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三个时辰

不让江山 知白 680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虞朝宗猜到了罗耿的态度,也猜到刘里的奸诈,所以他也很清楚,当他攻破冀州城的那一刻,这两个人就会如同恶狼一样咬上来。

可虞朝宗的兵力足够多,所以他有几分自信。

冀州城内的守军要分兵防守,他对冀州城内部很了解,因为有李叱和庄无敌他们经常给他送情报,冀州军的兵力如何,他也很清楚。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判断......在他攻入城内之后,冀州节度使曾凌可以调用抵挡他的军队,不会超过两万人。

他做了一个推演,曾凌手下一共只有六七万兵力,经过连番大战消耗之后,已经绝对不可能再够五万人。

给曾凌算他有五万人,实则可能只剩下三四万人,算五万人,曾凌怎么用?

豫州军就算是假惺惺的攻城,做个样子,曾凌也不敢撤掉南城和东城的兵力,因为他撤了,豫州军真的就可能从南城或是东城攻进来。

冀州城这么大,只要还保持东南西三城的防卫兵力,曾凌可用的大概最多也就是两万人,虞朝宗觉得,这是对冀州军兵力最大的估算。

再说幽州军,罗耿的幽州军善战不假,但也只有五万人,再加上收了两万三青州军的降兵,幽州军兵力在八万左右。

豫州军原本败了一阵,再加上收降了一些青州军士兵,总计兵力大概还有十万左右。

罗耿和豫州军加起来,也不如虞朝宗一人兵多。

虞朝宗原本南下的时候带来了十五万大军,又收了青州军四万,已经有二十万兵力。

他在总攻之前就又计算了两次这一仗怎么打,他觉得应该能行。

他攻破城关之后,亲自率领五万人继续抢夺冀州,以五万打两万,他胜算很大。

他以将近十五万大军在城外列阵抵挡罗耿和刘里的两军,那两军还都要分派一部分兵力继续施压冀州城,所以总计兵力再去掉几万,最多和他留下来阻挡的兵力旗鼓相当。

以十五万大军阻挡十五万敌军,只需坚守半日,他推断自己就能彻底拿下冀州。

更何况,虞朝宗推测,罗耿和刘里动手的话,也会先驱使青州军降兵进攻,而不会一上来就用他们自己的人马。

青州军新败,人心惶惶,战力自然要大打折扣。

接下来的仗其实没那么难打了,虞朝宗想着,拿下冀州之后,迅速占据北城全部城墙,以城墙上兵力居高临下压制,还能协助在城外拒敌的队伍。

然而虞朝宗失算就在于,豫州军和幽州军,根本就没打算夺城,也没打算留兵力威慑曾凌。

罗耿的目标从一开始也就不是冀州城,而是如何灭掉这些叛军。

虞朝宗以为自己是来搅局的,可实际上,罗耿才是。

虞朝宗更失算的地方在于,他知道幽州军善战,却没想到如此善战。

罗耿根本就没有用那些青州军降兵,一上来就用了他手里的大杀器。

重甲铁骑踏阵。

燕山营的士兵虽然装备不弱,但多是轻装步兵,对抗这种犹如钢铁洪流一样的重甲,几乎没有办法。

他们的箭阵没办法对披挂全甲的人和战马形成伤害,而当重甲踏阵的时候,他们也挡不住战马上的具装冲击。

如果对抗豫州军那一线攻势的队伍还能坚持的住,那抵抗罗耿幽州军这边的燕山营士兵则在经历噩梦。

这几年来,燕山营的士兵们确实很骄傲。

他 们经历了许多,无数次击败了地方官军,还打了边疆的保卫战,击退了黑武人。

这一切都值得他们骄傲,然而他们却忘了,击败地方官军并不代表什么,他们其实还没有过直面大楚精锐府兵的经验。

大楚的府兵是一种什么级别的存在?

这样来对比,燕山营他们击败的地方官军,大多数不过是厢兵,如果是一万对一万的战斗,燕山营必赢无疑,如果是六千对一万,燕山营稳平,也有取胜的可能。

如果是五千对一万的话,燕山营基本上就没有赢的可能,除非是奇迹。

大楚乱了之后,各州县的官员也都在发展私兵,然而这些私兵的战斗力,根本就不能算作军队,所谓的地方官军,比燕山营更像是乌合之众。

豫州军是真正的府兵,刘里,是武亲王最得力的部将。

还是对比一下,以冀州军为标准,一万燕山营士兵对阵一万地方官军必胜无疑,但一万燕山营士兵对阵一万冀州军必输无疑。

冀州军打不过豫州军,豫州军打不过幽州军。

真正的大楚府兵精锐,战力有多强悍,其实虞朝宗以前知道。

只是后来燕山营看起来实在太强大了,雄踞北方,连不少地方州县的官员都直接请求他的庇护。

看起来的强大,会让人心里发飘。

虞朝宗根本就没有去想,他的人连半天都坚守不住。

事实上,他在西线布置的防御兵力,连一个时辰都没有坚持住,就被幽州铁骑将阵列冲开。

具装骑兵,以一种队列整齐的方式踏阵,他们只需要往前走,就是碾压。

一个时辰,西线告破。

虞朝宗不得不抽调兵力到西线增援,那个地方,就成了一片屠戮场。

东线,他的队伍只坚持了两个时辰,勉强达到了他的要求,然后就被豫州军压的节节败退。

没办法,虞朝宗只能下令城外的队伍往冀州城内撤,他们好歹已经攻占了半座冀州城,队伍全都退回来后,靠着城防还能继续阻挡。

然而退兵之势,有多危险?

