道:“吓懵了?你大声告诉你手下的兄弟们,这牌子上羽亲王府的字你认识不认识?”

他稍一停顿后说道:“按理说你们如果想投靠羽亲王,你们应该是我这边的人才对,你们现在是想逼着虞大哥杀了我,然后羽亲王知道了一怒之下不再招安燕山营,甚至可能会调遣大军前来攻打。”

李叱笑着继续说道:“现在这事都解释不清楚了,是羽亲王派我来,让我暗中杀掉不愿意被招安的三当家,合理不?反正我觉得,这么想最合理,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要杀三当家呢?”

老六下意识的往后边人群里看了一眼,现在这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怎么回事?!”

人群里传来一声暴喝。

二当家毕大彤快步上来,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给了老六一个耳光。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兵围住大哥的寨子!”

老六被打的脑袋里都嗡嗡的,可是却不能说什么,一脸惊恐的看着毕大彤。

毕大彤似乎是怒到了极致,抬起手就给了老六一个耳光:“滚!”

这一下大的老六眼冒金星,原地转了两圈。

毕大彤道:“你们这是疯了吗,居然敢来威胁大哥?!你们难道不知道,能有今日这好日子,都是大哥打下来的江山?你们这群畜生!”

所有人都懵了。

李叱啪啪啪的拍手,一边拍手一边说道:“吃酒的时候我就说,看二当家器宇不凡,一看就是明事理知进退的大富大贵之相。”

二当家虽然打了人骂了人,可还是伸手把羽亲王府的那块铁牌拿过来看了看,然后脸色就忍不住变的难看起来。

他经常和羽亲王府的人打交道,所以知道王府的牌子也分等级,寻常家丁下人的牌子是木制的,只有身份到了一定地步的人才会有铁牌。

李叱的铁牌是夏侯琢帮他找来的,级别怎么可能会低了。

`

他看着手里这铁牌,脑子里再一次陷入千回百转之中。

李叱坐在那,依然晃荡着两条腿,看起来像是很有兴趣的在看戏一样。

就在众人陷入僵局的时候,他忽然双手在木墙上撑了一下,人直接就从木墙上跳了下来。

那足有三丈高的木墙,寻常人跳下去怕是九成九要断腿。

李叱落地,连身子都没有摇晃,他背着手缓步走到毕大彤面前,而毕大彤身后的人却不由自主的往后撤。

“二当家,这事咱们来理一理。”

李叱走到毕大彤面前,看着毕大彤的眼睛说道:“你觉得,会是我杀了三当家吗?”

毕大彤怎么说?

李叱现在代表的是羽亲王府,这铁牌的分量足够重,如果毕大彤说就是你杀了三当家,那么他带来的这些人怎么想?羽亲王府的人来杀人了,他们还敢轻而易举去投靠吗?

杀了不同意被招安的三当家,好像确实应该是羽亲王府该做的事。

死不承认对方是羽亲王府的人,硬说这牌子是假的,然后杀了人再说?

那万一这人真的是羽亲王派来的呢?

“那怎么可能!”

毕大彤道:“你是大哥的贵客,又是王府里的贵人,我看这事里一定又什么误会。”

他看向躲在一边的老六:“到底怎么回事!”

毕大彤转身的时候背对着李叱,也背对着城墙上的人,他的手在身前朝着老四吴雄奇的方向指了指,这动作很隐秘,而且很快,就像是转身的时候自然的一甩手。

老六却立刻明白过来,他抬起手指着老四吴雄奇说道:“都是四哥跟我说的,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有看到,四哥说来了个黑衣人要杀他,是三哥拼死相救,他趁机一把抓下了那黑衣人的面罩,认出来是李怼。”

吴雄奇脸色大变。

`

李叱笑呵呵的转身,面对着吴雄奇说道:“四当家,你应该是不会看错,所以人肯定是我杀的了。”

吴雄奇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看向毕大彤急切的叫了一声:“二哥!”

毕大彤使了个眼色,老六突然从侧面冲过去,一刀捅进吴雄奇的后腰。

“你这个小人!居然敢陷害我!”

老六一边捅一边骂道:“亏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骗我,你居然还怂恿我带人来围大哥的寨子,你这让我还有什么脸面见大哥!”

吴雄奇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捅死。

杀了人之后,老六高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虞朝宗那边不住的磕头。

“大哥,都是我蠢,居然被老四给骗了,大哥我不求你饶了我,是我咎由自取,大哥你处置我吧!”

他一边说一边磕头,没多久竟是声泪俱下。

李叱感慨道:“真的是一腔热血的好男儿啊。”

二当家毕大彤走到李叱面前,有些谄媚的笑了笑道:“李大人,你看这事真的是个误会,谁想到老四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陷害你,还敢陷害大哥。”

他直起身子后说道:“我早就听说了,老四想归顺王爷,可是大哥有些疑虑,老三也是,但是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商量啊,大家都是兄弟,谁想到他和老三竟然因为意见不合而动了杀心,还要陷害你,还要陷害大哥,这种人,死不足惜!”

说完后他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一屁股坐在老三周道手的尸体旁边哭着说道:“只是可怜了我的三弟啊,竟然如此枉死,我这个做二哥的,没能把你照顾好,你要怪就怪你二哥吧。”

李叱看着他哭的那撕心裂肺的样子,忍不住又赞叹了一声:“真是情真意切的好兄弟。”

而木墙上,虞朝宗的手紧紧的攥着栏杆,手背上青筋毕露。

`片刻后,虞朝宗大声说道:“把我三弟的尸体抬进来,其他人各自回营去吧。”

那些燕山营的士兵们都很懵,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几位当家的看向毕大彤,毕大彤一摆手:“还不快滚?”

这浩浩荡荡而来的队伍,好像退潮一样撤了下去,来势汹汹,去势稍有些狼狈。

李叱看了毕大彤一眼,恰好毕大彤也在看他。

在这一刻,李叱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毕大彤,便是师父说的那种枭雄吧,可惜了,舞台还太小,如果给他一个更大的舞台,他真没准就能演一出大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