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九章 心境

不让江山 知白 70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北,一片密林中,硬生生熬了一夜也逃了一夜的两个女人躲进来,爬上大树。

她们必须休息一会儿,这样没日没夜的跑下去,不需要人追上她们,她们自己就会把命扔在原野上。

为了防止睡着了会从树上掉下去,她们用撕开的衣服做成布绳,把自己和大树枝干绑上。

她们不敢在地上睡觉,这里的树木足够大足够茂盛,虽是秋天,树叶依然能为她们提供完美的遮挡。

当一个人在冷静下来只想着如何保命的时候,头脑就会变得格外好用。

“白天睡觉,夜里赶路。”

初冬看向雀南说道:“你先睡,我盯着,过了午后我睡,换你来盯着。”

雀南问道:“师姐,我们要回塞北吗?如果师父知道了的话,应该会骂我们,怕是.....怕是也容不得我们,六个人出来,只回去两个,师父他.....”

初冬摇头道:“不是两个,是一个。”

她看向雀南说道:“你回塞北见师父,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如果他还念及几分师徒情分,那他应该会来中原,师兄的仇就还能报。”

“如果他不来,最起码能报仇的还有我......”

初冬缓缓吐出一口气,语气很坚定的说道:“我是不会回塞北的,我去燕山营找那个八当家,我得告诉他,李叱已经知道是他安排的人动手。”

雀南立刻就明白过来:“师姐,你的意思是,让那个八当家再想办法除掉李叱?因为他也会害怕李叱报复,所以必然会心急。”

初冬点了点头:“你和我一路走到燕山,到了燕山你继续往北走,如果师父愿意来,你就为他带路,如果他不愿意来.....师妹,找个机会离开,你知道师父身边从来都不需要无用之人,而他不来,就认为我们都无用了。”

雀南摇头道:“我想留下来和你一起杀那个李叱。”

“师妹,你留下来其实帮不了我什么。”

初冬道:“就算你我联手,难道就杀得了他?如果可以的话,你我又为何要逃?大师兄他们又为何会死?你别意气用事,理智一些。”

雀南咬了咬嘴唇,然后点头:“好,我回去!”

初冬嗯了一声,靠在树干上说道:“你睡吧,过了午后我会叫醒你。”

她也把自己绑好,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清醒的撑到午后,她受了伤,还极度困乏,逃了一整夜,她的体力和精力几乎都要耗尽了。

七天后,燕山。

初冬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座雄山的轮廓,她沉默了片刻后对雀南说道:“你走吧,若是师父不肯南下,那你也不用回来。”

雀南脸色一变:“师姐,你一个人留在这......”

她的话没说完,初冬就打断说道:“如果我报仇了,我会回塞北去寻你,如果我没能报仇,你等不到我,便应知道我已死去。”

雀南沉默了片刻,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给初冬留下来:“师姐,你保重。”

初冬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朝着山上走去。

燕山营。

虞朝宗回到自己的书房之后回身把门关上,他站在门口停了片刻,确定门外没有什么异样后才转身走向书桌那边。

庄无敌从屏风后边出来,看向虞朝宗说道:“大哥,可查出来什么?”

虞朝宗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他在书桌后边坐下来,看向庄无敌问道:

“你确定给冀州节度使曾凌送信的人,是从咱们燕山营过去的?”

庄无敌想了想,似乎并不能确定,一切都还只是怀疑。

曾凌和李叱说这些的时候,推测这个写信的人应该是燕山营的人,因为城里知道李叱身份的人,应该没有人会去曾凌那告密。

“证据上不能确定,可我肯定。”

庄无敌道:“大哥,我怀疑是不是山寨里新来的那个八当家?只有他不知根知底。”

虞朝宗道:“我也想过,但是没道理,他从没有见过老三,人也不是从冀州过来的,似乎和老三没有任何交集。”

他看向庄无敌说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往老八家里那边去查,一来一回,最少也要二十天。”

庄无敌嗯了一声,他不确定是谁,但他相信一定是山寨里的谁要杀老三。

“除了老八之外,其他的当家和李叱更无矛盾。”

虞朝宗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有些怀疑,会不会是曾凌在挑拨离间?”

庄无敌楞了一下,他忽然间觉得虞大哥说的不无道理。

那封信曾凌转交给李叱,从笔迹上无法推断出来什么,他也把信给虞朝宗看过,虞朝宗也认不出。

当然,就算是燕山营里谁写了这封信,也会刻意的改变笔迹,比如换成左手写字。

虞朝宗道:“曾凌若已知道老三身份,他又忌惮咱们燕山营,若能挑拨,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庄无敌点了点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曾凌应该也一心想杀了李叱才对,可是他不敢自己直接动手,担心会引起虞大哥的怒火。

如今冀州已经内忧外患,本就被强敌环伺,再加上一个燕山营,曾凌就是神仙的话也保不住冀州。

可若是借助挑拨离间,让李叱死于内斗,或者李叱不死,因为李叱而死了别的当家,那么对于曾凌来说都是好事。

“分两个方向查吧。”

