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们打个赌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69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沈医堂。

后院外的打斗,沈医堂的人其实一直都看着,他们没有过来帮忙,是因为确实也不需要他们帮忙。

沈如盏坐在客厅里喝茶,看到李叱进门后她随即起身迎了几步。

“沈先生。”

李叱抱拳行礼。

沈如盏笑了笑道:“当家的不用担心,那位小道长的伤势并无大碍,都是红伤便好治。”

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叱随即在客位上坐下来。

沈如盏问道:“冲着你来的?”

李叱点头:“我本以为不是大树就不会招风。”

沈如盏道:“你只是自己以为你还不是大树,我帮你算算你现在的身份......燕山营的三当家,永宁通远的当家,沈医堂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合伙人,还是北疆边军将军夏侯琢的义弟,四页书院高院长的孙女婿。”

说到这,沈如盏看了李叱一眼:“这还不算大树?”

李叱叹了口气道:“可在我看来,只是一颗才勉强破土的小嫩草。”

沈如盏仔细想了想这句话,从字面上来看,这应该是一句谦虚的话才对,可为什么她就觉得这话有些不要脸?

再想想李叱的年纪,说是一颗嫩草的话,倒也不算过分。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嫩草,她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不明显的不要脸。

莫名其妙的。

然后醒悟过来,一般提到嫩草这两个字,前边都还有一个老牛,中间还有一个吃字。

她居然在此时分神想了这么无聊的事,因为她确实没有想过吃。

“沈先生,这几日就应要陆续把人迁入地宫了。”

李叱道。

沈如盏嗯了一声,把思绪从那乱七八糟的想法中抽离回来,她点了点头道:“从明日起,我陆续把人送过去。”

李叱起身:“也没别的什么事,明日我让人过来协助。”

沈如盏跟着起身,李叱往外走,她看着李叱的背影,想着高希宁那个小姑娘眼光是真的好,光是这一副皮囊就已经让人觉得很值。

况且这漂亮的皮囊下,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灵魂。

“现在你是我沈医堂最大的合伙人,那我该怎么才能变成你最大的合伙人?”

沈如盏忽然问了一句。

李叱脚步停住,回头看向沈如盏笑了笑道:“我希望沈先生一直让我做你最大的合伙人。”

沈如盏想了想这句话的含义,然后笑着点头。

李叱到了医馆里边,看到躺在床上的张玉须正在发呆,大概他还在想着那几个人。

李叱在张玉须身边坐下来,张玉须叹了口气后问:“为什么人会那么不知足?”

李叱问:“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张玉须道:“方玉舟是我师尊的师父,我的师伯,我在龙虎山的时候就听过关于师尊他们两个的事......他们两个进龙虎山道观只差两天,方玉舟是师兄,那时候只有我师尊与他同龄,所以两个人关系很亲近。”

“从小时候起,方玉舟就习惯了把好东西自己留下,他不喜欢的才会给我师尊,而不管是什么东西,他喜欢的就会向我师尊要,我师尊性子随和,便什么都答应。”

“到后来,方玉舟去找我师尊说,掌教着人的位子只能是传给你我二人之一,你让给我吧,我做掌教比你强。”

“我师尊已经让了那么多年,但是这次没有让,我师尊说......我的都可以给你,因为那是我的,我能做主,可掌教之位是不能让的,因为我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让,若师父选了我,或是因为我最合适,我让给你,便是对道门不敬,我自己 的都是你的,传承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是道门的。”

张玉须道:“方玉舟就觉得我师尊其实一直觊觎掌教之位,他想来想去,龙虎山道门里只有我师尊一人可以与他竞争,于是便想下毒。”

“可是他并不知道,我师公其实一直都没打算过要把掌教之位传给他,也一直都知道他心地不善,方玉舟给我师尊的饭菜里下毒,都被我师公看到了。”

李叱听到这,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方玉舟和龙虎山掌教的故事,说的简单些就是......你一直都给我,突然有一天你不给我了,那自然是你对不起我。

既然是你对不起我,那我自然可以杀了你。

张玉须说:“师尊说,道人救不了天下,是因为道人再怎么宣扬道法,也救不了人心。”

他看向李叱说道:“师尊还说,救人心的不是道法,而是国法。”

李叱心里一动。

张玉须继续说道:“人心无约束,怎么可能是好人心,道法是劝人向善,劝是劝不动的,国法才是约束,天下万般法,唯有国法才是神法。”

唯有国法才是神法?

李叱听到这句,心里又动了一下。

他点了点头:“谢谢。”

张玉须怔了一下,没明白李叱为什么忽然间对他说谢谢。

李叱道:“掌教真人的这几句话,是金玉良言,没有约束的人心,不可能是善心泛滥。”

张玉须嗯了一声,然后说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给那两个人逃跑的时间?”

