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四十二章 鉴定真迹

不让江山 知白 726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运宝斋在豫州城里的名气不小,许多达官贵人或是富商大贾都会把孩子送到这里求学练字。

在李叱和豫州城还没有任何关系的时候,运宝斋就已经和这里的许多大人物们之间千丝万缕密不可分。

而运宝斋背后的实力,就是当初横行无忌的缉事司。

随便在大街上拉住一个人问他,哪个职权衙门是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得到的答案都会一样,只能是缉事司。

大楚以往从不曾有过被一个太监专权到如此地步的时期,缉事司就是这专权大太监控制所有权利的工具。

在很早很早之前,李叱才七八岁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师父长眉道人一个问题。

他问师父说,以往大楚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强权衙门,比如曾经也很让人畏惧的明法司,在明法司之前也有让人畏惧的金吾卫。

可不管是明法司还是金吾卫,都没有达到缉事司这样令人恐惧的地步。

师父当时想了想后告诉小李叱说,可能那些太监们,在宫里受了不少的气,一旦掌权,就开始拿外边的人撒气,越撒气越狠毒,越撒气越变态。

李叱当时觉得有些道理,但一定不是全部的道理。

运宝斋的伙计不少,毕竟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店,时至今日,在运宝斋后院里求学的弟子们依然有将近二百人。

事实上,运宝斋由两部分组成,运宝斋只是前边店面的名字。

后边的地方叫做明悟堂,在豫州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能和雅序书院齐名。

雅序书院是曹家所创办,近几十年来,许多中原名士都是出自这里。

曹家办雅序书院有一个最大的规矩就是不收钱,只要是和曹家有生意往来的人,都可以将自家的孩子送到书院里读书。

不仅是不收学费,各种费用一概不收,而且一切所用自然都是最好的。

但是这个生意往来当然有条件,你如果只是和曹家控制的某个店铺做过几百两的生意,曹家自然不会把你列在可以成为朋友的名单之内。

明悟堂比雅序书院建起来要晚不少,是刘崇信开始担忧曹家可能会对皇帝有所图谋之后,亲自给雁北城下命令,让他在豫州城里建起来一座可以拉拢接触豫州城各大家族的书院,用以监查曹家。

当时雁北城给刘崇信提出的建议是,如果直接办书院的话,必会被曹家所怀疑。

不如先办一家书斋,循序渐进,用三五年的时间让豫州城的人适应了,再办书院。

于是,刘崇信下令将大兴城里那些有名气的文人抓了不少,看谁的字好,就把谁送到豫州,不听话就死。

集合了诸多名家的运宝书斋,很快就在豫州城里打响了名声。

尤其是城里那些没有官面上的重要身份,但家里着实不缺钱的富商大贾来说,若是能在人前提起来自己的孩子是在运宝斋被名家教导,那是非常非常有面子的一件事。

而这运宝斋里最大的噱头,就是大家韩画眉。

世人皆知,近几百年来最有名气的文人便是嵩明先生。

在嵩明先生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字就价值万金,且是万金难求。

而被诸多名家所认可的,唯一一个嵩明先生的传人就是韩画眉。

韩画眉算是嵩明先生的第六代传人,他的字,被誉为有嵩明先生八分神韵。

除此之外韩画眉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鉴定大师,不管是什么的字,只要韩画眉认定是真迹,那就算是盖棺定论,不可能再有人质疑。

这样一个大家,却还是敌不过对死亡的恐惧,只好听从刘崇信的安排跑到了豫州城来。

此时站在门口迎客的那个小伙计,恰恰就是之前被曲南怀安排接触圣刀门门主的那个小伙计,他的真名字叫刘仰公。

说是小伙计,他在运宝斋里已经有十三年之久,最初来的时候他才十六岁。

他其实有些担心,门主被杀,雁北城被抓,曲南怀下落不明,万一雁北城招供出来什么,运宝斋这边基本上就必定是全军覆没 然而他们又不敢跑,宁王下令,暂时不准任何人离开豫州,守门的宁军士兵只往豫州城里放人,不会把人放出去。

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撑着,寄希望于雁北城和曲南怀不会连累到他们。

曲南怀安排他接触门主,也是一个巧合,而这个巧合就来自于刘仰公。

他以小伙计的身份在豫州城里行走,自然不会被莫名其妙的怀疑到。

于是盯着宁王那边的事,一直都是他带着一些人在做,这些人轮流盯着豫州城府治衙门。

就在门主出现在府治衙门外的那天,刘仰公就确定这个人一定有大问题。

曲南怀到了之后,他将这件事详细告知,并且他也知道门主就住在距离府治衙门不远处的客栈中。

曲南怀当时的心思并不复杂,能多找到一个可能会对宁王动手的人,就一定要拉拢过来。

曲南怀又他妈的怎么会知道,那天他带着装-逼的心去那家客栈见门主的时候,差点被人家像是捏死一只蝼蚁那样捏死。

正因为如此,曲南怀才确定,门主这个人可以大大的利用。

就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刘仰公忽然听到面前有人轻轻咳嗽了几声。

他连忙抬头看,却见面前是一个面容俊美的年轻公子。

面目依稀之间有些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就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连忙客气的俯身打招呼:“公子好,请问公子来运宝斋是有什么事?”

