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九十四章 不该去

不让江山 知白 779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灯岚县。

五天前,假扮成廷尉军的人在这里烧掉了府库和粮仓,还杀了很多人。

在距离县城十几里外的那个镇子里,县令,县丞,还有本镇的九品官员,被人在数百人保护之中击杀。

杀人的人自称天下第四。

这个镇子叫做九里香,因为这里盛产美酒而远近闻名,可是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之后,连附近州县买酒的人都不敢来了。

有人说,那些恶魔一样的家伙神出鬼没,你永远也猜不到他们下一步出现在什么地方。

也许一个人在大路上走着走着就会丢掉性命,也许连一支有数十人的商队他们都能顷刻之间杀一个干干净净。

以往每天都会有来九里香买酒的人,而且很多,这几天来买酒的人就屈指可数。

一个看起来样貌慈祥的老人站在路边叹息,看起来,他心事沉重。

他在路边烧纸,祭奠在几天前死去的父老乡亲,还有他们的父母官。

有一辆马车在村口停下来,赶车是一个小书童,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年纪,眉清目秀。

小书童下车来,拱手抱拳,客客气气的问:“老人家,这里可是九里香镇?”

那老人嗯了一声:“是,你们是来做什么的?看着可不像是酒商。”

小书童说,只是路过,听闻这里的酒远近驰名,所以我家主人想来尝尝。

老人劝道:“现在豫州城里来了不少人在调查案子,你们外乡人能别来就别来,没事就走吧。”

小书童嗯了一声,却没有听从劝阻,重新回到车上一甩马鞭,那拉车的老马随即缓缓起步。

马车到了镇子里,能看到稀稀疏疏的行人,也不是没有外乡来取酒的商户,只是看起来都很着急,恨不得装完车马上就走。

镇子里有宁军战兵队伍在,看大街上巡逻经过的就有百十人,在看不到的地方应该更多。

战兵的气势,确实令人敬畏。

马车在一家酒肆门口停下来,下车的人是武先生。

他迈步走进酒肆,小伙计看到他后就连忙迎接过来,客客气气的问是来喝酒的还是买酒的。

武先生笑了笑道:“一斤酒,菜品随意。”

小伙计应了一声,回头去准备酒菜。

小书童站在门口看着,有一支买酒的商队经过,在酒肆门外也停下来。

此时已近中午,大概他们也是想吃完午饭再继续赶路。

掌柜的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留着长须,穿着一身不值钱的布衣但洗的干干净净,没有多少褶皱。

他一边交代伙计看好车马,一边往酒肆里走。

那掌柜的看向小书童说道:“不要酒,只要饭菜,十来个人的量,劳烦快一些。”

小书童摇头:“这位先生,我们也是来吃饭的。”

那掌柜的连忙道歉,小书童摆手说没关系,武先生的视线就在这人身上多看了几眼。

那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然后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武先生问他:“这位先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那掌柜的看向武先生,连忙抱拳回礼道:“我是从定远县来的,据此大概有两百多里呢。”

武先生又问:“贵姓?”

那人笑了笑道:“免贵,复姓诸葛。”

武先生邀请道:“不如过来一起?我一人饮酒,倒是有些乏味。”

那人看了看小书童,小书童摇头道:“先生说我还小呢,不可饮酒。”

那人随即笑道:“也不小了,我十二岁就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被我爹打的屁股都开了 花,一边挨打,还一边吐,我爹打累了,问我以后还喝不喝,我吐了我爹一脸,然后我爹就继续打。”

武先生也笑起来。

武先生问:“这九里香镇子出了大事,我听闻,你们定远县那边也出了大事?”

“是。”

这姓诸葛的酒商叹了口气道:“死了好多人,那些畜生一定不得好死。”

武先生问:“那你们知道,那些畜生是从哪儿来的吗?”

酒商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杨玄机派来的,我们这些老百姓没什么见识,可我们又不傻。”

武先生跟着叹了口气,他问:“那你们还敢出来?”

酒商道:“不出来怎么能行,生意总是要做的,不然的话我家里人吃什么,我的伙计们吃什么。”

武先生道:“人道艰辛。”

酒商点头:“人道确实艰辛,辛辛苦苦慌慌张张,不过为碎银几两......”

他看向武先生:“我看先生,倒不是为了那几两碎银而折腰的人,先生在何处高就?”

武先生道:“只是一个闲散人。”

酒商叹道:“这世上,谁不想做闲散人。”

他朝着武先生抱拳,然后起身回到自己座位那边,招呼他的伙计们吃饭。

他们吃的很快,结账之后就纷纷离开,酒商出门之前回头看向武先生,抱拳道:“有缘再见。”

武先生拱手:“有缘再见。”

小书童问武先生:“先生为什么会和他们聊几句?”

武先生笑问:“我和他们聊几句怎么了?”

小书童道:“先生在不处置公务的时候,除了和主母说话之外,哪里会理人?”

