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九章 欺负人

不让江山 知白 66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刚刚从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城外世界来到锦衣玉食风光无限的城内世界,李丢丢总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什么时候梦醒了一睁开眼,师父就站在他面前,把他头上的干草摘下来,然后问他饿不饿?

不饿就好,饿了忍着。

走在书院的小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些书院弟子,李丢丢到现在还没有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其中。

他们四个要上课的地方紧挨着那片小湖,湖边是一片树林,教室就在树林前边。

李丢丢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张肖麟和孙如恭那两个人是故意早来到食堂想羞辱他一下,那个看起来明显还没有脱离母亲怀抱的刘胜英也来了这么早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四个人显然分成了三派,张肖麟和孙如恭站在一起聊天,不时瞥一眼李丢丢,眼神里都带着一种瞧不起,两个人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李丢丢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

刘胜英一个人怯生生的站在门口,他看看李丢丢又看看张肖麟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选,竟是一脸的委屈,好像他被三个人欺负了似的。

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马上就到上课的时间,教习燕青之才抱着几本书册缓步过来,见到他走过来,李丢丢四个人同时俯身行礼。

燕青之看了看几个人,把手里的钥匙扔给李丢丢:“以后你必须第一个来,开门的事就交给你了,在我来之前打好热水,我要泡茶。”

李丢丢接着钥匙,没说话。

这把钥匙给了他,就不仅仅是每天要第一个来,还要最后一个走。

开门进教室,燕青之在那把藤椅上坐下来,有些不像个教习的翘起二郎腿,这种坐法会被体面人看不起,认为这么坐着的人都粗鄙无礼,按理说书院的先生不该这样才对。

屋子里的桌椅不少,四个人可以随意选位置坐,张肖麟和孙如恭挨着坐在第一排,李丢丢也坐在第一排,但是选了一侧靠窗的位置。

刘胜英又是看了好一会儿,眼圈越来越红,好像选个位置坐下对他来说都很难,最终还是到了第二排坐下来,一个人,委屈巴巴的。

“你是怕吓着我吗?”

燕青之看了刘胜英一眼:“坐那么远干嘛!”

哇的一声,刘胜英居然哭了。

燕青之皱眉,本想再说几句,可是想了想对这样的孩子自己何必浪费口舌。

“作为四页书院的惯例,第一堂课我不会给你们讲和学识有关的东西,而是讲和人品有关的东西。”

燕青之在椅子上坐下来,用教鞭在桌子上敲了敲:“李叱,你去打水。”

李丢丢一怔。

他起身问道:“先生,不是要开始授课了吗?”

“与你无关。”

燕青之语气平淡却每个字都如同藏着刀锋一样说道:“穷人可以有学识,虽然有学识也没有用,但穷人没必要听品行课,在一群穷人中,你有好的品行不一定会受人尊敬,但一定会吃亏,在富人中,你有没有好的品行都无关紧要,因为你不是。”

李丢丢憋着火,从进书院第一天开始这位自称书院甲级一等教习的家伙就一直对他喊穷人。

李丢丢站在那看着燕青之看了好一会儿,燕青之也看着他,然后问:“你是想问什么吗?是想问穷人为什么不配有好的品行?”

李丢丢轻轻吐 出一口气后摇头说道:“我想问先生,水房在哪里?”

燕青之眼睛微微眯起来,他没有想到李丢丢这样都没有发火,所以他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自己去找。”

张肖麟和孙如恭两个人同时笑起来,而刚刚两个人交头接耳说的,正是和这有关的事。

张肖麟挨了打,当天晚上他家里人就去拜访了书院教习燕青之,送上去很多礼物,请燕青之务必把李丢丢赶出书院。

张肖麟家里虽然有些权势,可是书院有书院的规矩,哪怕是教习,在学生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也不能私自把学生赶出书院,唯一的办法就是逼李丢丢自己走。

张肖麟压低声音在孙如恭耳边说道:“看吧,我就说过了,先生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的,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个混蛋就会自己离开,书院本来就不是他这种人应该进来的地方,癞蛤蟆一只......”

孙如恭笑着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不过你看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摆明了是不想走,还想拍先生的马屁,不如......”

他贴在张肖麟耳边说道:“不如下了课之后,你跟先生说请他一会儿到湖边树林,有要紧事要告诉他,然后我们两个激怒李叱,上次他打了你,那是院长大人有意考究你们的武艺,这次不一样了......”

