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三章 要稳

不让江山 知白 67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澹台器的伤势不算很重,可也影响极大,如果不是李叱及时把刺客一脚踹飞,哪怕这一刀没有刺中心脏,全部刺入的话也会危机生死。

这些杀手,杀人的手段和经验有多丰富,他们立刻就能做出判断,瞬息间改变招式。

这一刀完全刺进去,随便横向动一动,哪怕只是手腕一扭,澹台器也必死无疑。

所以他自己及时避开心脏是一方面,李叱把他救了是另外一方面。

若是换做别的刺客,这等身手,纵然说得上已经极强,可是澹台器要想灭了对方也不是天方夜谭。

况且,不杀对方只出手自保,澹台器又如何做不到。

然而刺客抓住了澹台器的心思,他假扮成的是澹台压境,一位父亲,又怎么可能会以为自己的儿子下杀手?

这个人之所以能成为神舍一等杀手,就是因为他的模仿能力超群。

在进将军府之前,他已经在别的地方观察过澹台压境,言行举止都记了下来。

包括说话的声音,也能模仿的惟妙惟肖,当时场面又有些混乱,其实别说十分像,就算只有八分像,在那种情况下也很难分辨。

此时,李叱看到澹台压境从屋子里出来,上前问了一句:“怎么样?”

澹台压境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医官看过,上了药,缝合了伤口,暂时看起来不会有太大危险,但是也不好确定。”

他靠在门口,看起来极为疲惫,许久之后,他看向李叱和唐匹敌等人,直起身子抱拳道:“多谢。”

然后笑了笑道:“是我父亲让我说的。”

余九龄道:“你赶快去照看澹台将军吧,咱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些做什么。”

澹台器道:“刚用过药睡下了,睡之前让我出来谢谢你们,也叮嘱我去看看若凌姑娘,她应该是吓坏了。”

这位老将军,即便到了这种情况,还都能惦记着,每件事都想的很清楚。

可是再想想,受伤,对于每一个边军将士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

“咱们去看看吧。”

李叱他们随即往厢房那边过去,之前若凌姑娘和高希宁她们都在这里。

刚到门口,就听到若凌姑娘的哭声,显然是真的吓坏了,毕竟小姑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手,还杀了人。

这种恐惧,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接受的,别说是个小姑娘,一个大老爷们怕也接受不了。

余九龄站在门口看了看,若凌姑娘坐在那哭泣,高希宁和燕先生有些手忙脚乱,不停的劝着。

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再强悍,也才这个年纪。

余九龄他们也不太方便进去,于是又回到院子里,澹台压境往厢房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

他低声说道:“刚才一锤打爆了金甲武士的头,此时吓得嘤嘤哭泣,好像两个人,刚才若凌姑娘那一锤,说实话,把我也吓着了。”

余九龄道:“把你吓着了,把我也吓着了......”

他叹道:“回想一想那一锤,不是我看不起诸位,而是诸位谁都接不住吧。”

他看向唐匹敌,唐匹敌看向天空,片刻后说道:“我为何要接......”

他又看向李叱,李叱笑了笑说道:“若是打我的后脑,我自然也会被打爆脑壳,但若是打在我脸上,怕是会反伤了若凌姑娘。”

众人都一怔。

然后同时点头,以为然。

唐匹敌道:“何止是反伤,若打在你脸上,那锤duang儿的一声就被弹回去了。”

澹台压境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去审问一下那些被抓的人。”

刚要去,从书房那边跑过来一个亲兵,对澹台压境说道:“大将军醒了,请少将军和几位过去说话。”

这才睡了有一两刻的时间而已,大将军这么快醒了,显然是因为心里有事。

众人连忙回到书房那边,在书房里屋,大将军澹台器躺在床上,脸色看起来有些差,但精神还算不错。

“都坐吧。”

澹台器微笑着说道:“多亏了你们在。”

闲聊了几句后,澹台器看向李叱,脸色有些淡淡愧疚的说道:“有件事,要先和李公子说。”

李叱连忙道:“大将军尽管吩咐就是。”

澹台器道:“之前看你和唐匹敌,便看到了我儿的不足之处,我那时还想着,应该让他跟着你们离开凉州继续去历练。”

“你们都是人中之杰,不管是心智还是武功,都在境儿之上,他跟着你们两个,会比留在凉州学到的更多。”

“与年纪相仿又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比听我这个老人家说教要学的更多更快。”

澹台器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我现在受了伤,一时之间也难以带兵,如今出了这件事,西域局势立刻就变得微妙前起来,所以......”