这话里,倒是有两三分的小怨气。

武先生看了一眼小书童腰带上的玉坠子,然后就继续喝酒,没再多说什么。

酒商的队伍离开镇子,看起来确实行色匆匆。

走出去大概十几里后,酒商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缓缓吐出一口气。

“那个人......不是寻常人。”

他自言自语了一声。

一个装扮成伙计的问他:“诸葛先生,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他不是寻常人,为何还要过去和他聊一会儿?”

这酒商,就是诸葛井瞻。

他笑了笑道:“我若是不和他去聊一会儿,他又怎么会确定我们不是寻常人?”

那伙计装扮的人,正是天命四杰之一傅白雨。

这次诸葛井瞻出门来豫州,天命四杰带来了其中三个。

如果可能的话,他会把四人全都带来,因为他也怕死,他也知道宁王帐下人才济济。

这个天下英雄豪杰太多了,宁王手下的人都非凡夫俗子,杨玄机手下的人难道就真的有那么多凡夫俗子?

换个角度看问题,若是能了解杨玄机的话,视线一直都在杨玄机这边的话,就会不得不承认,他不管是在任何方面,手下人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宁王李叱。

甚至,人才更多。

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觉得自己才学兼备,想要投靠一人辅佐,在宁王李叱和天命王杨玄机之间做选择,只要不是太傻的人,都会选择后者。

一个是草根出身,一个是皇族血统,一个投身燕山营,一个则是有无数人投靠他。

这种选择太容易做,换句话说,别说那些才学兼备想求前程的人,就算是在同等条件下,百姓们也会选择杨玄机。

抛开豫州冀州不谈,也抛开蜀州荆州不谈,只说李叱和杨玄机同时率军到了京州。

京州百 姓,绝对会更欢迎杨玄机,也会觉得杨玄机才是最正确的那个人。

一个底蕴如此深厚的人身边,会缺少真才实学之辈?

傅白雨沉思了一会儿,他问:“先生是看出来,那人的马车进九里香镇子的时候,并没有遇到盘查,所以猜测此人必是宁王手下的人?”

诸葛井瞻点了点头:“此为其一,还有一点就是......那个小书童的腰带上挂了个玉坠子,价值不菲,不可能是寻常人家。”

傅白雨问:“诸葛先生,你故意去和他聊一会儿,是我引他追上来?”

诸葛井瞻道:“如果我是他,一定会追上来。”

傅白雨再问:“走慢些?”

诸葛井瞻笑道:“何必呢?”

傅白雨又问:“咱们真的去定远县?”

诸葛井瞻摇头:“天下第四在岗县,我们正好路过。”

傅白雨没再说话,可是心里却冷哼了一声,他自然听得出来,诸葛井瞻是觉得他一个人应付不来。

就在这时候,前边路口位置,有一群人从林子里走出来,伸手指了指路边,示意车马停下。

傅白雨看向诸葛井瞻,对这个人的思谋,确实不得不佩服起来。

九里香镇。

武先生还在喝酒,并没有追上来。

他觉得不必追,因为他确定,只要他不去追,那些人会再回来找他。

一名身穿锦衣的人快步走进酒肆,看了看武先生,似乎是认出来,连忙俯身一拜:“大人。”

武先生抬头看向他:“你是谁的人?”

那人回答道:“卑职是廷尉军千办窦宏图窦大人的属下,窦大人刚刚派人来告知,他要在前边拦截那支商队。”

武先生一挑眉:“不该去。”

廷尉军千办中,跟在李叱身边的是那四个最年轻人的人,方洗刀虞红衣他们。

但廷尉军不只是有他们几个千办,除了他们,除了张汤,还有四位千办。

这些能提拔为千办的人,不管是武艺还是其他各方面,同样都是精挑细选。

当初高希宁创建廷尉军,这四位千办就已经肩负重任,在提拔起来方洗刀他们之前,廷尉军分派的任务,也都是这四个人去办。

窦宏图是最早的四位千办之一,武功智谋都是上上之选。

武先生问:“你们千办大人带了多少人去?”

那人摇头:“不知,只是大人说,镇子里的百姓们本就已经惶恐不安,所以不想在镇子里动手。”

然后他才注意到,武先生问话的时候,人已经在酒肆外边了,所以吃了一惊。

那廷尉军的人喊道:“大人若去,我这里有上好的战马。”

武先生道:“算计时间十几里路程,马没有我快。”

那人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武先生已经几乎看不到了,视线远处,只有一个黑影。

他回头看向小书童,小书童道:“你的马再好,也确实没有我家先生快,五十里之内,什么马都不行。”

说完之后他伸手:“但是你可以给我一匹马,因为我没有马快。”

那廷尉楞了一下,上上下下看了看小书童:“你就别去了,留在这里安全。”

小书童叹道:“又一个看轻我的。”

他迈步过去,一把将马车车辕抬起来,朝着拉车的老马打了个口哨,老马随即离开驾辕。

小书童飞身上马,说了一声去追先生,那老马突然就加速冲了出去,速度之快,把廷尉吓了一跳。

他一边纵马一边说道:“本想让你歇歇,可那人看不起我,不借给我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