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八十章 谈谈条件吧

不让江山 知白 8359 2021-05-22 00:44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南,赤河南岸。

天命军被武亲王的大军追赶着一路往西南方向退走,这一个月来,他们称得上狼狈不堪。

此时的天命军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约束军纪,之前为了彰显天命王杨玄机的仁义道德,所以规矩倒也森严。

可是这一路逃回来,所过之处也是有什么抢什么,哪里还会在乎名声。

就这样且战且退,不得不放弃进军豫州的计划,他们退入了荆州北部。

在河边休息的时候,杨玄机坐在石头上看着那流水东去,好一阵唉声叹气。

原本大好局面,就被唐匹敌攻苏州给破了。

“这算什么?”

杨玄机捡起来一块石头砸进水里,溅起来的水花很大,且发泄不掉他的怨恨。

“算他们互相成全?”

这话能说出来,可见怨气有多大。

他说的是武亲王和宁王李叱,那两个人的做法,要说不是互相成全傻子都不信。

唐匹敌奉命攻打苏州,逼迫李兄虎退兵回援,李叱拿了苏州,还帮助武亲王引走了一个强敌。

这算是李叱成全了武亲王,让武亲王可以专心致志的和他天命军交战。

现在,北境告急,这是多好的机会,他完全可以不退回蜀州,一鼓作气打下来豫州之后,安安稳稳的等待蜀州援兵赶到。

往南可以再入京州,往北可以一口气打到冀州去。

可是武亲王居然发了狠,逼迫他们往西南方向退,硬是不肯让出来往北走的路线。

这算什么,这算武亲王还给了李叱一个人情?

“老匹夫还不知道谁才是心腹大患。”

杨玄机自言自语之中,透着一股滔天的怨气。

“我是杨家皇族的人,他撵在我身后追个不停做什么,难道不该趁此机会除掉李叱才对?江山落在我手里还是杨家的江山,此时不除李叱,江山就未必还是杨家的江山了。”

听到他这番话,手下人一个个的谁也不敢搭话。

天命王正在发泄怨气的时候,谁搭话谁挨骂。

“主公。”

杨玄机手下谋士裴崇山硬着头皮上来,压低声音说道:“臣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玄机瞪了他一眼:“说!”

裴崇山道:“主公,我们已经退入荆州,不出意外,谢家的人必会派人拦截,说不定谢秀的大军已经在前边等着,主公也看得出来,武亲王哪里是什么忠良之臣,他可能早已被李叱收买,不然的话,何必要为李叱护着豫州。”

“所以臣下猜着,武亲王那老匹夫说不定已经和谢秀暗中联络,他在主公大军背后紧追不舍,谢秀带兵在前拦截,想把咱们困死在荆州......”

杨玄机皱眉:“你莫不是以为我没有想到这些?”

裴崇山道:“臣下以为......臣下以为,主公该走了。”

“嗯?”

杨玄机眉头皱的更深:“你到底什么意思?”

裴崇山道:“若真的被困住,主公再难脱身......主公身边有形神样貌极为相似的替身,可让他假扮主公留在军中,主公带青绦军找机会脱离队伍,走水路悄悄返回蜀州。”

杨玄机看了他一眼,脸色变幻不停。

“我手中还有三十万大军,你想让我放弃?”

裴崇山道:“三十万大军,主公回到蜀州之后,随时可以召集起来,可若主公被困,蜀州根基之地也会落入他人之手。”

杨玄机似乎是被这句话触动,明显楞了一下。

“主公,现在走还来得及,可将大军交给得力之人率领往蜀州方向突围,若能突围出去,主公这三十万兵力不失,若突围不出......”

他看向杨玄机,杨玄机也在看他。

良久之后,杨玄机点了点头:“如果按你说的去办,此事当格外小心,绝对不能泄露半点消息。

“是是是......”

裴崇山道:“这是必然。”

杨玄机又犹豫了许久,说实话,这个决定太难做出,一旦被人传扬出去,他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唉......”

杨玄机一声长叹。

为什么这运气,好像就在那李叱一人身上。

几天后,杨玄机找机会离开了大军,带着他的亲兵营悄悄登船走水路离开。

三十万天命军并不知道他们的主公已经把他们甩了,继续往西南方向赶路。

杨玄机潜逃回蜀州,这无疑是给大楚朝廷一个喘息之机。

三强在京州对抗的局面,也因为黑武人的大举进犯而彻底破碎,李兄虎不敢贸然离开,唯恐再丢了扬州,杨玄机退走,京州恢复平静,楚国的气运居然就真的还能再延续那么一阵。

楚军大营。

手下大将张合问武亲王道:“王爷,再追就进荆州了,是不是给谢秀送个信?”

他的意思是,若是能得谢秀相助的话,那么真的有希望把三十万天命军彻底歼灭。

“不送了。”

武亲王笑道:“你真的以为,就算送信过去,谢秀他敢与我联手?”

