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九十六章 或许这也是宿命之战

不让江山 知白 722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别不承认,运气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别不承认,哪怕是小运气也会让人开心不已,安身立命发大财,都是运气,小运气。

大的那个不叫运气,叫气运。

有人曾经说过,运气是实力的一种,也有人曾经说过,靠运气的人不会长久。

这种事怎么来解释呢?

大概就是,一时好运一时爽,一直好运一直爽。

李叱自己都不可能想到,沈珊瑚会带着十万兖州军南下,并且在青州挂了半境的宁旗。

然而再想想,这真的可以归结于运气吗?

为什么这样的运气只有李叱有,杨玄机为何没有,李兄虎为何没有,那些想争雄天下的人为何都没有?

他们没有,多好啊。

就李叱自己有,哎,就是爽。

夏侯琢看向李叱道:“消息已经传回来,那么可能杨玄机现在也已经知晓了,所以他会立刻做出判断。”

李叱点了点头,他当然想到了,不然的话刚才也不会说出那句,现在就看杨玄机如何应对了。

支持杨玄机的人太多,所以即便是在青州那边,给杨玄机通风报信的人也不会少。

夏侯琢继续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杨玄机必会判断此时我们在豫州兵力不足,老唐率军往东南方向行军就算他发现不了,可是只要沿途被人察觉,就会给杨玄机报信。”

他看向李叱:“也许天命军很快就会再次渡河北上。”

李叱道:“是啊......也许很快,河南岸那支十万人的天命军,就会接到强渡的命令。”

夏侯琢起身道:“我去吧。”

此时在豫州城里,原本剩下的守军数量不足一万,夏侯琢带来的兵力是八千。

全加上也不过一万五千左右,况且还不能全都带走去河边设防,最多可以带上一万人。

李叱道:“咱们一起去吧。”

他也起身,看向高希宁:“家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和夏侯去河岸营地,可能会有一阵子不回城。”

高希宁点了点头:“放心。”

吃了一半的饭,李叱和夏侯琢就带着队伍往河岸营地那边赶过去。

此时留在河岸的宁军其实只有四千人左右,留在这的作用,大概也只是迷惑河对岸的天命军。

每天都会照常操练,在距离河岸二十里左右的地方,还有大量的民夫扮作宁军,所以河对岸的天命军,并不知道这里其实已经是一座空营。

李叱和夏侯琢带着人马往这边赶过来,而此时此刻,杨玄机派的人也在往这边赶路。

杨玄机确实已经收到了消息,而且比李叱还要早一天。

巧合的是,杨玄机派的人也比李叱和夏侯琢早到了一天。

消息一传回来,杨玄机就几乎气炸,若李叱真的已经拿下青州,那么北境三州尽在李叱之手。

不管是兵源还是粮产,都足以让李叱成为一方诸侯。

这种情况下,就算杨玄机先一步拿下大兴城,顺利登基称帝,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一统中原。

有了这三州之地,李叱就有了和任何人抗衡的基础。

大楚十三州,北境三州,民风最为彪悍,招募上来的士兵也就最为善战。

杨玄机在大兴城称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率军北伐,不然的话给李叱几年时间,就不是他北伐的事,而是宁军南下。

所以,现在唯一的 机会就是趁着宁军主力不在豫州,天命军先把豫州拿下,然后封堵青州的宁军归路。

趁着李叱根基不稳,把最大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让杨玄机烦恼的则是,他的军师荀有疚还不在身边,跑去找什么绝顶高手刺杀大楚皇帝去了。

可是到了现在,荀有疚那边也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坏消息倒是一个接着一个,李兄虎大军已经进入京州,距离大兴城比杨玄机还要近不少,李兄虎的结义兄弟翟礼也已经起兵北上,试图与李兄虎联手。

这种局面虽然都是已经预见到的,然而该有的好消息都没来,就会让人心情烦躁。

杨玄机哪里知道,一场巧合,荀有疚要找的人,可能不怎么好找到了。

大楚皇帝又哪里能知道,一场巧合,让他躲开了很危险的刺杀之局。

豫州距离河岸大营距离并不近,需要赶路几天才能到,队伍几乎没有任何耽搁,比以往最快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可等到李叱他们到了江北大营的时候,对岸的天命军显然已经在调动了。

“我好像许久没有打仗了。”

夏侯琢深呼吸。

李叱道:“杨玄机派来的人比咱们快了些,为了争取时间,他们大概不会准备很久。”

夏侯琢嗯了一声,看了看河岸上的布防,已经足够优秀,连改动都没必要。

这里有四千宁军,都是唐匹敌训练出来的善战之兵。

仔细看过之后夏侯琢非但没有看出来这排兵布阵的漏洞,甚至感觉自己学到了什么。

这还是老唐不在的情况下,想想看,若是唐匹敌此时在大营里,夏侯琢可能会有更多感悟。

“营中将军是谁?”

