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七十九章 所在意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27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一直都在想着老张真人的话,坐在墙头上看着日落的时候,还在思考着关于三狼的问题。

至于什么那一日不一日的,李叱并不怎么在乎。

此时李叱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老子辛辛苦苦把冀州搞的风生水起,百姓安居乐业,三狼?

三个什么狼也不行,三十头狼都不行,三百不行三千不行,多少都不行。

再至于老张真人说的他在这四方劫之中可能会有生死危险,李叱也不在意。

生死危险这种事,李叱经历的还算少了?

说起来,哪一次战场上厮杀,哪一次与人交手,不是生死危机?

“要不然......”

和李叱背靠背坐在墙头上的高希宁问了一句:“把罗境或是高真,又或者是程无节从豫州调回来一个?”

李叱摇了摇头:“不调。”

高希宁轻轻叹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李叱道:“老唐那边面对的凶险比我大的多,我这只是老真人的推测而已,到底会不会真的是那什么四方劫的局面还未必,就算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老唐在豫州日子过的比咱们难的多,他只是不说。”

高希宁也知道,唐匹敌手里的那点兵力,如今也就是勉强分派出去把已经夺下的地盘稳固下来。

说他手里有十万战兵不假,其实他身边留用的连三四万都没有。

李叱冒险去了大楚都城,瓦解了楚皇杨竞的英雄大会,为唐匹敌缓解了压力。

可是老唐的真正压力并不是在大楚朝廷那边,而是在一侧虎视眈眈的杨玄机。

杨玄机就在荆州,距离豫州不过七八百里,他绝对不会放任老唐先一步攻入京州。

难道杨玄机看不出来,朝廷已经没有什么兵马阻挡他了吗?

此时让杨玄机感到头疼的唐匹敌,不是楚皇杨竞,更不是远在扬州的武亲王杨迹句。

此时的情况就是,唐匹敌若是先进军京州,杨玄机必然出兵攻打。

而若是杨玄机先进军京州,唐匹敌也不会让杨玄机的后路能舒服了。

这两个人互相戒备,又互相忌惮,所以才给了京州喘息之机。

楚皇杨竞也不是个傻子,他为什么要搞英雄大会?就是因为他也把这局面看的清清楚楚。

趁着唐匹敌和杨玄机互相戒备的时候,杨竞必须尽快扩充新军。

哪怕这新军只是炮灰一样的存在,他也绝对不可能让唐匹敌或是杨玄机轻轻松松的打到大兴城外。

炮灰多了,一样有用。

现在大楚的局面才是最难的,武亲王被李兄虎牵扯在扬州根本就无法分身。

武亲王以十二三万的兵力,挡着李兄虎那边连兵带匪的超过两百万人,那已是武亲王的极限。

武亲王亲手训练出来的左武卫是能打,然而想想看,此时武亲王麾下的老兵还剩下多少?

他这些年来都在南征北战,左武卫老兵的消耗其实谁都能推测个大概。

然而能把新军训练的拉上去就能打,打就能打赢,这才是武亲王的可怕之处。

李叱道:“若此时把任何一人调回来,都可能影响老唐在豫州的布局,甚至是十万大军的安危。”

他摇头道:“冀州这边的事,不需要让老唐分心。”

高希宁嗯了一声后说道:“我已经派人往凉州求见澹台大将军,告知他最近做好防备,也已派人往东北告知庄大哥和澹台,让他们也谨防兖州 山海军。”

李叱忽然笑了笑道:“咱们派人过去,不管是澹台大将军还是庄大哥他们,都会认真对待,可是要问起来,是因为什么而提醒他们,要说是因为老张真人做了个梦......”

李叱笑着笑着就忍不住了,从小声的笑到哈哈大笑。

他看向高希宁问道:“是不是稍显有那么一丢丢荒谬?”

高希宁也笑起来,但她知道李叱如此大笑,是想缓解她心里的担忧。

她总是害怕李叱的心里不舒服,而李叱又何尝不是一样?

“如果是三狼齐来,那一定是黑武人发起。”

李叱道:“唯有黑武人,才有能力让西域人草原人还有渤海人一起动手。”

他看向高希宁道:“派人去幽州了吗?”

高希宁道:“第一个派出去的,就是去幽州告知夏侯。”

李叱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高希宁叹道:“你这也太容易满足了些,你还没得呢......这你要是已经得了的话,岂不是......”