他话还没有说完,李叱立刻说道:“大将军放心,让澹台留在凉州吧,若有需要,我们也可留下,待事情平息之后再离开也没什么关系。”

“如此甚好。”

澹台器的脸上立刻就多了几分喜色,因为李叱的话,确实心里踏实了不少。

“有几件事,还劳烦你们帮一帮境儿。”

澹台器道:“安抚所有使臣,告诉他们,此事与他们无关,我不会追究他们。”

李叱点了点头:“明白。”

澹台压境也嗯了一声。

若此时澹台将军追究其他人的话,只会把矛盾扩大到整个西疆,各国君主若得到消息,都会担惊受怕,唯恐会被西凉铁军报复。

这种担忧,必会把那些小国吓得联合起来,这反而会让西凉局势变得恶化。

澹台器又道:“也不要追究卯犁国的人。”

这句话让不少人疑惑起来,以为大将军是一时之间说错了,卯犁国的使臣伞丁带着刺客进入将军府,这事可是连其他西域使臣都看的清清楚楚。

澹台器认真的说道:“让卯犁国从这件事里抽离出来,暂时并无什么害处,反而有利。”

澹台器停顿了片刻,像是略微整理一下思路,又像是想考验一下他儿子的思维。

他有些期待的看向澹台压境,却见澹台压境还是一脸疑惑,似乎有些没想明白。

他又试探着的看向李叱。

李叱随即醒悟大将军的意思,于是说道:“要对诸国使臣说,卯犁国的人,并没有刺杀大将军本意,而是卯犁国使臣伞丁被月氏国使臣庞特狄收买。”

澹台器眼神一亮,点了点头,示意李叱继续说下去。

李叱道:“卯犁国的新皇也是极真诚的派人来为大将军祝寿,只是没有想到,伞丁被月氏国的人收买后,居然做出行刺大将军之事。”

“如今大将军已经查明,所有刺客,皆为月氏国的人所收买,也都是月氏国的人带进府里,而之所以收买伞丁,月氏国的意图是逼迫卯犁国一起对抗大楚。”

李叱道:“这件事,连卯犁国的新皇都被蒙在鼓里,若大将军对卯犁国兴师问罪的话虽然也是情理之中,但大将军不想因此而被人挑拨,导致西域战乱,诸国牵连其中,以至于战火波及数百万人生死。”

他说到此处的时候,澹台器的眼神里已经全都是欣赏。

李叱继续说道:“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月氏国的人阴谋,所以大将军会把诸国使臣礼送处境,且请诸国使臣回去后正告诸国君主,大将军要对月氏国动兵。”

“那些使臣回去之后,带大将军原话,就说大将军立誓要灭掉月氏国,诸国君主,不可参与其中,谁若与月氏国联手,便一并征讨,此事也与卯犁国无关,卯犁国也不可参与。”

李叱停顿了一下,征询似的看向澹台器说道:“总的来说,就是告诉那些使臣你们回去后老老实实的,谁也不许插手,但是西凉铁军和月氏国这一战,在所难免。”

澹台器笑起来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澹台压境这才明白过来,他父亲的意思是,要把西域诸国分派站队的事消除掉。

如果不这样安排,西域诸国必会站队,一部分站月氏国和卯犁国那边,一部分站楚军这边。

现在他父亲是告诉西域诸国,我不针对别人,连卯犁国我都不针对,我就针对月氏国,你们不插手就行,谁插手我就打谁。

但他还是有些不解,于是问道:“那为何不号召诸国,与我西凉铁军联手灭了月氏国?”

澹台器笑道:“若如此号召,诸国君主都会想到,是我西凉铁军兵力不足,没有信心灭掉月氏国。”

他看向儿子,耐心解释道:“我就说不许他们插手,他们会觉得我有信心靠一己之力灭了月氏国。”

澹台压境终于明白,他点头道:“父亲是担心,一旦号召他们站队,他们反而会觉得我们兵力不足,所以就会选择月氏国那边,毕竟月氏国是西域强国之一。”

澹台器道:“你越是不许,他们就越是会凑上来帮你,因为他们会害怕你收拾了月氏国后再收拾他们......看来待我伤好之后,还是有必要让你随李叱他们再去学习历练,你这一次出行,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他们。”

澹台压境撇嘴道:“只比我强上些许而已。”

澹台器笑道:“若以往,你已经再不服气,这次居然服气,不错不错,我看你这般改变,也很欣慰。”

澹台压境叹道:“我以前只觉得,我一直跟你说我很行,你便会夸我,哪知道原来是要说我不行,你才会夸我。”

澹台器道:“你确实比他们两个差了些,差了些就要承认。”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道:“你就不谦虚一句?”

李叱道:“你父亲说的都对。”

澹台压境哼了一声,又看向唐匹敌,他想着李叱不要脸,不谦虚也就不谦虚了,唐匹敌难道还能不谦虚。

唐匹敌见他看过来,于是微微颔首道:“你多努力。”

他这四个字,让澹台压境差点背过气去。

可没想到这还没结束。

唐匹敌对澹台压境很认真的说道:“不说其他,只说军务事,你先和李叱学,等他教不动你了,你再来问我。”

澹台压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