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二十章 有些小小的江湖事

不让江山 知白 68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风和日丽。

李叱一大早就起来练功,完成给自己的功课之后就进地宫去安排,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场大战,所以不可不谨慎。

这将是一场远比他之前和唐匹敌参与的冀州城防卫战,更为艰苦的大战,因为这一次冀州城真的有可能会被攻破。

李叱如今要保护的人已经很多,如果不是有地宫的话,李叱第一选择也必然是离开冀州。

现在的地宫已经完完全全被李叱改造成了一座地下堡垒,哪怕就算是把入口封闭,他的人在地宫里生活几年都不成问题。

为了应对有可能会出现的长期在地下的生活,李叱可谓事无巨细都想到了。

他们非但存储了大量的粮食,还不断的购买一些鸡鸭猪羊之类的牲畜,别说猪羊鸡鸭,连驴都有。

地宫足够大,粮食草料之类的足够多,而且也不用担心这些东西的叫声会被地面上的人听到。

李叱他们试过,地宫的深度足够,而且中间还隔着一层李叱他们挖出来的地窖。

用长眉道人的话来说,李叱的反应就是一个从小穷怕了的人的正常反应,仔细想想还会让人有些心疼。

因为从小到大他什么都没有,所以当生活变得好了起来,他再面对困难,就想什么都准备到。

李叱甚至还把燕先生请来,想试试在地宫里种菜的可行性。

经过几次尝试之后,发现长势基本不受影响的是豆芽,长的还不错。

他一大早就进地宫是想避开即将到来的节度使曾凌和沈如盏,那两个人现在大概都会沉不住气。

唐匹敌觉得自己有些无奈,李叱把人家节度使大人搞的那么上头,还得他来应付。

马车在车马行门外停下来的时候,车马行里的人也才刚刚进入新一天的生活。

伙计们去忙碌他们该做的事,继续去采买粮食,采买牲畜,采买一切有用的东西。

神雕迈着碎步检阅它的军队,如今在这车马行后院里已经有五百多只鸡,一百多只鸭,还有三十几只大白鹅。

自从有了这些东西之后,神雕可能觉得自己的地位一下子就高了。

每天它都要很高傲的在鸡鸭鹅群中巡视一遍,格外享受那些家禽都躲着它的成就感。

然后再贱嗖嗖极谄媚的跑到狗子那边,像是在向狗子汇报。

用余九龄的话说,神雕的趾高气昂其实全部来自于它觉得自己是个管家......

余九龄说,神雕巡视那一圈,大概的意思是想替狗子大人看看,狗子大人的早中晚饭怎么样......

不过你说神奇不神奇,如今后院里专门建造了一排猪圈,李叱他们养了将近一百头猪,神雕就懒得去猪圈那边看。

余九龄还专门分析过这个问题,神雕可能是出于一种很小家子气的想法。

它看到那些鸡鸭鹅想的是,你看这群带翅膀的,和我主子长得差不多,但是我可以欺负它们。

看到那些猪的时候,神雕会想我凑......我可不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前院正门外边,沈如盏从马车上下来,这是她第一次来车马行,所以站在门外仔仔细细的看了看。

李叱这个人她已经很好奇,而且越来越好奇。

高希宁得到消息,笑呵呵的迎接出来,在那一刻,沈如盏没有在高希宁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得意,于是她对这个小姑娘不得不更加正视起来。

如果因为高希宁猜破了沈如盏的想法,沈如盏不得已来了车马行,所以高希宁就有些得意的话,那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来的路上沈如盏还在想着,看到高希宁的时候,她若面带得意,那么她也就无需在多想什么,因为这样的高希宁可配不上做她沈如盏的对手。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般气度,沈如盏心里的那种争胜欲望愈发强烈起来。

高希宁引领着沈如盏进入车马行,前院的有伙计们在练功,跟在沈如盏身后的吕青鸾看了一眼就脸色微变,因为他看的出来,这些伙计们的训练方式是如练兵一样。

就在沈如盏进车马行之后不久,一队骑士护送着节度使曾凌的马车也到了。

上次曾凌来的时候轻车简行,这次带着护卫随从,这种区别,就已经看出来曾凌心态上的变化。

李叱才不会管这些,他正在地宫里研究把什么地方让出来给罗境。

必须是一个很合理的位置才行,不能让罗境和他们在一处,而且绝对不能互通。

沈如盏来了,曾凌来了,李叱想着自己也差不多该去见见罗境了。

信州。

郑恭如的母亲站在院子里,看着面前这些从江湖上招募来的人手,又想了想自家的财力还有多少。

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有多少用多少,拼尽全力的帮她儿子成为人上人。

她不允许儿子和院子里站着的这些人一样,成为别人出钱就能买来命的碌碌之人。

这院子里有六个人是高价请来的,这六个人的身价加起来,比剩下的几百人身价还要高。

四男两女,来自同一个门派,孙夫人也已经检验过他们的实力,确实十分可怕。

这六个人不是中原楚人,而是塞北来的,但他们的师父是中原人。

据他们六个说,师父是一位云游的道人,走到塞北之后,因为极爱塞北那粗犷的风情,所以留了下来。

他在二十几年前创建了一个门派,招收弟子,而这六个人就是这位道人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弟子。

