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一座小城

不让江山 知白 713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海船上,桑国水师大将军纯边斥力看了一眼在前边的黑武帝国亲王,脸上是敬畏,心里则是怨恨。

他们桑人从根骨里有一种对强者的敬畏,和渤海人还不大一样,渤海人是真的被黑武人杀怕了。

桑人对强者表现出来的敬畏无比的真诚,可是内心之中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早晚我会超过你,然后弄死你。

这是一种民族根性里存在的东西,每一个民族都不相同的东西。

“大将军,我和阔可敌无言量说我们有十八万大军,可我们只有八万人,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度也正很小心的问了一句。

纯边斥力笑道:“他其实不在乎你来了八万人还是十八万人,他只在乎你来没来,军队,渤海国有的是,黑武人在乎的,是我们的船队。”

度也正其实也明白,只是心里难免会有些担忧。

不管是渤海人还是桑人,都没有能力靠自己去霸占那繁华锦绣的中原,他们只能选择做跟班,黑武人吃肉他们喝汤,但是桑人一定会想着,将来把黑武人的肉也吃了。

如果不是黑武人先把渤海打的那么惨,杀的那么狠,渤海人不会对黑武人怕成那样。

但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黑武,渤海人臣服的一定是中原帝国,甚至可能也会对桑人臣服,这也是他们根骨里的东西,民族血统中的自卑。

而桑人不一样,桑国虽小,却有称霸天下的野心。

“按照计划,我们的目标就在前边了。”

纯边斥力指了指已经在眼前出现的海岸线。

在兖州东北方向,边关雄峻,且有善战的边军镇守,那么难打的事当然交给兵多的渤海人。

前边是一座叫做戴胜关的边城,桑国的探子早就已经把消息打听的清清楚楚。

戴胜关里一共只有三四千边军,是楚国的旧边军,在宁王李叱拿下兖州之后,这些边军便宣布归顺。

桑国的商人在这停留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把城关绘制成图,然后秘密带出去,此时这地图已经在纯边斥力手里。

这是桑人习惯了战术,要想击败敌人,必须详细的了解敌人。

桑国的海盗都将这种战术发挥到了极致,更何况是正规的军队。

那些袭扰东疆海岸的桑国海盗,他们会事前安排人假扮成商人,登陆后,用最卑微和气的态度与中原人做生意。

他们带来的东西物美价廉,很快就会被兜售一空,还会花大钱和中原商人搞好关系。

毫无戒心的中原商人带着他们四处走走看看,以大国地主的身份招待远方而来的小地方的客人。

就这样,很快一份详细的地图就能绘制好,用不了多久,海盗就会冲进来烧杀抢掠,每一次他们都能满载而归。

这次,戴胜关里的情况他们也摸得一清二楚,三四千人,城关老旧,几乎没有重型的城防武器,挡不住八万桑国水师。

“我们的商人还在城里吗?”

纯边斥力问。

度也正回答:“大将军,我们的商人大部分都已经撤出,只剩下少数人还在坚守,可以联络的上。”

纯边斥力嗯了一声:“大船下锚,派人乘小船过去,就说又带来了货物,这次带来的很多,有装满了几条船的好东西,让他们去边军那里报备,就说咱们的船要在码头靠岸卸货。”

度也正立刻明白过来,俯身道:“我这就派人去。”

纯边斥力又看向手下大将木上河:“你挑选出来六百名精锐的士兵,藏在那几艘货 船里,等到靠岸的时候,你们尽快将城门控制,坚守半个时辰,大军就能赶到支援。”

木上河俯身:“大将军放心,属下定会拿下戴胜关城门。”

不多时,木上河转移到了一艘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商船上,甲板上的人都穿着普通服饰,而且人数不多。

这几艘商船的船舱内,却没有任何货物,全都是准备上岸厮杀的死士。

桑人从来都不缺这样的狠意,被选中为死士的人,甚至还会感觉无比骄傲。

戴胜关,码头。

码头距离关城大概有一百多丈远,码头的规模也很小,平日里来往的船数量也少,大部分时候码头上只有几个老兵在看守。

戴胜关的主将名为关崇圣,他是楚国边军的老人了,在戴胜关驻守超过十四年。

十四年没有升迁,甚至到后来都没了粮食补给,更没有军饷,可是关崇圣和他手下的这些老兵,还是选择了坚守。

当然,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不是每个人都能选择坚持下去。

作为兖州的兵营之一,戴胜关兵营在强盛时候,曾经有八千六百驻军。

有的人撑不住了,娶了本地的姑娘,卸下了兵甲拿起锄头,变成了一个农夫。

有的人选择去给富户做保镖护院,心里觉得憋屈难过,可是总得能吃饱肚子才行。

有人去跑镖局,有人去给县城里的青楼当打手,还有的人混迹赌场。

其中也有对于关崇圣来说很特殊的人,比如他的亲信。

关崇圣的手下的亲兵校尉丁峰离开之前,在关崇圣的门外跪下来磕头。

他说对不起将军,我不想走,可是家里人来信说,老娘病了,老父背着老娘去看病的时候摔了一跤,还摔断了腿。

家里只有大姐和大姐夫撑着,实在撑不住才给我写信,问我能不能寄回去一点钱。

他说将军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为了那点钱把咱们穿边军战服的人脸都丢尽了,可是将军我没办法,我也是做儿子的。

