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七十六章 做坏事有报应的

不让江山 知白 80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站在窗口仔细的想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给在兖州的谍卫们传递消息,让他们全都把道袍脱了,最近这段日子不要再有所举动。”

余九龄一怔:“曹猎会这么快动手?毕竟他在幕后。”

李叱道:“他已经不在幕后了......梅无酒一死,兖州山海军的大权就落在慕风流手里,在慕风流手里的,不就是在曹猎手里吗。”

余九龄道:“可是咱们派去那么多人,布局那么久......”

李叱道:“九妹你记住,咱们的人有危险就把人调回来,事可缓图,人命不可缓救。”

余九龄因为这句话而动容,使劲儿点了点头:“我知道,我马上就派人往兖州送消息,让人都隐藏起来。”

李叱道:“都撤回龙头关吧。”

余九龄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李叱心里想着曹猎那样的人,到了任何地方,改变任何环境,他还是那个能翻云覆雨的曹猎。

高希宁走到李叱身边,声音轻柔的说道:“要不然陪我出去走走,春暖了,冀州城里新来了许多生意人,卖的东西可多了。”

李叱笑着点头道:“好,那就一起去转转。”

两个肩并肩出了宁王府,在大街上一路走走看看。

高希宁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其实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有些后悔,当初放过了曹猎。”

李叱笑了笑说道:“又不是我一个人后悔,曹猎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当初在豫州的时候,李叱有机会杀曹猎,曹猎也有机会杀李叱。

那个时候,李叱更强,但那是曹猎的地盘,所以到底谁会被谁杀了,大概五五开。

曹猎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放过的人会成为他最大的麻烦,而李叱也是如此。

“其实没有那么的难。”

高希宁笑着说道:“他已经从高高在上的地方,不得不跑去兖州才能有所图谋,而你一直都在往上走,他走的则是下坡路。”

李叱笑道:“家有贤妻。”

高希宁咳嗽了几声:“胡说,还没成亲呢。”

李叱叹道:“唉......要不然我们去把小张真人打一顿,逼着他说咱俩什么时候成亲都行。”

高希宁笑道:“师父和我爷爷,大概是不会信的。”

李叱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就因为小张真人一番话,咱俩想成亲都不能。”

高希宁也轻叹一声,压低声音,语气中都是遗憾的说道:“不成亲吧......连那个啥也不行。”

李叱立刻说道:“请详细说明那个啥是那个啥?”

高希宁脸一红:“呸!”

李叱叹道:“我怀疑是小张真人编的谎话” 高希宁问:“他为什么要编这样一个谎话?”

李叱道:“大概是他们都觉得我进取心不够,最初那会儿也确实没有去争什么天下的心思。”

高希宁立刻反应过来:“所以我爷爷和师父,他们俩收买了小张真人!”

李叱道:“收买也未必,那俩那么抠门......要不然他就是被那俩老头儿给打了,逼着他这么干的,咱俩打晚了,被那俩老头儿先下手为强,都是他们为了不让咱俩圆房,编出来这样一个弥天大谎!”

高希宁道:“对!咱们现在就去找我爷爷和师父质问。”

李叱楞了一下:“发发牢骚就得了,真去质问,你有那个胆子?”

高希宁道:“你打头阵。”

李叱道:“我打头阵......你就是给爷爷和师父摇旗呐喊的那个,我还不知道你......”

高希宁嘿嘿笑起来:“若真的是他们编出来的,那总是要试探一下的才好,而要试探,必然会有牺牲,而要牺牲......”

李叱叹道:“我究竟看上你什么了......”

高希宁哈哈大笑道:“看上我能豁得出去你。”

她见李叱的心情好了许多,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之前在宁王府里的时候,她当然看得出来因为曹猎破了李叱的计策,李叱的心情变得压抑不少。

所以她才会让李叱陪她出来逛一逛,这会儿看着李叱,明显已经好了许多。

李叱道:“要不然,我们就......换个法子试一试到底那是编的还是真的的?”

高希宁眼睛微微眯起来:“你居然把要耍流氓的事,说的这么明目张胆了?”

李叱嘿嘿笑道:“我也就吹个牛皮,你说哪有他们那样的,还给我制定了规矩。”

他从脖子上摘下来个一个小小的锦囊,指了指:“爷爷和师父说,如果我要是对你有非分之想的时候,就打开这个锦囊看一看。”

高希宁顿时好奇起来:“我看看锦囊里是什么东西?”

李叱道:“还是别看了吧,不大好。”

高希宁伸手:“给我看看吧,到底又多么的不大好。”

李叱把锦囊打开,在里边取出来一个小纸条,不大,上面一共也就六个字。

【我们看着你呢】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那为什么爷爷和师父没有给我一个这样的锦囊?”

李叱叹道:“大概他们一直都觉得,我才是会主动耍流氓的那个。”

高希宁仰天大笑:“他们一定想不到,我才是那个流氓,哈哈哈哈......”

