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四章 读书比较容易

不让江山 知白 691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长眉道人就带着李丢丢到了周怀礼的家门口等着,一路上走过来对李丢丢千叮咛万嘱咐,如果一会儿见到了鼎鼎大名的高先生千万不要失礼,把他那些屁话都收一收,别放肆。

李丢丢看起来脸色并不好看,他不想去什么四页书院,他只想陪着师父。

“师父真的不要我了?”

“不要不要。”

长眉道人一摆手:“好不容易有机会把你送出去。”

李丢丢问:“那师父你会离开冀州吗?”

“那......”

长眉道人仔细想了想,摇头:“那倒也不会,冀州有一座无为观,观主与我也是故交,我把你送到书院后,我就去道观里挂名,你过你的好日子,我过我的好日子。”

“噢......”

李丢丢低下头,好一会儿后努力挤出来笑脸:“师父你看,你平日里还得需要我照顾呢,烧水洗脚什么的,离开我你会不适应的。”

“道观里自然有人为我烧水,我辈分高。”

“师父,我能帮你给人看相啊,你看,我们之前配合的多好,天衣无缝。”

“骗人不是长久计,我以后都不会再骗人了,你以后也不要骗人了。”

“噢......”

“师父,我......”

“不要再说了!”

长眉道人语气陡然重了起来,他盯着李丢丢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能不能长点志气?你要是学成了,将来有本事了,养我不好吗?”

“啊?”

之前师父都说不要他了,现在忽然说到让他学成养着师父,李丢丢忽然就有了些心动。

“四页书院学成之后,真的会有好前程?”

“当然,四页书院高先生在整个大楚都称得上文人翘楚,他教出来的弟子人才济济,冀州节度使曾大人就是高先生的弟子,你说厉害不厉害?我不指望你做节度使,你能有个正经身份就行了。”

长眉道人缓和了一下语气:“师父希望你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好。”

李丢丢使劲儿点了点头:“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一个时辰之后,四页书院。

李丢丢被周怀礼带进门后眼睛就不够用了,书院很大,亭台楼阁,到处都漂亮,最主要的是这里的弟子们一个个看起来都那么干净那么精致,穿着月白色的院服或是结伴而行,或是树下读书,和城外那流民遍野相比,这里好像是仙境一样,李丢丢甚至生出来一种错觉,这地方不在人间。

“一会儿你要记住,不要怯场,高先生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也不要胡言乱语,高先生不喜欢人没规矩。”

周怀礼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次与你同来见高先生的,一位是冀州军务佥事的长孙,姓孙,一位是冀州府同知大人的儿子,姓刘,一位是冀州府水务司司座大人的孙子,姓张,他们三个......”

周怀礼看了看李丢丢,叹了口气:“罢了,你尽力而为就是。”

走了几步他又问:“你师父都教过你什么?”

“读书写字,五行八卦,测字算命......”

“行了行了不要说了。”

周怀礼仰天长叹:“可惜了那一篇登雀台贴。”

小李丢丢声音很小的 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有药术,针灸,剑技......我师父可厉害。”

“你师父再厉害还不是要把你送到四页书院?”

李丢丢不喜欢这个叫周怀礼的人,可是师父说过人家既然是帮忙,你就不能摆个臭脸子给人家看,可是周怀礼说他师父他就不爱听。

“如果我师父有高少为的身份呢?”

他问周怀礼:“那我师父还需要求人吗?我师父未必不如高少为,只是出身不由人。”

周怀礼脚步一停,侧头板着脸对李丢丢说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李丢丢张了张嘴,忍了。

周怀礼伸手往四页书院的大门方向指了指:“如果不是你师父当年帮过我,我会撇开自己的脸面不要来帮你求人情?你如果不满意可以扭头就滚,要么你就闭嘴。”

李丢丢选择闭嘴,十来岁的孩子在心里告诉自己,将来有一天如果自己出人头地,就让师父扬眉吐气。

他跟在周怀礼身后一直走到书院里边,那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名闻天下的大儒高少为就住在这,周怀礼让李丢丢在这等着,他自己先进去,说话的时候声音冷冰冰的好像要打人似的。

周怀礼进了书房之后看到其他人还没来松了口气,笑着俯身一拜:“先生,我把孩子领来了。”

“你们且等一会儿,等人都到了我再考核他们。”

高少为起身道:“来,先坐下说话。”

周怀礼却没有坐下,依然俯着身子很谦卑的说道:“先生,这个孩子孤苦,性子野,说话没大没小没什么分寸,但是孩子机灵,而且学了很多东西,如果一会儿稍有得罪冒犯,还请先生多包涵。”

高少为看了他一眼:“确实是你的故人之子?”

