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能接受吗

不让江山 知白 7286 2021-05-29 15:31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听到未名山这三个字,夏侯琢的眼睛都睁大了些,因为未名山实在说不上有多远。

因为已经太久没有人出关往那边走,所以具体到底多少里路,说不好。

连夏侯琢也只是听说有百里左右,但实际上,未名山到北山关不过八十里。

有近百年没有中原人去过那边了,可是边军们对于未名山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从北山关出去往东北方向走就是未名山,夏侯琢听到李叱提起这个地名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般冒险才逃出去的敕勒人,会再回到那么危险的地方?

未名山距离北山关也就百里不到,距离黑武人的大营还能有多远?也是差不多的距离而已。

“你的意思是,敕勒人居然敢冒险回到未名山躲藏?”

夏侯琢问。

李叱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那......未名山那边山野险峻,基本上没有人生活,山中有水,林中有兽,躲藏一阵子不是问题。”

“况且,他们最初跑的方向是往西北,黑武人也一定会往西北方向追,若是那些敕勒人会用疑兵之计,分派人马将黑武人追兵引走,再转路去未名山,黑武人不会察觉,也不会想到他们就躲在那么近的地方。”

“再者......”

李叱看向夏侯琢:“如果他们想向我们求援,未名山是最合适的地方了,毕竟也要考虑入关。”

夏侯琢嗯了一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说明敕勒人的首领,是个颇有些雄才大略的人。”

李叱:“你这样变着法的夸我,我觉得力度还可以在大一些,我接受的了。”

夏侯琢:“呸!这是我变着法的夸你吗,这是你变着法的想让别人夸,不,这是夺夸之恨。”

“未名山......”

余九龄看向远处那依稀可见的山影,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为何熟悉。

似乎是看出来余九龄在想什么,夏侯琢走到他身边解释了几句。

“前些年,大楚北伐,数十万大军就是在未名山下几乎全军覆没的。”

听到这句话,余九龄的心忽然就疼了一下。

如果没有那次惨败的话,大楚应该也不至于加速崩坏,导致后来各地义军频频举事。

当今皇帝杨竞的爷爷,明明那么平庸甚至可以说愚蠢,却偏偏自负的离谱。

他觉得自己有可匹敌大楚太祖皇帝的才能,想建立不世之功,所以亲征北伐。

那数十万楚军精锐损失殆尽,大楚一下子就失去了柱石一样,再加上那位皇帝不甘心失败,居然还想着第二次北伐,所以横征暴敛,这才导致民怨沸腾。

“其实......”

夏侯琢伸手往北指了指:“最初的时候,大楚的北疆不在这,而是在更往北很远的地方,叫做珞珈湖。”

余九龄问:“有多远?”

夏侯琢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有多远,大概一千多里两千里还是有的吧。”

那时候,蒙帝国刚刚被大楚灭掉,楚军正处于最雄壮好战的巅峰时期。

在太祖皇帝亲自率军追击之下,蒙帝国的军队一路向北逃离,楚军一口气杀到了珞珈湖。

太祖皇帝在洛家湖畔饮马,让人在湖边竖起大楚战旗,宣告这里就是大楚的北疆。

然而这种辉煌没有持续多久,黑武人连战连胜,夺取了这大片的土地。

在大楚这几百年的历史之中,曾经有过三次想要收复失地的北伐,三次都以战败告终。

当年大楚太祖皇帝在珞珈湖畔的豪言壮语,终究都化作了一场空。

那时候的大楚太祖皇帝,手指北方说.......我要在此地修建边城,宣誓主权,以镇北秽。

当今皇帝杨竞的那位祖父,也学着太祖皇帝的模样,手指着北方大声说,太祖皇帝没有做到的事,朕要做到。

可大楚太祖皇帝是壮志未酬,而他只是愚蠢可笑。

夏侯琢想到这些,心里就忍不住有些起伏。

就在这时候,忽然看到远处有几匹马朝着这边飞驰而来,速度奇快。

李叱举起千里眼看过去,看到那些骑士的装束,就猜到了来者何人。

大概半个时辰后,城中将军府。

身上有伤的敕勒人首领布勒格狄看起来脸色很白,受了伤之后还没有经过妥善的救治,又一路奔波,人显得格外虚弱。

但他尽量让自己站直了身子,以示对主人家的敬重。

“尊敬的宁王殿下。”

布勒格狄把手放在胸口,然后俯身行礼。

他低着头说道:“我是敕勒族的可汗布勒格狄,我这次冒昧前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叱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吧,看起来你伤势不轻。”

布勒格狄连忙道:“我还是站着说吧,不敢在宁王面前落座。”

李叱道:“你站着说和坐着说,不会影响我对你们的判断,况且,我也没想听你多说什么。”

布勒格狄脸色明显变了变,宁王这样的态度,让他有些忐忑不安。

他只好先坐下来,在心里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开口。

李叱看了看他,然后看向余九龄:“请医官进来。”

