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十四章 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不让江山 知白 68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燕青之先生的课讲的会很快,你不懂可以下了课去问他,但他绝对不会在课堂上讲第二遍,在大部分时候,他对李丢丢的态度依然是冷冷淡淡。

李丢丢想着,也许是因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听话吧,毕竟燕青之已经警告了他好几次离夏侯琢远点。

真的要离夏侯琢远点吗?

李丢丢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要离夏侯琢远点,可以啊......明年吧。

中午停学的时候李丢丢要去食堂吃饭,孙如恭加快脚步追上李丢丢。

“李叱。”

孙如恭叫了一声,李丢丢回头问:“有事?”

孙如恭缓和了一下后说道:“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第一你不要拿,我已经问过了,咱们四个都会顺利回到大课,不可能有人被淘汰,所以第几都无所谓,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一定会有用的到我的地方。”

李丢丢笑道:“你总算正常了一些。”

孙如恭笑了笑道:“本来就没有必要成为敌人,回到大课之后我们面对的都是陌生人了对不对,所以我们还要互相照应对不对?”

李丢丢嗯了一声:“你说的对,但我不想答应你。”

他看着孙如恭认真的说道:“如果在你没有让孙别鹤偷袭我之前和我说这些话,我一定会点头答应,我确实是一个没有多少争胜心的人,所以也没有必须拿第一的想法,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说完之后他迈步往前走,孙如恭的脸色变幻不停,过了一会儿后喃喃自语了一句......你会后悔的,李叱。

第二天又是停学休息的日子,李丢丢一早就带着准备好的东西要出门,永远是那么吊儿郎当的夏侯琢从远处溜达过来,一边走一边打了个哈欠。

“非要这么早吗?”

他看了李丢丢一眼,手按着李丢丢的脑袋然后平移到自己身体这边比了比,有些吃惊。

“我怎么感觉你长高了?”

李丢丢道:“我长高了难道不正常吗?”

“你才来二十天居然长高了。”

“你算算吧,相对于你的饭量来说,我大概已经吃了八十天的饭。”

夏侯琢觉得李丢丢说的很有道理,李丢丢确实长高了不少,他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李丢丢的时候个头儿也就到自己肩膀往下,可是现在明显已经超过他肩膀了。

“你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去哪儿?”

“其实没有什么固定的地方。”

夏侯琢抱着自己的后脑往前走:“随便,冀州城里好玩的地方不多,随便寻个地方就行。”

李丢丢忽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夏侯琢一定要跟着他,还说要带他去个好玩的地方,那是因为孙别鹤他们一定知道李丢丢今天会出书院。

“你怕我被打死?”

李丢丢问。

夏侯琢撇了撇嘴:“打死人的事他们应该还不敢,不过把你打残废他们做的出来。”

其实夏侯琢真的想带李丢丢去一个特殊的地方,可是在来之前突然改变了想法,他觉得还有些早。

就在李丢丢和夏侯琢离开书院之后不久,孙别鹤带着一群人也出了书院,他一边走一边吩咐道:“盯住了他,我就不信他没有落单的时候,如果实在找不到机会搞他,那今夜就跟我去搞他师父。”

“好嘞!”

“你有事只管吩咐我们,大家都是兄弟嘛。”

“对对对,只管吩咐我们做。”

一群小弟跟着孙别鹤屁股后边附和着,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这种时候他们的样子有多丑陋。

大街上,夏侯琢买了两串糖葫芦后递给李丢丢一串,李丢丢看了看那糖葫芦接过来,却不吃。

夏侯琢忽然间反应过来,转身叫住那个卖糖葫芦的,直接把糖葫芦靶子都买了过来,他扛着走。

“想留给你师父吃?”

夏侯琢道:“下次我疏忽的地方你说话。”

李丢丢摇头道:“这怎么算是你的疏忽呢?因为你完全没有必要多买。”

夏侯琢:“闭嘴,不喜欢你这种什么事都分得那么清楚的嘴脸。”

李丢丢笑道:“师父说,要有是非,要懂进退。”

夏侯琢道:“你哪一点像是学会了你师父教的。”

就在这时候巷子口有几个身穿青衣的汉子朝着夏侯琢微微颔首,夏侯琢趁着李丢丢没注意的时候一摆手,那几个青衣汉子随即往后退了回去。

李丢丢只顾着看手里的糖葫芦,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几个青衣汉子。

“你没吃过?”

