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七十七章 臭无赖

不让江山 知白 70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刘胜英看起来开心的无以复加,他第一时间跑去大课那边看放榜,在名单上仔仔细细的找了两遍,哪怕第一眼就看到了,还是看了两遍。

这名单上当然不仅仅是他们三个的名字,那都不值得放个榜,整个书院的堂学调整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整个书院弟子的名单都在上边。

四页书院的堂学调整很严苛,每月考核一次,以成绩分堂学,上一次你考的很好所以进入了甲字堂学,这一次没考好,就会被替换掉。

刘胜英开心的是他和李丢丢都被分到了甲字堂学,而且在整个他们少年课业的考核成绩中,他排在总名次的第二位,李丢丢是第三位。

他开心,也替李叱开心。

排在第一的那个,就是当初一直都被唐匹敌压了一头的许青麟。

唐匹敌在甲字堂学的时候,许青麟永远都是第二名,这让他有些愤怒也满是不甘,然而就是不行,不管他多努力,总是差了那么一些。

唐匹敌离开书院后,他就成了少年课业的第一,可是这并不能让他觉得很爽。

冀州许家是名门,上次李丢丢和夏侯琢去凤鸣山的时候,在山脚下看到了一辆有锦云标徽的马车,那时候夏侯琢还跟李丢丢解释了一下许家在冀州城的地位。

许家算是冀州城一流家族,最起码要排进前三,而许青麟是整个家族都寄予厚望的少年郎。

谁都很清楚,能在四页书院长期第一的人,将来成为大楚科举状元的把握几乎是十成十。

再加上许家的能力,许青麟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然而他还是不爽,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第一不够分量,没能击败唐匹敌,总是差了那么一丝。

在刘胜英看放榜的时候,许青麟也过来看了一眼,榜一不出意外的又是他,他却没有任何情绪上的起伏,在他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完全不值得有什么喜悦。

然后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排在他后边的名字,是两个之前完全没有印象的名字。

第二名刘胜英,第三名李叱。

“李叱?”

许青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微微皱着眉沉思了片刻,他真的是那种完美到了没有任何瑕疵一样的少年郎,家境好的不像话,人又长得好看,身上有一种别人没有的贵气和潇洒。

这样的少年自然高傲,所以他眼睛里看到了李叱和刘胜英这两个名字,却并不觉得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尤其是在他回想起来李叱这个名字之所以熟悉,是因为他听说过这样一个能吃的人,一个和夏侯琢那样的痞子关系不错的人。

更加不值一提。

于是许青麟转身就走了,路过了激动的刘胜英身边,却连一眼都没有看刘胜英,对他来说不过是个路人罢了。

从一出生他就比刘胜英这样的人起点要高的多了,更何况他走的还比刘胜英要快。

刘胜英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他只想着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叱去。

食堂外边,李丢丢听刘胜英说完后也开心起来,不是因为他得了第三名,而是因为他从刘胜英的眼睛里看到了以往没有的那种自信。

“了不起。”

李丢丢对刘胜英挑了挑大拇指:“第一次统考就拿了第二名,第一指日可待。”

“拿不到的。”

刘胜英一边走一边说道:“第一名是许青麟,差距太大了,你可能没有关注过,每次放榜都是他第一,许家又是冀州城里很有很有实力的家族,所以..

....”

李丢丢在刘胜英脑壳上敲了一下:“又认输了?”

刘胜英嘿嘿笑了笑:“不会不会,我试试。”

李丢丢嗯了一声道:“这才是应该有的态度啊,第一又不是皇帝陛下指定了就是谁的,有本事的人都可以争一争。”

刘胜英在这次拿了全书院第二名后明显自信了许多,听到李丢丢的话立刻点头:“争!”

夏侯琢一如既往的双手放在脑后那样走路,看着前边两只小家伙聊天,他此时此刻才觉得李丢丢是个孩子,这才是孩子应该聊的。

而不是什么王黑闼,不是什么连功名。

可就在这时候他看到许青麟在前边走着,显然听到了李丢丢对刘胜英说的话,于是回头看了看。

在许青麟回头看的那一眼中,夏侯琢看到了无尽的嘲讽和无尽的轻蔑。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高高在上啊。

于是夏侯琢就不高兴了,老子都没有过这种高高在上,你个小垃圾凭什么这么看李叱和刘胜英?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越来越看不惯看不惯李丢丢的那些人。

就在这一刻,李丢丢回头看了夏侯琢一眼,于是刚要骂街的夏侯琢就闭嘴了。

因为李丢丢的眼神是在告诉他,不许骂。

夏侯琢耸了耸肩膀,继续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往前走。

他像是一个保镖一样把李丢丢护送到了甲字堂学的门口,李丢丢问他要不要去上课,夏侯琢看怪物一眼看着李丢丢,他什么时候上过课?

