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三十四章 贼公贼婆

不让江山 知白 688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那俩黑衣人一边轻声交谈着什么一边往前跑,每个人扛着两个大包,瞧着就跟蚂蚁举着个苍蝇在爬似的,爬的还挺快。

长裙少女横跨一步拦在路口,她没说话,因为她觉得说话是很麻烦的一件事,直接打才比较省事。

“让路。”

前边的那个家伙看了她一眼,居然一点儿都不在意,这偷东西被都人发现了,还如此理所当然的让人家让开。

所以少女更怒,一脚横扫。

长裙下,那条修长笔直的腿带着一股淡淡香风也带起来裙摆,这一脚来得极快,前边那个家伙显然楞了一下,然后一低头,把肩膀上扛着的大包往前一顶,这一脚便横扫在那大包上。

扛包的贼没有想到这小姑娘一脚力度这么大。

小姑娘没有想到这包里的东西这么硬。

当的一声,小姑娘顿时就向后退掠了出去,一只脚站在那,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扛包的贼看了她一眼,没有趁势还击,又和另外一个人对视了一眼,俩人扛着大包就那么往前继续跑了。

小姑娘有些懵的看着那俩人,心说如果他们不是贼,这深夜扛着贼赃跑路是为什么,如果是贼,怎么一点贼的凶悍气都没有。

前边那个扛包跑出去的,跑了几步又回来,此时小姑娘已经疼的蹲在那揉脚了,那家伙跑回来,把两个大包放在地上,小姑娘立刻起身戒备,心说总算是要打了。

结果那家伙从口袋里翻了翻,翻出来一把铜钱扔在小姑娘身边。

“拿去买一瓶跌打药。”

说完扛起来大包又跑了。

小姑娘更懵了,心说这是什么贼?

小姑娘喊了一声:“你们是谁!”

那家伙回头说了一声:“别管我们是谁,请记住我们的见义勇为。”

小姑娘更懵了。

半个时辰后,刘英媛家里的那个小院,院子里堆了好多大包,里边都是皮甲和大楚的制式横刀,这些东西对于义军队伍来说其意义有多大无需赘言。

大部分义军都是泥腿子出身,哪里有什么正经的盔甲兵器,整个冀州之内,曾经各路义军加起来有数十万人,凑不出来几千套正经的皮甲,凑不出来几百把正经的长刀。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实如此,他们的兵器五花八门,最多的是造价低廉的长矛,而且绝大部分是没有铁枪头的长矛,就是一根木棍削尖了直接用。

钉耙和锄头这种含有一部分铁器的兵器,就算是不错的了。

对比之下,这也就显示出了燕山营的武器装备有多精良,毕竟虞朝宗要谋的是长远,所以燕山营里基本上该有的都有,有专门收集铁器的队伍,有专门打造兵器的铁匠。

可即便如此,燕山营的武器也多是长矛,而且枪头都很小。

这一次去武备军库房里往外捞东西,收获了三百柄制式横刀,还有两百套皮甲。

余九龄本来说不让李叱去了,说不准姜然的人会不会出问题,他担心李叱去了会有危险。

可是李叱说一定要去,回来的时候余九龄说幸好你去了,不然那少搬回来多少好东西。

余九龄擦了擦汗水后问李叱:“那个小姑娘是哪儿冒出来的?”

李叱摇头:“闻到了些酒气,可能是谁家的大小姐喝多了出来耍酒疯的。”

余九龄道:“你还回去给了点钱?”

李叱嗯了一声:“耍的不赖,该赏。”

余九龄噗嗤一声就笑了,他打开大包看了看,然后脸色微微一变......他拿起来一把长刀递给李叱:“亏了。”

李叱接过来看完后也叹了口气:“确实亏了。”

那小姑娘看起来花拳绣腿般的一脚,居然踢坏了好几把横刀,木制的刀鞘断了不足为奇,连刀也断了。

这一脚的力度如果踢在李叱身上的话,估计着肋骨也会断。

“我现在想把钱要回来。”

李叱看了看那几把被踢坏了的刀,一脸的心疼。

正好第二天是书院的旬假,李叱让车马行的兄弟准备了两辆大车,他和余九龄带着车马过去要把昨夜的收获运回车马行。

清晨天气不错,春风拂面,清爽宜人。

李叱和余九龄俩人习惯性的坐在大车前边吹牛皮,也有比较认真的学术讨论,比如传说中的玄女神法是不是那么高深,她好看不好看,腿长不长之类的。

又经过了云斋茶楼,李叱和余九龄聊着天呢,下意识的往茶楼里看了一眼,这么早茶楼还没有开门,说实话,对这里李叱还真是已经有几分感情。

就在这时候有个小姑娘从茶楼里开门出来,一出门伸了个懒腰,她似乎也爱极了这清晨的空气,爱极了这洒了阳光的街道。

李叱坐着大车过去,小姑娘视线也没有在他这边,毫无交集。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从巷子口跑出来的小孩突然到了马车前边,李叱和余九龄同时一惊,下一息,李叱已经下车一把抓住缰绳,硬生生把马车停下来,而余九龄已经抱着那孩子跑到一边去了。

余九龄把孩子放下来,瞪了一眼那孩子的母亲,看人家长得好看胸也大,立刻就不瞪了。

他回到马车边上对李叱说道:“英雄,力拔山兮气盖世啊,真是让人敬仰,敢问英雄尊姓大名?”