夏侯琢问。

李叱指了指正从远处往这边跑的那人:“小将军卓青鳞,是老唐亲自调教出来的,有领兵之才,亦有万夫不当之勇。”

夏侯琢看着那小将军过来,忽然有了一种自己都已经上了年纪的错觉,可是算起来,他也才二十几岁罢了。

人生的阅历足够丰富之后,心理年龄也会远超生理年龄。

有些时候,你觉得和一个同龄人聊天说话,处处都舒服,不管聊什么对方都能和你聊的很投机,有见解,又不会把见解强加于人,只会让你引起共鸣,或者你以为你让对方起了共鸣,聊的久了,你甚至还会生出一种原来我自己如此博学的错觉。

别怀疑自己是不是变得厉害了,只是人家降维了。

对方的生活阅历,各种经验,还有学识品味都远超与你,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换句话是,是人家在捧着你。

夏侯琢看过唐匹敌调教出来的军队和将领,心中觉得自己差距甚大。

可实际上,这世上能及的上夏侯琢之人,又有几个?

小将军卓青鳞跑到李叱面前俯身行礼,李叱让他把情况对夏侯琢介绍一下。

听闻面前这雄壮威武的将军就是在北疆力抗黑武人的夏侯琢,卓青鳞的眼睛都亮了。

年轻人心中有偶像,他的偶像就是大将军唐匹敌,就是夏侯琢这样的人。

“对岸从昨日开始调动人马,河道上聚集起来的船只也越来越多,但是敌军仓促之下,能搜集到的船只比起上次渡河的时候要少许多,而且没有大船。”

卓青鳞道:“卑职观察过敌情,猜测敌人或许不是要用渡船过河,而是用渡船造浮桥。”

李叱点了点头,刚才他已经看过,从对岸的准备来看,确实有造浮桥的可能。

天命军的船数量并不是很多,且以小船为主,所以运载能力就很差,零零散散的把人马运送过来,就是给宁军杀着玩的。

把小船横着连在一起,然后往河底打入木桩拦住船只不漂流下去,就这样一个挨着一个的往前递进,后续的士兵,在船身上铺木板而行。

如此一来的话,就能迅速造出来几座浮桥,浮桥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可以让士兵踩桥过河,还能让泅渡的士兵有中途歇一歇的依靠。

看得出来,这是上次天命军强渡失败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对岸领兵的是谁?”

夏侯琢问。

卓青鳞连忙回答道:“回大将军,对岸领兵的是裴芳伦,原楚右侯卫大将军。”

夏侯琢眼神恍惚了一下:“曾经带兵在兖州,血屠了二十万渤海军的右侯卫大将军?”

那时候夏侯琢还是少年,裴芳伦是他心中的偶像。

就像是现在的少年卓青鳞心中的偶像是夏侯琢一样,那时候夏侯琢听闻右侯卫在兖州击败渤海国入侵之敌,并且下令不收俘虏一律格杀勿论的时候,热血翻腾。

他在那时候就确定,军人,为将者,就要如裴芳伦那样。

在面对外敌入侵的时候,带着他的右侯卫站出来,非但将敌人击败,还让敌人记住中原之地不可犯。

那时候的裴芳伦,是何等的英雄气概?

一战杀敌六万余,俘获降兵十五万。

大将军裴芳伦一声令下,十五万人被尽数屠杀。

他说......狼心狗肺的渤海人,不管是哪一个,但凡有一只脚踏上我大楚的疆土,便不可能得恕罪。

当战事传回冀州,书院里的教习用一种无比激昂的语气告诉大家的时候,夏侯琢真的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燃烧。

因此,他还在自己的书桌上用小刀刻下了一行字。

一仗新添十万坟,为将当如裴芳伦。

“怎么了?”

李叱看到夏侯琢脸色有异连忙问了一句。

夏侯琢长长吐出一口气,看向李叱,语气低沉的说道:“我之所以坚定信念要去北疆抗击黑武人,其实是因为他。”

李叱心里微微一震。

他知道,偶像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大楚战神徐驱虏,影响了他身后多少人?

澹台家镇守西凉州,就是因为徐驱虏的影响。

那时候,裴芳伦一战几乎全灭了侵入兖州的渤海二十五万大军,逼的渤海王不得不上降书献赔礼。

大楚最近这二三十年来,那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被世人铭记的对外战争。

一百多年前有大楚战神徐驱虏平草原荡西域,为大楚续命,之后就很少再出现这样的英雄人物。

有人会把武亲王和徐驱虏相提并论,可是领兵的人都知道,这两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徐驱虏这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外敌厮杀,而武亲王这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叛军纠缠。

呼......

夏侯琢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沉默着,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看。

李叱把手放在夏侯琢的肩膀上,陪着他沉默。

李叱知道,有朝一日,和自己曾经的偶像在战场上相遇,不死不休......那感觉并不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