他带着手下十几个兄弟走了,没有带走军服,但是带走了横刀。

他们十几个人在县城里很快就杀出来威名,干掉了城中最凶狠的一伙暗道势力,抢了银子,十几个人平分,安排人送回老家。

他们也不知道干完了这一票为什么不走,本该走的,可是都选择留下来,哪怕不是在边关了。

后来这县城里最大的赌场就是丁峰的,他手下也已经从十几个人发展到了二三百人。

在这样一个地方,连县令大人对他都要礼让三分。

每年他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搞到钱粮物资往边关那边送,可是每年都不出意外的被关将军派人把东西送回来,分毫不取。

丁峰知道,关将军嫌脏。

直到,有一天,一个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女人,带着身穿黑色战服,举着烈红色战旗的队伍进城了。

丁峰看到了那大旗上带着杀气的宁字,心有敬畏,他听说过宁军的故事,也听说过宁王的故事,本以为距离自己很遥远,却想不到这么快就出现在眼前。

那个看起来那么飒的女人说,他叫沈珊瑚,是宁王帐下将军,如今已经带兵拿下兖州全境。

她还说,从今天开始,戴胜关这边也是宁王治下的土地了,她来,是要给戴胜关换旗的。

当时丁峰第一反应就是坏了,他立刻派人招呼上所有手下,带着他们的兵器赶到戴胜关。

他知道边军战旗对关将军来说意味着什么,也知道那战旗对于每一个边军士兵来 说意味着什么,那么多年的坚守,还不是为了那战旗屹立不倒?

丁峰带着他的徒子徒孙来,是要拼命,虽然他已经不再是边军的人,可只要关将军一句话,他会第一个冲上去。

然而,他到了的时候就愣在那。

他看到了关将军带着全部将士们出城,在城门口,关将军将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大楚边军战旗双手捧着,要交给那个女将军。

在人群里,丁峰看到了那个女将军做了些什么,也听到她说了些什么。

“换旗是换旗,我不会缴了你们的旗子,这旗子关将军留着吧,城墙上飘扬着的必须是我宁王的大旗,除此之外,再无要求。”

沈珊瑚回身吩咐:“给边军的兄弟们送上新的战服,给他们把粮食物资送过去。”

沈珊瑚走到关崇圣面前,行了一个最郑重的军礼。

“我是草寇出身,关将军听说过白山军吗?没错,就是那支臭名昭著的山匪队伍,我就是白山军出身。”

沈珊瑚说:“所以在我来之前,没有人教过我,正经的军礼应该是什么样子。”

她告诉关崇圣,她最初来,甚至不是来打兖州的,而是为了私事。

后来,宁王派人告诉她,务必帮宁王办好一件事。

她看着关崇圣的眼睛说:“宁王说,让我替他善待兖州境内所有边军将士,让我一定要替他给边军兄弟们行个军礼,我不会,于是我找人来教我,教了一遍我学会了,但我练了三天,我怕我做的不够好。”

当时的丁峰看到了,他的将军啊,朝着那个女将军回了一个无比郑重的边军军礼。

从那天开始,戴胜关里的边军兄弟们就没有受过委屈,他们有足够的军粮,有比原来高三倍的军饷,并且,宁军还补足了过去大楚朝廷给边军断了那么多年的军饷。

那位女将军说,她的兵可以顿顿吃土,但是边军的兄弟们,必须顿顿有肉。

她问关将军说,需要给你补充兵员吗,关将军摇头说不用,他说你们去打仗吧,去攻城略地,去把中原都打下来,都挂上咱们的宁旗。

咱们的。

后来那位女将军率军走了,说是要去攻打青州,她给戴胜关的边军兄弟们留下了许多武器装备,还留下了一句话说,烽火台上狼烟起,必有兄弟来,以后再也不会有边军兄弟孤立无援的事了。

也是从那天开始,县城里那个暗道势力老大丁峰,关了赌场,开了一家车马行。

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车马行的生意肯定不好做。

但是没关系,他不后悔。

他的二三百个徒子徒孙留下的只有七八十个人了,其中还有那十几个老兄弟。

码头上的活儿不多,丁峰就喜欢和看守码头的那几个老兵聊天打屁。

关将军照顾他们几个,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每日守着这码头,检查一下货船,大部分时间都能用来修养。

就在这时候,丁峰看到有一艘船过来,看船型就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来活了。”

丁峰朝着那几个老兵笑:“再不来活你们就要闲出屁来。”

那几个老兵也笑,说丁峰闲出来的屁比他们多多了。

他们看到那艘船靠岸,看到一个桑人一脸谦卑的小跑着过来。

丁峰觉得有些奇怪,因为那觉得那人的谦卑背后,好像有些冷。

......

......

【我打算定制三十个不让江山一周年的保温杯,回头告诉大家怎么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