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是我与我无关

不让江山 知白 673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虞朝宗身边只带了三四十个人,虽然都是他的贴身护卫,个个武艺不俗且忠心耿耿,可是围拢过来的人太多了。

“去那边山顶。”

虞朝宗指了指一个人看起来比较少的方向喊了一声,手下人开始往那边撤离。

那些黑衣人找过来的如此精准,显然是有情报,周道手就怀疑这身边人里有内鬼,可此时此刻,却没有时间去证实什么,只能先冲出去再说。

“我来开路!”

周道手提刀向前。

虞朝宗一步跨了过去:“到我身后去照顾好兄弟们。”

“大哥!”

周道手眼睛都红了:“你是咱们绿眉军的大当家,你若有什么事......”

虞朝宗已经冲到了最前边,一刀将迎面而来的黑衣人砍翻在地。

“我是做大哥的。”

他一人在前,刀刀杀人。

周道手只好护持在虞朝宗身侧,有从侧翼冲过来的敌人都被他拦住。

这边一打起来,四周的黑衣人纷纷聚拢过来,他们三面包围,位置找的这么准,而且故意还留下下山的路,目标也极明确,就是要把虞朝宗他们逼着往山下走。

可是虞朝宗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人的目的,所以逆着人往山顶上冲杀。

对面来的黑衣人一刀朝着虞朝宗头顶斩落,虞朝宗若是避开自然不难,可他从交手一开始就没有闪避,山顶上冲下来的敌人居高临下,若是他避开,敌人的刀就可能砍到他身后兄弟。

所以不管多少敌人的攻势,他只要能挡下来的,全都挡了下来。

那一刀势大力沉,虞朝宗刚刚一刀将另外一个敌人逼退,再回身时,那刀已经到了他面前。

虞朝宗腰了咬牙,把头往旁边让开,敌人的一刀就砍在他左边肩膀上,他右手长刀捅进对方肚子里,然后横着一拉,那肚子就被他一刀切开。

“大哥!”

周道手喊了一声,过来就要扶着虞朝宗,虞朝宗却后撤一步:“不用管我,帮我顶到前边一会儿。”

周道手立刻应了一声,冲到最前边开路杀敌。

虞朝宗直接把自己左臂衣袖撕下来,咬着一端,手抓着另外一端围着伤口绕了几圈,狠狠发力把伤口勒紧,他抓起长刀又冲了上去。

“到我身后!”

虞朝宗超过周道手,继续拼杀。

“大哥,你让我开路啊!”

周道手红着眼睛喊道。

虞朝宗一步跨到他身前:“若我死了,你来开路。”

虞朝宗左肩上的伤口很深,勒住之后依然血流如注,他左臂上满满都是刺青,被血涂抹了一层之后,那露出来的刺青更显狰狞。

虞朝宗一刀一个,从往山上冲开始到现在已经杀了有二十几人,整个人都被血洗了一遍似的。

“小心!”

虞朝宗一刀将面前敌人砍翻,正好看到侧面有黑衣人一刀捅向周道手的小腹,周道手正在与另外一个敌人缠斗,完全没有注意到。

虞朝宗脚下发力撞过去,把偷袭周道手的黑衣人撞了个跟头,可是他身边的黑衣人却一刀砍在他后背上,这一刀从肩膀到后腰,笔直的切开一条口子。

“死!”

虞朝宗一转身,一刀横着扫出去,将黑衣人脖子直接斩断,脖腔里喷出来的血把人头冲到了一边,血雨喷洒中,虞朝宗环顾四周,状若凶神。

“快到山顶了!”

虞朝宗大声喊道:“跟我杀上去!”

身后的人应了一声,他们已经被团团围住,此时不再是三面有敌,而是四面被围攻,每个人都腾不出手来,虞朝宗一人在前开路,杀的血流成河。

此时距离山顶其实还不算近,至少还有一二里,夏侯琢他们却在山顶处,一路找过来,他们运气好的没边,居然正好避开了所有黑衣人的埋伏。

最近处,他们和那些黑衣人相隔不过几十丈而已,可是黑衣人往下冲他们上了山,就这样避开了。

“什么声音?”

李丢丢侧耳听了听。

夏侯琢也听到了,众人都安静下来,隐隐约约的听到下边有喊杀之声,好像距离还在不断拉近。

“难道真的打起来了?”

夏侯琢脸色变了变后说道:“不该啊,莫不是那些绿眉军的人真的如你所说先动手了,不然的话官军不会刚到就进攻,况且这也不是绿眉军燕山营所在之处,怎么会打起来?”

他拉了李丢丢一把:“走,原路回去,避开再说。”

李丢丢嗯了一声,跟着夏侯琢往山下走。

若他们不往回走还好,往回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一伙儿支援过去的黑衣人,有百余人之多,正好和李丢丢他们的队伍迎面碰上。

两边人看了看对方,立刻就都把兵器握紧。

夏侯琢松开战马的缰绳,把长刀抽出指向那些黑衣人说道:“我们是左武卫官军,武亲王帐下,你们是什么人!”