这年轻公子指了指身后随从抱着的东西说道:“我是从外地来的,到了豫州后想出去却出不去了,宁王下令封城,我只好在豫州城里多留一些时日,只是......囊中羞涩,所以想把我珍爱的几幅字画拿过来请运宝斋的先生过目,也想问问,这里收不收。”

刘仰公连忙道:“收的,公子快请进。”

那年轻公子迈步进门,小书童模样的人跟在他后边,这公子已经足够俊朗,可是这小书童却更加漂亮,唇红齿白顾盼生姿,若是女子的话,也不知道会让多少人为之神魂颠倒。

运宝斋里一共有三十几位先生,其中十八个人轮流在前面正堂里主持生意。

他们都是大家,对于鉴定字画之类的东西,可谓权威。

这里的先生们若是鉴定一幅字画是假的,那就绝对不会有人再掏钱买。

今日在正堂当值的先生叫郑松仁,极有名望。

刘仰公引领着那年轻公子进门,找到郑松仁后,刘仰公俯身道:“郑先生,这位公子说有名品想要出手,请郑先生过目。”

郑松仁抬起头看了看那来人,一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衣着考究,布料名贵,腰带上挂着的玉佩就价值不菲。

所以他也没轻慢,连忙把年轻公子请到内堂。

安排人上茶之后,郑松仁问:“请问公子贵姓?何处人?”

年轻公子道:“我姓李,名对心,原本是冀州人士,后来战乱举家搬到了封州,又因为战乱躲来了豫州。”

郑松仁道:“公子器宇不凡,家境必然优渥,何至于要把心爱的字画出手。”

他看了一眼李公子腰带上的玉佩:“若是急用些钱的话,此玉佩就价值不菲,可去当不少银子 呢。”

李公子道:“玉佩?哪有字值钱,既然打算卖了,那就卖些值大价钱的。”

郑松仁见此人有些虚浮,于是又随便客气了几句,然后问:“公子的字,可否让我看看?”

年轻公子回头看向那标志的小书童:“立儿,把字拿来请郑先生过目。”

那小书童好像还瞪了他一眼,把画筒放在桌子上。

一共七个画筒,上边还有字,从一到七。

郑松仁好奇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李公子笑道:“唔,先生指的是这些编号?一,是嵩明先生的真迹,二,是嵩明先生第一代弟子的真迹,以此类推,到七,是嵩明先生第六代弟子的真迹。”

郑松仁心先是脸色大变,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甚至脸色出现了几分不屑。

这个世上,没有谁能集齐如此七人的字。

再说了,第六代传人韩画眉韩先生,此时就在后院里休息,说是他的真迹......居然骗人骗到了正主头上。

“那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郑松仁有些揶揄的说道:“若公子带来的都是真迹,那公子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李公子点头:“这一点我倒是承认,我确实是能集齐这七位大家真迹的古往今来第一人。”

郑松仁笑着说道:“李公子集齐这样的七幅真迹,应该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吧。”

李公子想了想,回答:“倒也不是费了多大力气。”

郑松仁笑的更轻蔑起来,都已经有些不加掩饰了。

他对李公子说道:“李公子可知道,嵩明先生的第六代传人,韩画眉韩大家就在我们运宝斋中。”

李公子点头:“知道,所以我才来,世人皆说,天下唯一能鉴定嵩明先生遗作真伪的,只是韩大家一人。”

郑松仁听到这句话,不得不收起刚才的轻蔑。

人家知道韩画眉在这,哪有骗子真的敢拿一副假的字来找真的作者鉴定真伪的。

于是他也郑重起来:“我那就请韩大家亲自来过目。”

他立刻对刘仰公吩咐道:“还不快去请韩大家来?”

刘仰公看着也好奇,一时之间都忘了自己担心害怕的那些事,连忙转身跑去后院。

不多时,韩画眉就急匆匆的到了,他这样的大家都被七幅真迹的事吓了一跳。

前后七代人,七幅真迹,足以让他心跳加速甚至激动的无以复加。

韩画眉看起来四十多岁左右年纪,穿着一身长衫,进来后没有和李公子打招呼,急切的问了一句:“字在哪儿?”

李公子笑着起身抱拳行礼,然后指了指桌子上:“都在这里。”

韩画眉不敢先看嵩明先生的,不敢看历代传人的,他决定先看自己的。

若是连他的字都是假的,那么其他的字其实不看也罢。

他也不相信,会有人能集齐这样的七件至宝。

韩画眉深呼吸压制住激动,打开画筒,小心翼翼的把字取出来,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他俯身仔细观察,仔仔细细的观察。

此时这位大家的脑袋里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大象鼻子那么大的问号。

这字,绝对是真的。

这字,不记得自己写过啊。

他写过很多字,写过很多诗词,但是这句诗他完全没有印象。

这字是......

山巅一寺一壶酒,尔乐苦煞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