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出发咯

不让江山 知白 720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码头。

曹猎坐在椅子上看着人来人往,用猜人年纪来打发时间,他坐着的地方,左边是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热茶和点心干果,面前是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他的腿,腿旁边是两个貌美如花的少女,蹲在那给他揉腿。

说实话,如此枯燥的事他能坚持下来这么久,连李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当李叱看到曹猎这般享受之后,心说坚持三个月算个屁,如果他让曹猎在这坚持一年,现在这已经起来一座新楼,曹猎正泡在水池里品酒。

只要那个会造器的姑娘不在曹猎眼前出现,他就能把一个纨绔子弟演绎到极致。

可是谁又能相信呢,他只是单纯的喜欢美好,比如身边的那些年轻姑娘,曹猎说他只是喜欢看到漂亮的人,心里会觉得很舒服。

可是谁又能相信呢......这些话曹猎要是在某个庙里对着菩萨发誓说,菩萨都得活过来啐他一口,还得呵一声再啐。

关键是,每天的年轻姑娘还都不一样。

李叱到码头的时候曹猎已经快睡着了,看到宁王过来,曹猎手下的人连忙叫了曹猎一声,曹猎睁开眼看了看,有些失望。

因为李叱又是空手来的,上次李叱来的时候曹猎就说,你再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东西,哪怕你带一块不值钱的山楂糕来,我心里也舒服些。

李叱走到近前,那几个姑娘连忙俯身施礼,然后弓、躬着身子退下去。

曹猎道:“我确实答应了你不要工钱,可你就真的每次都能心安理得的空着手来?三天来了三次,三次都是一个样子。”

李叱道:“我是每次都空着手来,可我哪次空着手回去了?”

曹猎鼓掌:“漂亮。”

李叱他们已经回到豫州城三天,今天正好是李叱说要等个消息的第十四天。

在天命王杨玄机派人来抓谢怀楠之前,李叱就说荆州那边的战事到底要不要主动一些,需要等一个消息,最迟就等半个月。

这消息来了。

李叱把曹猎的腿从茶几上推开,他在茶几上坐下来:“我明天要离开豫州城赶去荆州,家里的事你得多操心。”

曹猎立刻坐直了身子:“你话里的意思,是要带走不少人?”

李叱嗯了一声:“燕先生会留下,谢怀楠我要带着,还有豫州府衙门里抽调出来的一大批人,所以需要你帮燕先生。”

曹猎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问:“豫州城里杀的人不够多,所以你打算去荆州杀人了?”

李叱笑,没回答。

曹猎又问:“你要等的消息到了?”

李叱点头。

曹猎知道李叱在等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大将军唐匹敌派人送来的战报到了,唐匹敌率军二十万攻入苏州,目的是迫使大贼李兄虎退兵出京州。

唯有如此,京州的局面才会大变,也唯有如此,杨玄机才不可能分兵回荆州。

唐匹敌派人加急送回来消息,苏州已经被他拿下来三分之二,直逼苏州城。

李兄虎彻底坐不住了,他在京州内耗了一个冬天却没有什么所得,号称两百万的大军每日粮草消耗就大的难以想象。

大本营又被唐匹敌给打的那么疼,他只好暂时退兵回去,试图将苏州夺回来。

只要李兄虎的大军一退,那么朝廷所谓的合纵之局也就破了。

李叱在大兴城里留下了不少谍卫,他也得到了消息,说朝廷牵头,请来李兄虎和杨玄机的人,与 朝廷的代表坐下来议事。

不用多费脑子,李叱也能猜到朝廷牵头要谈的能是什么。

那些家伙骤然发现,原本最不起眼的宁王李叱居然已经拿了小一半的天下,他们如何还能坐得住?

而唐匹敌攻下苏州那么多地方,李兄虎不得不退,这一退,就把局面给破了。

接下来,武亲王直面杨玄机,从武亲王接手以来就未尝一败的左武卫,和从出蜀州以来不算和李叱打交道的话,也顺风顺水的天命军,在京州就不得不有所动作。

趁着李兄虎不在,武亲王就一定会先动手,杨玄机此时就尴尬了。

如果他退兵的话,以武亲王领兵之强悍,必会黏在他的天命军后边追杀,天命军非但会狼狈退出京州,失去争夺大楚都城的先机,还可能被武亲王打一个全军覆没。

杨玄机对自己手下的天命军再自信,也不敢说和武亲王交手就一定赢。

这个天下,就没有人敢这样说,也包括唐匹敌。

唐匹敌才不会狂妄到说出这样的话,如果真的到了他和武亲王正面交锋交战的那一刻,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狂妄可言,他会无比的认真对待。

