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十一章 山人自有妙计

不让江山 知白 689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书院里就传开了,说是孙别鹤他们几个被人装进麻袋里暴打了一顿,尤其是孙别鹤,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说,还拉了裤子。

更丢人的是他们被人一字排开摆在书院门口,虽然是深夜摆上的,可是却惊动了几乎整个书院的教习,甚至连院长大人也惊动了。

据说也惊动了冀州官府,不过院长大人把事情压了下来,但毫无疑问,这件事必然能激起轩然大波,孙别鹤家里势力不弱,在冀州城里也是排的上号的家族,其他几个人家境自然也不会太差。

这丢了的不仅仅是那几个人的脸面,还有那几个大家族的脸面。

李丢丢好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走进食堂准备吃早饭,却看到夏侯琢已经坐在食堂李丢丢常坐的位置上等着,他似乎是掐准了李丢丢来的时间,饺子已经上桌,还冒着热气。

李丢丢苦笑摇头:“我没想到你也如此八婆。”

夏侯琢往前压了压身子声音很小的问了一句:“爽吗?”

李丢丢晃了晃脑袋道:“我以为会很爽,可是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夏侯琢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爽?”

李丢丢回答:“大概不是正大光明打回去的,所以不觉得多爽。”

夏侯琢忍不住笑起来:“傻子......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光明正大,孙别鹤比你大那么多却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打你,还要用那么龌龊下作的手段,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什么不光彩的。”

李丢丢道:“可我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他问夏侯琢:“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那么多光明正大?”

“当然没有。”

夏侯琢的回答很干脆,他看着李丢丢的眼睛认真说道:“前阵子偷袭我的人,其实和打你的人手法一模一样,如果我推测没错的话,也是我家里那几个不成器的哥哥弟弟找孙别鹤动的手,但我却没有正大光明的打回去,为什么?”

李丢丢摇头:“不知道。”

夏侯琢道:“孙别鹤那种小角色偷袭我一次,他会沾沾自喜一辈子,觉得是什么丰功伟绩一样,可我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啊,打他一顿很简单,但是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回家去了一趟。”

李丢丢:“打了你的哥哥弟弟?”

夏侯琢点头道:“和你一样,先下药再麻袋套头一顿暴打,他们当然知道是谁打的,就如孙别鹤也一定知道是你动的手一样,相对来说,我们已经足够光明正大了。”

李丢丢问:“如果有一个人,行事一直光明磊落呢?不管别人对他用什么阴谋诡计,他都能光明正大的迎战,并且战胜所有对手。”

“那......”

夏侯琢沉思片刻后回答:“便是圣人。”

“圣人?”

李丢丢沉默了好一会儿。

“吃饺子吧。”

夏侯琢拿起筷子吃饭:“以前不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最近却越吃越上瘾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李丢丢笑起来说道:“近朱者赤。”

夏侯琢摇头道:“近朱者未必赤,近猪者一定贪吃贪睡混吃等死。”

李丢丢道:“唔......说我咯。”

夏侯琢问:“你有一身本事,能一个人报仇,你有没有什么打算?真的就在这书院里碌碌无为的读书几年,然后考个秀才,靠给人写写字为生?”

李丢丢认真道:“我才十一。”

夏侯琢:“古有人十二岁拜相,你十一还小?”

李丢丢道:“那你先说说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夏侯琢道:“以前和你说过了,我要去北疆,我要去边军。”

“边军?”

李丢丢好奇的问:“边军有什么不同吗?”

夏侯琢长长吐出一口气,心驰神往的说道:“世上致锐者,边军,世上至刚者,边军,世上至伟者,边军......不是穿上一身军服就能称之为军人,边军才是真正的军人。”

他一边吃一边说道:“你知道吗?大楚的士兵军服上都有一朵牡丹花,那是大楚的国花,禁军军服上的牡丹是金色的,府兵的牡丹花是银色的,唯有边军战服上的牡丹花是红色的,血红血红的。”

他沉默片刻后追加了一句:“用血染红的。”

夏侯琢吃完了自己那一份饺子,看了看李丢丢已经吃完三份了,他叹了口气道:“你就不能少吃一些?”

李丢丢摇头道:“少干嘛都行,就是不能少吃。”

夏侯琢问李丢丢:“你就不怕被孙别鹤报复?他就算被你打傻了也知道是你干的,那是个阴狠的人。”

李丢丢道:“我已有妙计。”

夏侯琢来了兴趣:“是何妙计,说来听听?”

李丢丢忽然坐直了身子说道:“什么?你把他们都打了!麻袋套着打的?!”

夏侯琢:“我凑!”

