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零九章 何以平民愤

不让江山 知白 673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日暮时分。

河道边上,准备返回荆州的队伍在这里稍作休整,这支队伍大概有一百五六十人的规模。

不同于之前杨玄机派来豫州进行破坏的那些人,这支队伍不是杨玄机的门客出身。

也不同于杨玄机麾下的数十万大军,他们是兵,但他们不是普通的兵士。

杨玄机手下有一支规模四万人的破甲军,这四万人,是为重甲步兵。

重甲列阵,坚不可摧。

寻常的叛军队伍,哪里来的能钱财养活这般规模的重甲军队。

四万人的破甲军,每个士兵都有一名专职的扈从,每个人还都要配备一匹驽马,用以行军的时候驮载甲胄,再加上后勤补给的队伍,说是四万人,总计人数超过十万。

扈从的职责就是照顾重甲的饮食起居,重甲以及陌刀的养护,在没有战事的时候,重甲士兵只训练,其他的事都不用自己动手。

而这支一百多人的队伍就来自破甲军,还是破甲军中最精锐的青绦武士。

破甲军的重甲袢绦皆为黑色,只有两千人可用青色袢绦,这两千人也是杨玄机的亲兵营。

在杨玄机的天命军中,青绦武士的地位之高,连各军的将军们都要客客气气。

他们有用黑绦军和青绦军的称呼来区分重甲,在天命军中有句话是......惹怒黑绦十日监,惹怒青绦立升天。

如果说寻常士兵和破甲军的士兵起了冲突,不管是谁的原因,都不会责罚破甲军的士兵。

招惹黑绦军,十日监禁,每日都会受刑,就算能挺下来也会丢半条命,招惹了青绦军,必会被处死。

如今荀有疚就在青绦军中做校尉,手下掌管三百多名青绦军士兵。

由此可见,杨玄机对荀有疚的重视。

这也就难怪诸葛井瞻对荀有疚充满敌视,他知道这个人有本事,而且有将他取而代之的本事。

当初荀有疚刚到杨玄机门下的时候,诸葛井瞻没有看得起他,可是后来,他发现这个荀有疚给杨玄机的献言献策,十之七八和他所想相同。

这就引起了诸葛井瞻的注意,若是不压下去的话,他担心自己独一无二的地位会被挑战。

于是他安排人要除掉荀有疚,可是没想到的是,派去的杀手好像石沉大海一样,连个水花都没有溅起来。

诸葛井瞻不死心,又安排了更为强悍的人去刺杀,一样的石沉大海。

荀有疚看起来对他依然保持着谦逊,但诸葛井瞻知道,荀有疚一定知道那两次刺杀的事,都是他安排的。

所以这次是荀有疚来接应他,他心里有些担忧。

这支队伍是荀有疚的人,若是荀有疚趁机杀了他的话,他连逃都逃不掉。

但他也推测荀有疚不会动手,队伍是荀有疚带着的,但那是天命王的亲兵青绦军,让天命王知道了是荀有疚杀的诸葛井瞻,天命王自然也不会放过荀有疚。

所以最聪明的做法,当然是取代诸葛井瞻,而不是利用这次机会杀了他。

河边,诸葛井瞻坐在那休息,荀有疚缓步过来递给他一壶水。

“先生。”

荀有疚在诸葛井瞻身边坐下来:“有件事,想请教先生。”

诸葛井瞻道:“你问就是。”

荀有疚道:“先生是如何破坏了洛河堤坝的?之前先生派人来通知我们在此等候,也告知了我们洛河的事 ,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正是汛期,宁王李叱对于洛河的巡防必然布置严密,着实难以下手,而且我也不知道现实如何说服那些门客,冒险去扒掉堤坝。”

诸葛井瞻笑了笑,他虽然对荀有疚有敌视和戒备,但荀有疚想不到他是如何破坏洛河堤坝的,他就得意起来。

所以他笑了笑说道:“此事简单。”

他看向荀有疚说道:“我一路召集分散各地的人马聚集起来,让他们打着宁王李叱的旗号,装作巡查堤坝的队伍,那些民勇和村夫,哪里会怀疑。”

“河道水面本就已经快到堤坝最高处,我让人挖开堤坝的时候,我站在堤坝上,他们在下边,我对他们说,我就在此处向你们保证,堤坝一破,我首当其冲,你们只管安心就是。”

“那些人着实愚蠢,他们相信我说的,最初只是挖开一个小小的口子,水流不会太大,他们有足够时间撤离,不然的话,他们怎么敢去做这事。”

“结果堤坝很快就被冲出缺口,我沿着堤坝骑马而行,反而避开激流,那些挖掘堤坝的人大多数被水冲走淹没......哈哈哈哈。”

诸葛井瞻笑道:“如此愚蠢之辈,只能是为人所用,永远也不会成为用人之人。”

听到这番话,荀有疚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他看向诸葛井瞻说道:“水淹不止一县,会有无数百姓伤亡,更不知有多少良田淹没,这一下,唐匹敌的大军到了夏天,怕是要缺少军粮了。”

诸葛井瞻道:“怎么可能只是一县之地,洛河改道,沿途各县都会被淹没,说整个豫州的夏粮收获减半也不为过,况且,如此一来,明年甚至后年那些田地都未必能种植庄稼,百姓又死伤无数,豫州元气大伤。”

他看向荀有疚:“最主要的是,宁王李叱兵力不足,若要救灾,就不得不调回分配给唐匹敌的援兵,唐匹敌便无力再与主公一战。”

荀有疚赞叹道:“先生这个办法,确实厉害。”

诸葛井瞻笑道:“水泽之地,大概需要数年才能恢复过来,宁王李叱这次就相当于被我一计砍掉半数实力。”

他得意的笑道:“这一趟豫州之行,也算没有白来。”

荀有疚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可这样一来,主公他日率军攻入豫州,也是满目疮痍,还要主公来收拾局面,先生可想过如何收揽民心?”

