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忠节

不让江山 知白 7215 2021-06-08 13:46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草原上风波又起,作为李叱最坚定的盟友,纳兰草原上的事,就是李叱自己的事,没有任何差别。

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后,李叱立刻率军赶往纳兰草原。

而此时,李叱的敌人也不打算给李叱喘息之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叱已经成了那些大人物们的头号大敌。

曾经完全不把李叱放在眼里的人,也包括武亲王在内,现在不得不把李叱放在最前边。

那个时候,连武亲王都觉得李叱不过是一伙得了时机的草寇,一群燕山贼而已。

更何况是杨玄机那样的人,在被唐匹敌打的没有招架之力前,他眼中的李叱,还不如李兄虎,最起码李兄虎人多。

所以此时的杨玄机,也已经在打算着怎么对付李叱,可就在这时候,大楚朝廷派人来了。

大兴城外,杨玄机大营。

皇帝杨竞派来的使者明显没有得到什么好待遇,一直站在那,连个座位都没有。

如今已经进了三月,正是杨玄机所预测的城中粮草告急,可能已到撑不住的时候。

看到皇帝派来的使者,杨玄机当然会有几分得意。

皇帝派来的人,就是大楚于皇后的亲哥哥,如今已经被提拔为礼部侍郎的于挽。

皇帝也算是爱屋及乌,他是那么在乎于皇后,所以皇后的家人也就都得以重用。

于皇后的父亲本已经是礼部尚书,与皇后大婚之后,又加国公爵位。

此时于挽看着这场面,倒也不气。

这大帐里,一群天命军的将军们按刀而立,自然是故意摆出来的威武样子给他看的。

可不得不说,天命军的装备,兵力,甚至是士气,都似乎比朝廷的军队看起来要好的多。

而那些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也是想给他施压。

可于挽虽然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但他却丝毫也不害怕,坦然的站在那里,身子笔直,不丢朝廷风度。

他看到了敌人的装备,兵力,士气,城中军民显然不如,而他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你是谁?”

杨玄机问。

态度自然倨傲。

于挽回答:“我是大楚皇帝陛下钦派的使臣,大楚礼部侍郎于挽。”

杨玄机听到这个名字,看向身边幕僚,那幕僚低声提醒:“是皇后的亲哥哥。”

杨玄机随即笑起来:“怎么,我那侄儿现在已经无人可用到,需要他的大舅哥来出城送死了?”

于挽道:“天命王有所不知,若我不是皇后的哥哥,可能都轮不到我为陛下效力,城中百姓,人人皆愿为陛下赴死,排队都排不到我,是皇后娘娘替我说了几句话,我才有了这机会。”

杨玄机笑道:“人人皆愿为皇帝赴死?哈哈哈哈......这大概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一个笑话了。”

他起身,走到于挽面前:“如果我此时让人把你的四肢断了,你还愿意为皇帝赴死吗?”

于挽道:“天命王大可试试,你若不敢试试,下次不要随意说话,唬人的事,说的多了就没用了。”

杨玄机被这话激的心里一怒,立刻说道:“好,那就试试。”

他一摆手:“断了他四肢。”

几名亲兵上来把于挽架起来往外拖,于挽也不反抗挣扎,任由那些人把自己拖出去。

到了外边,不 久后一声痛呼传来,于挽的右手被一刀剁了下去。

“带进来。”

杨玄机吩咐一声。

于挽又被人拖拽进来,脸色已经惨白。

杨玄机看了看他那断腕处,笑了笑问道:“我以为你这般自命不凡之人,不会怕痛。”

于挽依然很平静的说道:“我自然会疼,谁都会疼,疼了会喊,这也是人之常情。”

杨玄机问:“那你还有为皇帝赴死之心吗?”

于挽道:“我这样的人,有心杀敌却无杀敌之力,恨不能有万夫不当之勇,为陛下斩妖除魔,所以若我这样的人若想青史留名,也只能是死于这般场合,你折磨我越凶狠,将来在史书上我留下的笔墨痕迹也就越多。”

杨玄机皱眉:“你想求名?”

于挽道:“我想求忠。”

杨玄机:“把他拉出去再剁掉一只手。”

亲兵随即上前,杨玄机一直看着于挽,等着他求饶,可于挽还是那样,不反抗也不说话,而且这次是自己转身走出军帐。

“等下。”

杨玄机问于挽:“皇帝让你来见我,是想说什么?你且先说说看,若是你能说动我,我留你剩下的手脚。”

于挽看了他一眼:“我先出去让人把我另一只手也剁了,回来再和你说。”

然后迈步出门。

他走到门外,将手放在那木墩上:“来吧。”

那些杀人如麻的天命军士兵也被这一幕震撼,彼此看了看,谁也没敢贸然上前。

于挽的断腕处还在淌血,他脸色已经白的好像纸一样,看着他却依然气定神闲。

杨玄机身边幕僚提醒:“此人就是求死来的,他若被主公所杀,而且是折辱而死,城中百姓必然会被激起仇恨之心,若真如此,主公再攻城时候,必会更为艰难。”

杨玄机一惊,这才醒悟过来于挽的来意。

他确实就是来赴死的,而他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一旦他死了的话,城中百姓必然生出同仇敌忾之心。

皇帝用他一个大舅哥的命,来换大兴城上下一心,果然够狠。

“来人!”

