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九章 你至于吗

不让江山 知白 68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先生离开了四页书院,连夜走的,很突然,所以让人伤感。

燕青之看着空荡荡的书林楼,又看了看李丢丢,沉默片刻后说道:“他那样的人,能在书院里住十年已经是奇迹,他曾说过,没有一个地方能留他三年。”

李丢丢点头道:“李先生真是一个高人,他想教我的就教了,不想教我的又怕我烦扰了他所以就走了,是我打扰了先生。”

燕青之拍了拍李丢丢的肩膀说道:“他离开书院不怪你,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很清楚,他说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消失。”

李丢丢又点了点头,满眼都是遗憾和愧疚。

燕青之道:“他不是怪你,他只是想清静,大概世上这样博学之人,都喜欢清净。”

冀州城外,一辆毛驴车上,李先生啃着一张面饼,噎着了,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出来的太急连水壶都忘了带,于是懊恼起来。

“臭小子,非要和我聊,非要和我聊......好不容易找个安稳地方,这下又得走了,老子找个安稳地方容易?”

他把嘴里的面饼啐掉,仰天一声长叹。

“以后再找一个燕青之那样可以长期蹭饭的人就难了......”

他想抬起手打自己两下,最终忍住了。

“我自己也是嘴贱,说那么多干嘛!这么多年了都改不了这个臭毛病......都怪李叱!”

他甩了甩驴鞭......

进而想到一个问题,骑马的时候,甩一甩马鞭自然不觉得有些什么特别的地方,马鞭就显得很正经,为什么用到驴鞭两个字,就显得猥琐起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冀州城的方向,心说自己应该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去呢?楚国都城是去不得的,那边熟人太多太多了,被朝廷的人发现估计着就会被抓起来五马分尸。

大楚都城里的人被他骗了上下三代的都有,仇敌太多,不能回。

如果不是贪图冀州这边一口驴肉火烧,他更愿意在秀美江南找个地方隐居算了,现在连冀州都不能留,他虽然比较相信李叱那个人不会出去胡说八道,但......已经有前车之鉴了。

十年前,他在书院里也是觉得一个弟子挺有意思,于是多聊了几句,谁想到那个家伙胆子太小,一转头就告诉了高少为。

他当时就要走的,结果高少为求他留下来,每年书院考核的考卷,多出自他之手,高少为对他也算是有所求。

正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他决定立刻就跑,况且,虽然他不出书院但也看的出来,冀州城马上就要不安稳,百姓们都视而不见,他不一样,他要想在这个世上存活下来,就要比寻常人思考的更多。

那位羽亲王,天知道要谋多大。

不过......

李先生忽然想到,李叱那个小子双眸中有一种别人没有的东西,将来应该会有大作为吧。

想到这他又啐了一口,骂了自己一句......世人说你是江湖第一闲人,还说你是天下第一神人,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装几把什么装......你还真当自己有通天彻地之能了?真把自己当刘伯温诸葛亮了?

但广撒网总是没错的,万一自己就培养出来一个大人物呢,以后不就有长期饭票了吗。

他心目中的大人物,可不是几个掌权的朝臣,那些人看似权力不小,但根本不足以让他觉得安稳。

大人物,得能翻天。

反思之后他又叹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面饼,心 说实在不行自己就找个地方养猪去吧,毕竟当初学的就是这一门专业......

又反思了一下,觉得面饼不夹肉果然很难吃啊。

就算不加肉,做面饼的时候哪怕放几粒葱花也不至于滋味如此寡淡。

毛驴儿拉着车,脖子上的铃铛随着它轻快的脚步响着,叮叮当叮叮当。

李先生在驴车上躺下来,看着天空上的蓝天白云,想着这个世界是不是圆的?

四页书院。

李丢丢开始了每天奔忙的日子,每一天的时间似乎都不够用,白天要在甲字堂学上课,下午跑去云斋茶楼赚钱,晚上回来之后就捧着李先生留给他的那些东西仔细研读。

这些游记不仅仅是记录了李先生这么多年来走过的地方,见过的事情,那其中包含着一个人无与伦比的阅历和智慧。

最让李丢丢觉得必须记下来的是游记中关于各地详细的描写,这些文字在李丢丢脑海里形成了画面,根据这些文字,他甚至可以看到一家家店铺,一条条小河,河上的游船,游船上的嫖-客......

噫!

李丢丢晃了晃脑袋,心说这可不能看。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旬假,李丢丢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特意打扮一下,虽然没有像去羽亲王府那样换一身新衣服,可他认真的准备,把头发都梳理的很顺,然后像随意溜达似的在书院里转,看到高院长上了马车,他立刻就往高院长家里跑。

跑到高院长家门口,高希宁已在门口等他,她站在那,像是冬日里的一朵夏花,而高希宁看到李丢丢这一身单薄衣衫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不怕冻死你?穿这么少是因为胖了吗?”

李丢丢叹道:“十天不见,你嘴巴还那么臭。”

高希宁道:“我嘴巴可香了,是你嘴巴臭。”

李丢丢道:“那是因为你吃了我才臭的吗?”