李叱认真的说道:“你可以试试。”

高希宁道:“唉......过阵子吧,以前是要对付俩老头儿,现在要对付仨老头儿......真难。”

李叱又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月后,幽州。

夏侯琢收到从冀州送来的消息,立刻就开始着手安排人马,调动兵力往边疆增兵布防。

他才不管李叱是从什么渠道得知的消息,他只知道只要是李叱送来的消息,那就必须要在乎。

他甚至无需向手下人说是为什么,只需要把李叱的提醒当成的大战必来的信号就足够了。

李叱不管多艰难,手里缺少多少兵马,从来都没有主动打过夏侯琢边军的算盘。

上次从幽州带走的新兵,也是李叱让夏侯琢代为招募和训练的兵马,并非是北疆边军。

为什么如此?是因为李叱深知国门之重要。

“传令各处,增派人手,提前囤积筹备物资,已经春暖,如果黑武人要来的话,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夏侯琢站在众将面前,肃然说道:“我把话说在前边,诸位当牢记于心......你们将分派各处去准备迎战之事,若谁有松懈怠慢,谁那里是因为准备不足而出了纰漏,我这次是要杀人的。”

“是!”

所有将领整齐的应了一声。

夏侯琢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传令边军各处关口,派斥候向北深入探查,能出去多远就出去多远,尽力提前探知黑武人从何处来,来多少人,领军之将又是何人。”

“是!”

手下人又应了一声。

夏侯琢继续说道:“宁王穷数年之功,才把冀州改善成如今模样,他给了百姓们好日子过,给了诸位的家人乡亲以希望,而这一次,要靠我们来保护宁王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这冀州平安!”

“战!”

“战!”

“战!”

将领们高呼三声,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已经充满了斗志。

夏侯琢缓了缓后说道:“以前,我们缺兵少粮的时候,都扛住了黑武人数十万大军,扛住了黑武汗皇的御驾亲征,这一次,我们什么都不缺,我们有足够吃数年的粮食,有足够用数年的兵器甲械,冀州军工所制造的弩车,全部都被宁王送来边军之中,而大将军唐匹敌南下的时候都没有多少这样的装备。”

他扫视了众人一眼后说道:“我们边军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打外敌,没有人比我们更能打!”

他说完后一摆手:“各军准备妥当后无需向我请示,直接开赴你们的守备之地。”

第二天,冀州。

李叱和大家在一起吃早饭,高希宁她们看着他,勺子舀了一些粥,放在嘴边却忘了喝,没有人说话,怕打扰了李叱的思路。

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才会连饭都忘记吃了。

“派人给庄大哥澹台送信。”

李叱忽然抬起头说道:“让澹台带他所部,立刻开拔往幽州方向支援。”

燕青之怔了一下:“可是现在,并无黑武人寇边的确切消息,若是调走澹台,山海军趁机攻打龙头关,只有庄无敌一军把守......”

李叱道:“宁丢龙头关,不丢北疆国门。”

他坐直了身子说道:“我不管是什么国,现在是不是大楚也好,北疆的国门都不容有失。”

燕青之又劝了一句:“可是龙头关若是失守的话,那后边就无兵可守,山海军可长驱直入而至冀州城外。”

李叱道:“冀州可以丢,丢了还是中原的,国门若失守,中原就是黑武人的了。”

他看向余九龄道:“派人去龙头关的时候告知庄大哥,若死守不住的话,那就当机立断直接退守冀州城。”

李叱端起粥碗,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完。

“收拾东西,咱们去幽州。”

说完后大步走了出去。

众人看着他,一时之间都有些懵了。

在座的人又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有些惊讶。

老张真人在小张真人的肩膀上拍了拍:“你昨日才问过我,天命人皇,与盖世枭雄有何区别,我说以后你就知道了,你可看明白了?不用等以后,现在你就知道了。”

小张真人起身道:“弟子去收拾东西,准备去幽州,师父照顾好自己。”

老张真人点了点头:“龙头关应有一难,我即刻启程往那边去,若可化解,可保龙头关稳守,若不可化解......你需谨记,你已是龙虎山真人,要多为百姓们做一些事。”

说完后老真人看向其他弟子:“你们皆随宁王赴北疆,哪怕只有你们几人,也是我龙虎山道门出了一份力。”

“师父!”

那几名弟子连忙起身,都要劝阻。

老张真人摆手道:“无需你们陪伴,难不成我连你们几个都不如?”

他笑了笑道:“你们也要记住,这次来冀州,你们会看到此生都不该忘记的事,不管你们以后还是不是道门传承之人,都会让你们懂得人是该怎么做的。”

老张真人转身往门外,弟子们连忙跟了上去。

高院长看向燕青之道:“我回去准备一下,写一份告万民书,希望能让百姓们也知道,这一次大家都不能袖手旁观。”

虽然这只是老张真人说的一个梦,可是因为李叱真的在意,所以每个人也都明白过来,国门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高希宁侧头低声对身边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即有廷尉军的人跟着老张真人出去。

高希宁走到门口,看向外边吩咐了一声。

“廷尉军。”

门外的廷尉军整齐回身:“在!”

高希宁高声问道:“你们可还记得,廷尉军,军职何在?”

所有人整齐回答:“一切为了宁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