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六章 来吧,一锅端

不让江山 知白 71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南岸的兵力调动就能看得出来,新派来的天命军主将似乎没有限适应一下身份然后再打的打算。

那边队伍频繁的分派出去,隔着河都能看到他们在调运物资,砍伐树木,所以每个人也都清楚,距离下一次大战已经没有多远了。

而与此同时,一脸茫然的荀有疚却还没有打算放弃对楚皇帝杨竞的刺杀。

他没有找到朱雀,没有玄武,更没有他心目中的云雾图第一人青龙。

可他知道如果自己无功而返的话,他在天命军中本就不牢靠的位置,就真的岌岌可危。

杨玄机手下谋臣人才济济,之所以先有诸葛井瞻后有他,位列谋臣之首,只是因为那些人此时还不想站在这个位置。

有帝师之名的裴崇治,背靠实力雄厚的裴家,不靠前站有不靠前站的道理。

慕容言烈,出自大楚文人士子心中的三大圣地之一......上桑学宫。

人家有不靠前站的道理,也有后发制人的底气,可他什么都没有。

哪怕大楚已经崩裂到了如此地步,但说句公道话,是大楚将中原发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不管是武力还是文化,都远超过往任何一个时代。

大兴城的崇文院,象征和皇权主办的文化教学的最高学府,象征着大楚的文化正统。

而之所以建造崇文院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拥有足以压制上桑学宫的教化之所。

上桑学宫,建立于周,时至今日已有七百余年。

在文人心中,这三大圣地就是崇文院,上桑学宫,以及高院长所创的四页书院。

所以也就可想而知高院长的能力和在大楚文人心中的地位,上桑学宫是周时候建的,崇文院是大楚皇族建的,四页书院,是高院长凭借一己之力扛起来的。

大楚立国之后,如果上桑学宫是一家武院的话,早就被除名了。

楚国开国皇帝那般雄才之人,也不敢背负起毁学灭道的恶名,所以非但没有毁掉上桑学宫,还曾亲自去过三次,与学宫中的机辩善谈之士坐而论学。

大楚开国皇帝陛下的雄心就在于,我不会毁了你,但我一定要建一家书院超越你。

于是,在大楚立国十三年后,崇文院建立。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上桑学宫的学者都很少会进入朝廷里入仕为官,他们沉心学习,不问世事。

可是在天下崩乱之局,上桑学宫的人也开始活跃起来,他们也要在这乱世之中拨云弄雨。

开场之曲已经奏响,善舞之人,谁不想起舞?

而如裴崇治和慕容言烈这样的人,不急于站在什么杨玄机第一谋臣的位置,是因为他们没必要心急。

想想看做第一谋臣的利弊,诸葛井瞻死了,荀有疚过的战战兢兢。

大兴城里,荀有疚带着他的人已经在这有十余日时间,每日都在寻找机会。

他能利用的,似乎也只能是当初山河印在大兴城里留下的势力。

他又哪里知道,归元术才离开不久。

云酥楼。

荀有疚第三次来之后,终于决定还是要露出身份,他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前两次来这,都是想看看这云酥楼里的人是否可靠,先观察一翻再说。

而他也不知道的是,裴半成已经死了,这里的裴半成是一个新的裴半成。

云酥楼常在,便会有许多个裴半成。

因为连续来了三次,又器宇不凡出手阔绰,所以云酥楼里的主事也对他颇为关注。

主事的是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妇人,看着风姿绰约,极有韵味。

此时在包厢之中,荀有疚和那妇人说笑了几句,然后从怀里取出来一块牌子放在桌子上。

“我实是有要紧事求见你家东主裴先生,他若见了此牌,便会来见我。”

妇人听到裴先生几个字,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出什么。

将牌子取了,笑道:“先生放心,东家若是认得此牌,稍后就会来这里与先生相见。”

荀有疚点了点头,心中虽有些忐忑,可他也没别的什么办法。

他所能依仗皆为山河印的实力,以他牌子的分量,应该是足够了,毕竟是四有之一。

不多时,那妇人又回来,朝着荀有疚俯身一拜:“先生,我家东主请你到后边独院相见,更为方便些。”

荀有疚起身:“那就劳烦你带路。”

那貌美的妇人引着荀有疚下楼到了后边独院,一进门,妇人便回身把院门关好,交代外边的护卫,不准任何人靠近。

荀有疚倒是并无怀疑,跟着那夫人进了正堂。

推开门一进去,荀有疚的脸色就变了,转身就想走。

可是他转身那一刻,身后已经出现了数名身穿红色云锦衣服的人,面容阴冷的看着他。

荀有疚再回头看向屋子里喝茶的那个女人,心里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武王妃竟是在此。

她一边斟茶一边侧头看了看荀有疚:“荀先生,我记得我们曾经见过面的。”

荀有疚俯身:“拜见王妃。”

