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一十四章 赶时间

不让江山 知白 766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他们进凉州城的时候是下午,住进那大院后已近黄昏,日暮西斜。

大院外边被凉州军士兵围了,不只是大院门外,连四周的街道上都有凉州军戒备。

余九龄爬上墙头往外看了看,有人听到声音回头看他,片刻后,就有箭弩瞄准过来,喝令余九龄回去。

余九龄气不过,喊了一声我是你们少将军的朋友,你们就是如此待客的吗?

结果那些凉州军士兵完全不理会,弩箭瞄着,似乎余九龄只要有翻墙出来的动作,立刻就会被乱箭射死。

余九龄当然也不会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气不过归气不过,还是从墙头上下来。

他回到院子里,坐在台阶上生闷气。

与此同时,将军府。

澹台压境见到他父亲澹台器后,紧走几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不孝孩儿,给父亲请安。”

澹台器明明很激动,却还是板着脸哼了一声,故意停顿了片刻后才开口说话。

“你还知道回来?”

澹台压境道:“都是孩儿的过错,父亲不要生气。”

澹台器走到澹台压境身前,伸手,澹台压境楞了一下,显然有些不适应,片刻后他也伸出手,父子俩的手握在一起。

澹台器把儿子拉起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大量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嫌弃了一句:“怎么会这么黑了?”

离开凉州的时候,那可是风度翩翩的锦衣公子,肤白貌美气质不凡,在凉州的时候,谁人不知锦衣澹台之名?

回来的时候,也黑了,皮肤也粗糙了,更主要的是连穿着打扮都不似以前那么讲究了。

要是在以前,他儿子怎么能容忍身上衣服如此脏兮兮的,但凡沾染了些许泥土,也会换一套衣服。

“确实不一样了。”

澹台器道:“看着比以往沉稳。”

澹台压境连忙道:“都是朋友影响,孩儿这次外出,可是认识了许多好朋友,皆为人中豪杰。”

站在一边的赫连莲忍不住了,有些不满的说道:“少将军,以后还是少和那些人来往,一群叛贼,配不上少将军身份。”

澹台压境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变,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立刻看向赫连莲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赫连莲见少将军脸色显然是动怒了,吃了一惊。

要是以往,少将军怎么会因为一些叛贼而对他翻脸?

少将军离开凉州之前,提到叛贼的时候都是一腔怒意,甚至还说过,若他领兵,便将天下叛贼杀绝。

可是这次回来,非但认识了一些叛贼做朋友,甚至还因此而动怒......赫连莲想着,大概少将军是被那些人蛊惑欺骗所致。

赫连莲道:“少将军,这些人都是叛逆之人,若是被百姓们知道了少将军和他们来往,对少将军的名声不好。”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所以我已经安排人让他们住进了城东那座空院,不许随意外出,不许与人来往,我也担心他们四处宣扬,会让百姓们有误会。”

澹台压境怒道:“没有误会,你说他们是叛军不假,但他们就是我的朋友。”

“境儿!”

澹台器骤然一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澹台压境看向他父亲说道:“黑武寇边,信州代州,两座边关危急,不见朝廷发兵,不见冀州分派,倒是他们这些叛贼拼死去守住边关。”

“妖人作乱,假借传道之名祸害百姓,本该管此时的地方官员却与妖人沆瀣一气串通勾连,又是他们为民除害,平定地方。”

他看向澹台器说道:

“父亲,我想问问,照这样说,是冀州军更像叛贼,还是他们?是地方官员更像是叛贼,还是他们?”

赫连莲道:“少将军你一定是被那些叛贼蛊惑了,他们归根结底也是反贼,少将军怎么能为他们说话。”

“他们是反贼?”

澹台压境已经快要压制不住心中怒火了,看向赫连莲大声说道:“从信州关到山北关,东西千里之长,数座边关要地,所有边关将士的吃穿用度都是他们在供给,粮草物资,甚至是军饷!”

他怒视着赫连莲问道:“你告诉我,这是叛贼该做的事吗!”

赫连莲张了张嘴,片刻后说道:“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做的事罢了,反贼之人的卑劣伎俩......”

澹台压境一把抓住赫连莲的衣服前襟,赫连莲吓了一跳,眼神里闪过一抹恐惧。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是非不分之人。”

澹台压境一松手,把赫连莲推开。

澹台器脸色阴沉的说道:“境儿,你太过分了!”

澹台压境转身就往外走:“若父亲也觉得他们是反贼,那么孩儿也只能告诉父亲,他们杀敌之际,孩儿在,他们种粮屯田,孩儿在,他们济世救民,孩儿亦在。”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若他们是反贼,孩儿也是,若父亲要处置,连我一起处置了就是!”

说完后已经大步出门,头也不回。

“你......大胆!”

澹台器咆哮一声。

院子里,澹台压境大声说道:“孩儿这次远行,别的没学会,倒是大胆学的很好。”

澹台器追到门外问道:“你要去何处!”

