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九十章 蹲着的吧

不让江山 知白 81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沈珊瑚带着几个手下女兵在车马后边远远的跟着,一路随行。

也不知道那猥琐的家伙要去什么地方,车马一直不停,她们要想寻机下手,就只好一直跟着。

就这样走了多久已经根本记不住,总之走的都开始怀疑人生。

她们每个人都走的两条腿酸的厉害,脚踝更是酸痛。

一直到快天黑马车才停下来,结果又停在了幽州将军府门口。

还是在一开始盯着余九龄上了马车的地方,一群小姑娘已经累的不行了。

其中一个蹲在那,揉着脚踝说道:“这个孙子,上车就为了围着幽州城转一圈吗?”

“他是故意的吧。”

“不能啊,他应该没有发现我们才对。”

“可他这是图个什么,出门上车,然后围着整个幽州城绕一圈再回来,遛鸟呢吗?!”

小姑娘们瞪她:“你才是鸟儿!”

沈珊瑚咬着牙说道:“我要是不把他打废了,我就不叫沈珊瑚。”

另一个女兵说道:“小姑奶奶,快躲一躲,那个家伙过来了。”

沈珊瑚抬头一看,果然看到那个家伙下了马车之后没有进将军府,而是朝着这边过来了。

沈珊瑚见旁边有个茶摊,立刻过去坐下来:“老板,给我们上茶。”

老板连忙给她们端上来用大碗装的热茶,这种茶可算不上有多好,一般用的是茶碎,便宜,滋味重,解渴。

她们都背对着余九龄那边,也是口渴的厉害,大口喝茶,假装不看。

谁想到余九龄也坐了下来,朝着老板喊了一声:“来碗茶。”

老板又连忙过来照顾余九龄,生意好,他自然开心,虽然这几人喝茶,他也赚不了几个钱。

余九龄笑着问道:“老板,你这茶煮的不错,口味还有些微甜,是放了些什么吗?”

老板连忙回答道:“应该是客官太口渴了,口干舌燥,就会更显得喝茶回甘。”

余九龄嗯了一声:“确实口干舌燥,围着幽州跑了一大圈的,都会口干舌燥吧。”

就在这时候,李叱施施然走了过来,在余九龄面前坐下。

余九龄道:“来,当家的,我请你喝茶。”

李叱笑问:“感觉怎么样?”

余九龄道:“夏侯将军的新马车真不错,不过要想更有体会,还需多试驾几次。”

李叱道:“咱们做这一行的,一定要为客人着想,夏侯将军新定的马车咱们一定要做好,不要有任何轻慢之心。”

余九龄道:“放心吧掌柜的,再多几次,我就能发现问题,若是没问题,就可以交给夏侯将军了。”

沈珊瑚坐在旁边听着,心说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看到那个家伙一出门,守卫就对他弯腰行礼的。

而且也管那个家伙喊了一声将军,不然的话,她们何必跟上去。

这时候就听到余九龄继续说道:“当家的,这夏侯将军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李叱问:“为什么这么说?”

余九龄道:“夏侯将军自从去了一趟兖州之后,回来整个人都变了。”

他这话一出口,坐在不远处的沈珊瑚眼睛立刻就睁大了。

何止是她的眼睛睁大了,所有女孩子都睁大了,喝水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全都侧耳听着。

李叱叹道:“听说是在兖州出了些意外。”

余九龄压低声音问道:“是什么意外吗?”

李叱嘘了一声,假装往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说是回来之前,和人动手,被人用弩箭围着打,受伤了。”

听到这句话,沈珊瑚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而且不知不觉间,眼神里就出现了担忧。

余九龄道:“不能吧,夏侯将军那般武艺,而且身上还有软甲,寻常弩箭不可能伤的了他。”

李叱道:“话是这么说,可是软甲有时候也没用。”

他轻叹一声:“我是听闻,夏侯将军当时挡住了他所能看到的所有弩箭,但是......咳咳......”

余九龄急切道:“当家的你就别卖关子了,但是什么啊。”

李叱道:“但是......胯下中了一箭。”

余九龄:“噫!”

他是真的惊着了,这可不是和李叱对好了词说的,两人此时都是自由发挥。

李叱把话题发挥到这,余九龄的表情都是当家的你这可玩大了的样子。

还有一种当家的你要这么玩的话,可就别怪我借题发挥了的兴奋。

余九龄这噫了一声,他后边那些小姑娘,有好几个没忍住。

“噫......”

四五个小姑娘都下意识的发出低低惊呼,然后又立刻全都低下头。

却见沈珊瑚双手捧着那大大的茶碗,已经在发力,手背上隐隐可见青筋。

李叱在那继续说道:“当时没敢停留,迅速离开,后来找郎中看了看,本来是伤了,郎中又是个没真本事的......”

余九龄的眼睛睁的跟鸡蛋似的那么大,看着李叱,心说当家的你要再说下去,这可就真的没法收场了。

李叱道:“本来是缝几针的事,那郎中一不小心,又给治坏了,只好切了。”

余九龄:“噫!”

