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章 冀州新局

不让江山 知白 874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四月春暖。

余九龄派人从安阳城送回来消息说,关于采买布匹的事已经基本完成。

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余九龄干得不错。

在罗境的协助下,余九龄几乎买到了安阳城以及附近所有州县的黑布。

宁军新的军服正在安阳那边几乎所有的工坊加紧赶制,估摸着很快就能运回来。

之所以是在安阳那边赶制,而不是运回冀州,这道理当然简单。

安阳那边,随便一个县的织造业,就能甩开冀州八条街。

而大脸贼李叱留在冀州这边,真的就像是个甩手掌柜一样。

因为所有人所有事都安排妥当,运转起来之后,他只需要坐镇全局。

又三个月,到了夏天,余九龄运送着大量的新军服归来。

李叱在余九龄去之前就交代过,最少要做冬夏两季军服,各做十五万套。

虽然没有那么多兵,但是备着呗,又不怕多。

本以为会花掉一笔银子,结果余九龄回来的时候,嘴角都乐开了花。

因为银子一个铜钱都没有花出去,所有的费用,罗境都管了。

李叱听说之后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对余九龄说道:“罗境是怎么说的?”

余九龄道:“罗境说,这笔款项他用从安阳军那收来的银子算,再减免安阳治下所有织造的一部分税钱。”

李叱哈哈大笑起来:“一开始说,是咱跟他借兵打安阳,我还想着,他大概怎么也要跟咱们要点钱吧。”

他一脸遗憾的说道:“这多不好意思,罗境不要钱,还给咱们花这么多银子。”

李叱问余九龄道:“真是的.....你没再多要点?”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这个弯拐的太急,我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李叱笑道:“武亲王那边情况如何?”

余九龄道:“武亲王的大军被罗境耗在那了,进攻又不敢,退走又不甘。”

“他不是不甘。”

李叱道:“他是进攻不敢,退走也不敢。”

余九龄把李叱的军服递给他,李叱接过来看了看,不得不说,安阳城那边的织造水平真的很高。

衣服的做工比冀州这边要好,而且还便宜不少。

按照高希宁的想法,所有的军服都是黑色,但在右臂位置,要补一块大概巴掌大的长方形红布。

在红布上,再绣上李字。

可此时到手的军服,那个字都改成了宁。

之所以会有这样一块红布,是沈如盏和高希宁聊天的时候所说。

她说是在云隐山的一本书里看到过,觉得很好看,也很有气势。

高希宁才告诉完余九龄,李叱就让余九龄把字改了,还不许告诉高希宁知道。

“好看,也结实。”

李叱道:“尽快给队伍换装,派人运送军服到蓟城,给庄大哥送去。”

余九龄应了一声。

他看向李叱道:“对了,罗境还让我给当家的带个口信。”

李叱道:“是什么?”

余九龄清了清嗓子,然后声音洪亮的对李叱喊了一个字。

“呸!”

李叱笑着摇头。

他给罗境写信,说你看,我跟你借兵打安阳,现在也打下来了。

所以,你也该回幽州去了,请把安阳还给我。

所以这个呸字,就是罗境给李叱的回信。

李叱道:“九妹,这次你去安阳,事情做的漂亮,应该有奖赏。”

余九龄眯着眼睛道:“赏什么?”

李叱道:“但你呸我......就功过相抵了吧。”

余九龄道:“那不是我呸你,那是罗境呸你,冤有头债有主......”

李叱道 :“那这样,你现在赶去安阳,朝着罗境呸一声,再回来,自费,回来后该给你的奖赏,必不会少。”

余九龄:“......”

说来也奇怪,在李叱成为冀州之主的前几年,冀州年年都闹灾。

春有春灾,夏有夏灾,秋天就颗粒无收,冬天再来一场灾......

等李叱坐镇冀州后,连着两年,冀州年景好的不像话。

该下雨的时候下雨,该刮风的时候刮风,不该的时候,风雨不见。

天气都变得一点都不闹心,连续丰收。

用沈如盏的话说就是,李叱又施法了。

唐匹敌是正月的时候离开冀州,到现在七月,整半年,李叱的宁军队伍,又招上来新兵三万。

李叱自己倒是没多想,可是百姓们却不得不多想。

所以关于李叱是人皇的传闻,在整个冀州之内都传的越来越离谱。

有人信誓旦旦的说,大楚之所以要完蛋了,就是因为人皇闹得。

人皇出生的时候,啊的哭了,这一声就震断了大楚的龙脉。

李叱心说我那会儿哭一声,连我师父尿都震不断。

还能震断了龙脉,我师父的尿比大楚龙脉都粗吗......

他把想法和师父说了说,还一直盯着师父的眼睛看。

师父就问他你看我眼睛干嘛,李叱说,看着眼儿也不大啊,怎么能比龙脉粗呢。

师父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拐棍就把李叱打到门外去了。

还有人说,人皇出生的时候,有一颗大星从天而降,把黑夜都照亮了。

人皇出生就像是有十几岁那么大,一到了晚上身上就发光,和那天黑夜降临的大星光芒一模一样。

李叱想着我真是一盏很智慧的灯,到了晚上就自动亮。

也有人说,人皇降生,本来是要帮助杨氏皇族重振大楚。

夜里给皇帝托梦,告知皇帝说人皇降临,你以后要听人皇的话,才能保你大楚不灭不亡。

结果老皇帝勃然大怒,非要在梦中杀了人皇,却被人皇一指点碎了神魂,天一亮老皇帝就驾崩了。

燕先生给李叱讲这个传闻的时候,李叱的原话是......我要是那老皇帝,我也跟人皇干,往死里干......

