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九十章 梦都不该做

不让江山 知白 7170 2021-05-26 20:17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苏州城外,十里亭。

三月苏州已经是有八分美意,连一草一木看起来都自成一景,浑然天成,却远超匠心精制。

唐匹敌到了的时候,李兄虎已经早到了一步,看到唐匹敌,李兄虎起身相迎。

“唐大将军!”

李兄虎抱拳:“久仰。”

唐匹敌抱拳回礼:“见过霸王。”

李兄虎指了指凉亭石桌:“我准备了一些酒菜,只是不知道,大将军敢不敢吃。”

唐匹敌笑起来,问:“因为不好吃?”

李兄虎哈哈大笑:“好胆气!”

两个人在凉亭里坐下来,李兄虎拿起筷子,先把每一盘菜都吃了一口:“我这个人算不上好人,杀人放火的事做的比谁都多,但有一样,我这个人不做小人,与人会面的时候,下毒这种事我觉得会生儿子没屁-眼。”

唐匹敌笑起来,对这李兄虎,他也颇为了解。

李兄虎道:“大将军应该也知道,我派过无数人想去搞死那狗皇帝,我给手下人的命令是不管用什么办法,能杀了就好,但如果今日是那狗皇帝与我坐在一处同饮,我也做不出在酒菜里下毒的事。”

唐匹敌道:“我信。”

李兄虎因为这两个字,心里竟是有些感动。

了解自己的是对手,其实也是一种欣慰。

“原本我想着,对我来说,世上只有两种人。”

李兄虎道:“一种是服我的人,一种是怕我的人,但是自从遇到了你之后,我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不服我也不怕我的人,甚至打的我都有二三分服气。”

唐匹敌道:“战场上的事,有七八分运气。”

李兄虎摇头:“我是大老粗不假,但我又不是傻,你说的七八分运气,要么是早做准备胸有成竹,要么是手中势力远超对手。”

他看向唐匹敌:“所以,你能屡次赢我,我很敬佩。”

唐匹敌笑了笑,没有答话。

李兄虎给唐匹敌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是如刚才那样,他先把酒一口喝了,然后再倒一杯。

“昨日我收到那狗皇帝派人送来的信。”

李兄虎看向唐匹敌:“大将军可是能猜出来,那狗皇帝信里大概是写了些什么?”

唐匹敌端起酒杯,把酒在石桌上洒了一长条。

李兄虎大笑起来:“大将军果然了不起,如此轻易就猜到了那狗皇帝的意图。”

唐匹敌道:“倒也不难猜,想想看,他如今也只能如此......对你说把宁王的领地都给你了,与你划江而治,南北两家。”

李兄虎问:“那你猜猜,我是怎么回复的。”

唐匹敌道:“大概是痛骂了一顿。”

李兄虎又大笑起来,朝着唐匹敌挑了挑大拇指,然后端起酒杯:“请。”

唐匹敌举杯,两人一饮而尽。

喝完这杯酒,李兄虎笑着问道:“我与那种人划江而治,对我来说是侮辱,大将军猜到了那信里写了些什么,那再猜猜,我今日为何请你来此相见?”

唐匹敌放下酒杯,指了指刚才倒在桌子上的那一条酒。

李兄虎这次是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唐匹敌连他的用意也能如此轻而易举的猜到。

李兄虎沉默片刻后说道:“宁王身边有大将军这样的人,令人羡慕。”

唐匹敌笑道:“连我都羡慕我自己,可为宁王之臣。”

李兄虎因为这句话,对唐匹敌更多了几分敬意。

他再次给唐匹敌满上一杯酒,一边倒酒一边说道:“这天下江山,不能还是那些人的。”

唐匹敌点头:“是。”

李兄虎道:“大将军也看到了,那些人把天下百姓祸害成了什么样子,他们继续坐江山,江山就继续被祸害,所以在我看来,楚国必须灭,杨玄机也必须死,江山天下,我愿与宁王平分。”

他指了指唐匹敌倒出来的那一条酒:“从赤河往北,皆为宁王疆域,我可在大将军面前立誓,绝对不会冒犯分毫,赤河以南,我来打。”

唐匹敌道:“不行。”

李兄虎更没有想到,唐匹敌的回答如此直接,连一点委婉的念头都没有。

李兄虎道:“大将军应该也知道,此时天下,唯有宁王与我才有一争之力,若宁王与我不死不休,天下纷争就会更久,宁王在北我在南,可让中原恢复太平。”

唐匹敌道:“一分为二的天下,从无太平可言。”

李兄虎道:“我可发誓。”

唐匹敌问道:“你儿子呢?你孙子呢?”

李兄虎一怔。

唐匹敌道:“与其如此,不如我让这天下没有霸王,便没有霸王的儿子孙子。”

李兄虎身后的一名将军立刻握住刀柄:“大胆!”

