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那又怎么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10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因为受到了歧视,也不算,李丢丢觉得勉强算是鄙视,所以他开始学习做菜,第一天的战果是把家里存的肉蛋菜消耗了三分之一,师父就把他赶出门了。

他拎着这些东西去了四页书院,在见到高希宁的时候他眉眼都笑的飞扬起来。

李丢丢扬起手里拎着的食物:“我亲手......”

高希宁以为李丢丢是带给她的好吃的,所以伸手去接。

东西都接过去了,李丢丢的后半句话也出来了。

“做给狗子和神雕的。”

高希宁的的小舌头还在嘴唇上舔了一下,以示对美食的尊敬,可是听到李丢丢说是亲手做给狗子和神雕的,她那以示尊敬的小舌头都显得尴尬起来。

biubiu.....那吐在外面的小舌头还抖了抖。

“不是不是......”

李丢丢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愿意做给你吃,只是太难吃,所以就先用狗子和神雕来试菜,等什么时候我做饭菜好吃了,就给你做。”

高希宁道:“我不信,你那么聪明,学什么都快,做菜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她把李丢丢拎着的东西接过来,打开之后,用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

然后她看了李丢丢一眼,转身蹲下来,把李丢丢带来的食物递给狗子:“乖,我喂给你吃啊,你大哥亲手做的,可好吃了。”

狗子叼了一块肉吃下去,翅膀开始忽闪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高希宁叹道:“但凡是个人,也不至于这么好骗。”

李丢丢讪讪的笑了笑:“给为师留几分薄面可好?”

高希宁呸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是我师父了?”

李丢丢道:“为师传授你武艺的时候,你怎么不反驳?”

高希宁道:“你还说,那天我和若凌说,我也练武这么久了,和你比试一下吧,你无需太过让我,我想看看自己的武艺进境如何。”

李丢丢连结果都没问,直接说了一句:“你看看你挑的对手!”

若凌坐在旁边小凳子,立刻起身道:“你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李丢丢一条大拇指:“强!我的意思就是强!”

高希宁嘿嘿笑起来道:“看你这一脸谄媚的样子。”

李丢丢把食物一多半都分给了神雕,神雕倒是吃的很开心,狗子也没少吃,这让李丢丢多多少少的恢复了几分自信,最起码只要不是人,都吃的下去。

不管是狗子还是神雕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被人养着的生活,狗子除了在喂它吃肉的时候,永远都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神雕就不一样,李丢丢把院子里给它垒造了一个小圈子,它把圈子里的地都用鼻子犁了一遍,这可是冬天,冻土,李丢丢都觉得它那鼻子是什么神兵利器了。

“对了......”

高希宁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看向李丢丢道:“前几日家里来人给我提亲了。”

李丢丢一怔,心口里莫名其妙的疼了一下。

挺疼的。

但是他不确定自己这是怎么了,所以没敢表现出来,他看向高希宁问道:“是谁家的?”

高希宁叹了口气:“就是书院里的学生,还是你们甲字堂学的......许青麟。”

李丢丢心口里又疼了一下,好像比刚才还疼。

“唔......他不行。”

李丢丢摇头。

高希宁道:“我也觉得他不行。”

李丢丢瞬间就觉得自己心口里的刺痛都缓解了不少,笑了笑道:“是吧,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

高希宁道:“可是我爷爷觉得他还行。”

本来还没看高希宁,听到这句话李丢丢瞬间转头看了过去,他几乎不假思索的问了一句:“高院长这是看上他什么了?”

高希宁道:“说他有才学,相貌英俊,还说家世好。”

李丢丢想反驳,可是他知道反驳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力度,因为这三点还算真实,虽然前两点李丢丢觉得许青麟也就那么回事。

若凌道:“我反正是看不上那个人,娘里娘气的,一点都不爷们儿。”

李丢丢立刻朝着若凌抱拳道:“英雄所见又一次略同。”

若凌看了他一眼后说道:“就是,还不如你呢。”

李丢丢虽然觉得这话也不是那么好,但他接受了。

高希宁道:“虽然我爷爷说他还行,但是把许家的提亲暂时回绝了,因为我对爷爷说,那个许青麟将来一定会去都城做官,难道你愿意我去都城?这一路上千难万险,也许走不到都城就成了哪家叛军的压寨夫人。”

她有些小得意。

“其实是我觉得确实还小呢。”

她蹲在那看着狗子说道:“我要是去做少夫人了,还怎么养狗子和神雕。”

李丢丢心说老二老三真是谢谢你们了。

可是哪怕到了这一刻,李丢丢还没有意识到其实他已经在喜欢高希宁,那心口里一下一下的刺痛,他自己并没有去深思,又或者是内心中不愿意展现出来的自我否定。

“还有一件事。”

