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六章 送援兵

不让江山 知白 53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廷尉军从冀州出发前往各州县,关于山河印,不管他们的目标是什么,这样做对于李叱来说也无害处。

至于慕风流是如何逃走的事,李叱没有让张汤处置,甚至是没有处置。

那一队当值看守慕风流的廷尉,每个人都领了该有的责罚,但并没有深究。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冀州城里又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军报!”

正在大厅里议事的李叱听到门外喊声,侧头看了看,一名军士快步跑过来:“大将军军报。”

李叱把军报接过来看,然后就松了口气。

燕先生已经归来,豫州的事都交给武先生处置,武先生有大才,治理地方自然不在话下。

况且冀州这边的民治已经有了一整套的策略,稍稍改动后用于豫州,也并无不妥。

“又下三十城。”

李叱把军报递给燕先生。

燕先生道:“再下三十城的话,豫州就有半数以上的疆域被大将军拿下了。”

他看向李叱说道:“新军虽然才训练一年多些,是不是要调去豫州,大将军的兵力不足以控制全局,且已经打下来这么大地方,京州那边不会没有举动,朝廷说不定已经在调兵遣将,若无后援,大将军用兵也会有些难。”

李叱点了点头:“新军虽然还不足以为战,可是镇守地方没问题,我回头把新军五万全都调入豫州交给老唐。”

燕先生道:“全都要调走吗?那冀州就空虚了。”

李叱道:“冀州并无担忧之处,柳戈在西北,夏侯在正北,庄大哥在东边,老唐在南边,四面稳固,冀州留兵无用。”

燕先生嗯了一声:“那是不是派人去西北,把柳戈换回来,让柳戈带兵五万去豫州?”

李叱沉思片刻,点头:“也好,连夕雾连先生文武双全,就让他文武兼领吧。”

燕先生道:“是个合适的人选。”

他看向李叱:“可是扩充如此迅速,咱们能用的官员捉襟见肘,但此时若广开门路,怕是又会中了山河印的计策。”

李叱笑道:“总不能因为担心这个,连官员都不启用了。”

燕先生道:“关于那个慕风流。”

他看向李叱:“你虽然没有问过我,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李叱道:“此人策略,不过是让我们分心离德,先生想这些做什么。”

高院长在一侧说道:“我和燕青之回想了一下当年的事,越想越觉得当年可能真的有问题。”

他看向李叱道:“那个时候他不叫慕风流,应该是叫游有方。”

高院长把当年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那时候高院长因为看不惯都城官场上的风气,又厌恶权阉刘崇信一手遮天,所以辞官不做回归冀州。

他想在冀州创办书院,奈何高院长在都城为官的时候两袖清风,哪里有什么银子。

于是回到冀州之后,高院长就游说城中豪绅名门,希望他们出资帮忙。

高院长这个人,自身就是一块金字招牌,他是当世大儒。

若能拜入他门下,那些大家族出身的年轻人身上就又好像镀了一层金一样。

于是这些人纷纷响应。

就在这时候,游有方出现,他说代表冀州商人,也愿意为筹建书院的事出一分力。

而且,他筹集来的资金极为雄厚,以至于高院长不必再去东奔西走四处拼凑。

最主要的是,那些名门望族之人,虽然愿意出资,但却有各种条件。

这游有方却并无什么苛刻条件,他当时言辞恳切的说,也只是希望给他们这些商人的孩子开一条 看李叱的眼神里,像是充满了疑问。

他应该还是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什么就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追随辅佐。

李叱这个家伙,抠门,小气,贪婪,还坏。

“你们曹家的生意那么多。”

李叱道:“我也打算看看能不能顺便谈一些。”

曹猎忽然间反应过来:“所以这次随行,还有沈医堂的那位东主,沈如盏。”

李叱道:“曹家在豫州的药行生意,可以开价,卖给沈医堂。”

曹猎皱眉道:“若曹家不卖呢?”

李叱道:“那就自己建。”

曹猎冷哼一声:“若我不答应,你确实可以自己建沈医堂,然后靠着更低的价格,更好的服务,逐渐逼着我家药行生意倒闭。”

李叱道:“那你还不从自身找原因?”

曹猎一怔。

然后他问李叱:“你为什么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

李叱道:“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呢?曹家不管是什么生意做的都大,但是做的其实都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武亲王的原因,曹家的生意大概会黄掉一多半吧。”

曹猎沉默下来。

其实李叱说的对。

曹家的人做生意,永远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就算曹猎不亲自去管,也知道手下人都是什么嘴脸。

就连家里生意里最底层的小伙计,因为是给曹家做事,也觉得高人一等。

这种做生意的态度,如果不是因为背后靠山大,确实做不长久。

许久之后,曹猎问:“那你刚才沉思了那么久,在想什么?”

他不想在曹家生意的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李叱回答:“在想怎么吞你家生意。”

曹猎的眼睛逐渐睁大:“为何......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

李叱道:“这话有些耳熟。”

曹猎看着李叱微微有些怒意的问道:“你这次去豫州,不只是想给唐匹敌增兵支援,还想一口气吞了曹家所有生意?”

李叱道:“一口吞不下,那就两口。”

曹猎:“我!”

李叱道:“莫冲动,消消气。”

曹猎怒道:“你当着我的面算计我家生意,你还让我莫冲动?”

李叱道:“我是为你好。”

曹猎:“你还为我好?!”

李叱道:“你打不过我。”

曹猎:“......”

李叱耐心的解释道:“你看,我是不是为你好,你若再生气,就可能会动手,动手就会被我揍,被我揍了你就会更生气,就还想动手,也就还会被揍......”

曹猎:“我谢谢你。”

李叱道:“说谢谢多见外。”

曹猎:“你就想气死我?”

李叱道:“自己想去吧,想好了再和我说话。”

曹猎狠狠瞪了他一眼,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曹猎忽然间明白脸色吗。

他问:“你是要把曹家所有关于军务的生意都吞了?”

他掰着手指:“药行,武工坊等等,涉及到了军务事的生意,全都直接拿走。”

李叱看向曹猎:“我说过直接拿走了吗?”

曹猎:“那你打算怎么做?难不成你真的会买?”

李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说过了吗?没有的话那就是刚才忘了,我就是打算直接拿走。”

曹猎咬住了牙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