曾凌道:“既然我已经知道此事,就不会不查,你留在山寨里也没有什么可帮忙的,你赶回冀州保护老三,让他查查是不是曾凌从中作梗。”

“另外,再把咱们燕山营的打算和老三说一下,罗耿已经邀请我去幽州议事,我没去,不过打探到崔燕来和刘里都去了。”

虞朝宗道:“不出意外,纵然燕山营不出兵,罗耿出兵也是定局,所以我打算在罗耿出兵之后,也调派人马去冀州,你赶回去问问老三可行不可行。”

庄无敌知道这是大事,虽然他想留在燕山营把那个人是谁查出来,但大事不能耽搁。

他坚信大哥会查出那个人,也坚信大哥对李叱的感情,所以立刻就点了点头。

“行,我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回冀州。”

虞朝宗道:“咱们已经等待时机很久了,当初我决定在燕山立足,是要稳固实力,先求自保,再求进取,现在燕山营大军近十五万,又有百姓爱戴拥护,时机已至。”

庄无敌道:“大哥你还是应该等等李叱的消息。”

虞朝宗道:“我会尽量等,可局势瞬息万变,若冀州封城都没能等来老三的消息,我也只能出兵。”

庄无敌劝道:“大哥,李叱之前不是写信说过此事的吗?”

虞朝宗有些无奈的说道:“天下格局非一成不变,老三写信的时候,罗耿还没打算出兵,现在和之前已经不同了。”

庄无敌知道自己嘴笨,劝大哥的话应该也劝不动,所以他想了想后说道:“

我去收拾东西,今天就走。”

虞朝宗一怔:“也不用这么急。”

庄无敌道:“大事重要,我尽快赶回去问问李叱该怎么做,也能让他做好准备,接应大哥攻城。”

虞朝宗沉默片刻后说道:“那你回去之后告诉老三,冀州若是被围困,你们都要保护好自己,若老三觉得冀州不稳妥,就立刻回来。”

庄无敌应了一声,回身去收拾东西了。

虞朝宗坐在书桌后边,脑子里回想着的是刚刚老八对他说的那些话。

八当家郑恭如说......罗耿出兵,有罗境里应外合,若不出意外,必会夜间夺城,占据先机。

幽州军进城之后,也绝不会轻易放青州军和豫州军进城,三方必会混战,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被罗耿最终拿下冀州,坐拥冀州幽州两地,罗耿便能称北境王,和朝廷分庭抗礼。

虞朝宗想的也正是这些,他想成大事,就必须有正经的根基之地。

谁会承认一个根基之地在山里的人?

兵在山里,就一直都是山匪,而他也就一直都是山匪的头领罢了,在那些人眼中,他始终是个大贼。

虞朝宗是名门之后,他的思维和普通百姓本就不一样。

哪怕时至今日,他内心之中其实也更偏向于尽快得到那些名门望族的支持与辅佐。

这个北境王,落在罗耿手里,他不好抢。

这个北境王,落在他手里,罗耿也一样不好抢,换成是谁都不好抢。

有了这个名声,若想再进一步,可背靠冀州南下,若想守成,以冀州之地自立,有了名分,再徐徐图之。

其实虞朝宗心里最想做的事,他谁也不愿意告诉,然而越是谁都不能告诉的事,越是迫切的想去做。

他想做皇帝。

最不济,也是做北境的皇帝......

为此他甚至想过很多很多策略,各种可能。

最完美的,当然是他亲率大军攻破楚都城大兴,从楚皇族手里正大光明的把皇帝之位抢过来。

这样得到的皇帝位,最是稳固。

实在不能立刻南下,那就在北境立国,不需要太久,只要立国五年,百姓们都会适应这种局面,也会让更多的人认可他皇帝身份。

他可在北境励精图治,再得那些名门望族的辅佐,他坚信不出五年,就必可兴兵南下。

哪怕那时候楚已经被别人所灭,他依然有把握攻入大兴城,入主中原。

这是虞朝宗给自己定下的两个策略,如果不能一鼓作气成为整个中原的皇帝,那就先成为北境的皇帝,再图整个中原。

其实以他现在身份,以他现在实力,这样想也不算错。

但他不能对手下人明言,他手下的人都是普通百姓出身,普通百姓可以追随他打天下,却不能帮他立江山。

这些话若对手下人说了,岂不是要丧尽人心?

冀州的局面越乱,虞朝宗想做皇帝的心就越迫切,每逢乱世英雄辈出,谁又能保证自己一定是最终的赢家?

李叱的策略是等,等到最好的时机。

可是这天下,就怕等来等去,等到别人已经称帝,他虞朝宗还是个山匪的大当家。

虞朝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看向收拾东西的庄无敌,心里想着老三放长线的打算,到底是不是唯一的选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