李叱一把将高希宁的嘴捂住:“你小声点,大街上呢。”

高希宁往四周看了看,发现确实有不少过路人都在侧头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疑惑,也有些震惊。

眼神疑惑的人大概想的是那俩在喊什么呢,听清楚高希宁喊什么了的人才是震惊。

李叱叹道:“搞得我现在哪怕想亲你一口,一低头我就能看到这锦囊,然后就感觉我背后有俩老头儿......在那瞪大了眼睛的看着我。”

高希宁噗嗤一声又笑了。

她指了指:“就在你后边看着呢。”

李叱叹道:“我要是信了你的......”

说到这觉得这并不是完全没可能的事,于是立刻回头看了看,身后哪有他师父和高院长的身影。

李叱哼了一声:“你就会骗......”

他一边回头一边说话,话还没说完头转过来了,然后就被高希宁踮着脚尖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

高希宁亲完了就转身,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往前走:“我已经在大街上给你用过印了,那么多人看着呢,他们也都明白,你是我的人,跑不了的。”

李叱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亲我?”

高希宁:“就敢了,怎么的呢?”

李叱道:“你还敢吗!”

高希宁一边走着一边就哈哈大笑起来,背着手走路,马尾辫一晃一晃的。

车马行。

长眉道人坐在那看着神雕和狗子两个家伙在那玩耍,嘴角带着笑意。

就在这时候,高院长从外边进来,手里拎着一些熟食和一壶酒。

高院长一边走一边朝着长眉道人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嘴角也带着笑意。

两个老人在院子里的石桌两侧坐下来,摆好了熟食和干果,倒上了酒。

还没喝呢,就看到小张真人脸色不大好的进来了。

“两位前辈。”

小张真人俯身行礼,长眉道人笑了笑道:“你是闻到了酒肉香过来的?”

小张真人叹道:“不是......我是来和两位前辈诉苦的。”

高院长笑问:“是什么苦?”

小张真人道:“我昨天夜里梦到我师父了,说他掐指一算,我在冀州这边做了件坏事。”

高院长道:“那你可能是真的做坏事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师父说的没错。”

小张真人道:“我到了冀州唯一做的坏事,还不是两位前辈指使......”

他话没说完,高院长就摆了摆手道:“可不能这么说,我们俩怎么会怂恿你做坏事呢。”

长眉道人笑道:“那事吧......其实不能怪你,也不能怪我们,卦象上确实是如此,无非是我们三个又添油加醋了一些。”

小张真人认真的说道:“卦象上只说不宜过早成亲,又不是......”

高院长立刻说道:“废话,不能成亲,那怎么能......咳咳,是吧。”

长眉道人道:“就是!”

说完之后又有些犹豫,看向高院长道:“其实......”

高院长:“闭嘴!”

长眉道人:“噢......”

高院长道:“你肯定觉得没什么事,毕竟叱儿是男人,男人那不叫吃亏,那叫占了便宜。”

长眉道人叹道:“你是看不出来吗?宁儿才是觉得自己吃亏了的那个......”

高院长:“闭嘴好么!”

长眉道人噗嗤一声就笑了:“行行行,老哥哥,都听你的,总之因为这事叱儿的态度确实变化了不少,这事就不算是坏事。”

他看向小张真人道:“你也知道,叱儿是人皇,是吧。”

小张真人:“是......”

长眉道人继续说道:“所以你促使了叱儿去争天下,而叱儿争天下是解救天下百姓,是能创造一个更好的中原国家......你想想这能是坏事吗?”

小张真人想了想,好像确实有道理。

他叹了口气道:“可是我师父昨天在梦里骂我,说我整天胡说八道。”

长眉道人说道:“再梦到你师父,你就让他来骂我。”

就在这时候,车马行外边停下来一辆马车,有几个道人下马,恭恭敬敬的把车门打开,然后取了一个小凳子放在那。

马车里的人踩着凳子下车,那几个道人立刻上前把那人扶着。

小张真人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我凑......师父!”

门外,须发皆白的龙虎山老真人张明龄往车马行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小张真人回头看着他呢。

老张真人立刻就笑了起来,看着可和蔼了。

而小张真人的脸色则变得白了起来,嘴里念叨了一句:“完咯......这下完咯。”

长眉道人连忙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张真人道:“你们不了解我师父,你们不知道他下山来,应该是想我了吧......”

长眉道人问:“想你不好吗?”

小张真人仰天悲叹:“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然后他堆起笑脸,小跑着过去:“师父啊,师父啊你怎么来了啊师父,我可想你了啊师父。”

看着他那浮夸的演技,老张真人伸了伸手,一个道人立刻取出来个东西递给老张真人。

那是个弹弓。

弹弓不大,正常来说也就能打花生米那么大的东西才合适,然而老张真人往上面挂了个鸡蛋。

老张真人瞄准的时候,小张真人的脸都绿了。

他立刻喊了一声:“小心!”

长眉道人和高院长对视了一眼,心说这孩子吓傻了吧,那是要打他,他喊什么小心。

啪的一声,那鸡蛋打在长眉道人脑门上了。

小张真人:“他.....打不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