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二章 学不会的东西

不让江山 知白 757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阵一阵的号角声是在催命,天命军的士兵们用命回应。

倒在岸边沙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以至于后来者,不得不踩着他们同袍的身体往前冲。

夏侯琢对李叱说,若是在对抗外敌的战场上,自己一定不如裴芳伦。

但是今天这一战,裴芳伦一定会输。

因为在边军时候的裴芳伦,从来不会站在士兵们身后,只管呐喊,让士兵们为他去死。

那个时候的裴芳伦,在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就会第一个冲向渤海人的队伍。

重弩一层一层击发,一层一层射杀。

在近身搏杀之前发生的事不叫战争,叫做屠杀。

天命军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他们也找到了弩车击发的规律,当快要袭来的时候,前排的人就迅速趴下,可后边来不及趴下的人就会被整体切割。

从两百步,到一百步,这短短的距离之内,死去的人已经不可计数。

而这一百步的前行不是结束,是另一种屠杀的开始,因为天命军进入弓箭的射程范围内。

铺天盖地。

裴芳伦的眼睛已经发红,可他知道不能停下来,只要停下来,前边已经丧命的人就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死去。

后续的队伍还在不断的登岸,他只能寄希望于队伍规模的不断扩大,从而形成兵力上的压制。

然而想要靠浮桥过来的队伍,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宁军抛石车把浮桥一次一次的打断,天命军辅兵一次一次的修补,后续的队伍就拥堵在浮桥的另外一端。

夏侯琢看向自己带来的八千幽州精锐,他大声喊了一句:“昨日我说过些什么,你们可还记得?”

所有人高呼:“记得!”

夏侯琢道:“让敌人记住,狠揍他们的,是幽州来的汉子。”

喊完这句话之后他看向那个年轻的号手:“吹角,羽箭再放三轮就停。”

号角声呜呜的响了起来,在后阵指挥的卓青鳞明白了夏侯琢的意图。

他在这一刻心潮澎湃,因为他知道了夏侯将军要去做什么。

三轮羽箭很快过去,弩车也停了下来。

“杀!”

夏侯琢没有拿起他的长槊,而是抓了一把陌刀在手。

八千幽州,反冲锋!

这是裴芳伦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事,他以为夏侯琢还会死守,靠着那超强的武器装备,死死的把天命军抵挡在阵列之外。

夏侯琢是一个很稳的人,他此时的反冲锋,不是冲动而为。

天命军在被压制了那么久之后,后续队伍的补充速度,不及宁军的屠杀速度。

所以此时在岸边的天命军数量,绝对不到一万人,大概只有七八千,与夏侯琢的幽州精锐数量相当。

一比一的战争,宁军什么时候会怕?

当裴芳伦看到宁军居然反冲过来的那一刻,立刻就喊了一声:“列阵!吹角列阵!”

天命军士兵在岸边快速的跑动着,从散乱的阵型改为密集的方阵防御。

在这一刻,宁军的洪流狠狠的撞击在方阵上。

那把陌刀落下,劈开了一面盾牌,也劈开了盾牌后边的天命军士兵。

再一刀横扫,两颗人头飞了起来,血液喷洒。

这八千如狼似虎的幽州精锐,凶狠的撞进了天命军的防守阵列之中。

像是一头有着尖牙利爪的猛兽,扑在了另外一头一样大小却有着厚重鳞甲的野兽身上。

进攻的野兽爪子抠住防守野兽的鳞甲,爪尖抠进缝隙中,把鳞甲扒开,鳞甲掀起来的时候连着血液的黏丝,下一息爪尖抠进去,血液就开始往外喷涌。

防守的巨兽鳞甲厚重,可是却被一片一片撕咬下来,这巨大的身躯,看起来就变得鲜血淋漓。

最凶狠的便是冲锋在前的夏侯琢,那是这头进攻凶兽的獠牙。

一口就咬在了防守凶兽的脖子上,牙齿在鳞甲上摩擦出火星,片刻后鳞甲被牙齿咬的凹陷下去然后破洞。

獠牙刺进了脖子里,血液在鳞甲的缝隙中往下流淌。

“不准后撤!”

裴芳伦嘶吼着,又一次回头看向他亲兵手里的长槊,那是他的兵器。

可是犹豫之下,裴芳伦还是没有伸手把他的兵器拿过来,只是在不停的下令,不停的嘶吼。

后续还有天命军在登陆,可是前边的阵型已经被挤压的没有余地,只能往后撤。

阵型的整体后移,就把刚刚到岸边的人堵在那上不来。

后队的士兵,已经有人踩进河水里。

夏侯琢的稳,不是说他只会防守不懂进攻,这个稳字,更精髓的地方在于......只要抓住时机,就一定会稳稳的把敌人放翻。

稳的意思是,不会给敌人任何取胜的机会。

这些从幽州远道而来的汉子们,他们身上的杀气,也远比天命军要重。

和黑武人厮杀过的汉子们,他们身上的凶厉,连野兽见了都要退避。

常年屠狗的人,普通人看起来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那些狗遇到这样的人,会下意识的害怕,会逃离。

哪怕是呲着牙,也会夹紧尾巴。

同样都是善战的士兵,在一接触的时候就会发现,宁军的攻击力,杀人技,以及士兵之间的配合,都在天命军之上。

况且,此时岸边双方兵力相当。

破敌的时间并不久,已经有大量的天命军士兵被挤压着掉进河道里。

援兵上不来,这就让裴芳伦失去了他以为会有的兵力上的优势。

从一开始,夏侯琢就已经设计好了打法,想到了所有可能,眼前的这一切,都已经在他脑海里计算了无数次。

“槊!”

