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四十二章 城外来客

不让江山 知白 858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在看到程无节在快腊月的寒冷天气中,光着膀子提着水桶冲凉,他就觉得这人了不起。

所有不正常的人,在余九龄这就分成两类。

一类是牛-逼,一类是傻......

但是很显然,在他眼中程无节这样的人,绝对是前者。

但他没觉悟的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

余九龄蹲在那看着,越看越觉得程无节身上的刺青帅气,也霸气。

他知道程无节和他兄弟们的事,所以不会去提那刺青,只是觉得若自己也搞一身,一定也很霸气。

于是他便去找小张真人,他知道程无节的刺青师傅,是小张真人找的。

程无节见余九龄走了,也总算松了口气。

他觉得那个家伙可能对自己有想法,盯着自己看了那么久,真变态啊。

余九龄找到小张真人把来意说明,小张真人眯着眼睛看余九龄,把余九龄看的都有些懵了。

余九龄认真的说道:“你这么看我,让我有一种自己被你羞辱了的错觉。”

小张真人道:“不是错觉。”

余九龄:“噫!”

他问:“你为什么看不起我?”

小张真人道:“刺青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只看到了很霸气,但不知道那是多疼的一件事。”

余九龄道:“我好歹也是宁军的将军,身为将军,你觉得我怕疼?”

说完后又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有多疼?”

小张真人道:“我给你说一件事来解释,唉......我最早见到刺青是在龙虎山上,我师父身上就有。”

余九龄一怔:“你们这些修道之人也可以刺青?”

小张真人道:“你听我说完。”

余九龄连忙道:“你说你说。”

小张真人道:“那时候我还小,我和师父出门淋了雨,回到道观里洗澡,我见到师父身上有一个刺青,是一个很奇怪的图案。”

他像是回忆了一下,然后在地上把那个图案画了出来。

是个辶。

余九龄好奇的问道:“这是一条龙?喔!我明白了,老张真人是想刺上龙虎图案对不对?以应对龙虎山道观的龙虎二字。”

小张真人叹道:“你就说对了一半,他要刺的确实是和龙虎山有关,但不是龙......”

“师父说,他小时候在龙虎山道观修行,总是贪玩,尤其喜欢下河摸鱼。”

余九龄道:“莫非刺的是泥鳅?”

小张真人瞪了余九龄一眼,余九龄连忙道:“你说你说。”

小张真人继续说道:“被我师爷爷教训了好几次,师父自己也觉得如此荒废不行,于是便想着应该做些什么来警醒自己。”

“他想着,把道宗的道字刺在身上,这样一来,他下河摸鱼,一脱衣服就看到这个道字,便会醒悟。”

余九龄都懵了。

他问:“那是道字刺了一半?”

小张真人摇了摇头道:“你觉得,从笔画上来说,那够一半么......刺了个辶,我师父就疼的受不了。”

余九龄道:“那这白刺了,没用,也不对,好歹有个辶,老张真人一脱衣服就看到这个辶了,警醒作用是有的。”

小张真人道:“可惜,后来这个辶也没有保住......”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像是心情有些苍茫。

“我师爷爷是个很强制自己的人,他若是看到什么不对劲的事,就难受。”

“比如,他看到有东西摆放的不整齐会难受,看到有人吃饭剩了米粒会难受,看到一行字有一个歪了的也会难受。”

“再后来,我师爷爷的眼睛都花了,看东西就看不准确,于是这种强制的行为就越发多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张真人的表情更加苍茫起来。

他看着辽远的天空,看着缥缈的白云。

语气有些悲凉的说道:“那天,师爷爷看到了我师父身上这刺了一半的字,他就难受了,很难受,难受的实在忍不住,就让人按住我师父,他亲自动手给我师父把那个字补齐了。”

余九龄问道:“没和你师父商量一下,直接就让人按住刺的?”

小张真人道:“不用商量。”

余九龄叹道:“那你们道观里,师徒感情真的好。”

小张真人道:“因为我师爷爷知道,师父肯定不让,所以不用商量。”

余九龄哈哈大笑道:“你师父可真可怜,不过也不是没有意义,最起码道字齐全了。”

在这一刻,余九龄从小张真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说不清楚的表情。

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大慈悲,悲天悯人的那种。

小张真人说:“我师爷爷眼睛花了,他以为,我师父没刺完的是个福字......他给补齐了。”

余九龄沉默下来。

两息后,余九龄转身,笑着的用脑袋DuangDuang撞柱子。

小张真人道:“所以你说,刺青是不是很悲伤的一件事,因为刺青,我师父后来瘦了几十斤,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好了......”

余九龄道:“要真的是那么疼......要不然我也想刺个字试试,我觉得我还不至于连刺几个字都坚持不住。”

小张真人眯着眼睛说道:“你要考虑好。”

余九龄道:“我在你的眼神里,再一次看到了对我的轻视。”

小张真人道:“刺青,一般都有特殊意义,比如老程,他的刺青是为了纪念他的兄弟,你又没有什么特殊意义的事,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余九龄忽然想起来,他问小张真人:“如果我把我女人的名字刺在身上,那是不是有意义?”

