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三十五章 圣刀门

不让江山 知白 72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归元术的劝说下,甘道德没有下令杀人,虽然他确实不想把这些工匠全都放了。

可是人啊,总是担心会在大好事即将到来的时候,被什么小事给破坏了。

再过几日就是封王大典,此时杀人见血腥,确实不是什么好兆头。

甘道德此时此刻,最不能容的就是大典会被破坏,所以自己也不会去触霉头。

李叱跟着郑顺顺离开了王府返回大典会场那边,看起来他们没有再被怀疑。

但是把郑顺顺他们几个也吓得够呛,真要是被发现的话,他们可能全都得交代在那。

所以郑顺顺对李叱真的是佩服到了极致,李叱可是冀州之主,可是宁王啊。

哪有一位如此身份地位的人,自己跑去冒险的。

按照正常来说,别说跑到甘道德的王府里冒险,以李叱的身份地位,他都不该来无来城。

“你没事吧王爷。”

郑顺顺下意识的问了李叱一句。

李叱笑了笑道:“没事。”

归元术道:“以后绝对不能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太危险,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

李叱笑着摇头:“哪有那么多意外。”

意外,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意料之外,而李叱意料之外的事今天只发生了一件。

那就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意料到,在甘道德的书房里藏着一个那样的高手。

“发现什么了吗?”

归元术问道。

李叱点了点头:“不少呢,归元术把兵力布防图和其他军事上的机密,藏在了一本书里,那书中间被他挖空了,像是个小箱子一样。”

归元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可是却不见李叱身上有什么东西。

“没能带出来?”

“怎么可能带的出来。”

李叱笑道:“藏起来了。”

归元术道:“明白了,你暂时把东西藏在了王府里,等以后我有机会再带出来。”

李叱摇头:“不是。”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藏这里了......东西我看过了,然后和我之前穿的衣服扔进了他们茅厕后边粪坑里,唉......怪可惜的。”

归元术道:“王爷都记住了,也就不可惜了。”

李叱道:“可惜的是我身上一件软甲,如果没有软甲的话我确实被那黑衣人伤了,他的刀有问题,连我软甲都劈开了一条口子,差一点就见了血,那软甲好值钱的......就那么丢进粪坑了。”

李叱在从书房撤出来之后,立刻避开人群回到郑顺顺他们身边。

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让郑顺顺穿了两件长衫,一件套在了里边。

他最初的想法是万一他潜入书房的时候有人发现,他回去之后换上郑顺顺的一件,结果没有想到会被人砍了一刀,好在是他凡事都不会只做一种准备。

“兵力布防甘道德可以轮换,但他手下军队中的人员配置,将领姓名,财源来路,屯田之地,粮仓位置,这些不可能换的掉。”

李叱笑着说道:“好在我是一个那么聪明的人啊......”

归元术叹了口气道:“王爷手下人都适应了吧?”

李叱问道:“适应什么?”

归元术道:“适应了王爷这种行事风格,让人提心吊胆的行事风格。”

李叱道:“没有,他们也不适应,但是管不了。”

归元术:“......”

李叱笑道:“你们以后也会 适应的,适应不了也就不管了,哈哈哈哈......这次记住的东西让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可不是那些屠王军的布置和将领的名字。”

李叱往王府那边回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们都低估了甘道德,他一直都在以一副假面孔示人。”

归元术一怔:“他......怎么了?”

李叱道:“他很强,不只是个人武艺很强,他在各方面都很强,却装作是一个没什么学识也没有什么头脑的人,所以我现在怀疑,他率军去冀州的时候,根本就不是去和山海军联手的,只是因为后来打不下来冀州,才转而去了龙头关,试图和山海军里应外合,如果我猜得没错......他骗了很多人。”

李叱道:“我在那本书里还发现了几封信,是慕风流和甘道德的书信往来,你还不知道谁是慕风流,回头讲给你。”

李叱道:“你现在只需知道,慕风流一个人就挑动了中原整个北方的不安定,还是黑武人在中原的内应。”

李叱道:“甘道德连慕风流都骗了,慕风流以为他只不过是自己扶植起来的傀儡之一,没什么真正的本事,头脑也不聪明,可实际上......我猜着,甘道德去冀州,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慕风流,甘道德只是运气不好,遇到的对手是我们。”

李叱回想了一下那个黑衣人,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那个黑衣人是甘道德的同门,我在书册里还发现了一个名单,上面写的是......圣刀门可用的传人名单,大师兄就是甘道德,师弟叫虎隐,应该就是那个黑衣人。”

归元术仔细回忆着,似乎对这个圣刀门有些印象,他脑子里忽然亮了一下,想起来在大理寺的存档中看到过这个名字。

郑顺顺也想了起来,他看向归元术道:“大人,圣刀门,大理寺的存档之中有记录。”

他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大楚定坤年间,皇宫被刺客攻入,大大内侍卫损失上百人,连精通楚皇剑的暗卫都被打成了重伤。”

听到这句话李叱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听很多人都提起过,楚皇剑法,天下无敌。

连精通楚皇剑的人都被人打成重伤,可想而知那些刺客的实力有多强悍。

“是两败俱伤。”