杨玄机立刻喊了一声:“把医官找来。”

与此同时,城内,世元宫。

皇帝杨竞急匆匆的跑回来,他刚刚巡视大营的时候得到消息,说是礼部侍郎于挽于大人出城去了。

他派人去问询,礼部的人说,于大人要为唤醒城中百姓血性而去赴死。

所以出城的时候,他一路走一路高呼,他是礼部侍郎于挽,是皇后的兄长,要代表陛下去与成为叛贼谈判。

皇帝赶回世元宫,正碰到也才刚刚得知消息的皇后,一个人急着回来,一个人急着出去。

“陛下。”

于皇后的脸色也很焦急,她那般温婉恬静的人,此时额头上都是一层汗水。

“朕已经知道了,你安心,朕来想办法。”

皇帝见皇后如此模样,就知道皇后之前也不知情,于是他让皇后回宫去等消息,他转身又去了城门处。

此时大街上已经满是百姓,尤其是城门附近,聚集的百姓已经把路堵的水泄不通。

这几个月来,于皇后在城中百姓们的心中,和她在陛下心里一样,犹如仙子下凡一般。

城中百姓有生病者,若被皇后得 知,皇后就会亲自带上御医前去诊治。

城中百姓若有家中缺粮者,皇后会带着大内侍卫送去粮食,还会嘘寒问暖。

大楚朝廷所失去的民心,就是皇后靠着一己之力,硬生生挽回不少。

百姓们都说,这是上天的神仙被百姓们的苦难所触动,所以安排了仙子下凡来拯救黎民万生。

此时城中百姓,许多人都知道皇后娘娘的兄长出城去谈判了,所以都跑到这里来等着。

“陛下!”

百姓们看到皇帝到了,全都跪了下来。

“起身,起身,都快起身。”

皇帝一边扶那些百姓,一边看向守城的士兵:“打开城门!”

士兵们怎敢打开?

守城门的将军俯身道:“陛下,城外凶险,不可开城门啊。”

“于公来说,只身犯险的人是朕的肱股之臣,于私来说,那是朕的兄长,朕必须要去。”

“陛下。”

将军跪倒在地:“请陛下三思,请陛下收回成命。”

天命军大营中。

于挽不接受医官的治疗处理,他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摇摇欲坠,却依然强撑着站在那。

“按住他!”

杨玄机怒吼了一声。

亲兵们上去,如刚才剁于挽手的时候一样把于挽按住,医官这才上前敷药治疗。

于挽却笑道:“原来天命王也怕民心,我还以为,天命王觉得自己是天命所归,所以什么都不怕。”

杨玄机冷着脸说道:“我不会让你奸计得逞,你想死在这里,以成全忠节之名?你会失望的。”

他看向手下人吩咐道:“派人去城外,告知成全上的人,就说于大人已经投靠了我,愿意在我帐下为臣,不回去了。”

于挽哈哈大笑道:“我来之前,就一路上与百姓们说了,若我没能回去,要么是我已被杀,要么是我被扣住,我也对他们说过,杨玄机那奸贼为离间我等同仇之心,还会说我已经投降......杨玄机,你大可去试试。”

杨玄机脸色发白,气的胸口里都一阵阵疼。

于挽道:“为人臣,有上阵杀敌之力,那自当马革裹尸,我没有杀敌之力,也有其他办法报效陛下,报效朝廷,我于挽个人一死,换城中百姓上下一心,大赚。”

说完之后忽然挣扎起来,在医官惊愕中,他直接冲出了门,门外有拴马的木桩,他一头撞了上去。

这一下撞的拼尽全力,那深埋地下的柱子都被撞的歪斜。

于挽倒在地上,躺在他,看起来已经没了力气。

“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

杨玄机冲出大帐之外,看了看那倒地的人:“医官,把他救治起来,若是救不好他,那我就杀了你。”

医官吓得脸色发白,扑过去跪在于挽身边检查,可于挽此时眼白都已经翻了起来。

城墙上,举着千里眼的守将看到了这一幕,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他跑到城墙下边,看到皇帝,扑通一声跪倒:“陛下......于大人,于大人在贼兵营中,撞柱而亡!”

“啊!”

皇帝一声惊呼,一瞬间就好像石化了一样,呆立当场。

不久之后,消息传到世元宫,皇后听到之后,手里捧着的正在为皇帝缝补的衣服掉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