那些黑衣人听到这他这句话后显然慌了,他们互相看了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走,这群人立刻朝着喊杀声处跑了过去。

夏侯琢看着那些人走了,松了口气说道:“这是不是叫拉大旗扯虎皮。”

李丢丢道:“管用就行。”

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总觉得一定和绿眉军有关,这种事避之不及,尽快下山才是硬道理。

可是才走出去大概十几丈远,身后的喊杀声竟然已经到了,李丢丢他们立刻持刀戒备,然后就看到十几个血糊糊的人追砍着刚刚过去的那伙黑衣人回来了。

刚刚过去的那伙人能有百十个,追他们的人才十几个,而且个个身上衣服都被血液泡透,也许已是个个带伤,可是这十几个人却杀的好像凶兽一般,那些黑衣人已经被杀破了胆子。

尤其是最前边那个汉子,左臂上没有衣袖,好像已经没法发力似的的,而那胳膊上的刺青却显得被血泼活了一样,仿若他胳膊上那头猛虎随时都能化作真兽扑出来咬人。

“不相干的让开!”

周道手看到前边又出现了一批人,但显然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同伙,这些人身上甲胄齐全,还拉着战马,应该是官军那边的,但那些人好像没打算动手。

夏侯琢拉了李丢丢一把,往后退了几步,他低声说道:“不要招惹,与我们无关。”

李丢丢嗯了一声,他的注意力却全都在为首的那个血人身上。

那汉子手中一把长刀,明明身上已经到处都是伤口,衣服都被砍的破口不少,但依然冲在最前边。

他听到有人管那个人叫大哥,还有人喊大当家,一瞬间李丢丢想到,难 道说此人就是被称为绿眉天王的虞朝宗?

虞朝宗发力狂奔,一刀把前边奔跑的黑衣人砍翻在地,刀子往下走,刀尖朝下的那一瞬间,他顺势在刀背上踢了一脚,刀子往前划出去,噗的一声把倒地的黑衣人脖子切断,人头立刻就滚了下去。

夏侯琢一抬手想捂住李丢丢的眼睛,李丢丢把他手挪开,依然看着那领头的汉子。

在这一刻,李丢丢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人是做大哥的,却一直冲杀最前,可这才是做大哥的样子。

突然间有个人从旁边树上跳下,手里的长刀朝着虞朝宗斩落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李丢丢一弯腰抱起来一块石头砸了过去,那石头正中黑衣人胸口,直接把人撞飞了出去。

冲到虞朝宗身边的周道手都楞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那块足有百十斤以上的石头就在他脑袋上飞了过去。

在这一刻,周道手居然还想着,那少年扔了个啥?

那少年又他妈的是个啥?

可是他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从侧面又有不少黑衣人冲了过来,一开始出现到现在为止,敌人的数量怕是能有六七百人之多,而且似乎还有人赶过来。

要说不是精心策划,鬼都不信。

夏侯琢见李丢丢扔出去一块石头吓了一跳,立刻把李丢丢拉到身后。

“你干嘛!”

李丢丢歉然道:“我也不知道干嘛,就......没忍住。”

夏侯琢道:“不许再出手,我说过了,这事与咱们无关。”

李丢丢嗯了一声,站在夏侯琢身后依然看着那满身是血的汉子冲锋在前,在经过李丢丢他们身前的时候,那汉子居然还不忘朝着李丢丢喊了一声多谢。

在那一刻,李丢丢看清楚了那张血糊糊的脸,而也是在那一刻,虞朝宗记住了这个少年的脸。

四目相对只是片刻,李丢丢的视线立刻就往另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那边有几个黑衣人爬到了树上,用弓箭正在瞄准那个带头大哥。

李丢丢完全没有任何思考,瞬间把连弩摘下来,朝着树上的几个黑衣人连续点射,这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弩箭先到,那几个黑衣人箭没有来得及射出去就被他先一步射落。

虞朝宗听到声音侧头看了看,又回头看了一眼李丢丢,他大声喊道:“我今日若不死,他日必报大恩!”

喊完之后,持刀继续冲杀。

一群人在夏侯琢他们面前杀了过去,很快就消失在林子深处,李丢丢还在呆呆的看着,夏侯琢抬起手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下。

“你一点儿都不听话!”

李丢丢讪讪的笑了笑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刚刚突然间恍惚起来,仿若神游太虚,应该是被什么人盗身了,刚刚那一刻一定不是我,我什么也没干。”

夏侯琢:“呸!”

李丢丢道:“快走快走,此时不跑还等什么。”

夏侯琢哼了一声后吩咐道:“刚刚的事,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

手下人整齐应了一声:“是!”

夏侯琢一边走一边看向远处那块大石头,他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能扔出去那么远?”

李丢丢耸了耸肩膀:“刚刚盗我好身的那个鬼,一定力大无穷......不是我,我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