李叱一摆手道:“不用问我是谁,我也只是见义勇为。”

那小姑娘的眼睛骤然睁大!

她看向李叱他们,那俩货已经坐在大车上继续往前走了,小姑娘迈步要追,脚疼的厉害,没能追过去。

余九龄正好回头看,他不是要看那小姑娘,而是依依不舍的又回头看看刚才差一点撞倒的那小孩儿他娘。

结果看到小姑娘一瘸一拐的走了几步,他都觉得有些可惜。

“看身材应该很漂亮,奈何是个瘸腿的姑娘。”

李叱听到余九龄的话回头看了一眼,见是那个昨天看到的在云斋茶楼里唱曲儿的姑娘,有些同情的说道:“怪不得她昨天唱曲儿的时候坐在那一动不动,原来是行动不便。”

说到这的时候,他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所以立刻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小姑娘已经不见了,想来是回到茶楼里去了。

李叱想着莫非就是她?

他想着应该不会都是巧合吧,昨夜里虽然没看清楚那女子什么样貌,不过依稀觉得身材体型好像确实差不多。

再加上一瘸一拐的,而且还是云斋茶楼附近,李叱觉得这事有必要查一查,一个武艺不错的小姑娘跑到云斋茶楼这种地方唱曲儿,必有所图。

他担心的是孙夫人两口子,孙夫人待他很好,虽然一开始是生意上的各取所需,不过后来孙夫人确实把李叱当弟弟一样对待。

李叱想着这事不能不管,万一是江湖上的人要谋孙夫人的家产,孙夫人一家就危险了,这种事其实真的不算少见。

很多江湖上的独行盗,或者是那种夫妻盗,都会假意到一个富户家里做事,取得信任后再杀人劫财。

而与此同时,在云斋茶楼里,那个小姑娘躲在窗口后边看着马车走远,心说这个家伙应该就是昨夜里那个王八蛋了。

还给了她一些铜钱买跌打药!

她没喝酒,现在都恨不得把那家伙打一顿,然后也在他脚边扔一把铜钱,让他去买跌打药,买两份!

“夜里偷完了白天还偷......”

小姑娘自言自语了一句:“狗贼精力旺盛啊。”

她回头轻轻叫了一声:“云姑,让外边的人跟上去一个,就那两辆大车上的人,看看他们要去什么地方,盯准了人。”

云姑昨夜里听到打斗声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还是她把少主搀扶回来的,检查之后发现少主的脚面肿的好像馒头似的。

“就是昨夜里我遇到的人。”

小姑娘咬着嘴唇说道:“这种人要是不教训一下,当真没有天理了。”

云姑无奈,只好出去吩咐人跟上。

李叱正在思考那小姑娘是不是什么江湖恶人的时候,忽然看到前边出现了两个很熟悉的身影,他眼睛立刻就睁大了。

他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朝着余九龄喊了一声:“你去吧,我有事要忙。”

余九龄往李叱跑出去的方向看了看,就看到高希宁和若凌两个人手拉着手在逛街,应该是出来吃早饭。

李叱迎着那俩人跑过去,颠颠儿的。

余九龄撇嘴自言自语道:“看看那样子,一边跑一边甩屁股,跟神雕似的。”

高希宁也看到李叱了,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李叱跑到高希宁面前问了一句。

高希宁道:“好久没出门,爷爷说现在冀州城里也不太平,让我少出来,求了好久才答应我今天出来吃早饭。”

她问李叱:“你吃过早饭了没有?”

李叱摸了摸自己肚子,摇头:“没吃。”

心想着好在刚刚吃的不多,就吃了三碗面。

“咱们去云斋茶楼对面那家吃怎么样?”

高希宁笑着说道:“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了,以往要吃那家的东西,都是你带给我,可是后来爷爷不让我去找你......”

李叱道:“你说吃什么咱们就去吃什么,他家的肉末米粉和酸豆米粉确实都很好吃。”

三个人一路说着话又走回到云斋茶楼那边,对面是一家小吃店,早早的就已经开门做生意了。

小姑娘还在窗口站着呢,正在做心理斗争,她也想去对面吃早饭,又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样子,可是那米粉的香气又真的好诱人。

就在这时候,她看到那个家伙居然又回来了,身边还多了两个小姑娘......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大姑娘。

刚刚被救了的小孩儿看到李叱后跟他娘说了一声,他娘亲连忙过来和李叱道谢,刚刚没有反应过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李叱连忙摆手道:“没事没事,不过是日常见义勇为。”

高希宁问怎么回事,李叱就随便添油加醋的说了说自己有多勇武的事。

高希宁嘿嘿笑起来,看着李叱说道:“这么棒的?”

云斋茶楼里,那小姑娘哼了一声,咬着牙想到......还是一对贼公贼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