他身后那些小姑娘又是没忍住:“噫!”

余九龄觉得隐隐作痛,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好像也感觉到了痛似的。

再看沈珊瑚,以为捧着碗的手越发用力,连手指甲都变的发白起来。

余九龄偷偷用脚碰了碰李叱的脚,意思是当家的你可适可而止吧。

李叱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李叱道:“想想也是倒霉,本来缝合伤口,是坏了一个,坏了一个不是还有一个能用的吗。”

“然而那废物郎中,却以为没得治了,就那么给......唉!”

余九龄:“当家的,咱们要不然换个话题吧。”

李叱道:“也罢,说起这些,就替夏侯将军觉得不值,去了一趟兖州,回来都不是男人了。”

这时候,那卖茶的老板都握紧了双拳,似乎是感受到了那样的疼痛,正在强忍着。

李叱继续压低声音说道:“结果现在还留下了隐疾,夏侯将军每隔七天,就要去幽州的沈医堂里治疗,不然的话可能......可能会变成女人!”

余九龄:“噫!”

啪嗒一声,沈珊瑚手里捧着的碗掉地上了。

啪嗒一声,卖茶的老板手里捧着的碗也掉地上了。

李叱道:“前几日去过,后天好像又到日子了,该去了,你是不知道,夏侯将军的胡子都是假的,每天需要自己贴上去,太可怜了。”

余九龄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确实是......太可怜了。”

就在这时候,沈珊瑚起身:“老板,结账。”

算了钱,她带着那些小姑娘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李叱他们的视线之中。

等她们走的远了,卖茶的老板过来,抬起手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割了?”

再敲一下。

“割了?”

李叱噗嗤一声就笑了,笑的嘴角都抽抽。

之前夏侯琢和李叱在这里喝茶,观察那几个小姑娘。

然后余九龄带着小姑娘们围着幽州转了一圈,夏侯琢就把原来的茶摊老板请走,他换了衣服在这假扮。

本意是想再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些姑娘他到底见过没有。

可是没想到,李叱居然这么狠。

在李叱面前坐下来,夏侯琢狠狠的等了李叱一眼:“说的我他娘的都疼了。”

余九龄道:“同疼。”

李叱笑的前仰后合:“看她们的样子,似乎也在疼。”

余九龄道:“不过咱们把夏侯将军说的如此可怜,她们应该就会走了吧,不会再找夏侯将军的麻烦。”

夏侯琢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等老唐从南边回来,这个账还是要跟他算一下的。”

李叱道:“算,给他割了,让他疼!”

余九龄:“噫!”

夏侯琢道:“就算不给他割了,也要绑着他的手和脚,推他进流云阵图里。”

李叱道:“这么仁慈的吗?”

夏侯琢:“推十次吧。”

余九龄道:“绑着手推进去也就罢了,还要绑着腿?不好吧?”

李叱道:“怎么,你是觉得不妥当吗?”

余九龄道:“对啊,肯定是不妥当啊,不是应该把他卡着腿推进去吗。”

李叱和夏侯琢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余九龄,把余九龄都看的不好意思了。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城中一家客栈中。

沈珊瑚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她站在窗边,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脸色伤感。

“想不到,居然还是误伤了他。”

她手下一个小姑娘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该啊,咱们把箭头都磨秃了的。”

另一个小姑娘说道:“大概,大概就是巧合了吧,万一是......万一是有不那么秃的呢。”

沈珊瑚摇了摇头道:“总之这件事是我们对不起他,本来是要找他算账的,现在看来,他已经如此可怜,还是算了吧。”

小姑娘们同时点了点头,都觉得若此时再去找夏侯琢算账的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一个小姑娘很同情的说道:“残疾了,可是残疾了哪儿不好,非要是那儿。”

沈珊瑚道:“如此一来,怕也是要绝后了......”

众人纷纷点头,越发的同情起来。

沈珊瑚道:“他......他后天要去幽州沈医堂,我打算后天也去沈医堂看看。”

一群小姑娘再次纷纷点头。

“该去看看的,毕竟也算是相识一场。”

“对,给他买些东西吧,补补身子。”

“可是买什么呢?”

“要不然......买合适的吧,我听人说吃什么补什么。”

“噫,你吃什么能把割了的东西补出来。”

“那个......万一呢。”

说到这,一群小姑娘倒是红了脸。

沈珊瑚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她看着窗外说道:“若他......若他真的不原谅我,我想问问他,能不能以后留下来伺候,就当是为了赎罪吧。”

她这样的女子,快意恩仇,要报仇来的时候,恨不得把夏侯琢大卸八块的样子。

可是此时心中内疚,就想着要不然以后留下来照顾他......

一个小姑娘忽然想到了什么,似乎是觉得这是人生头等大事,虽然也觉得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略有不妥,可毕竟那真的是人生大事。

“夏侯将军......现在不会是......不会也是,也是......需要,那个,需要蹲蹲了吧?”

所有人全都看向她,连沈珊瑚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她。

一时之间,格外尴尬。

尬的连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