归元术解释道:“暗卫和刺客的首领激战,刺客的首领自称圣刀传人,要杀楚皇报仇,两个人大战,不分胜负,都受了重伤,那圣刀传人后来退走,他带来的刺客死了十六个......可是却杀了一百余大内侍卫。”

“后来,当时的楚皇勃然大怒,下令彻查这个所谓的圣刀传人,查了一年之后才有些线索。”

归元术说到这看向李叱道:“原来所谓的圣刀传人,是那么多年来一直隐藏着的大周皇族后人,世人评价天下名刀,将周圣人的刀定为天下第一。”

“虽然大周灭亡,但百姓们依然对圣人顶礼膜拜,大楚前一百多年也并没有干预。”

归元术道:“可是到了大楚定坤年间,皇帝不知道为什么,下令不准再祭祀周圣,各地的圣人庙,也就是百姓们常说的夫子庙大部分都荒废了。”

“可能就是因为如此,夫子传人觉得这是大楚皇帝对夫子的亵渎,对圣人的亵渎,于是要入宫刺杀皇帝。”

李叱点了点头,回忆了一下后说道:“莫非刚才那个黑衣人用的,就是周夫子的圣人刀?”

归元术道:“我那会儿听到黑衣人和甘道德说,他的刀有些特殊,中刀的人伤口不会愈合,所以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伤口,你之前说过掷出去一刀可能伤了那人,他的伤口显然是被他自己剜过血肉,可见他所言不虚。”

李叱叹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归元术道:“他自己当然清楚圣刀的厉害,所以被圣刀伤了马上就做了处理,也是情理之中,不算可惜。”

李叱道:“我的意思是可惜了那把刀,我不该扔回去的,那刀应该很值钱了.....”

归元术:“......”

李叱笑了笑道:“回冀州之前,甘道德要杀,那把刀我也要搞来。”

几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回大典会场那边,李叱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悄悄脱身,回到他们住的大宅中。

回去之后,李叱就把自己看到的那些机密和高希宁仔细说了一遍。

李叱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但他还是怕自己忘了,毕竟短时间内不能把这些写出来。

一旦写出来的话就可能成为把柄,被甘道德的人发现,众人也就都危险了。

他一个人过目不忘也就罢了,高希宁的记忆力也远超常人的好,你说气人不气人。

两个人都仔细记住,就算是回去之后有所遗漏,两个人对照一下也就差不多了。

让李叱跟感兴趣的就是那个圣刀门,他在名单上一共看到了二十八个名字。

而这显然不是圣刀门的全部弟子,因为那名单是可用之人的名单,必然还有不少人没有在名单上记录。

而且推测,这些人彼此并不是都认识,也许圣刀门在大楚各地也有不同的分号。

甘道德是嫡系传人的大师兄,那个持刀的人应该就是二师兄虎隐。

除此之外,让李叱在意的还有圣刀门的门主,名为尝愧,他还有个师弟,也就是甘道德的小师叔,名为见离。

从已知的这些消息,李叱大概对甘道德起兵有了一些推测。

最初圣刀门的人,隐藏于天下,行走于江湖,不问朝堂事,倒也逍遥自在。

可是在楚定坤年间,楚皇下令废止祭拜周夫子,不准夫子庙再有香火,圣刀门的人都被激怒了。

于是有了那次刺杀,险些杀了大楚皇帝。

这是仇恨的开始,因为圣刀门死了十六个人,那个首领还重伤,也许也活不了多久。

大内侍卫死了一百多人,皇帝还能再挑选,圣刀门的传人练到那般地步,都是有至少二十年苦功的付出才行。

所以对于圣刀门来说,受到的打击更为沉重,仇恨也就更大,逐渐扭曲。

多年之后,大楚已经乱成了这样,周夫子的后人们也想趁势起兵,不再偷偷摸摸的想着去怎么暗杀楚皇,而是灭掉楚国,推翻楚皇江山,重新恢复大周天下。

所以圣刀门的人,将他们的大师兄甘道德推举出来,而其他人则在暗中帮忙。

有这样一群高手在,甘道德一开始起兵成势并不是很难,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被慕风流发现,觉得可以利用,又给了不少帮助,所以屠王军才会迅速壮大。

把这些事理顺之后,李叱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去搞那把让人伤口不能愈合的圣刀了。

圣刀不杀人......那哪里是什么不杀人?

被圣刀所伤的人连伤口都不能愈合,这种恐怖,想想就知道那些中刀的人会怎么死。

“告诉大家最近都小心些。”

李叱道:“如果圣刀门还有别的人也在无来城,甘道德一定会分派他们四处探查,也会盯着我们,毕竟最近只有我们是外来的。”

众人都点了点头。

李叱道:“周夫子值得万世景仰,可他们也没什么可尊敬的,不是世道和楚皇逼着他们变成了屠夫和恶人,而是他们也想做皇帝。”

李叱看向众人:“没有特殊情况,都留在这里不要外出。”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又回忆了一下那黑衣人的刀法。

李叱在心里想着,我开始期待下次再遇到,不知道你期待不期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