裴芳伦嘶吼一声。

他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十倍于敌人的优势,居然被敌人硬生生的压制住,这才是一个领兵之将能力的展现。

如果此时再不能挡住的话,这岸上的人都会死。

如果此时再不能把宁军往回挤压的话,兵力的优势,就会转到宁军那边。

长槊在手的那一刻,裴芳伦仿佛回到了在兖州边军的时候。

他带着亲兵营挤到了最前边,那杆长槊开始展现它本该有的威力。

夏侯琢看到了,所以他迎了过去。

人从斜刺里杀过来,骤然出现,然后那陌刀就如劈山一样落下。

裴芳伦立刻把长槊举起来架住这一刀,若是寻常的木杆兵器,就被这一刀剁开了,然而裴芳伦的武技,足以让他看准格挡的时机和位置,是用槊杆格挡刀杆。

哪怕他的槊造价昂贵,槊杆是复合做法,想挡陌刀也着实不太实际。

当的一声,两个人兵器碰撞的那一刻,便开始力量上的死拼。

“大将军!”

夏侯琢一边往下压着陌刀一边吼了一声:“该降!”

裴芳伦奋力的举着长槊:“你赢不了我!该降 的是你!”

夏侯琢再次加力,已经把裴芳伦的胳膊压的开始弯曲。

夏侯琢大声劝道:“大将军你且看看四周,你的兵已经扛不住,只要你肯投降,我在宁王面前保你!”

裴芳伦怒吼一声,眼睛骤然间变得全红了一样,仿佛下一息便会有血液从眼睛里溢出似的。

这一下爆发,将夏侯琢的陌刀弹开,然后他一脚踹向夏侯琢的胸膛。

夏侯琢把刀杆横陈身前,这一脚就踹在了陌刀上。

借力向后撤了一步的裴芳伦,长槊横扫夏侯琢的咽喉。

夏侯琢往后一仰身,槊锋在他身前扫过。

“大将军,你若是再不降,你的兵就快死绝了。”

夏侯琢一刀落下。

裴芳伦一边接招一边喊道:“你领兵其实不过如此,仗着的,只是宁军装备更强,你们的弩车更多,你们的弓箭更多......”

夏侯琢双臂发力,肌肉瞬间绷起,一刀横扫把裴芳伦的长槊荡开,紧跟着在槊杆上又敲了一下,那长槊震颤着脱手飞了出去。

下一息,夏侯琢一脚踹在裴芳伦的胸口,裴芳伦随即往后摔倒。

“我们仗着弩车多,装备多,那是因为我们有,有,则依仗。”

夏侯琢一刀落下,裴芳伦翻滚着避开。

夏侯琢再进一步:“我们能赢的另一个依仗,是你们已经过时了,大楚府兵,再也不是当世最强,宁军战力,早就已经超过了你的兵!”

他一脚横扫,把裴芳伦踢翻在地。

“宁军不只是装备比你强,是什么都比你强!”

怒吼之中,陌刀落下,砰地一声打在了裴芳伦的肩膀上......可夏侯琢用的是刀背。

这一击,砸的裴芳伦双膝撑不住跪倒在地。

陌刀在肩膀上横放,刀锋对着裴芳伦的脖子。

“大将军!”

夏侯琢吼:“降不降!”

裴芳伦看向夏侯琢,眼睛的里血红还在,可是那种凶厉和曾经不可一世的霸气,都消失了。

“你说的对......就算是没有那些弩车,就算是没有那可以把巨石抛出来的武器,大楚的府兵,也已经不是宁军对手,天下不一样了,早就不一样了。”

裴芳伦看着夏侯琢的眼睛:“你选了一条对的路,而我选的也不能说错,只是天下到了这样的局面,我们必然做出的选择。”

他侧头看了一眼,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天命军,已经被彻底压制,在那凶悍如虎的宁军面前,他的人竟是败的如此彻底也如此迅速。

作为大楚府兵的右侯卫的大将军,他知道,曾经府兵无敌的神话已经远去。

府兵身上的无上荣耀也已经远去,剩下的,是寥寥无几的死守着的骄傲。

“我从离开边军之后,升任为右侯卫大将军,从那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圆滑,学会了世故,学会了很多很多在边军之中不需要学的东西。”

裴芳伦抬头看向夏侯琢:“但有一样东西,我骨子里的血,不允许我学会。”

他大吼一声:“右侯卫,不降!”

然后猛的抬手抓住了陌刀,脖子往前一送,脖子横着在陌刀的刀刃上狠狠划过。

陌刀上的血液,流动的速度那么快,却快不过生命离开的速度。

夏侯琢怔住,脸上都是震惊和伤感。

裴芳伦的尸体倒下去,血液很快就渗透进沙地之中。

将军的血进入大地,他曾经用生命守护着的这片大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