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二十五章 绝招

不让江山 知白 83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山坡上,草丛中。

程老大看了一眼从官道远处过来的人,抬手在小六的脑袋上给了一下。

“你怎么说人家看着就不像是好人?”

小六揉了揉后脑勺说道:“老大你看,他们穿的那么精致漂亮,一看就不是寻常老百姓。”

程老大道:“人家穿的漂亮就是坏人?”

小六道:“穿的漂亮可能不是坏人,但他们还都比我长的漂亮,就一定不是好人了。”

他指了指那几个人:“老大你看,那两个锦衣小白脸,像好人吗?这一眼就能看出来,分明就是祸害无数良家女子的渣男。”

“再看那个穿黑袍的胖子,在看见他之前,我一直觉得胖子里边最帅的就是老大你了,可是他居然比你帅。”

小六问程老大:“这能忍吗?”

程老大摇头:“不能忍。”

他问:“那最后那个呢?”

小六道:“那个家伙应该不是坏人,因为他不好看,我们一会儿可以放过他。”

也不知九龄若听到这句话,会作何感想。

程老大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这些小白脸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六道:“劫了他们吧!”

“劫了!”

程老大一挥手:“上!”

二三十人从山坡上嗷嗷叫唤着冲了下去,把官道拦住,用他们的兵器指向对面来的那四个家伙。

他们这支好客军,最值钱的装备是那个有点破的千里眼。

唯一拥有铁器的人就是程老大了,他手里有一对大铁锤,这可不是假的。

其他人手里都是棍棒,长短皆有。

程老大用铁锤一指那四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呔!那几个小白脸,都给我站住!”

余九龄一听就来气,大喊一声:“你说谁呢!”

程老大道:“滚一边去,没说你。”

余九龄:“我凑!”

澹台压境噗嗤一声就笑了。

李叱笑了笑道:“你不是说我已有昏庸无道之相吗?我今儿就是奔着他们来的,要不要去领教领教?”

澹台压境问道:“这是谁?”

李叱道:“从阐州到冀州的连夕雾连先生告诉我说,他来冀州的半路上,在这遇到了一伙贼人。”

澹台压境笑道:“所以这次咱们是来灭贼的,吃金线鱼只是顺便的事。”

李叱道:“金线鱼要吃,这贼可灭不得。”

澹台压境问:“为何?”

李叱笑道:“连先生从阐州过来,走到这,车马坏了,身边只有一个书童,两个人在路边一筹莫展。”

“连先生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发愁到时候,还从山上冲下来一伙山贼。”

“这些人嗷嗷叫唤着冲下来,看起来凶神恶煞,连先生当时想着,这次算是完了。”

“这些山贼下来,确实把他劫持到了山上,连先生说,他被逼在山上给这些山贼讲了三天的课。”

“下山的时候,车已经给他修好了,还装了半车的山货,一群山贼在山坡上朝着他挥手,依依不舍的。”

澹台压境实在忍不住,笑的肚子都有点抽筋。

脑海里一有了那些山贼站在山坡上挥手的样子,就忍不住。

“这......”

他刚要说这样的山贼,也值得你亲自来一趟。

李叱道:“可别小瞧了他们,连先生说这些人的老大,名为程无节,看似粗鲁无礼,实则也就那样......”

说到这李叱自己都笑了。

“但是此人有些本事,连先 生说,他当时看到有一颗柿子树,树上果实正好,想吃。”

“但连先生一介书生,自然没办法去摘,这程无节看到了,问了一句先生是想吃吗?”

“连先生就点了点头,程无节过去抱着树一阵摇晃,那树都被他摇秃了......”

澹台压境笑道:“原来是天生神力。”

李叱道:“去试试?”

澹台压境点头:“那就去试试。”

他催马向前。

还没有说话,程老大问他道:“你们刚才嘀嘀咕咕的在那说什么来着?!”

澹台压境道:“说你这一对铁锤,大概是假的。”

“放你的屁!”

程老大道:“我这铁锤,一个就重八十八斤,你居然敢说是假的?”

澹台压境道:“我想试试你的锤。”

程老大道:“那你岂不是找死?”

澹台压境道:“若被你打死,那是我没本事,但在打之前有件事先说清楚。”

程老大一瞪眼:“说个屁,我们可是在劫道,哪有你这样的,要和劫道的打架,还要先说清楚什么事!?”

澹台压境道:“你要是不听,那我们可就走了,不让你劫。”

程老大连忙道:“你说你说。”

澹台压境回头看了李叱一眼,眼神里的意思是......就这么个玩意,真的值得你亲自过来一趟?

李叱给他的眼神是......来都来了......

澹台压境轻叹一声,他看向程老大道:“若是你赢了,我们身上带着的财物都归你。”

程老大点头:“那是当然,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澹台压境道:“那你要是输了呢?”