李丢丢耸了耸肩膀道:“没人。”

夏侯琢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刚刚食堂里吃饭的那几个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走了,可能是不想和夏侯琢还有李丢丢靠近,免得被人误会了什么。

“你小心些吧。”

夏侯琢起身道:“如果你抗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来找我,但你应该明白,求人的时候就低人一头了,而且你以后就会变成我的跟班小弟,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因为你欠我的。”

李丢丢点头:“明白,你别做梦了。”

夏侯琢哈哈大笑:“就喜欢你这个臭小子个头不大贼够劲儿。”

李丢丢撇嘴。

夏侯琢其实不怕李丢丢真的去说孙别鹤等人是他打的,就算李丢丢不说,很多人已经在猜测是不是他干的,这种黑锅他又不是没背过。

很多时候,孙别鹤那样的人欺负了老实的学生,传来传去的却变成了是受夏侯琢指使,夏侯琢这样的人又懒得为自己辩护,大概就是孙别鹤故意坏他名声,他就去把孙别鹤打一顿。

等到了上课的时候,李丢丢刚刚把教室打扫一遍,孙如恭一脸铁青的进来,他狠狠瞪了李丢丢一眼,这次丝毫也没有遮掩。

“是你吧。”

孙如恭问。

李丢丢反问:“是你吧。”

孙如恭哼了一声:“彼此彼此,以后看吧。”

李丢丢道:“以后太久了,现在看吧。”

他一伸手抓向孙如恭的衣服,孙如恭居然一把扣住了李丢丢的手腕然后发力一拧,李丢丢眼睛骤然睁大,他确实没有想到孙如恭这样的人居然武艺不错。

在孙如恭发力想把李丢丢制住的一瞬间,李丢丢手腕猛的转了回来从孙如恭手中挣脱,然后跨步向前,肩膀撞在孙如恭的胸口上,孙如恭被撞的向后翻出去,还撞倒了两张课桌。

“你们在干什么!”

燕青之从门外迈步进来,面沉似水的呵斥了一声,孙如恭连忙爬起来指着李丢丢道:“先生你看到了,李丢丢无缘无故欺负人,他打人!请先生按照院规把他逐出书院!”

燕青之看了看孙如恭,眼神里闪过一抹厌恶,这个孩子才多大,心肠就如此歹毒,将来若是长大了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阴险。

“都坐回去!”

燕青之瞪了李丢丢一眼。

孙如恭脸色一变,顿时就急了:“先生不处置他?他无故打人,难道先生连院规也不顾了吗!”

燕青之看向孙如恭:“你是在教我院规吗?”

孙如恭张嘴刚要说话,忽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连忙俯身一拜道:“弟子知错了,是弟子刚刚气的胡言乱语,先生处置得当,弟子遵守先生教导......”

燕青之道:“那就坐回去。”

“是!”

孙如恭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那边坐下来,脸色白的吓人,张肖麟站在门口看着孙如恭,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没有为好朋友出头。

张肖麟这种性子最容易被人利用,孙如恭就是看准了他性子直才会假意和他关系好,其实只是想把他和李丢丢都赶出书院而已。

更奇怪的是,张肖麟这次没有挨着孙如恭坐下来,而是一屁股坐在刘胜英身边,这可把刘胜英吓了一跳。

等到下午停学的时候,孙如恭越想越不对劲,追上前边的张肖麟一把拉住:“你那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帮我?!”

张肖麟皱眉反问道:“你说我该帮你?”

孙如恭道:“我替你出头被李叱打了,你居然袖手旁观,咱们之间的关系难道要到此为止吗!”

张肖麟忽然笑了笑,问孙如恭:“你还记得李叱当初打我什么地方了吗?”

孙如恭道:“你什么意思!”

张肖麟忽然一拳打在孙如恭脸上,这一拳打的势大力沉,直接把孙如恭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肖麟怒道:“还想利用我?我也是失心疯了才会信你,原来你一直都想利用我和李叱打架,让先生把我和李叱全都赶出书院,这样你就能以第一的身份进入大课,孙如恭,你就是一只狗。”

他家境与孙家基本相当,家里人也已经告诫他以后离孙如恭远点,如果孙如恭再利用他那也无需客气,他父亲的原话是......惹急了你就打他一顿,咱家不怕他们家。

教室,李丢丢正在扫地的时候,高希宁背着手从外边溜达进来,还没说话先嘿嘿笑了笑。

李丢丢一回头:“咦?”

高希宁哼了一声:“这是什么态度,见到姐姐连个招呼都不打。”

“你算什么姐姐。”

李丢丢转头回来继续打扫。

高希宁坐在课桌上,晃着那两条小长腿说道:“刚刚张肖麟把孙如恭打了。”

李丢丢问了一句:“为何?”

“因为我告诉他孙如恭一直都在利用他,他现在恨不得把孙如恭大卸八块呢。”

李丢丢转身看向高希宁:“你这样做是为什么?”

高希宁怔住:“我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

李丢丢问:“为我?”

高希宁气的从桌子下来转身就走:“怎么会这么白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