当时燕先生笑的憋不住,还放了个屁,发声附和。

在冀州这一大片古老的土地上,曾经有过无数神仙鬼怪的故事传说。

但是所有的故事,现在都必须有人皇一个版本。

比如关于药神的传说,原本的传说是,药神尝百草为百姓们选出可以治病救人的药材。

这个版本套在了人皇的故事上是这样的......

人皇尝百草,中了几百种毒,就是毒不死他,但是他身体就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李叱想着,我特么五颜六色,还一到夜里就发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想就给人一种想跳起来的冲动。

我可真棒。

但荒诞归荒诞,人皇在冀州内的影响,已经逐渐超过了黄大仙,狐仙等等之前排名靠前的选手。

可也不是所有事都顺心意。

就在余九龄回来之后不久,从西北方向传来消息。

在西北,又出现了类似于当初东陵道的邪教,大肆收徒,迅速的发展实力。

李叱就猜着,大概和当初逃生的那些东陵道假道人有关。

李叱把大本营从燕山转移到冀州之后,对于西北那十几个州县,已经没有什么震慑。

虽然那些家伙打着的名号不再是东陵道,可李叱推断,就是东陵道死灰复燃。

除此之外,在冀州东南,距离冀州城足有两千里之外的地方,也有一股叛军兴起。

这股叛军打出的,就是人皇旗号。

有一人名为常行,原本就是啸聚山林的大贼,手 下有万余人马。

听闻了人皇传说之后,给自己改名为李驰,硬说自己就是人皇降世。

主要是,他也不知道李叱的叱是哪个字,那边的人说话有口音。

于是就成了李驰。

还说在冀州的李叱是假的人皇,是妖魔化作人形假扮的,他才是真正的人皇。

这话也是有人信的。

就是这么让人不可思议。

常行改名之后,大肆宣扬,疯狂招兵,等消息传到冀州的时候,已经是近一年之后。

此时,他已经拥兵不下十五万,当然他的兵良莠不齐,和李叱的宁军不可相比。

可能就是因为兵多了,常行觉得自己行了。

在冀州东南碣石州一带宣布称帝,展现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自信。

称帝之后,常行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要选一个黄道吉日,出兵冀州,剿灭假的人皇,拯救冀州百姓。

李叱听手下人把这事说完之后,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李叱道:“其实这种事,以前我也想过。”

众人都一惊,看向李叱,心说这种事你想过什么?

李叱道:“在书院读书的时候,燕先生小院里的菜,看起来就想偷......呸,看起来就想吃。”

燕先生道:“意思一样。”

李叱笑道:“我就想,怎么能把菜拔了,还不被燕先生发现,后来我想到,我可以在一个下雨天之后,穿着夏侯琢的靴子去,这样留下的痕迹就是夏侯琢的。”

燕先生道:“那你为何没有实施?”

李叱道:“因为若凌姑娘天天给你浇菜。”

燕先生楞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若凌姑娘脸一红。

李叱笑道:“从唐匹敌去兖州之前,我就在想怎么练兵......整天在校场上操练,到城外拉练,其实都不如打一场来的有用。”

他起身道:“东南李驰他老人家若是真来打,也是好事。”

就在他们说着这事的时候,东南,碣石州。

已经四十几岁,自从宣布自己是人皇后都累瘦了二十斤的常行,跪倒在地,激动的在发抖。

他是真的激动,抖的身上的衣服都跟小波浪似的,连绵不尽。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从大兴城来的朝廷官员。

虽然只是个六品小吏,可既然是带着圣旨来的,那便是钦差。

大楚皇帝陛下,封常行为北境王,让他为大楚效力,扫平冀州叛乱。

而且圣旨还把叛乱写的清清楚楚,就是冀州大贼李叱,幽州叛贼罗境。

皇帝陛下还说,只要把李叱灭了,再给他加封,还给他奖赏,等打完了之后,还要让他去大兴城觐见皇帝。

这位人皇啊,可是把人皇的脸都丢尽了。

一个劲的磕头谢恩。

老百姓们都说,当今陛下的爹,老皇帝就是被人皇托梦干掉的。

大楚皇帝陛下也是真心大,还给杀父仇人封王。

人皇也心大,激动的跪谢大楚皇帝把他从人皇降了好几级成为北境王。

连皇帝他都不当了,兴奋无比的接过了圣旨。

这位宣旨的大人,收了不少好处之后,也没有再多停留,第二天就离开了。

上了马车,这位钦差大人回头看了看,有些头疼。

马车里还有十几份圣旨呢,带的是足够多,不然的话真不够用。

离开大兴城之后,他一路往东北方向走,过青州的时候,在已经有几十个王的青州,又封了仨。

他进了冀州后,常行这是头一个,接下来还要往兖州那边走赶路。

皇帝陛下听闻兖州有个大贼叫狄春,所以给狄春封了个白山王。

钦差大人叹了口气,心累。

也怕。

保不齐就遇到个脾气大的,把他就杀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