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七章 李怪物

不让江山 知白 721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先生看了看李叱说道:“我大概看到了你在二层楼里读过了那些书,那些应该对你没有什么意义,你想读而读不到的东西,以后可来问我。”

李丢丢还没有反应过来,燕青之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还不快点说谢谢。”

李丢丢连忙俯身一拜:“多谢李先生。”

李先生指了指外边:“出去吧。”

燕青之看向李丢丢说道:“先出去吧,我和李先生说会儿话。”

李先生看向燕青之道:“我说你出去吧。”

燕青之:“!!!!!”

他装作生气一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嘟囔道:“居然赶我出去,求我买猪头肉和酒的时候怎么不赶我走!”

李先生道:“也对,麻烦你再去帮我买一些,捡着瘦的买。”

燕青之:“!!!!!”

书林楼很大,此时却只有李丢丢和李先生两个人,李先生看了看李丢丢脸上疑惑的表情,忽然笑了笑。

他问道:“是不是好奇为什么我突然要教你这些东西,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别人,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你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李丢丢道:“是有些好奇。”

李先生道:“不用想,因为我只是闲的。”

李丢丢:“......”

李先生坐下来后说道:“你喜欢看兵法战书,这些东西在书院里看不到,哪怕你从军你也看不到,能看到这些东西的人天生就能看到,看不到的人也一样天生看不到。”

他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说到此处后停顿了一下。

他问李丢丢:“仔细思考这几句话是不是发现了一个很神奇的事?你天生看不到,如果不是认识了我我,你还是不会看到,这就说明我改变了你的命运。”

李丢丢俯身道:“多谢先生。”

李先生道:“你能不能有趣一些?”

李丢丢有些迷茫,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先生说的有趣,应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有趣?”

李先生道:“我都已经说到可以改变你命运这样的话题了,你难道不应该纳头便拜?”

李丢丢纳头便拜。

李先生笑起来:“起来吧,逗你的。”

他拉开桌子的抽屉,从里边取了一本厚厚的册子递给李丢丢:“上次燕青之说你喜欢看那些东西,二层楼上的那几本史册已算是违禁品,但事关战争也都是一笔带过,这是我整理出来的,写的很详细,大概写了半年。”

李丢丢觉得这份礼物实在是太厚重,李先生为了他居然手写了半年之久。

他再次俯身一拜道:“多谢先生。”

李先生道:“你知道我这半年是怎么写出来的吗?”

李丢丢摇头道:“学生虽然不知,但想也想的出来先生必然辛苦,历寒暑,经昼夜,学生心里感激不尽......”

李先生白了他一眼道:“你拉倒吧,我写这个东西大概只需要三天,我之所以写了半年是因为我忘了,第一天写了些,然后五个多月后才想起来,我写字很快,时速......”

说到这句话他看了李丢丢一眼,见李丢丢脸色稍显疑惑,于是松了口气。

他继续说道:“我写字很快,半个时辰可以写几千字。”

李丢丢惊叹一声。

李先生问道:“你能看出我多大年纪了吗?”

李丢丢觉得仔细盯着人家脸看的深不礼貌的一 件事,于是俯身说道:“学生看不出来。”

李先生笑道:“随便猜一个。”

李丢丢试探着问:“四十岁?”

李先生摇头道:“我若跟你说我已经一百五十多岁你信吗?”

李丢丢又吓了一跳,这次不管礼貌不礼貌了,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李先生的脸,这张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一百五十岁。

李先生道:“人老了脸上有斑,树老了有轮,其实你不知道的是,人老了也有轮,我现在把胳膊给你切开看看,你且看清楚断口是不是有一百五十个圈,一圈代表一年,所以称之为年轮,来......”

他一抬胳膊,李丢丢吓得脸色发白:“先生不要!”

李先生看了他一眼:“你还真信......”

他叹道:“燕青之说了许多你有趣的事,我以为你是个有趣的人,原来也是个傻子......”

李丢丢吓得都不敢说话了,他来之前还想着,那些书院弟子和教习们认为的疯子怪物,多半都是有真才实学而不愿与人交流罢了,在别人眼里他李丢丢不也是个怪物吗?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面前这位李先生是真的不正常。

“这个世上,有趣的人真是太少了。”

李先生感慨了一句,回头看了看窗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用了那么多年想走遍这个世界好好看看,这里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那么久遇到有趣的人都屈指可数,走的时间久了我才知道,这里真他妈的是个鬼地方啊......”

李丢丢又试探着问了一句:“先生真的已经一百五十岁了?”

