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一十八章 你小看我了

不让江山 知白 844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曹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忽然觉得李叱和他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殿下放心,七天之后,我务必会以曹家名义,号召本地乡绅父老到节度使负重议事。”

曹猎做了个请的手势:“请殿下先去用餐。”

李叱点了点头:“多谢小侯爷成全。”

他说完这句话后又看了看那个碧玉摆件,然后转身离开。

曹猎眼神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东西一闪即逝,快步跟上李叱。

两个时辰之后。

曹猎看了看他三叔曹登科:“三叔,李叱可能发现曹园中或许别有洞天,所以这两天夜里,要多派人手巡查。”

曹登科问道:“李叱就来了一次,怎么可能会有所发现?”

曹猎叹道:“你以为他是在贪图曹园中的那些珍玩?他围着曹园仔仔细细的看,在碧玉蟾前数次止步,或许是他看出来什么不对劲。”

曹登科道:“就算他有所察觉,难道还会直接撕破脸?”

“曹园之下所藏银款之巨,三叔......”

曹猎问曹登科:“若你是宁王,见到数以千万计的银子,你会不会直接撕破脸。”

曹登科长叹一声:“那个家伙,贪财成性,而且还贪得无厌......确实会撕破脸。”

曹猎道:“他已经把活路给我们点出来了,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吧,大事要紧。”

曹猎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

“我父亲还没有回来,任何事都不能大意。”

他回身看向曹登科:“李叱的意思很明显,曹家若是按照他说的去做,曹家可得以保全,如果我们有一点不配合,他第一个要查的就曹园。”

曹猎走到桌子旁边,顺手把桌子上的折扇拿起来,最近豫州这边的天气越来越热了。

“我知道。”

曹登科道:“要什么给什么就是了,在大哥回来之前,一切都听你的。”

曹猎嗯了一声后说道:“药行的生意,李叱全都交给了沈如盏处置,这个女人很重要,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李叱就可能以此为借口血洗豫州。”

曹登科看向曹猎:“所以......你才会忍不住出手?”

啪的一声,曹猎把折扇打开。

扇面上有四个字。

要你狗命。

曹猎道:“原本我不想搭理那个女人,她已经疯了,由着她去闹也就罢了,反正又翻不出什么风浪来,谁想到他居然想嫁祸给曹家......”

“若仅仅如此,我也懒得理会,她那些不入流的把戏,骗不了李叱,可她若真的动了沈如盏,曹家就会出大事。”

曹登科问道:“那为什么不直接把她杀了?”

“人死应该有价值,她死也要有价值的死才行。”

曹猎笑了笑道:“我是不会相信她爹不救她......父亲的意思是,虽然长孙家给出了一个态度,但是长孙家在山河印里已经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曹登科道:“大哥的意思是,借着这次机会,把长孙家抹掉?”

“长孙家在京州,我现在无力过去,父亲也不会过去。”

曹猎道:“但是长孙家是大隐患,不能不除。”

他把折扇递给曹登科:“去问问那个叫褚绪的人,他是个可以利用的人。”

曹登科点头:“我现在就去。”

出了门,曹登科回到自己住处,换了一身衣服,把面具戴好,拿着那把折扇离开。

一个时辰后,城外的桂花山庄。

曹登科在门口下车,院子里,数名蓝袍迎接出来。

“人回来了吗?”

曹登科问。

“昨夜回来的,还在睡觉。”

曹登科听到之后心里微微的惊讶了一下,那个叫褚绪的人还真是心大。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安然入睡。

“带他来见我。”

曹登科吩咐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向正堂。

一刻之后,褚绪才睡眼惺忪的到了正堂,看到那锦衣公子坐在那,他这才显得严肃了些。

“追查到什么了?”

曹登科问。

褚绪回答道:“不出东主预料,在后院外边,长孙家确实安排了人接应那个长孙无忧。”

“人去哪儿了?”

“就在豫州城里。”

褚绪道:“我估计东主你也想不到,长孙无忧如今就藏在与曹园只隔了一条街的客栈中。”

曹登科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果然有些本事,我再交给你一件事。”

他一甩手,一卷纸似的东西飞出去,被褚绪一把攥住。

褚绪打开看了看,那是一沓银票。

曹登科道:“这是豫州曹家票号的通兑银票,一共两万两,我知道你有办法让李叱的人,知道是长孙家下的手,但又不能让长孙家说出来其他的事。”

褚绪啧了一声:“难。”

曹登科道:“当初你投靠曹家,若不是因为你和沈医堂的关系,你也不会被重用。”

曹登科笑道:“把我安排到长孙无忧身边,就算是重用了?”

曹登科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去的晚了,长孙家在半路伏击宁王的事,本就可以不发生。”

“况且你这种人,在乎重用不重用吗?你只在乎银子,事情做完,给你十万两。”

曹登科问道:“动心吗?”