余九龄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不多时,医官进来,李叱看向布勒格狄对医官说道:“他身上的伤势不轻,换了衣服都压不住血腥味,给他看看。”

医官俯身应了,然后过去,布勒格狄的两个手下想要阻拦,因为他们不确定宁王这样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此时如惊弓之鸟的他们,对任何举动都不敢轻信。

“多谢宁王殿下。”

布勒格狄先是道谢,然后示意手下人让开。

他自己将上衣脱了,露出身上那纵横交错的鞭打痕迹,每一条伤痕,皮肉都翻开着,看起来触目惊心。

两侧肩膀位置,还有血洞,而且伤口很大,显然是铁链穿过留下的。

这一身的伤痕,把余九龄他们都看的有些呆住。

不怎么喜欢这些敕勒人的余九龄,也不得不对这个汉子多了几分敬佩。

换做普通人,这样的伤势之下,早就已经卧床不起了。

等医官把伤势处理好,已经过去半个多时辰,因为伤口实在太多,处理起来就要足够小心。

布勒格狄一直端坐,身子拔的笔直,脸上的汗水一个劲儿的往下流,可却没有发出一声痛呼。

用药酒清洗伤口的那种痛,在这的每个人都很清楚是什么感觉,所以也就能感觉得出来布勒格狄是什么性格。

等到伤口都处理好的时候,布勒格狄的脸色已经白的好像纸一样,却还起身后向医官行礼道谢,向宁王行礼道谢。

“多谢宁王殿下的恩德。”

布勒格狄后撤几步,忽然跪倒在地,这一下,他的两个随从都吓了一跳,连忙想扶他起来,布勒格狄摇头:“你们也跪下。”

那两个随从立刻就跪倒在地,可见布勒格狄的威望。

“宁王殿下。”

布勒格狄说道:“我深知伤害,岁月不可抚平,我深知屈辱,岁月不可治愈,我深知仇恨,岁月不可淡薄,敕勒族祖上在中原曾经造下滔天血债,身为敕勒族的可汗,我愿意为祖上请罪。”

他叩首,那两个随从也跟着叩首。

李叱并没有阻止,他想看清楚,这个人到底有几分真情有几分假意。

布勒格狄继续说道:“我也深知,如果嘴上说几句抱歉就以为有用的话,那是对中原人的亵渎。”

他说完这句话后再次叩首,每一次额头都会撞在地面上,他的随从亦然。

布勒格狄道:“我只请求宁王,接纳我族人入关,我族之人,愿世世代代侍奉宁王,而我......愿意为我敕勒族先祖曾经做过的错事负责。”

他跪在那,直起上半身,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短刀。

“愿以我的血来祭奠几百年前受到伤害的中原百姓,虽不能弥补万一,但可表我心意。”

说完这句话,布勒格狄一刀朝着自己心口刺下去。

李叱还是没动,甚至没有说话。

那把刀刺进了布勒格狄的胸口......未见有丝毫减速。

然后那把刀就飞了出去,咄的一声戳在不远处的柱子上。

布勒格狄一怔,他看向宁王,宁王依然端坐。

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有谁动了,更没有察觉自己手里的刀是怎么飞的。

在宁王身后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年纪,样貌憨厚犹如农夫,女的看起来不能确定具体年纪,像是才二十岁又像是已有三十岁,气质有些独特。

这两个人好像没有动过,只是两个人嘴角都带着些许笑意。

在宁王身边另外一侧,站着一个青衫书生,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年纪,气质儒雅,他应该也没动才对。

在这客厅的门口那边,有个身穿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站在那看着外边,像是在发呆,背对着这边,应该也不是他才对。

布勒格狄看不出,那就对了。

宁王背后站着的那两个人,一个是玄武孙归隐,一个的朱雀霓凰,而站在宁王一侧的那个,是青龙苏入夜。

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们,像是看着外边发呆的,是楚先生。

这次来北疆抵御黑武人侵入,他们都来了。

尤其是是楚先生,若是宁军与楚军交战,他可能不会插手,只是选择离开,但这次宁军打的是外敌,所以他就不能不来。

这四个人出手,布勒格狄看不出来,难道不正常吗。

况且,在那边书架旁边还站着一位叶先生,在两侧站着的四位廷尉府千办,哪个又是凡夫俗子了。

这一屋子的人,如果组队闯荡江湖的话,那是真真正正的降维打击。

“入关就先免了吧。”

李叱看向布勒格狄说道:“三件事,做到了再来谈入关。”

“一,你和你的族人,驻守未名山,所有粮草物资由我来供给,我也会派人协助你们修建山寨。”

“二,黑武人若不退兵,只要进攻北山关,你们的骑兵就要从一侧袭扰黑武军队。”

“三,如果黑武人猛攻未名山,我也会率军去救,你我双方务必互为支援。”

他问布勒格狄:“能接受吗?”

布勒格狄沉默了片刻,重重点头:“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