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七十章 天下从来都不是天下人的

不让江山 知白 699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虞朝宗看着面前这个拦在前边的傻小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问:“什么价?”

李叱笑着回答:“一壶老酒一碗肉,一蓑烟雨任平生。”

虞朝宗摇头笑道:“太便宜了,有没有贵一点的,我还行,买得起贵一些的。”

李叱回答:“王侯将相宁有种。”

虞朝宗点头:“要这个。”

半个时辰后,车马行。

庄无敌看到虞朝宗的时候居然哭了,虽然没有哭出声,可是眼睛里的湿润却骗不了人,他本是一个不苟言笑连话都不愿意多说的人,谁想到居然如此感性。

虞朝宗看着都颇为感动,快走几步拉着庄无敌的手说道:“二弟,你这是对我如此想念?”

庄无敌有些哽咽的说道:“总算是......”

虞朝宗问:“什么?”

庄无敌道:“有理由喝酒了。”

虞朝宗:“......”

余九龄道:“你不是每天都喝?”

庄无敌:“......”

虞朝宗:“二弟,你什么时候也会如此做戏了?”

庄无敌看向李叱,李叱心说关我屁事啊。

客厅,虞朝宗笑着问李叱道:“你是算计到了咱们燕山营会有人要进城来,所以一直都在城门口那等着?”

李叱点了点头:“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虞大哥会来。”

虞朝宗道:“我来,其实不只是想念你们,也有些要紧的事一定要亲自来看看才踏实。”

他问李叱:“你能猜到我想的是什么事?”

李叱摇头:“不行。”

虞朝宗脸色微微变了变:“什么不行?为何不行?”

李叱道:“虞大哥还不能打冀州城的主意,哪怕羽亲王出兵在即,暂时也还是收了这想法的好。”

虞朝宗叹道:“果然也只能是你,一眼看穿我的心思,可是为什么不能?”

余九龄笑声对夏侯琢说道:“为什么他一说要紧事,我就想到了青楼。”

夏侯琢:“闭嘴......”

庄无敌压低声音道:“我也是。”

夏侯琢:“......”

李叱耐心的解释了一遍冀州城现在的特殊,虞朝宗认真的听李叱说完,又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了很久很久,连水都忘了喝,看得出来,他的脑子里正在不停的权衡利弊,到底是打冀州城还是不打。

他是一个决策者,他必须要在每一个决策之前作出最谨慎的思考。

他不得不对比李叱说的那些弊端,利是什么?利是一座坚城,可若真的被困死在这冀州城里,也就只剩下这一座城,坚城就变成了大棺材。

有十万大军,可以攻城略地千里,如果死守冀州,最终十万兄弟可能变成这冀州城的一层地基。

虞朝宗长出一口气,看向李叱说道:“听你的,我回去之后就和弟兄们说,不打冀州。”

李叱嗯了一声,又把唐匹敌引荐给虞朝宗认识,虞朝宗听唐匹敌说完藏虎三千之计后,眼睛都亮了。

“队伍里分派出来三千人,根本不算什么,这三千人连一座县城都打不下来,可若是藏匿于冀州城内,将来这三千兄弟就能里应外合拿下冀州。”

虞朝宗起身,朝着唐匹敌抱拳一拜:“唐兄弟,多谢你这金玉良言,燕山营以后能不能稳占冀州 ,全在唐兄弟这一番话里了。”

唐匹敌这时候稍稍明白了一些,为什么李叱对虞朝宗这个人如此推崇。

和那些做官的相比,和其他叛军首领相比,虞朝宗算得上坦荡,有一说一,不做作,不矫情,最主要的是心胸容人。

虞朝宗道:“唐兄弟,若你愿意的话,这燕山营里有你一把交椅。”

唐匹敌摇头道:“多谢大当家信任,只是我这人难当大任,还是留在李叱身边给他做个帮手吧。”

虞朝宗连忙道:“也好,都听你的。”

话到即可,绝不强人所难,这便是虞朝宗的做人风格,所以唐匹敌也越来越觉得和虞朝宗这样的人相处,应该不会很不舒服。

“对于,虞大哥,我们明日可能要出去一趟。”

李叱笑了笑道:“去做一笔两万两的生意,这笔银子到手之后,就可以多存一些粮食,以后三千兄弟进了冀州,也不至于会饿肚子。”

虞朝宗好奇的问道:“是何生意?”

与此同时,许家。

许元卿在大院子靠北边一侧摆好的那把椅子上坐下来,院子里有数百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那,他们面容肃穆,等待着主人的吩咐。

“陈先生,你先来说?”