褚绪笑道:“十万两,怎么会不动心。”

他转身往外走:“我本不打算回到那边去,现在看来,为了十万两,回去倒也无妨......十万两啊,好多好多钱。”

两天后。

沈如盏的住处。

褚绪站在门口,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刚才甚至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应该先迈哪只脚。

刚要迈步进门,一支弩箭飞过来,啪的一声戳在他身前地上。

“你不配回来,滚!”

有人喊了一声。

“柒。”

褚绪道:“我回来是有要紧事向先生禀告,事关先生生死,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若不是真的重要,我又怎么可能回来。”

片刻后,门吱呀一声打开。

小姑娘柒瞪着褚绪:“看到你就讨厌。”

褚绪耸了耸肩膀:“先生在哪儿?”

“客厅。”

柒伸手:“把你身上的兵器全都交出来。”

褚绪张开双臂:“我是回来见先生的,怎么可能会带兵器。”

柒不信,上前搜了搜,发现褚绪居然真的没有带兵器。

褚绪叹道:“你应该信我的。”

柒摇头道:“从你走开始,不信了。”

又一个时辰之后,节度使府。

沈如盏从马车上下来,快步进入节度使府中。

两刻之后,一队廷尉军从府中出来,迅速离开,为首的是廷尉军千办方洗刀。

另外一队廷尉军从后门出,为首的是已经伤愈的早云间。

半个时辰之后,和风客栈。

负责在外围戒备的早云间看到方洗刀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这么快?”

早云间问。

“人都死了。”

方洗刀缓缓吐出一口气:

“全都是一刀毙命,没有活口,在屋子里翻到一些东西有用,好像知道山河印幕后是谁了。”

再半个时辰后,节度使府。

李叱看向方洗刀:“长孙无忧?”

方洗刀点头:“查看过了,那个被杀的女子,是宇文尚云的妻子,就是宇文尚云以长孙无忧之名去冀州时候,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平时打扮成书童模样。”

李叱问:“还勘察出来什么?”

“死去的人,从身上的东西推断,一个是长孙无忧,还有几名随从,而且不久之前还和长孙家的人联络过。”

他把现场详细说了一遍,没有遗漏一丝细节。

高希宁看向李叱道:“听起来是山河印内讧,灭口?”

李叱点了点头。

方洗刀说道:“问过客栈的人,说是听到过争吵,没有听仔细,但大概是一位父亲和女儿吵了起来,后来那位父亲摔门而出。”

李叱笑了笑,看向高希宁。

高希宁道:“证据这么完整,就好像生怕我们查不清楚。”

刚说到这,手下人在外边说道:“曹猎求见。”

李叱嗯了一声:“你们继续查这件事,我去见见他。”

到了客厅,曹猎正在屋子里看着盆景,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一下一下给自己扇风,看着倒是颇有些风采。

李叱走过去的时候,看到折扇上有四个字。

保命要紧。

所以李叱笑了起来:“字是你自己写的?”

曹猎回头看向李叱,笑着说道:“随意写着玩的。”

李叱道:“字不错,回头也给我写个扇面。”

曹猎问:“殿下想写什么?几个字?”

李叱道:“写三个字就行......缺钱人。”

曹猎哈哈大笑道:“殿下很快就不会缺钱了,我今天来就是向殿下复命,我已经联络好城中乡绅父老,到那天,都会来为殿下捧场,这次能用于安顿难民的银款,必会筹齐。”

他笑道:“等我回去给殿下写两个扇面,见那些人的时候,写的是缺钱人,见过了之后,写的是有钱人。”

李叱笑道:“你帮了我大忙,不知该如何谢你。”

曹猎道:“殿下保全我曹氏一族,我这只是回报殿下恩德。”

李叱笑了笑道:“一会儿留下来吃晚饭?”

曹猎摇头:“留下来吃......我是断然不会信的,还不是我留下来,然后带你们出去吃。”

李叱道:“给你做一顿我拿手的饭菜。”

曹猎笑的眼睛眯起来:“真的?”

李叱道:“真的。”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没吃过,不知道我做的饭菜有多好吃......对了。”

他回头看向跟上来的曹猎:“你了解长孙家吗?”

曹猎没有任何异样的回答:“还算了解,京州大户,论其实力,应该不弱于曹家。”

李叱点了点头:“那就对了。”

与此同时,城外,桂花山庄。

曹登科看了一眼跪在面前的男人,摇了摇头道:“怪得了谁呢,山河印不允许有任何背叛,你作为山河印中位高权重之人,亲手处置过的叛徒也不在少数,你就该明白的,你必须死。”

长孙无忧的父亲笑了笑,倒是释然。

“我知道,从我女儿回到长孙家的那天我就知道,我是必然会死的。”

他笑着对曹登科说道:“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曹登科一怔,忽然间有些害怕。

再看时,那男人已经咬住了自己的衣领,片刻后,他嘴里就溢出来一股黑色的血。

这一刻,曹登科心里恐惧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