就在这一刻,他们看到了腋下夹着两本书,脸色清冷着走过来的燕青之。

“先生?”

李丢丢和刘胜英同时用疑惑的口气叫了一声。

燕青之则用一种很敷衍的态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夏侯琢看到这样子忍不住都笑了,心说这他娘的才是书院教习的标准嘴脸啊。

真得劲儿。

燕青之一脸我和你们并不熟的样子走进了大课的教室,这教室比李丢丢之前上课的地方大了不止一倍。

甲字堂学里一共有六十名弟子上课,每个人坐在什么位置随意,规矩是来得早的人就挑好位置呗,可是最中间第一排的那个位置没有人抢,那是许青麟的位置。

燕青之一进来,已经在教室里的人全都起身,他们恭恭敬敬的俯身喊了一声先生,眼神里都是疑惑,可是态度不能不端正。

燕青之随意的点了点头,坐下来后说道:“李先生因为有事调去了别的堂学,从今天开始我是甲字堂学的教习,你们有人认识我,有人不认识,我叫燕青之。”

说完后他看了看许青麟,用一种老师看向好学生的那种欣慰眼神看的,许青麟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脸色也有些开心起来。

“都坐好吧,这次就算了,以前李先生的规矩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有我的规矩,下次月考之后,座位按照名次来排。”

燕青之说完后翻开书册:“现在安静,有喧哗者自己出去。”

门外,夏侯琢看着燕青之那样子,心说你屌个什么屌,再屌也是床都被老子霸占的人,老子还在你大腿上流过口水呢......想到这觉得有些许猥琐,于是不想了。

但他很开心啊,因为燕青之是甲字堂学的教习了,那么李丢丢就不会吃亏。

嘿嘿。

心满意足的走了。

高院长家里,高希宁看了看宿醉刚醒的爷爷 ,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爷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喝这么多酒,而且昨夜里还略显失态的酒后高歌来着。

于是心里对燕青之有些谴责,看看,昨夜里一场酒差一点把她爷爷喝的原形毕露。

给高院长泡好了醒酒茶,高希宁放在高院长手边。

“爷爷,你没事吧?”

她问。

高院长坐在椅子上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回忆了一下昨夜里燕青之拎着酒来找自己的时候,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不知道怎么就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不知道怎么就多了起来。

“我昨夜里......有没有做什么傻事?”

高院长试探着问了一句,毕竟这可是当着他孙女的面,自己如此的不雅,但他不知道自己不雅到了什么地步。

“没有没有,爷爷非但没有做什么傻事,还做出了一个极英明的决定。”

“嗯?”

听到高希宁这句话,高院长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他立刻问了一句:“什么决定?”

高希宁道:“你让燕先生去了甲字堂学那边做授业教习,李先生调到别处去了。”

高院长的眼睛骤然睁大,他近乎咆哮着说道:“燕青之,这个臭无赖!”

高希宁心说昨夜里爷爷你搂着燕先生肩膀说这都不是事的时候,应该不觉得燕先生是臭无赖吧。

她当然是站在燕先生那边的,燕先生去了甲字堂学做教习,那个臭小子的日子不就过的好一些了吗。

其实燕青之本来就是甲字堂学的教习,在唐匹敌入学之前他是,因为某些事和高院长起了争执,高院长一怒之下把他调到书林楼里做看守去了。

后来因为有李丢丢他们四个进书院,因为实在没有别的闲着的教习,所以燕青之才被高院长调了回来。

这也是为什么燕青之和书林楼里的教习关系不错的原因,李丢丢后来能进书林楼里畅读,得益于此啊。

“还有什么......”

高院长又问了一句。

高希宁立刻回答道:“没了。”

高院长从高希宁的眼神里就看出来不对劲,于是追问道:“不许骗我,到底燕青之那个臭无赖还让我做什么了?”

“没有没有。”

高希宁认真的说道:“燕先生真的只求了爷爷那一件事,爷爷答应了,他就再没说别的什么。”

高院长长长的松了口气:“那还好......燕青之虽然性子不好,但他学识没有问题,在甲字堂学授课也不会耽误了那些弟子,唉......只是没法向李先生解释。”

他一想到这些就头疼。

高希宁道:“没事,昨夜里爷爷说了,给李先生涨了一倍的月例银子,李先生来过的,可开心呢,你还说让他去负责编制课业,他更开心了。”

高院长的嘴角抽了抽。

高希宁继续说道:“昨夜里李先生也在这里饮酒,爷爷忘记了?”

高院长使劲儿想了想,似乎是有些印象,可很模糊。

“我还说什么了吗?”

“爷爷说,燕先生像你,跟你儿子似的那么像你。”

高院长低下头,觉得自己心脏疼。

【长宁帝军第一篇番外会在今晚七点发在公众号,请大家关注一下,号名称:作者知白,第一篇番外是......小人书】

【求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