高希宁:“呸,谁要吃你。”

李丢丢从背后拿出来他买的点心:“给,吃完了把你嘴里我的臭味压下去,那嘴巴就不臭了。”

高希宁嘿嘿笑了笑,接过来点心,两个人就在高院长家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高希宁打开点心盒子准备吃的时候忽然间醒悟过来,她问李丢丢:“你刚刚是在调戏我?”

李丢丢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事调戏个媒婆干什么!还是个没什么用的媒婆。”

高希宁笑着说道:“那倒是。”

然后瞪了李丢丢一眼:“看不起谁呢!”

李丢丢笑着说道:“快吃吧,一会儿就臭了。”

高希宁:“你别说话了好不好,说一句我就想打你。”

李丢丢嗯了一声。

片刻之后高希宁用肩膀撞了撞李丢丢的肩膀,这时候高希宁才察觉到李丢丢竟然已经这么高了,这才半年而已,为什么个头长得如此之快?

以前两个人肩并肩坐着的时候,她的肩膀比李丢丢高,现在李丢丢的肩膀比她的肩膀高了一些,刚刚她站在台阶上和李丢丢说话,李丢丢好像也没比她矮似的。

她愣神了一小会儿,然后语气不善的说道:“和人家佳蓓见了一次而已,结果现在佳蓓被禁足在家里不准出门,连我去看她都不能见,你是不是有这种天赋,见哪个女孩子,哪个女孩子就会被关起来不让出门?给你说媒怎么就那么难呢?”

李丢丢想了想,辩解道:“我一共就见过俩,一个是媒婆一个是苑佳蓓,苑佳蓓是我对不起她,有机会我再给她道歉,你这.....

.”

高希宁眉角一抬,李丢丢低下头说道:“当然,你也是我连累的。”

高希宁哼了一声:“不吃了!”

她把手里的点心塞给李丢丢,李丢丢叹道:“是我得罪了你,又不是点心得罪了你......”

高希宁道:“你说的对,点心是臭的!”

李丢丢道:“不可能,我认错我认错,是我嘴巴臭不是你嘴巴臭,你嘴巴可香可香了,你一说话我就感觉自己快被香晕了,迷迷糊糊的。”

高希宁道:“你能给媒婆说这些话,就不能跟女孩子说?你每天在云斋茶楼里见到的小姑娘也不少,怎么不见你嘴巴这么能说。”

李丢丢道:“不是说了吗,我媳妇的事拜托给你了,不是你帮我找的都不行。”

他把点心递给高希宁道:“快吃吧。”

高希宁道:“我不吃,我怕你在点心里放屎,还在屎里下毒。”

李丢丢睁大了眼睛看着高希宁:“宁哥,你是个女孩子,你能不能矜持一些,我现在怀疑你将来能不能嫁出去,你别给我说媒说到最后,自己一辈子都......”

话说到这李丢丢就觉得身边凉飕飕的,好像是什么杀气之类的东西正在澎湃而出。

李丢丢下意识的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拿起来一块点心,咬了一口后说道:“多好吃啊。”

高希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李叱,要不然咱们把这个约定往后拖拖吧,等你再大几岁,万一就醒悟过来你现在有多浪费时间了呢?”

她看向李丢丢道:“你还浪费了我的努力。”

李丢丢几乎都要拜下去了,一脸恳切的说道:“宁哥你终于知道我现在找媳妇太早了,过几年再说......”

高希宁一脸恨其不争,起身道:“那你走吧。”

李丢丢怔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想说这和说媳妇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你的啊,可是话到嘴边说不出口,又觉得尴尬,于是起身道:“那好,那我先回去了......”

高希宁气的一跺脚:“蠢蛋,你就不能劝劝我?你就不能哄哄我?”

李丢丢啊了一声,回头看向高希宁道:“为什么啊......”

高希宁:“我......”

她咬了咬牙,又在台阶上坐下来,像是自言自语似的低声说道:“可是......我已经不能跟你学武术了,又不能每天见面,每隔十天才能见到一次,若再不能给你说媳妇,我......我还有什么理由见你?”

李丢丢此时脑海中智慧之光一下子就冒出来,高希宁这淡淡的幽怨中让他明白过来,高希宁要给他说媳妇原来只是个借口,只是为了有个安慰她自己的理由可以见他。

这一刻,李丢丢笑起来,像阳光一般的灿烂。

他走回到高希宁身边坐下来,用肩膀撞了撞高希宁的肩膀,用已经醒悟过来的语气说道:“你看你,不就是为了吃吗?就算是不给我说媳妇,我每隔十天也会给你买好吃的啊,我又不是那小气的人,你是不是觉得你不给我说媳妇我就不给你买吃的?你至于的。”

高希宁深呼吸。

深呼吸。

不管用啊......一屁股把李丢丢从上面那层台阶撞到了下边那层台阶。

【我好像有一阵没在结尾说啥话了,第一是觉得一直求订阅和收藏妨碍大家观感,第二是一直没想到什么能吸引你们的骚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