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一章 灵机一动

不让江山 知白 49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两军战兵的到来,让北山关上的压力顿时消减,而生力军带来的装备,也让宁军足以将剩下的两座攻城坡道毁掉。

站在城墙上,看着那两座坡道被烧毁后轰然倒塌,李叱总算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也许黑武人还会建造新的攻城坡道,也许就是在下一个阴天的晚上推着攻城坡道到来。

可是这一次,黑武人在损失了十万兵力,被烧毁了六座攻城坡道之后,依然还站在北山关的外边。

这山关之内的每一寸土地,敌人的脚步都不能随意落下。

黑武人似乎也在所有坡道都被毁掉之后,进攻的决心受到了打击。

看着那两座坡道在熊熊大火之中坍塌,黑武人的队伍犹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黑武人都没有再来攻打。

也许是在重新想办法,也许是要再次打造坡道,也许是锐气受挫需要休整。

三个半月以来,黑武人的不可一世,也早就已经被消磨的几乎干干净净。

城下,校场空地上。

高希宁站在那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已经好一会儿都一动不动,那好看的眉毛时不时的挑起一下,像是有所悟得。

大概过了一刻左右,高希宁弯腰从她准备好的竹筐里取了一块石头出来,朝着前边扔了出去,石头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落在地上。

然后高希宁又取了一块石头,换了一个姿势将石头掷出去,比刚才投掷的稍稍近了一些。

她站在那再次沉思起来。

这些天看着李叱带着宁军将士们抵抗黑武大军,看着黑武人庞大的攻城楼车,更为庞大的攻城坡道,还有数十倍于宁军的兵力......

高希宁总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可是那种感觉又有些缥缈,就在眼前却又没能一下子抓住。

这几天黑武人没有攻城,她就一直都在回忆着自己在战场的思考。

李叱布置好了军务之后回到住处,没有看到高希宁,问了问亲兵才知道高希宁到校场这边来了,于是他又一路找了过来。

其实他已经到了一会儿,一直都在看着高希宁抛掷石块,看得出来,高希宁不是在练习,而是在寻找,寻找一种更合理的姿势。

而这种合理,显然不是对人的合理。

李叱看着看着,忽然间就明白过来高希宁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造一件可以比重弩能更远的打击到敌人的武器?比如能将打回头抛射出去的东西。”

一边走一边问。

高希宁一回头,看着李叱笑起来,因为李叱猜到了她的想法,因为只有李叱能猜到她的想法。

在别人看来,可能觉得她只是在练习投掷石块而已。

“如果......”

高希宁对李叱说道:“可以造出来像是人的胳膊一样的东西,就是更大的胳膊,能把更大的石头扔出去......那就可以在敌人的攻城坡道或是楼车在靠近城墙之前,把这些东西摧毁。”

李叱的脑子里已经亮了起来,在刚刚看懂了高希宁在想什么那一刻,脑子里就亮起来了一束光。

毋庸置疑的说,长眉道人绝对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工匠之一,他能造出流云阵图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就足以说明问题。

而作为长眉道人最优秀且是唯一的弟子,李叱从长眉道人那学来的东西也足够多。

“像是人的胳膊一样的,更大的胳膊......”

李叱自言自语了一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此时他的脑海里一瞬间就冒出来无数种想法,可是因为太多,所以很混乱。

这个世界很大, 大的远超每个人的想象,比如黑武人,他们觉得这个世界至少有一半是黑武帝国的,剩下的一小半是包括中原在内的其他国家。

而中原人对于世界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西域,黑武,东海,南疆这些已经开拓出视野的地方。

不管是黑武人还是中原人,看不到在距离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存在这一个叫做安息的帝国。

而这个帝国,已经制造出来了抛石车,靠着这种武器攻城略地,已经在那片土地上成为强国之一。

而事实上,高希宁的构想就是抛石车,只是没有前人提供任何可以参考的经验,所以想法只是一个雏形。

李叱在地上蹲下来,用木棍在地上构图,高希宁蹲在他身边看着,不时补充几句。

两个人就在校场上这样写写画画,不知不觉间整个上午就这样悄然过去。

远处,余九龄坐在校场旁边的矮墙上,晃荡着腿,看着李叱和高希宁傻笑。

澹台压境带着人巡营回来,正好看到余九龄坐在那傻乎乎的笑着,于是过来。

他挨着余九龄在矮墙上坐下,然后问:“你在傻笑什么呢?”

余九龄道:“你看,当家的和我大哥,多大的人了,还蹲在地上画道道儿玩呢,这俩已经玩半天了。”

澹台压境看了看,然后就撇嘴:“你这真的是满嘴胡言,当家的和高姑娘,会是幼稚到在地上画道道儿玩半天的人?”

他停顿了一下,认真的说道:“我觉得当家的和高姑娘在玩跳茅坑。”

余九龄:“噫!”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澹台压境:“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你说的对。”

澹台压境哈哈大笑起来:“那是,我多聪明啊。”

余九龄问:“那你说,当家的和我大哥一边画,一边还把手抬起来像是扔什么东西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澹台压境想了想,学着高希宁说话的声音和语气说道:“丢儿,我觉得这样往茅坑里扔石头才扔的准。”

然后又学着李叱的语气和动作说道:“瞎说,我觉得这样才能扔的准,保准能把蹲坑的人溅一屁股屎。”

然后又学着高希宁的语气说道:“我不信,除非能找个人试试。”

再然后又学着李叱的语气说道:“那好啊,一会儿我们把九妹绑了,让他去茅坑里蹲着。”

余九龄:“.....”

他叹了口气后对澹台压境说道:“你还能回忆起来你自己,在认识我们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你再看看现在的你,满嘴屎尿屁......”

澹台压境哼了一声:“我满嘴屎尿屁,还不都是你们喷的?”

余九龄:“我拿屁股对着你了?”

澹台压境把余九龄抓过来,一屁股坐在余九龄身上了。

余九龄趴在那:“说不过就打,你这人......一点儿武德都没有。”

澹台压境哈哈大笑,起身让余九龄爬起来,笑着说道:“你打不过我,就说我没有武德,我说不过你,难不成说你没有嘴德?话说回来,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余九龄道:“你别想的太多了,我能有什么坏心呢,我不可能把你想成是什么坏人,是什么浪人,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感觉只是这个家伙啊......装的跟不是人一样。”

澹台压境一把拉过来余九龄,又塞到自己屁股底下坐着了。

校场那边,李叱把所有画出来的图仔细看了看,然后笑着说道:“我回去整理一下画在纸上,然后找木材先做一个小的出来,如果能行的话,再做大的。”

高希宁嘿嘿笑起来:“棒!”

李叱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