高希宁往外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爷爷听了我的话拒绝了许家提亲,后来许家的人又来过一次,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说许青麟不会去都城,而是羽亲王府那边早就已经接触过,希望许青麟在书院结业以后到羽亲王府那边做事。”

她声音更低了些:“我猜着,就因为这句话,我爷爷更加不愿意,所以回绝的更坚定了些。”

李丢丢当然明白为什么高院长突然坚定起来,因为高院长也想到了羽亲王在未来几年可能会做出什么大事来,那时候,羽亲王极有可能成为千夫所指之人。

许青麟如果真的到了羽亲王府做事,无非是羽亲王府在提前招纳贤才,可是这样的贤才也有可能成为羽亲王野心路上的陪葬。

他爷爷满意许家的家世,但不能接受自己的孙女没准早早就被牵连。

所以李丢丢松了口气。

“还有还有。”

高希宁说道:“苑先生昨日也来过我家里求见我爷爷,说是前阵子在书院里失态,丢了书院的脸面,特意来赔罪。”

李丢丢道:“这都过去那么久了,他突然去说要赔罪,怕是没那么简单。”

“就是啊。”

高希宁道:“我爷爷说,苑先生应该是听闻了羽亲王府也对你示好,而且你和夏侯琢关系那么亲近,所以他八成是乐意你和佳蓓的事了。”

李丢丢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行!”

李丢丢立刻回了两个字。

高希宁好奇的问:“理由嘞?”

李丢丢心说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当然是不喜欢她啊,可是这些话说出来又显得有些伤人,于是整理了一下措辞。

他对高希宁说道:“她比我大,比我大就不行。”

李丢丢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理由了,所以给了一个很扯的借口。

高希宁楞了一下,然后抬起手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比你大怎么了?我还比你大呢?你觉得我也不行?”

李丢丢道:“你......可能,八成,也许,差不多,应该是......行。”

高希宁突然脸就红了一下,显得有些慌乱,然后猛的起身道:“若凌,咱们回家去吧,天色已经晚了。”

李丢丢抬头看了看那临近中午的大太阳,心说这是天色已经晚了?

若凌跟着起身,瞪了李丢丢一眼,那眼神里都是对一个白痴的怨念和看不起。

高希宁小跑着离开李丢丢的院子,若凌临走之前又瞪了李丢丢一眼,比刚才那一眼还要狠一些。

李丢丢看向还在吃食的神雕,自言自语似的问了一句:“神雕,你说女孩子是不是都是间歇性神经病?”

神雕抬起头看了李丢丢一眼,继续低头吃食。

与此同时,许家。

许青麟的父亲许生看向他夫人说道:“也不知道高院长是什么心思,两次婉拒了咱们派去提亲的人......难道他是觉得,连我许家都配不上他孙女?”

夫人摇头道:“高院长又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虽然他曾经在朝廷里颇有威望,可现在这世道,都城和冀州城已经失去联络,他那些故交好友都在都城,对他已经没什么帮助了,为了他自己以后,也为了他孙女以后,拒绝咱们许家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许生点了点头道:“理是这个理,所以我才有些想不通。”

夫人笑道:“青麟是看上那个丫头了,虽然高院长婉拒,可话不是没说死吗?这样......”

夫人看向许青麟说道:“以后你就多去高院长家里走动,让高院长多熟悉你,等过阵子书院复学之后,你也多去和高希宁接触,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总应该也有自己打算,若是青麟让那姑娘对你生出好感,高院长那边我们做父母的再上心些,不会是什么难事。”

站在一边的许青麟道:“孩儿遵命......不过,我好像听说,高院长的孙女,和那个叫李叱的人来往甚密,可能......可能已经心有所属了吧。”

“李叱?”

许生仔仔细细的想了想,片刻后才想起来那人是谁。

“就是那个到了甲字堂学之后就压你一头的李叱?”

“是......”

许青麟回答这一个字的时候,明显脸色不好看。

“没什么。”

许生笑了笑道:“如果是哪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也就罢了,他那样的出身,你真觉得高院长会答应?放心就是,高院长还没有老糊涂呢。”

他看向许青麟说道:“麟儿,要不然为父想个办法,把李叱赶出冀州?”

许青麟道:“高院长好像也挺喜欢他。”

“那有什么。”

许生道:“当初那个叫唐匹敌的,还不是已经离开书院了吗?”

许青麟一怔,猛的看向他父亲问道:“唐匹敌当年离开书院,是父亲安排?”

许生笑了笑道:“你不喜欢他,父亲就让他离开书院,这怎么了?”

许青麟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可孩儿听说,他是被囚禁大牢了,有可能已经被处死。”

许生看向他儿子,一脸不解的说道:“那又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