这六个人被成为六合神刀,六个人各学了一种刀法,在塞北名气很大,也被誉为六合屠神。

他们的师父名为全圆道人,出自龙虎山。

龙虎山上有道门传承数百年,每一代都有惊才绝艳者行走江湖,仗义而为,天下无有不敬。

可是这位全圆道人当初离开龙虎山并不是奉命云游,也不是自愿云游,而是被驱逐出去。

六合之意,是指上下以及东南西北四方,这六个人的名字也是全圆道人按照六合取的。

大弟子名为擎天,二弟子名为彻地,三弟子为初东,四弟子名为落西,五弟子名为曜北,六弟子名为雀南,其中三弟子初东和六弟子雀南是女人。

这六个人回到中原,他们对孙夫人的解释是,觉得现在中原天下大乱,他们可以仗着自己的本事而闯荡出一番作为。

实际上,他们是奉师命南下中原,最终的目标是去龙虎山杀人。

当年全圆道人犯下大错,被龙虎山逐出师门,他心中愤恨,憋了二十几年的火气,就指望着六合神刀回到龙虎山去大开杀戒。

他之所以给自己改名为全圆道人,也是因为道家说法,圆是圆满的圆。

可是不屠师门,他觉得自己如何能圆满?

这六个人奉命南下,进入中原后决定先要熟悉一下这里,并且还要赚钱才行。

正巧了,在信州城里遇到了孙夫人的手下,孙夫人的手下一看这六人奇装异服,而且气势很强,料来是江湖高手,于是就上前问了问。

这个手下的本意是碰碰运气,因为孙夫人说哪个寻来真正的高手,就奖励十两银子。

谁想到他运气真的太好了,找到了六个。

与此同时。

位于南平江以南,豫州治下的大至县境内有一座鹈鹕山,也不是很高,山林还算茂盛,景色三分雅致。

在山脚下,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胖乎乎的年轻道人正在领着一大群人往山上走。

“诸位,我既然收了你们的钱,当然就不会骗你们,我们龙虎山的道人以诚信为本,你们只管跟我走,我说带你们去观看龙虎山就一定会带你们去。”

这胖乎乎的年轻道人一边走一边说道:“龙虎山道宗已经有数百年传承,被誉为正一道宗祖庭之地,在龙虎山上还有许多惊世奇观。”

其中一个商人模样的人男子一脸懵的问道:“道长,你说的那些惊世奇观都在龙虎山上?”

年轻道人点头:“是的,童叟无欺,都在龙虎山上,所以在这你们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众人都停下来,纷纷质问那年轻道人。

“你收了我们的钱,说带我们去看龙虎山,还说能请龙虎山掌教真人为我们祈福,你现在带我们来鹈鹕山做什么!”

年轻道人很认真的说道:“这里虽然不是龙虎山,但这里是龙虎山豫州分山。”

一群人更懵了,然后就有人想打人。

年轻道人却依然认真的解释着。

“我叫张玉须,是龙虎山真人嫡传弟子,你们可以仔细想想,龙虎山真人能骗你们吗?”

他站在人群前边大声说道:“就算是龙虎山真人骗了你们,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开个玩笑,你们不要当真,记住我的名字,张玉须。”

“有的朋友可能会好奇,玉须是哪两个字呢?是不是玉虚宫的玉虚两个字?”

张玉须道:“其实并不是,玉虚宫是武当山的,不是龙虎山的,和我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我的名字叫玉须,玉是白玉的玉,须是胡须的须,所以你们理解了吗,你们也可以叫我白胡子老爷爷。”

“弄死他!”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怒骂一声,上前就要厮打。

年轻道人一转身就钻进林子里了,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心说这江南应该是混不下去了,我要不要去江北试试看能不能讨生活。

现在的人啊,真的是太难对付了。

就在跑着呢,对面有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胖子往这边跑,两个人都是回着头跑,谁也没看到谁,砰地一声撞在一起。

两个人揉着脑袋起来,都看了看对面。

“你被人追?”

对面那个小胖子问张有须。

张有须哼了一声:“你不也是?”

他看了看,对面这个小胖子也是一身道袍,于是问道:“你也是道人?”

那小胖子点头:“是啊,你也是啊?”

张有须问:“你哪儿来的。”

小胖子回答:“我是终南山来的,我叫彭十七,请问你是?”

张有须一看人都追过来了,拉了彭十七一把:“赶紧走,找地方再聊,我要去江北,你去不去?”

彭十七点头:“去就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