“算是吧。”

周怀礼道:“那年我从永清县调到冀州任职,半路上内人染了病奄奄一息,是这孩子的师父救了内人,并且一路护送到冀州,这孩子是我那位故交好友捡来的孤儿,友人把他当自己孩子一样看待。”

高少为叹道:“嵩明先生的登雀台贴也是你那位故友送你的吧,你为了这孩子把字帖送到我这里来了。”

周怀礼道:“先生,禅宗的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孩子眼睛里有灵气,又肯吃苦好学,他师父救了他一命是胜造七级浮屠,那改人一命呢?先生就是他的改命之人,先生是所有书院弟子的改命之人。”

高少为沉思片刻,点了点头:“若他确实是可造之材,我不管他出身,自会留下他在书院,若他不堪造就......罢了,我也留他在书院做个杂役,总好过风餐露宿。”

周怀礼再次俯身一拜:“多谢先生。”

不多时,那几位出身不凡的孩子也陆续到了书院,一共四人,李丢丢年纪最小,年纪最大的是孙如恭,在四个人中,他家世最好,毕竟他爷爷可是正经的四品官,张肖麟比李丢丢高半个头还多,应该是习武有一阵子了,看着颇为健壮,刘胜英和李丢丢个子差不多,三个孩子衣着光鲜,李丢丢的衣服全是补丁可是洗的干干净净,和那三个孩子相比依然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来出题,你们回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有许多顾虑。”

高少为看了看这四个孩子,摆手道:“除了四个孩子之外,其他人都出去吧。”

别人家都是在鼓励着,周怀礼瞥了李丢丢一眼,只说了一句话便迈步出门。

“别让你师父蒙羞。”

高少为坐下来,让四个孩子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后说道:“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单独出行,在路上遇到了不平事,你们是该管还是不该管?”

张肖麟第一个回答:“路见不平当然要管,生为有用之身,若连不平都不敢管,那以后能有什么胆量上阵杀敌?”

孙如恭笑了笑道:“那是莽夫之勇,路见不平当然要管,但不能贸然行事,先判断清楚事出何因再说管不管的事才对,要动脑子。”

刘胜英道:“我还小,应该回家告诉家里人,或者报官。”

高少为看向没说话的李丢丢,等着这个孩子给出什么答案。

李丢丢沉吟片刻,回答:“能管就管不能管就不管。”

高少为皱眉。

其他三个孩子都看向李丢丢,都是一脸的轻蔑,李丢丢这话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句废话。

高少为摇了摇头后继续说道:“第二个问题,如果我现在每个人给你们一两银子,却让你们去买了价值五两银子的东西,你们买不买?”

孙如恭道:“先生要买的东西,何须先生出钱?”

刘胜英道:“我得回家问问我爹娘能不能再给我一些银子。”

张肖麟道:“莫说五两,十两也会买来。”

李丢丢摇头:“先生若是这样的先生,我何必要来书院?”

高少为再次皱眉。

“第三个问题,你们认为,习文重要还是习武重要?”

这次三个孩子不约而同的回答道:“习文重要。”

就连自幼习武的张肖麟都没有选择回答习武。

李丢丢依然在仔细思考,师父说不能胡说八道,周怀礼也说不能胡说八道,所以他每个问题都认真想了好几遍才会回答。

“习武。”

李丢丢回答。

那三个孩子再次看向李丢丢,这次他们脸上不仅仅是有轻蔑,还有同情,这是书院可他却说习武重要,这么傻的答案也就这样的野小子才会说的出口,习文而治事,这是书院影壁上写着的两句话之一。

修德以立身,习文而治事。

大楚以文治国,人都说习文者制人,习武着制于人,虽然大楚以武立国可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文官最高为一品,甚至是超一品,可是武将至极致也只是正三品,楚国已经几百年没有过三品以上的武官。

“既然你想习武,为什么你要来书院?”

高少为看着李丢度的眼睛问了一句。

“我师父希望我来。”

李丢丢如实回答。

高少为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这个孩子......他有些不喜欢,只这一句我师父希望我来,他就想让这个孩子现在就离开。

可是他还是多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认为习武重要?”

李丢丢沉默片刻,回答:“他们三个认为习文重要,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习武,出行自会有人保护,我不一样,我不习武没法保护自己,我不习武没法保护师父,我师父已经很老了,十年前他可以背着我走,现在需要拄着拐杖走。”

然后他又追加了一句:“读书的事,太容易了,习武稍微难一些。”

刚刚才缓和了些许脸色的高少为眼睛立刻睁圆:“读书容易?!小孩子说话不要太狂妄!”

......

......

【求各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