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八十四章 现在我是你的长辈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46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从边关赶回来,一路上没敢有一丝一毫的拖延,虽然大队人马出城的事他已经做好了安排,但不踏实。

出城的事到底顺利不顺利,他也无法确定,唯有赶回去亲眼看到了才行。

之前他在路上遇到庄无敌的地方叫有仙镇,名字里有仙,奈何人间没有,天上也没有,所以这镇子在兵荒马乱的年月也没得庇护。

李叱赶回来已经是半个月之后,路上还听到一些传闻。

燕山营的六当家西篱子在与七当家西篱子的争斗中失败后,带着几百残余兵力占了一座县城。

脚跟都还没有站稳,就被黄金甲的人发现,黄金甲调兵来攻,西篱子只好再次逃命,一路往西北方向去了。

到了有仙镇的时候,李叱远远的就看到队伍的营地,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高希宁看到那风尘仆仆的少年郎归来,打了个响指,神雕和狗子就朝着李叱扑了过去。

神雕围着李叱转圈,狗子落在李叱肩膀上,而高希宁则在李叱面前。

嫌弃神雕转圈碍事,高希宁把神雕往旁边一扒拉,神雕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她。

觉得狗子也碍事,于是高希宁伸手一指神雕,狗子就飞到神雕后背上去了。

李叱道:“这两个现在好像怨妇一样。”

高希宁在李叱耳边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它们俩,看到我男人,跑的比我还快,作为妒妇本妒,我提议吃了它们吧。”

李叱一怔,紧跟着眼睛就逐渐逐渐的睁大。

他问高希宁:“你说什么?”

高希宁道:“吃了它们!”

李叱道:“前边那句。”

高希宁:“跑得快?”

李叱道:“再往前。”

高希宁嘿嘿笑了笑道:“那得悄悄说,来,附耳过来。”

李叱随即把耳朵贴过去,高希宁在李叱耳朵上咬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唇上柔软,还是舌尖柔软,在李叱耳垂上碰了那么轻轻一下,李叱就一激灵。

然后高希宁就背着手走了,就好像什么罪都没有犯过似的。

李叱下意识的揉着耳朵,笑的跟个大傻子似的。

将军柳戈他们过来,对李叱抱拳问道:“当家的,咱们现在就出兵燕山吗?”

李叱摇头道:“不急,燕山营易守难攻,兵力又远超我们,直接打过去不是好办法。”

柳戈道:“主要是粮草问题,咱们出城的时候,携带的粮草已经基本用完了,再不想办法的话,大家就都得饿肚子。”

李叱笑道:“办法自然有,这里距离信州城并不远了,信州城现在也是燕山营的人驻守。”

柳戈道:“也好,信州好打一些。”

李叱道:“不打不打,我请一人出面,只要他出现在信州城外,信州城门必开,粮草问题也就解决了。”

柳戈问道:“是何人?”

坐在不远处木轮椅上的虞朝宗笑道:“只能是我了。”

柳戈楞了一下,然后就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自己竟是忘了虞朝宗。

信州城那边的燕山营守军,若见虞朝宗还活着,必然会打开城门。

于是队伍稍作整顿,随即朝着信州出发。

大概两天之后到了信州,李叱带着人护送虞朝宗到了城门口,守城的人一开始看到大队官军到了十分紧张,见到虞朝宗后又都懵了。

虞朝宗让李叱扶着自己站起来,慢慢走到城门下不远处,让人看清楚他,城墙上的人应该是商量了一下后,最终还是将城门打开。

队伍入城,李叱让柳戈严格约束部下,此时不能与信州城的守军起冲突。

虽然信州城里守军不过两千余人,真打起来也未必能撑得住多久,柳戈的府兵人数更多,打燕山营的两千队伍,想输都难。

但是这两千人,李叱没打算动,连带走都没有打算,信州城不大,可也算是个落脚的地方,若拿不下燕山营,这里还可暂时做个根基之地。

在信州城补充了粮草物资,李叱他们就要商议如何夺取燕山营了。

这信州城里的燕山营将领名为赵叙,也是燕山营的老人,对虞朝宗的尊敬,自然远远超过对黄金甲的尊敬。

赵叙说,不久之前燕山营里派人来过,当时他觉得不对劲,因为来人说是庄二哥派来的。

来人让他带着所有人马返回燕山营,这是有违常理的事,所以他没答应。

现在才知道,原来燕山营早就已经出了事,黄金甲是要把队伍都收拢回去,信州和代州都不打算要了。

“他觉得心里没底气。”

虞朝宗道:“所以想把四散在外边的队伍都收拢回去,眼界确实浅薄了。”

信州代州这两座城,虽然没有死守的必要,可就像是燕山营的两座前哨。

一旦有敌来攻,这里就能先挡一阵,纵然不挡也能为燕山营提前预警。

“大当家。”

赵叙道:“现在你带我们直接回去,兄弟们不会再听黄金甲的,大当家一声令下,山寨里的兄弟们自然会开门来迎。”

虞朝宗摇头道:“留守山寨的,都是黄金甲山寨里的兵马,他们的身家性命都和黄金甲系于一线,哪里会如此简单。”

他看向赵叙道:“你要记住,我已决意将山寨交给李叱,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大当家,他的话你们都要听。”

李叱刚要说话,虞朝宗摇头道:“你再推辞,便是弃山寨里其他兄弟于不顾。”

李叱只好暂时不说话。

虞朝宗道:“现在黄金甲还不知道咱们到了信州,所以若要夺回山寨,其实可以借用赵叙你的人马。”

他看向李叱道:“让赵叙派人回去,就说思虑再三,觉得信州太过孤立,难以守住,所以决定回山寨,黄金甲应该不会有疑。”

赵叙眼神一亮:“大当家这计策真妙。”

虞朝宗道:“你又忘了吗?”