小张真人道:“你......算了,你随意,若你想刺,我帮你去找个刺青师傅。”

余九龄道:“你等等,我先回去和她商量一下。”

余九龄屁颠屁颠的跑回自己家里,一进门就看到蒂克花青正在练功。

他掐着腰过去,走的一步三摇。

“夫人。”

余九龄笑着说道:“前两日你不是问我,如何证明我对你的真心?”

蒂克花青道:“你说你去想想,难道想到了?”

余九龄点头:“正是,我今日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要把你的名字刺在我自己身上,以表示对你的爱慕之心。”

蒂克花青立刻就笑起来,眼睛里都是仰慕和爱意。

她跑到余九龄身边,挽着余九龄的胳膊说道:“你真的是一个勇士,我没有看错人。”

余九龄心说这个女人就是没见识,刺青而已,还夸我是勇士。

他笑道:“既然你也喜欢,那我现在就去找会刺青的师傅。”

他一转身,蒂克花青拉了他一把:“别急,这么久了,其实你一直都只知道我的名字,还不知道我的姓氏吧。”

“那你姓什么?”

“我的全名是,额尔古纳亚-塔里楞多-苏布拉姆尼亚姆-阔乐尔-西里西奇-摩柯托芙罗-阿里亨德拉-巴卜希尔-蒂克花青。”

余九龄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问道:“我想了想,不如我在身上刺你母国的名字,这样显得更加真心,也显得我对你尊重。”

蒂克花青更加开心起来:“那太好了,在我刚才说的那些,最后的蒂克花青后边,再加上帝国两个字就好了。”

余九龄:“噫!”

蒂克花青问:“怎么了?”

余九龄道:“我突然想起来,宁王找我还有急事,我先去处理一下公务。”

转身就跑。

蒂克花青看着余九龄飞奔而出的样子,眼睛里都是仰 慕和爱意。

与此同时,冀州城外。

排队等着进城的人还有很多,远远的好像看不到尽头一样。

在这队伍中有一个商队,规模不小。

这商队车上运的应该是药材,看起来保护的很好,还盖了防雨的苫布。

前后一共有六七辆拉货的大车,还有一辆坐人的马车。

除此之外,护送商队的骑士也有数十人之多。

排队等着检查入城的人熙熙攘攘,所以说话的声音也就嘈杂。

这支商队的人看起来都有些不耐烦,眉宇之间,皆有些戾气。

唯独这马车中盘膝而坐的公子,看起来心平气和,一只手里托着书卷,一只手捏着棋子。

在他面前有个棋盘,他对着书卷,有时落子很快,有时又会沉思许久。

“公子。”

坐在他对面的书童轻轻叫了一声。

年轻公子抬起头看了看书童一眼:“墨盒,你又扰我。”

小书童道:“公子,马车动了。”

年轻公子道:“我知道马车动了,你喊我的时候,车轮刚好转了两圈。”

小书童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释然下来。

他家公子能有多神异的反应,他也不应该觉得吃惊才对。

公子可分心多用,这世上少有人及。

小书童撇撇嘴:“那公子还说是我扰了你。”

年轻公子道:“我这边想着棋局,那边感觉外边的动静,这不是分心,都很专注,而你喊我,我这边也专注不了棋局,那边也听不到了外面动静。”

他看向小书童道:“这不是你扰了我,又是什么?”

小书童唔了一声,低头。

可还显得有些小委屈似的。

“公子,你一点儿都不害怕?”

小书童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年轻公子轻叹一声,把书卷放下,坐直了身子后问道:“你问我害怕不害怕,是因为你在害怕,你害怕的时候就想与人多说说话,那样心里就会好一些。”

小书童嗯了一声:“我确实有些怕,毕竟这里可是冀州。”

“冀州怎么了?”

“冀州里......冀州里有个人皇,传说人皇是吃小孩儿的,一顿三个,少一个都不行。”

“这......”

年轻公子问道:“是谁告诉你说,人皇吃小孩儿的?”

小书童看向车外:“喏,就是展离。”

车窗开着,门外骑马的那个护卫噗嗤一声笑了,看向马车里说道:“人都说墨盒是傻的,原来真的是,我那是开玩笑的话你居然也信?”

年轻公子看向展离说道:“既然知道他心地单纯,就不要多对他说谎话,他若是学会了说谎,也是你们的过错,我不罚他,就要罚你们。”

展离连忙俯身:“公子教训的是,以后我们不会再犯了。”

年轻公子点了点头道:“看前边,到咱们了。”

展离一怔,连忙抬头看向城门口,果然看到那守军士兵正在朝着他招手。

“后边的过来。”

那士兵招手后喊了一声。

展离连忙下马,打开包裹递交所有文书凭证。

“从安阳城来的队伍?”

守军士兵楞了一下,他看向领军校尉。

校尉听到安阳城几个字之后也有些吃惊。

自从罗境在安阳一场大战之后,已经一年多没有安阳那边的客商来过。

都知道冀州这边和安阳是死仇,谁敢胡乱走动?

于是,校尉等人都变得警惕起来。

......

......

【再次预告,不久之后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原创画,唐匹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