程老大道:“我们要是输了......呸!我们是劫道的!山匪!你还想跟我们要钱吗?”

小六道:“就是,还想跟我们要钱,你要我们就有吗?”

小九:“真的是一群傻子吧,我们要有钱,还劫道?”

澹台压境憋着笑说道:“不要你钱,你把你的铁锤给我。”

程老大认真道:“那不行,什么都行,铁锤不行。”

澹台压境问:“为何?”

程老大回答道:“我可是大将军的后人,大将军的后人也是要做大将军的,一个大将军要是连自己的兵器都保不住,那还算个屁的大将军。”

他大声说道:“命都可以丢了,但兵器不能丢了。”

澹台压境在这一刻,觉得此人有点意思了。

于是他从马背上下来,伸手拽了长刀出来,而不是他的槊。

他迈步向前:“不想伤了你的性命,你要小心。”

程老大道:“你这人还不错。”

小六提醒道:“老大,劫道呢。”

程老大连忙点头:“对对对,劫道呢。”

他上前一步道:“我三招之内若不能胜你,你们就只管过去。”

澹台压境道:“好大的口气,这世上说三招就能胜我的人不多。”

说完后他心里还想着,这世上三招就能胜我的人不多,还都在我们家呢。

程老大猛的往前一冲,右手铁锤朝着澹台压境就砸了下来。

澹台压境知道那铁锤锤沉重,他的单刀不敢硬接,想着避开这一击再还手。

可是哪想到这胖贼人的力气居然大的离谱,知道他力大,没想到如此力大。

若一只锤真有八十八斤,抡起来会多费劲?

而在这家伙手里,那右手锤好像只有一二斤似的,一瞬间就到了澹台压境面前。

澹台压 境猛的一仰身,那大锤擦着他的脸扫了过去,一股风在他面前也扫了过去。

他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程老大喊了一声小心,第二锤又回来了,还是右手锤。

扫过去又扫回来,这速度之快,别说是用八十八斤一只的铁锤,用普通的刀也没这么轻松。

澹台压境身子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直起来,只好又往后仰了仰,再次避开程老大的右手锤。

“你要输了!”

程老大一声大喊。

这次是他的左手锤,没有发力,而是往澹台压境的胸口上一放。

澹台压境在后弯腰的过程中,那左手锤就朝着他胸口过来了。

这三招,有些精妙,但最主要的是前两招足够快。

快到连澹台压境都没有太多反应,只能是避让,而这避让就会中了程老大的算计。

试想一下,一个人往后弯腰的时候,胸口上被人放了一个八十八斤重的大铁锤......

可是澹台压境是什么人?

他在后弯腰的同时,右手刀往下一戳顶在地上,双脚借力腾空而起,在程老大的胸口上踹了一脚。

因为程老大之前提醒他注意,他也无心伤了此人,所以这一脚也没有怎么发力。

他只是第二次借力,在程老大那软绵绵的肚子上一踹,身子向后平飞了出去。

他后撤之后持刀戒备,发现程老大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起来。

澹台压境心说自己也没太使劲啊,这是把人家踹疼了?

就在这一刻,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他衣服上有一些尘土。

澹台压境脸色也难看起来,因为这一锤,他算是没躲开。

那程老大第三锤出手的时候没有发力,而是轻轻放在他胸口而已。

即便如此,这一锤还是沾上了他的衣服,若是发力的话,这一锤岂不是......

所以澹台压境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也就可以理解,因为他明白,刚刚那一刻,若是在战场上,他已经死了。

但是刚刚那一刻,如果是在战场上,程老大也死了。

两个人这是换了命。

就因为如此,澹台压境才明白了李叱的用意,这个程无节,确实值得李叱亲自来。

他回头看向李叱,李叱正在咧着嘴笑,就好像捡到一个大元宝似的那种笑。

想想吧,这难道不比大金元宝更宝贝?

这天下间,能三招之内和澹台压境换命的人,又有几人。

澹台压境往前迈步,是想说你赢了。

却见程老大连连后退:“不打了不打了,你赢了,走吧走吧。”

澹台压境道:“你赢了才对。”

程老大摇头:“我说你赢了就是你赢了,赶紧走。”

澹台压境道:“刚才若是真的厮杀,你我都已经死了,所以可以算的上已分生死,却算不上是真的分了胜负,你力大无穷,再打下去,我不是你的对手。”

他虽然傲气,但为人坦荡,觉得自己若是长久的打下去,一定打不过这个程无节。

程老大却蹲下来,显然很郁闷。

“再打下去......我就会三招,再打下去不就暴露了吗?”

澹台压境都懵了。

他诧异的问道:“你这不是也暴露了吗?”

程老大一惊,他看向澹台压境,又看向自己的小弟们。

他问道:“我刚才自己说了?”

小六点头:“说了。”

程老大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岂不是显得我很蠢?”

小六安稳道:“没事老大,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