虞朝宗自己,在冀州城内打的也极艰难。

曾凌杀红了眼睛,冀州军上下都抱定必死之心,这种仗,对于燕山营来说从没有打过。

他们迅速的就从高山跌落到了谷底,刚刚破城之后的兴奋还没有来得及退下去,就被殊死一搏的冀州军打的损失惨重。

如果不是兵力确实占据优势的话,他们别说继续扩大占领的地盘,极有可能已经被挤出去了。

此时此刻,如果说冀州城就是一个巨大的方盒子,方盒子的一半是冀州军,一半是燕山营。

盒子外边想往里挤的人,已经挤破了头。

李叱和唐匹敌从地宫出来之后就想去寻虞朝宗和庄无敌,可是他们过不去。

他们出来之后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冀州军和燕山营拼死厮杀的那条线,还是在冀州军这边。

如果在这样数万人的混战中想杀过去,或者说不被人察觉悄悄过去,基本上是扯淡。

李叱和唐匹敌两个人爬伏在屋顶高处,身下的街道上就是厮杀,人挤人的那种厮杀。

“过不去。”

唐匹敌压低声音说道:“你过不去的,你也见不到虞朝宗,就算你见到了虞朝宗,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虞朝宗还能听你的?你又能如何?”

李叱道:“突围啊,现在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突围,别在想着什么冀州城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现在城外的燕山营军队,正在被幽州军和豫州军围攻。”

“此时虞大哥若能马上组织所有骑兵,大概也有万余人,就朝着幽州军那边突袭,第一是因为幽州军绝对想不到燕山营会反攻,第二幽州重甲速度太慢,追不上轻骑兵。”

“剩下的步兵,相对来说往豫州军那边猛攻好一些,运气好的话,能有半数人杀出去,我推测武亲王的大军必在豫州军刘里的背后,所以燕山营步兵突围而出,武亲王的大军为了不暴露,定不会阻挡,武亲王的兵应是要打刘里的。”

李叱声音很低的说道:“我现在只想劝劝他尽快突围,如果现在能拼上全力,最起码不至于全军覆没,他还能回到燕山营重整旗鼓。”

李叱语气低沉的说道:“如果虞大哥他现在还想着夺城的话,恐怕真的要全军覆没了......此时的下下策,才是觉得夺城可以自保。”

唐匹敌轻叹一声。

而此时此刻,虞朝宗身边。

郑恭如也已经慌了,他现在就害怕美梦刚刚开始就被打破。

“大当家。”

郑恭如急切的说道:“此时最要紧的,是集中兵力尽快夺下冀州,现在冀州只有北城其中一座城门是开着的,城门外边我们还有十余万大军在阻挡。”

“再调集更多的队伍进来,在两三个时辰之内击败曾凌,夺取整个冀州,然后靠着冀州坚城阻挡城外的官军。”

郑恭如急的嗓子都已经沙哑了,他看了虞朝宗一眼后继续说道:“再过三个时辰就会天黑,天黑之前我们拿下冀州,这一仗就赢了一多半。”

“天黑之后,城外敌军的攻势必然放缓,我们还能把更多的人撤回来。”

虞朝宗脸色变幻不停,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他大声吩咐道:“给六当家传令,让他务必再坚守三个时辰。”

燕山营六当家名为西篱子,本在边关守城,这次燕山营大举南下,虞朝宗提前把他换了回来。

西篱子在燕山营深得虞朝宗的信任,因为此人的出身和虞朝宗差不多。

西篱子的家世不错,其父西篱崇明是一位边军的将军。

西篱崇明六年前在与黑武人的交战中阵亡,也不知道为什么,朝廷非但没有抚恤,反而派来缉事司的人调查,说是因为西篱崇明的轻敌冒进,才导致他麾下数千士兵战死。

西篱崇明被抄家,他的儿子西篱光得以逃生,改名西篱子,在游荡了两年后,投靠燕山营。

后来虞朝宗知道了他的身世,又察觉此人能力非凡,所以将其提拔为六当家。

当然,那是在毕大彤的人都被杀之后,虞朝宗正用人之际。

此时在虞朝宗身边的当家本就没几个。

四当家常定舟攻城的时候战死,五当家常定岁,正带着人在阵前和曾凌的冀州军厮杀。

八当家郑恭如,始终都在虞朝宗身侧不离。

六当家西篱子率领大军在城外御敌,七当家黄金甲留守燕山营山寨。

所以虞朝宗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西篱子一人了。

虞朝宗脸色有些发白的对传令兵说道:“告诉六当家,他挡住了,我们能生,他挡不住了,我们就都要葬身冀州,我只需三个时辰就能将冀州拿下,到时候他就可撤进城内,告诉他.....我将一切,都拜托给他了。”

传令兵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