杨玄机的人马在京州被黏住,李叱就可以让夏侯琢和谢秀两人的队伍全力进攻。

曹猎虽然不是什么军事上的奇才,可他对于大局观的判断依然少有人及。

之前李叱没有给夏侯琢下令全面进攻,担心的是杨玄机会分兵来救,毕竟杨玄机在京州还有数十万大军。

现在,杨玄机自顾不暇,在荆州腹地的那十五万人马就真的成了孤军,哪怕是有谢家的倾囊相助,打下来这支队伍,宁军的胜算依然占绝大部分。

曹猎说,李叱要去荆州杀人了,这不是一句玩笑话。

豫州城出事,数百名正规军带着兵器进城,这种事都能发生,李叱的杀念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也是因为这件事,就必会促使原本就不信任大楚旧官的李叱下手会更重。

豫州城是前车之鉴,荆州现在则是重中之重,稳住荆州,就可能把杨玄机憋死在大兴城外,想打打不动,想回回不去。

把蜀州那边的援兵隔绝在荆州,杨玄机那数十万大军,和此时杨丁方那十五万人马,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些,曹猎立刻点了点头:“家里的事放心就是了,毕竟我在豫州城里说话,还是有些分量。”

李叱点头:“行吧,那就这样。”

他伸手把曹猎身边茶几上的点心端过来,没多大一会儿,那一盘点心就被他塞完了。

吃了一盘点心还不够,李叱又看向曹猎手下:“去搞点肉来吃吃。”

曹猎叹道:“你至于?”

李叱道:“我一会儿从码头出发,回去一趟不值得,所以干脆在你这吃饱算了。”

曹猎:“你变了。”

李叱:“何来此言?”

曹猎:“你现在吃我的东西占我的便宜,居然给理由了......”

李叱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病了?”

就在这时候,李叱的亲兵营也已经到了码头,那艘战船就在码头上等着呢,除了狄赤亲自督造的这艘新船之外,码头上还有数十艘大船,都是曹家的。

三天前,李叱就让曹猎把他家的船队留在码头,捡着大船留。

从豫州城出发,一路都有水路可走,船队可以直接到庭阳附近。

不多时,曹猎的手下端来不少饭菜,本都是为曹猎准备的,宁王要 吃,曹猎就不得不没得吃。

李叱说道:“还是老样子,用你这几十艘大船,不给钱。”

曹猎:“看,这才是你应有的嘴脸。”

李叱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急着动筷。

于是曹猎就叹了口气,他猜到了是为什么。

果然,没多久廷尉军的人马就到了,高希宁下了马就朝着这边过来,背着手颠颠儿的走路,如果看她现在的样子,谁能相信她是廷尉军的都廷尉?

李叱看到高希宁过来,拉了个凳子:“等你呢,我一口都没吃。”

曹猎:“麻烦你好歹收敛一些可不可以,吃着我的东西也就罢了,人情还都被你占了?”

李叱看向高希宁:“这是占人情的事吗?”

高希宁摇头道:“当然不是,这只是单纯占便宜的事。”

李叱道:“对咯。”

曹猎:“......”

两个人吃过饭之后,就真的抹抹嘴走了,一点客气的样子都没有。

曹猎心说,这个天下都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和李叱那么般配的女人,这个天下也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和高希宁般配的男人。

他们俩要是不在一起的话,连外人都有一种天理难容的感觉。

宁军按照秩序登船,曹猎远远的看到高希宁把神雕和狗子也带上了,由此可见,他们这次真的要在荆州停留好一阵子了。

曹猎一边看着一边想着,好像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不知不觉间,连荆州也马上就彻彻底底成为李叱的了。

这次李叱到荆州带着谢怀楠,谢家的事就不可能那么善摆干休。

摆平了谢家,再把荆州上上下下的大楚旧官犁一遍......荆州要是不血流成河才怪呢。

想到这曹猎就在心里念了一声无量天尊,死道友不死贫道果然令人开心。

这次登船的队伍大概能有两万人,其中有数千廷尉军黑骑,从水路一直往西南方向走,大概走二十几天的时间就能在距离庭阳不到二百里的地方登陆。

那个时候,夏侯琢和谢秀两个人的宁军,已经完成了对天命军杨丁方所部的合围。

曹猎朝着已经登船的李叱挥手,在看到李叱也挥手的那一刻,曹猎心里猛的就恍惚了一下。

在李叱登船南下的那一刻,曹猎想到,挥挥手,这是李叱庞大布局中第二个阶段的结束吗?

第一阶段是冀州,第二阶段是豫州,接下来就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了吧,不是某一个大州之内的事,而是整个江南。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跑到曹猎面前,笑着递给曹猎一张纸:“当家的给你打的借条,这几十艘大船,当家的说得用至少一年。”

“我凑!”

曹猎的眼睛都睁大了,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只说是运兵到荆州。

几十艘大船,一年的时间,损失惨重啊。

况且,李叱那样的人说一年,怎么可能就真的是一年,曹猎有一种这几十艘大船可能再也要回不来的预感。

余九龄把借条塞在曹猎手里:“拿着吧,好歹是有个念想。”

他笑着对曹猎说道:“当家的说了,不会白借你的。”

曹猎问:“你信吗?”

余九龄道:“我信啊,当家的是什么人,说不是白借你的就肯定不是白借,搞不好是白拿。”

曹猎:“......”

余九龄叹道:“我就佩服我们当家的,那一言九鼎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