诸葛井瞻道:“现在的百姓不是主公的百姓,而是宁王的百姓,死的再多也不足惜,等主公率军攻入豫州,救济百姓分发粮食,容易收拢人心。”

荀有疚再次点了点头:“我懂了,多谢先生不吝赐教。”

他抱拳俯身。

诸葛井瞻笑起来,然后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心里想着,这次回去之后总算能有个交代。

不然的话,天下第四等人全都折损在豫州这边,天命王要是责怪下来,他解释都没法解释。

他在心里想着,回去吧,总算是能回去了,这次都不该亲自来。

不得不说,他为了能自己顺利逃回荆州,布置的格外复杂巧妙。

安排了十几支队伍作为疑兵之计,却都是假的,就算宁王的人一个一个的追上,也是徒劳。

十几天后,荆州最北边的盾山县。

天命军的大本营转移至此地,向前压了大概五十里左右,而宁军已经不得不退回大河以北。

因为水灾的事,唐匹敌接到李叱的消息,立刻把李叱带来的九万多新兵分派回去,还有庄无敌那一万多战兵,赶回豫州救灾。

他手中的兵力极为不足,只能勉强防御。

盾山下,天命军大营内,杨玄机亲自迎接出来,拉着诸葛井瞻的手返回大营,设宴接风。

席间,杨玄机当着众人的面说,诸葛先生便是我杨玄机的贵人,这话的分量就显得很重了。

吃过饭后,杨玄机又亲自把诸葛井瞻送回到营帐里休息,和诸葛井瞻促膝长谈至后半夜。

杨玄机回到自己的大帐已经进了丑时,坐下来后就略显疲惫的长长吐出一口气。

“你是有什么话要说?”

杨玄机看向躬身站在一侧的荀有疚。

在席间的时候,杨玄机就看出来荀有疚好像有话要说,所以让人偷偷告知荀有疚,酒席散了之后,避开别人,到中军大帐里等着。

那时候才刚刚入夜没多久,此时已经后半夜,荀有疚一直都在这里等候杨玄机回来。

荀有疚沉默片刻,撩袍跪倒在地:“主公,臣下有一言,本不该此时说,可为主公计,不得不说。”

杨玄机往后靠了靠,一边脱靴一边问:“什么话?可是和诸葛先生有关?”

荀有疚道:“是。”

杨玄机道:“诸葛先生大功归来,你此时找我要说他,怕是告状来的,确实是不该说......”

荀有疚抬起头看了杨玄机一眼,又迅速的把头低了下去。

杨玄机道:“说吧,我知道若非要紧事,你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你不怕惹我不高兴,我也就知你要说的定然重要。”

荀有疚道:“诸葛先生破堤放水,这件事,对诸公的名声影响太大。”

杨玄机一怔:“何出此言?”

荀有疚道:“宁王李叱那边,必会大肆宣扬洛河决堤是主公派人所为,豫州百姓,对主公必恨之入骨,那般大灾,非一城一地的百姓痛恨主公,而是整个豫州的百姓都会痛恨主公。”

“臣下回来的半路上曾有意问过诸葛先生,他日主公若入主豫州,这烂摊子该如何收拾,诸葛先生只说,百姓们好骗,只要分发粮食收买人心即可。”

他抬头看向杨玄机:“主公,诸葛先生此言,实为遮掩,因为他也知道,根本无法挽回豫州百姓的民心民意,其一,难道真的靠分发一些粮食,百姓们就会忘了洛河决堤?其二,夏粮欠收,未来两年豫州百姓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主公入主豫州,拿什么分给百姓们用以收买人心?”

杨玄机的脸色已经难看起来。

荀有疚继续说道:“诸葛先生此计,弊大于利,看起来是破坏了宁王李叱的根基,让其元气大伤,实则伤的也是主公,主公他日必会一统中原,而这破堤水淹百姓的事,便是......便是洗不脱的恶名。”

他看向杨玄机说道:“臣下以为,诸葛先生自然想到了这些,只是因为天下第四等人尽数折损,而诸葛先生又毫无作为,他不敢这样回来面见主公,所以才会行此下策。”

杨玄机的脸色变幻不停,许久之后,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

荀有疚应了一声,知道不能再多说什么,起身后再次俯身拜了拜,这才转身离开。

才走到门口,杨玄机忽然叫住他:“荀先生,那你说......我该如何洗脱?”

荀有疚回头看向杨玄机,俯身道:“主公入主豫州之日,杀诸葛井瞻,以平民愤。”

杨玄机眼神又闪烁了一下,抬起手摆了摆:“你......退下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