人生啊,似乎就是这么多的变故,谁也无法预料,来了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拦。

一个时辰之后,世元宫,东书房。

荀有疚跪在皇帝杨竞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是来筹谋刺杀皇帝的,可现在却不得不跪在这,心里大概也就只剩下了绝望。

所以在这一刻,荀有疚觉得真不公平,有些人不管做什么都顺风顺水,有些人不管做什么都艰难险阻。

皇帝看了一眼跪在面前的人,眼睛微微眯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荀有疚之所以能跪在东书房里,是因为武王妃把他交给了武亲王,说他是杨玄机派来的密探,并且交代荀有疚说,如果你敢在武亲王和陛下面前说出山河印的事,那就一定会把他凌迟,若不说,那还有一线生机。

荀有疚心说哪里还有什么生机,只是任人摆布罢了。

武亲王听闻他是杨玄机帐下极重要的谋臣,立刻就亲自审讯了一翻。

荀有疚确实没敢说山河印的事,哪怕就算是一线生机,他也得把握好,人生不由己,处处看眉眼高低。

不久之后他就到了这,到了这曾经象征着中原天下绝对权力的地方。

片刻后,皇帝杨竞忽然笑了笑,蹲下来,看着爬伏在那的荀有疚问道:“朕如果让你活着,你愿意为朕效力吗?”

荀有疚猛的抬起头:“啊?”

皇帝见他如此反应,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一刻,皇帝依然清晰的感受到了皇权的威力,随随便便,定人生死。

皇帝道:“只要你不笨,你就应该知道你为什么可以不死。”

荀有疚知道,他可以不死的 唯一理由是......他是杨玄机的心腹之人,他对天命军无比了解。

武王妃冒着危险把他交给武亲王,就是因为他有价值,可以为武亲王在之后对阵杨玄机的时候发挥作用。

皇帝回到书桌后边坐下来,看着荀有疚说道:“朕可以让你不死,朕还可以给你锦衣官袍,但你想想,如何让朕放心用你?”

荀有疚连续叩首。

他也知道,他现在能让皇帝陛下放心的事是什么。

又半个多时辰之后,一家客栈的外边,忽然来了大批的兵马,将客栈团团围住。

荀有疚带来的那些手下,大部分都在这客栈里等待消息,可等来的是禁军的大队人马。

走在最前边的那个中年男人抬起头看了看客栈楼上,许多窗子开着,每个窗子后边都有人在紧张的看着外边。

他是段狠。

举起手摆了摆示意禁军不要动手,他推开门走进客栈:“我先玩玩。”

又半个时辰之后,禁军撤走,段狠手下的江湖客开始拎水打扫,客栈里住着的人,不管是不是无辜的,全都被杀。

其中也包括客栈的老板一家,还有四五个小伙计,男女老幼,一个都没有放过。

段狠走出房门,伸出手,手下人随即倒水给他冲洗,血水往下流淌的时候,好像也冲走了人曾经活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丝证据。

“没什么好玩的。”

段狠说着话,看向站在一边的荀有疚。

他忽然笑了起来:“荀先生倒是应该比较好玩,能这么干脆利落出卖自己人的,都是狠人。”

荀有疚站在那一言不发,这一刻,他仿佛觉得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上,只是驱壳还在。

万里之外,青州,稷山。

上桑学宫的人全都紧张到了极致,学宫的青袍护卫拿着兵器,守在门口,也一样紧张的手都在发抖。

就算是以前青州叛贼横行的时候,都没有人来祸害桑学宫,在青州人眼中,上桑学宫是每个青州人都该维护的圣地。

无数人,以上桑学宫在青州而自豪。

大贼甘道德声势最盛的时候,带兵来过,可是却把兵马留在了十里之外,他只带亲信随从,前来上桑学宫拜访。

在这吃过了素斋,喝过了茗茶,然后告辞离去。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带兵把上桑学宫围住的是个女人,女人不好对付啊。

学宫外边,身穿黑色甲胄的宁军战兵队列整齐,那种气势带出来的压迫感,让学宫里的人都觉得末日到了。

沈珊瑚从马背上跳下来,两个女兵立刻抬着一把椅子放在学宫门口。

坐下来后,沈珊瑚指了指学宫里边:“去告诉他们,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他们介意不介意,在学宫最高处,换上宁旗。”

沈珊瑚微笑着说道:“若是介意的话,那再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把学宫搬到豫州去。”

要去喊话的女兵俯身问道:“小姑奶奶,这是让他们二选一吗?”

沈珊瑚摇头:“我说的是一件事,在学宫上插宁旗,然后学宫搬去豫州,哪有什么二选一。”

区别只是,我护送你们走,和我押送你们走。

她停顿片刻,补充了一句:“对了,告诉他们,我是女人,女人可以不讲理。”

说完后沈珊瑚一摆手:“去吧,宁王帐下缺人才,与其让这些家伙去投靠其他人,不如一锅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