夏侯琢问。

李丢丢点头:“看别人吃过。”

夏侯琢叹了口气:“为什么你是这样一个人。”

李丢丢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夏侯琢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措辞,他是真的觉得李丢丢有些奇怪,很奇怪,谁都知道李丢丢是个穷人,用夏侯琢的话说就是李丢丢和他师父并列冀州城第一穷人。

可是李丢丢身上没有穷气。

夏侯琢终于明白过来,就是没有穷气。

每个人的气质都不同,有生来就有的气质,也有后天出现的气质,不同的物质环境会给人不同的气质,李丢丢身上的气质不是进书院之后才变的,他身上一直没有贫贱气。

哪怕就是李丢丢说他没有吃过糖葫芦看别人吃过这句话的时候,他都没有给人一种卑微感。

夏侯琢忽然问了一句:“如果我以后帮你想一个办法,让那些人不敢轻易动你,那算不算你欠我一个巨大的人情?”

“太大了。”

李丢丢摇了摇头道:“我受不起的。”

夏侯琢道:“我不希望你沾染卑贱气,所以能不帮你的时候尽量不帮你,是不想让你觉得事事都可求人,只要自己卑微就行,人不能一直卑微,不想让你没了骨气。”

他看向李丢丢认真的说道:“可是这件事对你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需要你欠我一个人情,因为只有你觉得是你欠我的,你才能做好。”

李丢丢道:“不是你帮我做一件事吗?怎么变成我去做好一件事了?”

“因为我帮你之后,就需要你来还人情了。”

夏侯琢笑了笑道:“不过还不用心急,我明年才会离开冀州城,明年我再把这件事告诉你。”

李丢丢点头道:“都行,不过我有件事很好奇。”

“你问。”

“你上次是怎么被打伤的?”

夏侯琢道:“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我在书院里没有什么朋友,但不是一个都没有,在我认识你之前,我觉 得我可以信任的人叫王云海,曾经和我无话不谈。”

“他家境一般,算不上多好,最起码没我好,不过想想看,我交朋友又不看这些,反正在书院里谁也没有我有钱有势。”

“那天,王云海突然跑过来告诉我说,他来书院的路上正好看到我母亲去了医馆,脸色很不好,像是什么急病,于是我急匆匆的赶去那家医馆,没有来得及告诉任何人......”

“在我进医馆的时候被人敲了一棍子,然后被蒙上了头。”

夏侯琢道:“可惜了,那些人本事不行,我先被敲了一棍子还蒙着头他们几个也打不过我一个,然而没想到的是,那几个混混只是试探。”

夏侯琢看了李丢丢一眼:“我是不是跟你说过我是个私生子?”

李丢丢点头道:“你说过。”

夏侯琢继续说道:“我也跟你说过,他们想弄死我,因为我父亲对我确实多了些偏爱,他们太害怕我了,害怕我夺走那个家业。”

“我父亲当然也知道他那几个儿子的心思,何止是那几个儿子,他那几个女人也是一样想法,那天的几个混混不过是试探,当他们确定暗中没有人跟上我之后,杀手随即出现,是奔着弄死我去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暗中保护我的人追上了,杀了那个刺客,而那几个混混在这之前就已落荒而逃,我的人本想把他们也杀了,是我拦着没让,没必要。”

夏侯琢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像是有些头疼。

“大概就是这样。”

他笑着对李丢丢说道:“我这样的人有弱点,但是我背后有更多的力量,能挡住这弱点,你不一样,我的弱点就是我母亲,你的弱点是你师父。”

李丢丢忽然间反应过来:“他们实在动不了我,就会动我师父。”

夏侯琢耸了耸肩膀:“坏人不都历来如此吗?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是你还没有经历过那么多人心险恶,所以你想不到也很正常。”

“我该怎么办?”

李丢丢急切的问了一句。

夏侯琢道:“你答应我刚才跟你说的事,我就保证你师父不会有事。”

李丢丢立刻说道:“我答应!”

夏侯琢道:“不管什么事你都答应?有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好事。”

“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

李丢丢回答的斩钉截铁。

夏侯琢随即笑起来,伸出手指:“拉个勾吧,算是你承诺了。”

李丢丢看着夏侯琢那郑重的想和他拉勾的样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就拉个勾?不显得草率吗?”

夏侯琢道:“因为我信任你的人品,你也应该信任我的人品。”

李丢丢伸出手指和夏侯琢的手指勾在一起:“行,拉勾!”

夏侯琢哈哈大笑,然后把另外一只手举起来,像是在指向天空,李丢丢不是很理解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而在暗处,几个青衣汉子看到夏侯琢举起手之后随即转身离开。

没多久之后,距离夏侯琢和李丢丢大概半里之外,孙别鹤带着人一直悄悄跟着,就在他们转过巷子口的那一瞬间,巷子口外边一拥而入一群青衣汉子,把他们全都用麻袋套起来,一顿暴打。

与此同时,在李丢丢师父住着的那家客栈外边,两个盯着客栈的年轻人被拽进胡同里,很快就被打的面目全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