张合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震,仔细思考后才明白武亲王的意思。

谢秀此时率军坐镇荆州,他的兵力不足,如果此战和武亲王联手,却被武亲王算计,让谢秀的军队陷进去,那么别说能不能灭了杨玄机,反正荆州是会丢。

对于武亲王来说,这种计谋,实在太简单了。

谢秀只要敢答应,带兵在前路拦截,武亲王就敢按兵不动。

让杨玄机的三十万大军去猛攻,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武亲王才会下令进军。

如此一来,还能顺势把荆州重新收归朝廷所有。

武亲王笑道:“谢秀不傻,谢怀南更不傻,就算谢秀有心打这一战的话,谢怀南也会阻止。”

他看向张合说道:“况且,如不出意外,宁王李叱北行之前,也必会对谢秀有所交代,告诉他绝对不能与我联手。”

张合也笑了笑,谁不知道,武亲王是这个世间上懂得怎么赢的人。

“放他走吧。”

武亲王端起茶喝了一口,心情有些放松,看起来脸色都好了许多。

“谢秀不会与我联手,但谢秀会一路袭扰,能占一些便宜就占一些,杨玄机担心我与谢秀联手,也担心我渔翁得利,所以不会和谢秀打,大概还会给谢秀一些好处,毕竟李叱从来都不会吃亏。”

张合道:“也不都是坏事,放杨玄机回蜀州,他要想再出兵,第一个要打的就是荆州,让宁王李叱的人先去挡一挡吧,最好再杀一个两败俱伤才好。”

武亲王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我们粮草已经告急,再追下去,并无一点好处。”

他吩咐一声:“传令先去,明日开始急行军追击杨玄机,连追三日,然后退兵。”

张合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分派人手去传令。

两天后,荆州,黄花山一侧。

天命军的三十万人在此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谢秀的宁军就在前边拦着。

此时领兵的将军是天命军四杰之一的史峰晖,他也算是临危受命,保护着一个假的天命王南归,心里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这种差事,干好了没有奖赏,有也不敢明面上给,最多是暗地里嘉奖一些,搞不好还就是几句漂亮话而已。

干不好,三十万大军葬送在他手里,他回去之后还会被天命王处置。

此时宁军在前边拦路,后边武亲王的大军已经急行军两日了,距离越来越近,史峰晖心里急的快要炸开一样。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人快步跑进来,说是有人求见,是宁军派来的。

史峰晖想了想,还是见见的好,于是吩咐手下把人带进来。

他以为来的是谢 秀派来的使者,没想到来的是谢秀本人。

“你好大的胆子。”

史峰晖看到谢秀的时候,眼睛就眯了起来。

他随天命王杨玄机攻荆州的时候,曾经与谢秀有过交手,后来谢秀投降,两人还一起喝过几次酒,颇有些惺惺相惜。

谢秀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笑了笑:“我胆子不大,只是算准了你不敢把我怎么样,我若是在你大营里出了事,你就真走不了了。”

这话让史峰晖心中一动,他立刻问道:“你什么意思?”

谢秀坐下来:“还不上茶?”

史峰晖懊恼道:“我可是狼狈逃回来的败军之将,你觉得我这里会有好茶招待你?”

谢秀笑起来,这笑容让史峰晖更为恼火。

“没有就没有吧。”

谢秀笑道:“没有茶可以,但有些东西你必须有,不然的话,你真的回不去。”

史峰晖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谢秀道:“我家主公算准了杨玄机会暗中逃走,所以我猜测,你军中那天命王是假的吧。”

“你闭嘴!”

史峰晖立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谢秀道:“这可是正事怎么能不说呢......我家主公北行之前说过,杨玄机手下有四杰,两个折在了荆州,一个他带在身边,所以如果杨玄机悄悄跑了的话,只能是你来带兵。”

史峰晖心里一震,想不到连这些都被宁王预料到了,可他又不能承认,心里震撼之余还要表现的波澜不惊。

“别装了。”

谢秀笑着说道:“我率军在河道上堵杨玄机,只是没有想到此人居然如此狡猾,我堵住了船队,杨玄机却提前改路走了。”

史峰晖一声苦笑。

谢秀道:“我家主公说,放你们回去可以,但必须留下二十五万大军的兵器甲械,留下你军中所有的弩车,还有攻城的所有器械也要都留下,对了,还有所有的马匹都要留,不管是战马还是驽马,我不嫌弃,都要。”

史峰晖啪的一声就拍了桌子:“你这是欺人太甚。”

谢秀撇嘴:“还装......你把东西留下,我放你走,带着三十万人回去,只丢一些兵器甲械,杨玄机不会怪你的,你信不信,只要你回去了,他还得夸你呢。”

史峰晖的脸色变幻不停,良久之后,他颓然坐下:“你确定不会有诈?”

谢秀道:“我又不姓杨,我有什么诈。”

史峰晖居然没有反驳这句话,而是再次沉默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史峰晖也笑了:“你其实不敢和我打,你担心武亲王把你当枪使,你和我拼个两败俱伤,得利的是那老奸巨猾的家伙。”

谢秀道:“我不敢赌,你敢赌吗?”

他笑了笑:“我把我家主公的原话送给你......史峰晖比你不敢打,别听他咋咋呼呼,他要是再哔哔,你就加钱。”

史峰晖:“......”

谢秀问:“我先回去了,你考虑好了派人给我送个信。”

说完之后起身,真的就要走了。

“等下......”

史峰晖站起来,很丧气的说道:“我答应了。”

谢秀:“好,二十八万人马的兵器甲械,再加所有弩车,战马,攻城器械......”

史峰晖怒道:“你无耻!刚才你说的是二十五万。”

谢秀:“我家主公说,若是史峰晖答应了,你可以略微再加一些,他会给你的,他不给你就再加。”

史峰晖的眼睛都瞪大了,怒视着谢秀。

谢秀则一脸你瞪我有什么用的表情,冤有头债有主,你瞪我家主公去啊。

“罢了......”

史峰晖道:“只要你说话算话,给你就给你。”

谢秀道:“我说过了,我又不姓杨,不会说话不算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