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八十七章 宁王要的大将军可以不要

不让江山 知白 512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听到唐匹敌这句话,小侯爷曹猎的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他讪讪的笑了笑道:“宁王......果然直截了当。”

曹猎的话已经足够委婉,毕竟这是在唐匹敌面前,又不是在豫州城里。

当着李叱麾下的宁军大将军,终究是不能骂出来,兵甲如林就在面前。

曹家的生意再大,也没办法用生意破十万大军。

唐匹敌笑道:“我王历来如此,从不遮掩。”

曹猎心说你能恭维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他略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既然宁王已经开口,而我曹家又确实有钱......”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不知道宁王的意思如何?”

如今宁军兵临城下,宁王李叱让唐匹敌转告他的意思,又何止是看起来不要脸那么简单。

这一句话,就可以安曹猎之心,安曹家上下之心。

宁王的态度简单明了,只要给钱,宁军就不会为难曹家。

曹猎又不是真的蠢,自然明白李叱这是在回报他之前在安阳对李叱的照顾。

若非如此的话,对待曹家的态度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

曹家背后的靠山是武亲王,武亲王的妻子如今就在豫州城里,若拿下曹家,以武亲王的妻子作为要挟,逼迫武亲王向宁军投降,如果这样的话,且不说武亲王会不会就烦,只说曹家会被折磨成什么样?

再者说,就算没有曹家相助,以现在豫州城内留守的兵力,唐匹敌要拿下豫州也非天方夜谭。

李叱用一句近乎玩笑的话,就把对曹家的态度表现的清清楚楚。

曹猎从小就接受这种熏陶,所以立刻就明白过来,李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要保一保曹家。

既然李叱给了这个面子,他就必须接着。

唐匹敌道:“小侯爷似乎是在心疼?”

他笑了笑说道:“所以如果小侯爷真的心疼,就不该再多问这一句。”

曹猎沉思片刻,起身后撤一步,微微俯身道:“还请大将军稍候,待我回去禀明族中长辈,自会给大将军一个满意答复。”

唐匹敌点头:“好。”

于是曹猎告辞离去,返回豫州城内。

回去的路上,一名随从问道:“这宁军大将军唐匹敌咄咄逼人,似乎真的以为豫州唾手可得?”

马车里,曹猎摇头道:“纵然不是唾手可得,却也不是难如登天,你想过没有,豫州城坚守一个月,宁军破城是何态度,豫州城坚守三个月,宁军破城又是何态度?”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真要是坚守三个月,唐匹敌破城之后,是要大开杀戒的。

他轻叹一声:“宁王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随从听到这句话后,便有些不服气。

随从说道:“小侯爷,这宁王要钱要的如此直接,嘴脸如此难看,有何大智慧,倒是大不要脸。”

曹猎皱眉,本想责骂几句,可是又觉得毫无意义。

于是回答道:“所以他是宁王,而你是我手下小厮。”

一个时辰后,豫州城内,曹家大宅中。

坐在首位的两个人,一个是曹猎的二爷爷曹赞松,一个是曹猎的姑姑,武亲王的妻子,王妃曹晴荔。

在曹家,这位看起来从不理会正事,已经八十几岁年纪,但依然还能对女人感兴趣的二太爷,其实有着绝对的地位。

当初若非是二太爷一力站在曹猎父亲身边,曹家的大权,就可能落在别人手里。

所以即便到了今时今日,只要曹猎的父亲回到豫州曹家大宅,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二太爷家里去请安。

:“我回去之后,让人清点了一下如今曹家在豫州城内,能拿得出手的全部现银,大概五百万两。”

唐匹敌笑而不语。

曹猎看他样子,就知道这五百万两银子,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唐匹敌如今迅速拿下豫州近半数的疆域,虽然算不上是大规模扩充了军力,可是也已有超过十万大军,况且也急需大量军资奖赏手下将士。

如果要在豫州整顿,就此招兵买马,五百万两,其实对于一支庞大的军队来说,真的不算是一笔足以解决问题的巨资。

曹猎看唐匹敌表情如此,略微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若与宁王预期有所差别,我回去之后,试试能不能变卖家产,再多凑一些。”

他问:“可还是希望,大将军能如实表明宁王态度。”

唐匹敌笑道:“宁王说,虽然与小侯爷相处时日并不算太久,但料来小侯爷对他的了解,应该远超常人......”

“宁王还说,若见到小侯爷后,让他猜猜,沉下心来猜猜,总是会猜到的。”

曹猎微微皱眉。

他坐在那,回想起在安阳和李叱相处的那段时间,把李叱做的那些事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

然后他就叹了口气。

因为他可能猜到了。

他抬起头看向唐匹敌,试探着问了一句:“宁王的话......我猜着,是不是说......不管曹猎他要出多少银子,你就跟他翻倍的要。”

唐匹敌哈哈大笑。

曹猎脸色为难起来,起身,在大帐里来回走动。

“千万巨资,不好筹措......”

他停下来,看向唐匹敌:“纵然曹家生意遍及豫州,可要将豫州内所有可流通之用的银子聚集起来,也非一日之功。”

“况且,曹家的生意上的收成,半数以上用来支援武亲王大军,所以其实没有那么多银子可用。”

他为难的说道:“五百万两,已经是我现在能拿出来的极限......”

唐匹敌道:“宁王说,一旦小侯爷说出多少多少银子是极限这样的话,那大概就是真的心疼,但绝对拿得出手。”

曹猎的眼睛都睁大了:“大将军,宁王还和你说什么了?你就索性一口气都告诉我吧。”

唐匹敌看了看外边,亲兵端着两碗面进来,他笑道:“先吃饱饭再说。”

曹猎心里压着这么重的事,曹家在豫州之内两三千人的生死,家族的大业,他如何能轻松吃的下去这一碗面。

唐匹敌倒是不在乎,坐下来就吃。

曹猎陪着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大将军,还是先说正事吧。”

唐匹敌吃完了面,擦了擦手擦了嘴,坐直身子后看向曹猎:“宁王还说,可以把武王妃体面安全的,护送到武亲王军中。”

曹猎脸色猛的一变。

他沉默片刻,有些无奈的摇头道:“原来宁王不止要钱,还要一个好名声。”

唐匹敌语气平淡的说道:“我王命我率军南下,浴血厮杀,将士用命,自出冀州以来,逢战必胜,无人可敌......”

他往前压了压身子,看着曹猎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无敌,难道是为了跟你讨价还价?”

曹猎脸色大变。

唐匹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依然语气平淡的说道:“小侯爷,我王不在军中。”

曹猎起身,俯身一拜道:“大将军意思我已明了,宁王必须有好名声,但大将军不需要。”

他抱拳道:“大将军明日可进城,容我一个月,千万之资,必送至大将军军中。”

于是,豫州城上插宁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