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为了报仇

不让江山 知白 62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想敌人之所想,这是李叱最擅长的事之一,他擅长的事情很多,比如吃饭也是他所擅长,他的年纪还不大,将来也许还会有更多擅长的事,但擅长是擅长,他并不得意。

他最得意的擅长本事,莫过于哄高希宁。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显得很没有出息,可出息又是什么?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能哄好,也许更没出息。

当然事情不可一概而论,有些哄不好的,可能是天生就没人哄的好。

李叱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在想着,如果整个粮仓上上下下能管事的,早就已经被崔家人实际控制,那么自己之前的判断可能就有些不正确。

不过好在这次没有白来。

李叱在马车里对余九龄交代了几句,听完之后余九龄眼神一亮,回了一句交给我吧,然后就在半路先下车走了。

姜然就因为李叱这翻交代,对李叱的佩服更加深刻了些,说起来,一开始的时候,姜然对李叱这样的人难免会有几分轻视,第一是因为李叱出身寒微,他觉得李叱不可能有良好的教育,第二是因为李叱年纪太轻,他觉得李叱不可能有缜密的思维。

古人说,一个人言谈举止中藏着他半生的阅历和知识,李叱的言谈之中,藏着一只修炼千年的老妖怪。

姜然又觉得有些幸运,自己在人生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李叱,当时他的想法也就是得过且过,没把李叱太当回事。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幸运在于,碰到的这一群看似出身不好的年轻人,可能都是已经有累世修行的妖怪脱胎转世,就瞧瞧这几个人,哪一个不是妖孽的让人觉得他们的年纪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姜然刚刚那一瞬间甚至还想着,他要是伸手往李叱脸上拽一把,会不会揭下来一张面具,下边是一张不知道什么妖魔鬼怪的脸。

“姜先生。”

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李叱叫了他一声。

姜然连忙点头道:“当家的,你有事只管吩咐。”

李叱道:“也有一件事交给你,九妹去查的是和粮仓那边有关的事,你去查一查三月江楼,那边有没有熟面孔?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姜然摇头道:“我做官那会儿,虽然也喜好这一口,但我不愿意去三月江楼那种地方,我更愿意去价格低一些的,我这个人,对质量要求没有那么严格,倒是对数量的追求更大一些。”

李叱:“噫......”

姜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现在留了胡须,而且肤色比原来那会也黑了不少,所以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

李叱笑道:“那好。”

他取了一些银票递给姜然说道:“去三月江楼里探探底细,我总觉得崔家的人如果藏身的话,会有人藏在三月江楼那边,这些银票你拿去用,不够的话回来在账上补。”

姜然的眼睛都亮了:“还有......这等好事!”

李叱笑道:“莫要告诉九妹,不然他会说我。”

姜然一拍胸脯说道:“放心就是,我断然不会说出去的,下午我就去三月江楼那边探听一翻。”

李叱道:“下午就去?倒也......不用这么心急。”

“急!必须急!”

姜然道:“

这等要紧大事,不急可怎么行。”

李叱:“噫......”

他打开车窗看了看外边,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去粮仓的事崔家的人很快就会知道,所以他们的防备会变得更为严密,如果我所料不差,再过几天他们就会动手,粮仓重地,不容有失啊。”

他对姜然说道:“一会儿我在前边路口转弯处下车,你让马车直接进咱们后院。”

姜然应了一声,知道李叱可能要去见夏侯琢他们。

在路口转弯的时候,那里有几个摆摊的,李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借助人群遮掩迅速进入转角的一家店铺,转了一会儿后出来,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出去。

半个多时辰后,李叱已经到了南城城墙上。

唐匹敌昨夜里当值一夜没睡,李叱到的时候他横在墙垛下边躺着睡着了,身下是一些稻草,也没有枕头被子,躺在那睡的应该很不舒服。

李叱没有打扰他,看得出来,这才短短两三天时间而已,唐匹敌在军中已经有了不小的威望,士兵们都没有人喧哗,尽力保持安静,不想吵到唐匹敌休息。

夏侯琢巡城去了,李叱在城墙上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夏侯琢才回来,两个人凑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了很久,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谁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反正李叱离开的时候,夏侯琢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似乎是解决了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代州城。

城中的一家看起来颇有规模的大院中聚集了不少人,这是城中富户郑家所在。

郑家在信州其实也算不得有什么名望,不过多年来一直经商,家中颇为富有。

郑家的人日子过的舒坦,还是因为和前代州一位将军有关,这位将军是代州的厢兵将军,去年黑武人来的时候跑了,一直都没敢回来。

这位将军跑了之后,郑家行事就变得极为低调,几乎很少与人打交道。

此时此刻,院子里聚集了不下二百余人,大多数都是壮年汉子,他们都看向正对面那个妇人,等着她开口说话。

片刻后,那妇人看向身边管事问道:“就这么多了吗?”