许元卿问了一句,他身边站着的人,就是羽王世子杨卓的贴身护卫陈峰猎。

陈峰猎摇头道:“这是许大人来说的好,我只是过来协从办事,一切也都要听许大人安排调度,世子说,这件事全权交给许大人处置,我自当遵命行事。”

许元卿嗯了一声,看向院子里那些人说道:“那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些人,明日做事,也好方便沟通。”

他看向站在第一排最右边的那个中年汉子,这人身材不算高大,但极为强壮,肩宽腰窄,形如牛头。

“这位,是冀州城里原来金羽楼的三当家。”

许元卿道:“金羽楼表面上是和青衣列阵可抗衡的暗道势力,可其实早就已经被青衣列阵吞了,只是明面上不愿让人知道,三当家石苏因为厌恶青衣列阵的行事,所以离开金羽楼,投靠到我门下已有两年多。”

陈峰猎听到这句话后微微愣了一下,如果金羽楼三当家投靠许家已经有两年多,那么许家知道金羽楼其实就是青衣列阵的势力也有两年多,那时候连府治连功名都不知道这件事。

许家知道了,却在连功名被打压的事情里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出去,足可见许家的人有多阴沉。

当时如果许家给连功名稍稍通风报信一下的话,连功名暗地里的力量也不会输的那么快那么惨。

“这位。”

许元卿指向第二个人:“这位是风雷门的供奉,风雷门门主,也是青衣列阵的阵门之一,门主被姚无痕杀了之后,大弟子袁碑接管风雷门,成为了新的门主,也接任了青衣列阵的阵门,但相对来说,袁碑还要向他叫一声师叔公。”

第二个人是个看起来已经有六七十岁的老者,他站在那都有些摇摇晃晃,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下似的,所以陈峰猎有些不理解,这样一个老人还能有什么用。

许元卿道:“袁老叫袁千寿在风雷门中地位很高,上一代门主也是他的师侄,风雷门中的第一高手从来都不是那个门主,而是袁老。”

袁千寿俯身道:“大人谬赞了。”

许元卿又看向第三个人说道:“她叫公叔滢滢,陈先生不用知道她最擅长什么,只需知道她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我想袁老也应该清楚,如果要杀一个人,袁老可能会失手,但公叔滢滢一定 不会失手。”

袁千寿看了那个年轻女子一眼,似乎眼神里还有些淡淡的畏惧,他点头道:“公叔姑娘的本领,我是真心佩服的。”

站在第一个的那个叫石苏的中年男人,看了公叔滢滢一眼后就立刻把视线挪开,他眼神里不仅仅是有畏惧,还有厌恶。

许元卿又补充了一句:“公叔姑娘不但会很快杀人,也能很慢的杀人,据我所知,她杀人最慢的一次杀了七天还没有把人杀死。”

公叔滢滢羞涩的笑了笑说道:“那不是最慢的意思,最慢的一次杀一位富家公子哥,实在是生的太漂亮,舍不得一下子杀了,所以杀了十三天。”

陈峰猎的心里一紧,后背都跟着冷了一下。

许元卿又指向第四个人说道:“这位是一位习惯独行天下的人,他叫尧不圣,去五百里外杀人,当夜就能回来,轻功身法,江湖上怕是无人能出其右,尧先生的剑法也极为出众,少有对手。”

他看向第五个人:“这位叫钟大树,无他,天生神力,力扳奔马,拳倒牤牛,真真正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这个叫钟大树的人,身高比陈峰猎还要高一个半头还多,陈峰猎的个子已经算高的了,这个家伙看起来就不像是个人,而是个人形的猛兽。

许元卿笑道:“这五个人,给陈先生帮忙,再带上数百好手,如果这样再不能杀了那个叫李叱的人,那只能说他的命天都不收。”

陈峰猎笑了笑,对这五个人极为满意。

“很好,很好,许大人如此安排,世子殿下应该也很欣慰,这件事做完之后,世子那边我也好有交代,许大人也好有交代,另外......”

陈峰猎道:“世子殿下让我转告许大人,许大人选出来的那些年轻人,都已经安排进亲兵营了。”

许元卿哈哈大笑:“那就多谢殿下了。”

陈峰猎道:“明日一早出城,自有武备军开路,诸位切记不要误了时辰。”

在场众人,全都对他抱拳行礼。

羽亲王府。

羽王看向节度使曾凌问道:“城外诸军是否都已经到齐?”

曾凌回答道:“除了燕山营之外,各路人马都已经到了,我派人让虞朝宗分兵五万过来,他一兵一卒都没有派来,此人就算现在还有所用,以后也必须除掉。”

“嗯......”

羽亲王点了点头:“但现在离不开他的燕山营,北边门户都要靠他守着。”

他冷笑了一声后说道:“虞朝宗以为自己将来还能有大图谋,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这样出身的人,还想争天下,吃了亏就会明白,那句乱世之中,人人都可争天下不过是句谎言,天下,从来都不是天下人的。”

他起身,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说道:“你觉得,谁留守冀州合适?”

曾凌道:“其实,臣下留守冀州最合适。”

羽亲王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留下最合适,可是你若留下,我担心没人可以压得住罗境......”

他沉默许久之后说道:“世子留守冀州,你看如何?”

曾凌也沉默许久。

然后俯身道:“世子,心性不稳......若是夏侯留守冀州,万无一失,可世子他确实差了些......”

羽亲王再次沉默下来。

“你.....”

又是许久之后,羽亲王看向曾凌道:“你帮我去见见夏侯,问他可否愿意见我,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