赵叙怔住,然后反应过来,大当家已经不是大当家,李叱才是大当家了。

虞朝宗看向李叱问道:“你觉得如此可行吗?”

李叱点了点头:“可行。”

虞朝宗道:“只让赵叙带着他的亲兵,他的兵马依然驻守信州,让柳将军的兵马换了燕山营的衣服,回山寨之后,以雷霆手段拿下黄金甲,其他人也就不敢再作乱。”

李叱又点了点头:“可行。”

等到商量好了之后,虞朝宗把李叱单独叫过来,两个人就在院子里的凉亭中对坐而谈。

虞朝宗接过来李叱递给他的热茶,看了李叱一眼后说道:“你这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自己可知道?”

李叱道:“缺点太多,哪有什么突出的,都一样突出。”

虞朝宗笑了笑道:“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以为自己的能力没那么大。”

李叱倒茶的手一停,对这句话似乎有些触动。

虞朝宗道:“你不愿接手燕山营,是因为你觉得,燕山营还是在我虞朝宗手里更好,觉得我虞朝宗本事比你大,能力比你强,觉得我可以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而你在害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李叱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虞朝宗道:“虞朝宗不是万能的,虞朝宗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我只是一个为自己私心而去争的人,全天下要争的人,都和我一样。”

他看向李叱道:“唯独你不是为自己私心去争。”

李叱张了张嘴,虞朝宗道:“闭嘴。”

李叱只好又闭嘴。

虞朝宗继续说道:“你自己去想过没有,如我这样的人,争的是天下吗?”

李叱又要说话,虞朝宗道:“闭嘴。”

李叱:“唔......”

虞朝宗道:“我说你听着就是,我这样的人,不管是身份出身不同,还是手段路数不同,其实归根结底,争的是天下吗?不是,争的是一身龙袍,一身龙袍和天下,不是一件事。”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有些对李叱恨其不争的说道:“我也不是要以死相逼,可若真只能是我死了,你才肯接手燕山营的话,那就......”

说到这他看着李叱,李叱惊愕的看着他。

虞朝宗道:“此时可以说点什么了。”

李叱道:“大哥你怎么能如此胡思乱想?你好好养着身子,燕山营我会接过来。”

虞朝宗道:“等我养好了身子你再还给我?”

李叱没能接话。

虞朝宗道:“就知道你是这样心思,你所欠缺的,也只是舍我其谁的霸气,我一切都不如你,所以没什么可教你的,唯有一句话送给你......什么时候你真的悟到了舍我其谁,是天下之幸。”

李叱道:“这帽子好大啊。”

虞朝宗道:“闭嘴。”

李叱:“唔......”

虞朝宗道:“如我,为穿龙袍,征战半生,救不救得多少人说不好,为我私念而死的人,必然不计其数,我尚且如此,你想想罗耿,想想周师仁,再想想这天下的那些节度使大人们。”

他瞪了李叱一眼:“哪个比我虞朝宗强?”

虞朝宗哼了一声道:“我都不如你,他们能如你?”

李叱深呼吸,许久后叹道:“大哥,你这么说,我有点飘。”

虞朝宗哈哈大笑,片刻后说道:“我想和你聊的,只是想认真告诉你,燕山营的兄弟们能救多少是你的事了,这次之后,我不会再到人前来,趁着这个机会,我想和高院长多去学学,你应该不知道,我当年最大的梦想就是去书院......”

李叱道:“那大哥你岂不是我学弟了?”

虞朝宗道:“我们是做兄弟的,不要在乎是师兄还是师弟,身份的事,都可放一放。”

李叱道:“大哥豁达。”

虞朝宗道:“你也要豁达......高院长和我聊过两次,觉得相谈甚欢,亦感相见恨晚,所以他决定我们两个以平辈论交。”

李叱:“?????”

虞朝宗道:“为什么你的眼睛里,有一种我能读懂的含义?”

李叱道:“大哥你读懂了什么?”

虞朝宗道:“你的眼神里是在想问我,不以师兄师弟论,是因为你想做爷爷吗?”

李叱长叹一声。

虞朝宗道:“咱们单论单的。”

说完后停顿了一下,一脸慈祥微笑的说道:“但不管怎么说,我比你长两辈,我说话你要听。”

李叱道:“你是不是跟高院长喝酒了......”

虞朝宗道:“瞎说,我这样的身子,暂时还不能喝酒,不过高院长兴致高,我就劝他喝了一杯。”

李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