管事俯身道:“回大小姐,老爷离开代州的时候带走了一些人,现在各分号的伙计都召集过来了,能用的全在这。”

那妇人轻轻叹了口气后说道:“能用的大概只有这么多,确实少了些.......”

她抬头看向那些汉子,停顿片刻后说道:“你们这次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小少爷的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事,小少爷都不能有危险,我给你们每人每年二百两银子的工钱,第二年翻倍。”

院子里的人全都惊了一下,他们这些人不过是郑家的长工短工,其中一部分是护院保镖有些武艺,另外一部分就是不缺力气。

他们这些人,原本一年的工钱也没几个钱,现在一年能拿二百两银子,第二年还能拿到四百两,这诱惑可以说不可抗拒了。

“如恭。”

妇人看向身边的年轻人,个子不是很高,样貌有些丑陋,或许是因为之前受了重创的缘故影响了长高,显得瘦小了一些。

最主要的是他的脑袋有些大,还是一侧更显偏大,所以看着就更显得别扭,就算是此时此刻李叱站在他面前也不容易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当初四页书院里的孙如恭。

听母亲叫了一声,孙如恭连忙俯身道:“母亲大人只管吩咐。”

妇人是孙如恭的母亲,原来代州厢兵将军的闺女,嫁到了冀州孙家。

她娘家也姓孙,郑家的产业,是孙府的管事郑秋福经营起来的,但实则是孙家的产业,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妇人对孙如恭说道:“当初你大难不死,我心中就一直想着报仇,可是这个仇如何报,要看你自己也要看天意,如今传闻青州大军已经快要攻至冀州,冀州能不能保住并无把握,所以之前为娘给你定下的回冀州报仇,就要放一放。”

孙如恭道:“都听母亲的。”

妇人道:“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考虑,冀州那边存亡不定,所以要想出头就得换一个地方经营,如今在冀州治下还有前程的地方不是官府,而是燕山营绿眉军。”

她看向孙如恭说道:“我已经赌上了不少家产,让郑管事结交了一位燕山营中还算有些地位的人,虽然不是在燕山营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只是个不大的头目,但能保你进燕山营,为娘相信你的本事,以你的聪明才干,进入燕山营之后,定会让虞朝宗对你刮目相看,很快就可立足。”

孙如恭道:“母亲,我一定会在燕山营有一席之地。”

“为娘信你。”

妇人继续说道:“你带着他们去燕山营,他们就是你的护卫,你把这些人分成两批,一批在明处,一批在暗处,在暗处的人不是不进燕山营,而是要看起来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孙如恭道:“我记下了。”

妇人又道:“我已经替你想好,虞朝宗有争霸之心,这定州城名义上被羽亲王划归给他管辖,可他却无法真正拿下定州,你到燕山营之后策划此事,只要能协助虞朝宗拿下定州,他必会重用你,我听闻虞朝宗此人求贤若渴,知人善用,你只要是能帮他,他就会给你前程地位。”

她缓了一口气后认真的说道:“只要你能在燕山营有一席之地,成为一位当家,就能有实力将来成就事业,羽亲王南征,冀州不稳,将来虞朝宗就可能完全占据北境,等他实力雄厚之际也必会南下,到时候你想办法留守冀州,冀州之内,谁还能是你对手?”

她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笑起来,很温柔的说道:“为娘能替你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全都要靠你自己,为娘会在定州继续帮你筹谋,拿下定州是你在虞朝宗那边立下的第一功,可保你暂且安稳。”

“从今日起,你就改名为郑恭如,孙如恭这个名字,你就暂且忘了吧,等以后你功成名就,再改回来也不迟。”

孙如恭向后退了一步,跪倒在地后一下一下的磕头。

“母亲大人,我就要离开代州,你......自己保重。”

“儿。”

妇人蹲下来抱着孙如恭说道:“为娘知道你心里苦楚,若不报仇,你以后都不会快活,可是报仇非一日之功,所以切记心急,一步一步走。”

孙如恭嗯了一声,扶着他母亲站起来后说道:“母亲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也知道怎么报仇,更知道怎么出人头地。”

他站直了身子,大声喊了一句。

“你们这些人,给我娘磕个头,咱们出发!”

院子里二百余人立刻就跪下来叩首,然后随着孙如恭离开郑家大宅,他们的目标是燕山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