李先生瞥了他一眼,却没回答。

“你自己看吧。”

李先生看到燕青之从外边回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应该是给他买回来的老酒和猪头肉,他起身往书林楼外边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些东西看完就烧了吧,让人知道了不好。”

李丢丢连忙应了一声,抱着那书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看。

书林楼外边,李先生把一张可以折叠的小桌子打开,燕青之把酒菜放在桌子往,往屋里看了看,李叱借着窗口的光正在读书。

“你先自己喝着。”

燕青之进了书林楼,不多时,李丢丢身边就多了一盏油灯。

“谢谢。”

李先生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脸上是很满足的样子。

燕青之问他:“你为什么喜欢吃这种东西?”

李先生道:“因为馋。”

燕青之:“......”

他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有那么多肉可以吃,这是最便宜的肉了,你偏偏最喜欢。”

李先生叹道:“就因为这是最便宜的肉了,所以我才会让你去买,我让你买那么多次又没给过你钱,如果一直都买最贵的肉,你岂不是要骂我?”

燕青之:“那倒不至于......但骂还是要骂的。”

李先生笑了笑道:“你比那小子有趣儿,他不似你说的那么与众不同。”

燕青之道:“他只是和你还不太熟悉,等你们两个熟悉了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小家伙有多贱......”

李先生道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那酒是老酒,虽然不似新酒那样辣喉,可是力度更大一些。

“你是不是和李叱说你一百五十岁了?”

燕青之问。

李先生点头。

燕青之 道:“少吹牛,他是一个对朋友的话深信不疑的人,也不只是朋友,他认为可以相信的人,所有的话他都信,你跟他说你一百五十岁,他就真信。”

李先生道:“那真应该给他看看我的年轮,你知道人什么位置会有年轮吗?不知道吧,棍状的地方都会有,因为树就是棍状的。”

燕青之:“你正常点吧......”

李先生道:“我以前一直都想装成你们认为的那种正常,好和这个天下的人变得一样,后来我发现和你们都变得一样了很无趣,最起码对不起我自己,于是我就不想装作和你们一样了。”

冬天天黑的很快,外边也变得模糊起来,他把那小桌子搬起来往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回屋吃,让你那宝贝弟子也吃点。”

燕青之道:“你现在才想起来?”

李先生道:“不是,是因为我快吃饱了。”

燕青之喊李丢丢吃饭,李丢丢却摇头说不饿,燕青之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假的李叱。

一直到快深夜,李丢丢才揉了揉眼睛起身,端着书册过来想问问李先生不懂的地方,可是发现那俩人居然已经躺在地板上睡了。

书林楼里并不冷,窗外有风雪声,李丢丢觉得这风雪和面前的火炉更配。

他轻手轻脚的搬了把椅子过来,又找了两条毯子给燕先生和李先生盖好,他在椅子上挨着火炉坐下来继续读书。

一本书他看得快,刚过半夜就看完了,可是李丢丢觉得自己还是一知半解,于是翻回去又重新看了一遍,这次看的更细致。

当他伸个懒腰觉得有些许困意的时候,才注意到窗外竟然已经隐隐发白。

冬天的早晨已经微亮就说明其实不是很早了,李丢丢起来打了一趟拳活动经脉流畅气血,身上不那么皱巴巴的,然后他准备去给两位先生打一些早饭回来。

就在这时候李先生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了看李丢丢问道:“一夜没睡?”

“是的先生。”

“看懂了吗?”

李先生问。

李丢丢回答:“第一遍的时候觉得好多地方不懂,第二遍的时候觉得都懂了,第三遍刚开始看,又觉得好多地方不懂了......”

李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笑起来,点了点头道:“现在我觉得你有点有趣了,你出书院去买几个火烧来,我把剩下的肉烤一烤夹火烧吃。”

李丢丢连忙应了一声,整理了下衣服后出门,一开门就一股凉气冲了进来,然后就看到白茫茫一片,下了一夜的雪,竟是满目银白。

李丢丢深呼吸,觉得浑身通透。

“别这样对着风雪呼吸,伤肺。”

李先生在他背后说道:“尤其是在寒冷的地方,长时间连续大口大口的呼吸会出事,要人命的。”

李丢丢还真不知道,回身致谢。

他出书院买了些火烧回来,见燕青之已经梳洗好,燕青之道:“你今日不用去甲字堂学了,就在这里继续读你的书,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困了就在这里睡。”

李丢丢道:“不太好吧。”

燕青之眼睛眯起来:“别装好吗?”

李丢丢笑道:“好的先生。”

就在这时候李先生从里边出来,手里拎着一把连弩,朝着李丢丢比划了一下:“送你一件礼物,我改的,大楚军队的制式连弩只能击发七支弩箭,而且射速太慢,我改过的可以击发十二支弩箭。”

他得意的笑了笑道:“要是给我条件就好了,我给你造个新鲜玩意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