李叱回答:“因为我心里有些事不可动摇,若我动摇了,我怕我以后会变成一个......可怕到,我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人。”

张玉须细细的想了想这句话,朦朦胧胧,有些懂,也有些不懂。

李叱笑了笑道:“你好好歇着,一会儿我安排车马把你送回去,我和沈先生已经说过,她会派人明日到车马行里照顾你。”

张玉须点头致谢:“谢谢当家的。”

沈医堂后院。

唐匹敌坐在那看着残缺不全的墙,忽然笑了笑说道:“我现在觉得,叶先生表面是在和人打架,实则是早就想拆墙了吧,因为不与人动手就直接拆墙的话,显得不好。”

叶杖竹笑了笑道:“拆墙,也挺爽的。”

唐匹敌哈哈大笑。

叶杖竹问:“你知道李叱为什么要答应那个恶人的条件吗?”

唐匹敌点了点头道:“知道......他不是烂好心,也不是装格调,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心里什么东西不能动。”

叶杖竹问:“是什么?”

“我说不出来。”

唐匹敌想了好几个说法,但都不准确。

“但我可以理解他......”

唐匹敌道:“大概会很复杂,其中一点是,在那个塞北的大师兄拼尽全力哪怕拼自己一死,也想保护他师弟师妹的时候,李叱觉得这一点他可以认同。”

叶先生道:“我也能理解,李叱认同的仅仅是这一点,没有其他。”

唐匹敌道:“他是在遵从自己的内心,如果有一天他可以做到不遵从内心,只遵从利益至上......”

他的话没有说完,叶杖竹接过去说道:“那他就是一个枭雄,一个当世没有人不怕的枭雄,连他自己可能都会怕。”

唐匹敌道:“所以他是不是挺轴的一个人?”

叶杖竹道:“夏侯琢的兄弟,都轴。”

唐匹敌再次大笑起来。

叶杖竹道:“那你为什么会让余九龄去告诉澹台压境,不要听李叱 的安排等两个时辰再追,而是立刻就追上去?”

唐匹敌道:“因为我不想做枭雄啊。”

叶杖竹愣在那。

这句话似乎很有深意,但是又干净的好像只有一种意思。

他想了想好一会儿后,醒悟过来,自己因为这句话,对唐匹敌的敬意竟是突然间变得那么重。

“叶先生眼睛里有光彩。”

唐匹敌笑道:“是忽然想请我吃饭吗?”

叶杖竹立刻摇头:“就算我现在很佩服你,但我也不会请你吃饭,因为那是李叱该做的事。”

唐匹敌道:“那如果是我请叶先生去吃饭呢?”

叶杖竹道:“走吧。”

唐匹敌:“你不是说,这是李叱的事吗......”

叶杖竹理所当然的说道:“请你吃饭是李叱的事,请我吃饭,是谁的事都行。”

唐匹敌一抱拳:“领教了。”

叶杖竹道:“你领教我这点儿做什么......这些还不都是和李叱学来的。”

唐匹敌叹道:“李叱那边我一直都在领教,我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连叶先生都变成了我需要领教的人......”

叶杖竹道:“不像是什么好话。”

唐匹敌道:“可以把像字去掉。”

叶杖竹笑了一会儿,又沉默下来,良久之后他声音很轻的说道;“所以......就拿今天这事来说,李叱说了要等两个时辰,他就一定要遵守自己说过的话,但是你不用,余九龄不用,很多人都不用。”

唐匹敌道:“连高希宁都不用,如果她今天在的话,她也会和我做一样的决定,因为我们都不是李叱,只要李叱一直秉持本心就够了,因为他才是......”

话说到这,唐匹敌下意识的停下来。

叶杖竹道:“你不说,是想让我自己往大了猜吗?”

唐匹敌微微一笑,起身道:“走吧,想想看今天晚上这顿,怎么从李叱那蹭到。”

叶杖竹道:“我有一妙计,若行了,你给我一两银子,若不行,我给你一两银子,现结。”

唐匹敌好奇的问道:“叶先生是想到了什么妙计,能让李叱那样的抠......咳咳......的人,心甘情愿的今夜请客。”

叶杖竹道:“此时不能说,等一会儿见了李叱再说。”

两个人正说着,李叱从前院那边过来,一边走一边对他们俩说道:“前院已经备好车马,咱们回去吧。”

唐匹敌看向叶杖竹,眼睛里都是期待。

叶杖竹随即笑了笑,他迈步朝着李叱走,一边走一边揉着肚子说道:“终于可以回去了,肚子已经饿的受不了。”

李叱道:“咱们回去,应该已有饭菜。”

叶杖竹道:“肯定是有的,刚刚有伙计过来说,高姑娘知道咱们今天辛苦,所以带着她的小姐妹们亲自下厨做的饭菜,每一样都是她们亲手做的,只等我们回去吃。”

李叱脚步一停。

接下来,他展示了一下什么叫高端操作。

他把自己的钱袋子扔在地上,然后哎呀的惊叫了一声。

“哎呀,捡到钱了。”

他拿起来钱袋子后认真的说道:“老人们常说,捡到的钱要立刻花出去,不然不太好,我这个人就愿意听老人们说的,所以咱们找个地方花了吧。”

唐匹敌把他的钱袋子摘下来,从里边取了一小块碎银子递给叶杖竹。

叶杖竹自然而然的收了起来。

李叱看着他俩,觉得有些不对劲。

【再次祝大家双节快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