他笑了笑说道:“书院里有规矩,学生之间打架斗殴者,不管什么理由都要逐出书院,那是有辱斯文体面的事,一会儿你在树林里和李叱动手之后看到先生来了,你就假装吃亏让他打几下,先生拿了你家好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张肖麟立刻就佩服起来,他觉得孙如恭不愧是自己的朋友,这办法真好。

李丢丢拿起水壶走出教室,回头看了看,见燕青之翘着腿坐在那一脸懒散的说着什么,应该也只是在敷衍的讲一些,那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甲级一等教习。

昨天李丢丢就知道水房在那,其实在教室里他被燕青之羞辱的时候,他站起来真的是想质问,可是在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师父,师父拼了命的把他送进书院,告诉他不要惹事,所以他忍了。

到水房打了热水,李丢丢拎着水壶往回走,手里的藤壶对于普通人家来说也算是一件小奢侈品,这东西能保温,当然保温的时间也算不上多久。

寻常人家,这样的世道,能不花的钱就不花。

打了水回去,燕青之却抱着书册从教室里出来了,看了李丢对一眼:“怎么这么慢?我的课都已经讲完了你居然才把水打回来,下次跑着去跑着回。”

李丢丢深吸一口气,点头:“学生记住了。”

“别自称学生,你还不是。”

燕青之说完这句话举步往前走,李丢丢看了看手里的藤壶问了一句:“先生不泡茶了吗?”

燕青之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怕用你打的水泡茶会沾染你身上的穷气,第一壶水算是洗洗你自己,放着吧。”

说完就走了。

李丢丢毕竟才十一岁,站在是那么的无助也是那么的愤怒,他真的想摔了手里的水壶一走了之,可是他忽然间想起来刚刚看到的燕青之的眼神,他就是在等自己发怒。

就在这时候张肖麟从教室里出来,瞥了李丢丢一眼笑道:“哎呦,穷水好喝吗?”

李丢丢再次深呼吸,忍了。

他拎着藤壶进教室,孙如恭却笑着对他说道:“快坐下看书吧,先生说让自己读书温习,刚刚先生讲的你没有听到,要不 要我教你?”

李丢丢看了他一眼,摇头:“谢谢,不用了。”

刘胜英张了张嘴想说我也可以教你,看到孙如恭的眼神后又低下头没敢说。

张肖麟去追燕青之,自然是跟燕青之说一会儿让他到湖边树林,他都想好了借口,先只说有重要的事,等到了树林里看到李叱打他之后,他再说我只是想感谢先生你帮我出气,又怕别人看到影响了先生,所以请先生到树林里说。

都计划好了,只等着李丢丢上当。

李丢丢坐下来打开书院发的书册,昨夜里他都已经看了不少,课业很简单,这些东西在他五岁的时候师父就都和他讲过,看着毫无新意。

距离教室大概有几丈远的花园矮墙上,高希宁坐在看着,气的小脸都有些发白,她生气燕青之欺负人,也生气李丢丢居然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可是忽然间转念想到,如果李丢丢对教习发脾气,那么就给了燕青之将他赶出书院的借口。

“他是真的怂呢,还是也想到了?”

高希宁自言自语了一句。

大概一刻之后张肖麟跑回来,坐在孙如恭身边后比划了一个成功的手势,孙如恭随即也跟着笑起来。

“我和先生说了,约好今天停学后树林见。”

张肖麟一脸得意。

又半个多时辰之后燕青之才回来,坐下来之后看了看身边地上放着的藤壶,指了指:“李丢丢,水凉了,去再打一壶水来。”

李丢丢起身:“是。”

燕青之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他在想,这个孩子是天生的胆小唯命是从,还是真的很能忍?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显然李叱都不会当众顶撞他了,所以他觉得有些无趣。

李丢丢第二次打水回来给燕青之泡了茶,然后回到自己位置坐下来听课,燕青之讲的是算学,算学是四页书院基础学科之一,但是很多人都不喜欢,因为麻烦。

李丢丢认真的做了笔记,还没有等他写完,燕青之忽然起身大步走过来,脸色铁青的说道:“我没有让你们记的时候你们谁也不许记,难道你是想把我教的东西拿到书院外边去炫耀?还是因为太穷了所以想拿着笔记出去卖钱?”

李丢丢这次真的快忍不住了。

燕青之把他的笔记拿起来看了看,眼神一变,片刻之后把那页纸扯下来撕的粉碎,随手扬了:“下课之后打扫干净,再有错处我就把你逐出书院。”

李丢丢深呼吸,连续几次。

“是。”

他回了一个字后坐下来,燕青之却皱眉道:“谁让你坐下的?站着吧,一直站到今天停学。”

李丢丢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小拳头上青筋毕露。

他还没有发火,忽然间从外边飞进来一块土坷垃,特别精准的打在燕青之脑门上,土坷垃碎开,弄了燕青之一脸的土。

“是谁!”

燕青之咆哮一声,侧头往外边看,一个人也没看到。

高希宁蹲在矮墙后边心跳砰砰砰的,她是真的气坏了,随手抓了一个土坷垃就砸了过去,还真是没让她失望,砸的可准了。

“哼......”

高希宁蹲在那轻轻哼了一声。

“叫你欺负人!”

......

......

【求收藏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