澹台压境也不回头,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的叛贼兄弟都被你的人关起来了,我也是叛贼,理当要和他们关在一起。”

澹台压境出了大将军府,要过来自己的战马,抓起来他的断槊,看了一眼,又把断槊扔给士兵:“去还给我父亲。”

说完后催马向前。

不多时,澹台压境到了那大院门外,守在门口的士兵们见是少将军到了,连忙行礼参见。

“滚开。”

澹台压境把守门士兵骂了一句,一脚踹开大门,直接就闯了进去。

听到门口的喊声,李叱等人连忙过来,见澹台压境一脸怒容的进来,众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到李叱他们,澹台压境脸上的怒意瞬间就变成了愧疚之色,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快走几步,到了李叱他们面前后,抱拳一拜:“是我委屈了你们,都是我的过错,你们骂我吧。”

李叱道:“何止是骂你,还要打你呢。”

他一指澹台压境道:“九妹,打他,用你的小拳拳捶他胸口。”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上去就在澹台压境身上连环捶打了起来,那一脸欠揍的娇滴滴。

澹台压境道:“我......”

李叱道:“打过了,便无需再说什么。”

余九龄笑道:“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会为难?又有谁会计较你了。”

燕先生道:“就是,两口子哪有隔夜的仇。”

众人全都看向燕先生。

连若凌姑娘的眼睛都睁大了,心说燕先生这是......放开了天性吗?有些可爱啊。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边有马队声音传来,蹄声如雷,似乎是不少人到了。

大将军澹台器催马到了院门外,赫连莲等将军全都跟着,还有不少凉州精骑。

澹台压境转身面对门口方向 ,他挡在李叱等人身前。

澹台器脸色阴沉的下马进院,几十名将校跟在他身后,再后边就是杀气腾腾的凉州军士兵。

李叱轻声说道:“且不要失礼。”

再怎么说,这也是澹台压境的父亲,他们若是真的不客气起来,最难受的还不是澹台压境。

“境儿,你给我过来!”

澹台器大声喊了一句。

澹台压境却异常执拗,他以往虽然和他父亲没有多少话可说,两个人只要在一块便多有争执。

所以干脆就都很少说话,可即便如此,只要是父亲的命令,澹台压境从没有不遵从的时候。

他只是不喜欢父亲那刻板严肃的样子,不喜欢他父亲事事处处都看不上他,又不是真的忤逆不孝之人。

澹台压境在此之前一直自负,凉州军中,也确实无人是他对手,可他父亲却总说他是井底之蛙。

这次回来,澹台压境知道自己以往确实是井底之蛙了,认可了父亲的评价。

然而现在,似乎矛盾更大了。

他看向他父亲,第一次违背了父亲的命令。

澹台压境大声说道:“父亲说过,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若此时此刻我像是个缩头乌龟一样在父亲面前跪下来祈求原谅,认可了父亲的话,那我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还有什么担当?”

澹台器手微微颤了一下,握紧了手中马鞭。

赫连莲连忙劝道:“少将军你这又是何必?他们这些人只会些妖言惑众招摇撞骗的手段罢了,少将军不要再受他们迷惑,你快过来,不要惹大将军生气。”

澹台压境怒极反笑。

他冷笑着说道:“你说他们是招摇撞骗之辈,那你可敢与他们比试一下?”

赫连莲本就看这些反贼不顺眼,他们都是官军出身,尤其是大将军治军严整,对反贼当然是恨之入骨。

听到澹台压境的话,他立刻说道:“有何不敢?少将军应该问问他们敢不敢!”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李叱压低声音说道:“不要与你父亲闹得如此僵硬,你且先过去和他好好说,我们明日离开凉州就是。”

澹台压境道:“你们若走,我便与你们一起走。”

李叱道:“你可拉倒吧,你若一走了之,以后会后悔难过,那是你父亲,别头脑一热就什么话都乱说。”

澹台压境道:“我意已决。”

李叱道:“屁,憋回去。”

澹台压境:“......”

赫连莲见李叱和澹台压境低声交谈,还以为李叱他们是不敢与他比试,更加瞧不起李叱等人。

于是,赫连莲抬起手指向李叱他们说道:“就这些人,真要是有什么本事,能胜了我,我磕头认错都行!”

便在此时,远门外有人淡淡回了一句。

“以你身份,怎配得上我们大当家亲自出手?”

唐匹敌背着一个包裹,带着十余名随从,竟然到了这门外,也知不道是怎么找过来的。

唐匹敌缓步往院子里走,那些凉州军士兵要拦他,他扫了一眼后语气平淡的说道:“这便是凉州军气度?”

赫连莲怒道:“放他过来!”

唐匹敌走过来后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他在场间站好,看向李叱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澹台器那边说道:“我来接我们大当家回家,所以请你们快些,不要一个个来了,一起上就是,我赶时间。”

......

......

【新的一个月了,求大家的保底月票,花钱打赏的月票就别了,环境不好,大家都省着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