唐匹敌抬眼看了看他,眼神如此平淡,可是那人的眼神却立刻就闪烁了一下。

唐匹敌把视线从那人脸上挪开,看向李兄虎道:“霸王应该也知道,这天下不是没有过南北分而治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三分天下的时期,更有过诸强分裂的局面,最终是什么结果?”

李兄虎道:“可大将军也应该明白,我想打赢宁王不容易,宁王想赢我也不容易。”

唐匹敌道:“霸王想多了。”

李兄虎脸色难看起来。

他身后那将军怒斥道:“唐匹敌,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再敢对我家霸王不敬,我让你血溅当场。”

唐匹敌看向李兄虎:“霸王部下,倒也勇猛。”

李兄虎回头瞪向那手下人:“我与大将军说话,轮得到你胡言乱语?滚出去!”

那人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握着刀柄走出凉亭。

李兄虎笑了笑道:“大将军不要见怪,我手下人都是粗鄙出身,说话不知道分寸,大概都随我,性子直。”

唐匹敌道:“没见怪,不过,因此,所以,不能是你。”

李兄虎笑容僵住。

唐匹敌抱拳:“霸王数月不攻苏州,是霸王心中有民族大义,也以天下民生为己任,所以我代宁王道一声谢。”

李兄虎道:“你说的什么民族大义什么天下民生,老子没想那么多,老子只知道这样做不仗义,所以你也不用谢我。”

他看向唐匹敌认真的说道:“但,我刚才和大将军说的那些话,大将军不妨请示一下宁王,让他好好斟酌。”

“不必。”

唐匹敌回答:“这种事,不用请示宁王。”

他起身道:“我是宁王之臣,三军主将,为宁王打天下我尚且没有做到,却要劝说宁王与别人共分天下,我会觉得羞耻,以我身份,因为对手而请示宁王只有两件事,灭了他?饶了他?”

李兄虎脸色难看,他也起身:“那大将军应该知道,北疆 来犯之敌一旦退走,我将会把宁王视为排在第一的敌人,今后,将会尽全力击败宁王。”

唐匹敌笑了笑:“霸王,早就该把宁王排在第一了。”

李兄虎道:“大将军的自信令人折服,可真打起来后,宁王与你,未必如愿。”

唐匹敌笑了笑:“今日是霸王请我见面,不是宁王或是我,请你见面。”

说完后转身而行。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见唐匹敌如此无礼,再加上之前被唐匹敌眼神震慑,心中有些恼火,他长刀抽出:“你真以为可来去自如?!”

刀子刚出鞘,手里就一阵火辣辣的疼。

低头看,右手的刀竟是在一瞬间被唐匹敌夺了过去,可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唐匹敌出手。

“对我不敬,本该杀你,念霸王不攻苏州的人情,我只废你敢对我拔刀的手。”

唐匹敌话音一落,那将军右小臂就飞上了半空,从手肘往下,被一刀斩落。

唐匹敌随手将那把百炼刀折断扔在一边,翻身上马,回头看向李兄虎说道:“霸王应该仔细想想,你已愿意与人平分天下,可还有体面留霸王称号?”

说完后,催马而行。

李兄虎看着唐匹敌纵马离去,再看看那断臂的手下,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丢人的东西。”

李兄虎骂了一句,没理会那受伤的手下,转身走了。

回去的路上,李兄虎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唐匹敌那几句话......你都已经想要与人平分天下了,还配得上霸王称号?

又想到,自己这次约见唐匹敌,确实是心中已有对宁军的惧意,说白了,就是知道自己可能打不过。

从越州起兵一来,他从无败绩,百万大军所到之处排山倒海,只有别人怕他,哪有他害怕别人。

可是苏州一战,唐匹敌以他五分之一的兵力,硬生生打掉了他二分之一的人马,还夺走整个苏州。

“我手下,若有一唐匹敌,我该多安心。”

李兄虎自言自语了一句,心中却越发烦闷。

不久之后,唐匹敌回到苏州城内,罗境迎上来问道:“那家伙,果然是想要与宁王平分天下?”

唐匹敌点了点头:“嗯,是这么说的。”

罗境笑起来:“所以这霸王,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只剩下个虚名而已。”

唐匹敌道:“如此说来,你曾经把他当回事了?”

罗境楞了一下,然后挑了挑大拇指:“你行,你真行,论装,你天下无双。”

唐匹敌:“这押韵的马屁,倒也不容易了。”

罗境道:“你爱听这个啊,那还不容易......唐匹敌,真牛皮,说他是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唐匹敌叹道:“九妹的影响,着实是大了些。”

罗境哈哈大笑。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了聊李兄虎这次约见唐匹敌的事,罗境都看的明白,李兄虎是心里已经没了底气。

如今,这江山天下之内,凡是主动站出来说,我愿意与宁王平分天下的,都是已经认识到自己不行了。

但凡他们觉得自己行,他们会愿意把我的糖果分你一半?

“他们不行,所以我们行。”

罗境笑道:“北疆的事解决了之后,也是该让那些人明白一下,他们连做做梦都不该去做这种与宁王平分天下的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