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三足鼎立

不让江山 知白 716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安阳州北,冀州军大败,被追上的豫州军从后边穷追猛打,数十万大军被打的狼狈不堪。

无奈之下,冀州节度使曾凌请求羽亲王,放弃那些从各地收编来的叛军,只带冀州军精锐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冀州。

唯有借助坚城堡垒,才能抵御现在士气如虹的豫州军。

之后的半个月,冀州军都在亡命飞奔之中,一路上收编各路叛军,最强盛时候号称大军五十万。

可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惨败,撕掉了这五十万大军的遮羞布,那些只会虚张声势的叛军哪里是豫州军精锐的对手,一触即溃,毫无章法。

羽亲王不断的留下这些叛军断后,他则带着冀州军疯狂逃命,号称的五十万大军,在逃了半个月后,所余之部,只剩下冀州军七八万人。

豫州节度使刘里杀的兴起,越追越狠,就想在冀州城外将羽亲王残余兵力解决。

那些叛军后来谁还肯听羽亲王的命令,让他们断后,他们眼睁睁看着之前断后的队伍被人家撕咬成了碎片,他们又怎么可能还敢真的去拼命。

逃的逃散的散,乌合之众,不过如此。

另外一边,听闻羽亲王大败,之前没打算和豫州军联手的青州节度使崔燕来也嗅到了机会。

他重新整顿兵马,带着十余万青州军气势汹汹的又一次杀了过来。

这一下,往一侧溃逃的叛军,以为脱离了战场逃出了生天,结果迎面碰上带着复仇之气而来的青州军。

又被人家按着一顿打,杀的尸横遍野。

为了防备后路被偷袭,豫州节度使刘里还多了一个心眼,他下令手下大将孟可狄留守安阳州,他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担心青州军抄了他的后路。

这世道,哪里有什么牢不可破的盟友关系,谁都想抢更多的地盘。

追击到了二十天的时候,冀州军所余兵力已经不足六万,其狼狈可想而知。

可就是在这时候,刘里得到消息,武亲王亲率大军进入豫州,宣布接管。

这一下,刘里炸了。

他只想着别被青州军抄了后路,哪想到他的恩师到了,一口气把他的后路全部断绝。

武亲王陈兵南平江边,已经深入冀州的豫州军要想回撤,就要面对武亲王十万大军。

刘里看不起杨迹形,看不起曾凌,可他纵然再自负又怎么敢看不起武亲王?

他的本事,都是武亲王教出来的。

此时的刘里也算是骑虎难下,他若是回归豫州,如何面对武亲王?

不是确定打不过,而是真的就不敢打。

他深知武亲王的脾气秉性,见到武亲王,一刀就会要了他的命,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可能。

武亲王最恨背叛,刘里虽然有话可说,他完全可以说是率军攻打羽亲王叛军。

名义上也说的通,可是武亲王不信啊。

犹豫再三,刘里下令不要再紧追冀州军,而是分派兵力,把已经强占的冀州地盘都赶紧稳守下来。

为了冀州丢了豫州,这接下里的日子,可能就要靠着刚刚打下来的这些地盘支撑。

另外一边,青州节度使崔燕来才不管这些,武亲王堵的是刘里的后路,又不是他的。

崔燕来只想报仇,能打多狠就打多狠,刘里不再追击羽亲王,他追,追到冀州也要追。

南平江。

岸边,武亲王看着对面的安阳州城,微微皱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手下人从远处跑过来汇报,说是派去安阳州的人回来了。

不多时,四品将军裴无咎快步到了武亲王面前,俯身一拜道:“王爷,属下回来了。”

武亲王嗯了一声后问道:“安阳州孟可狄怎么说?”

裴无咎道:“孟可狄犹豫再三,请求王爷给他一些时间,他说自己深受刘里恩惠,若是此时背叛了刘里的话,他......他难以做到,所以他想先派人去劝劝刘里回来。”

“哈哈哈哈......”

武亲王大笑道:“早就料到孟可狄会如此说,我也正是要他如此做。”

裴无咎道:“王爷,这是何意?”

武亲王道:“我带出来的人,我还不了解?刘里怕我,不敢回来,必会下令死守他刚刚打下来的各州县,他想等等看我是什么态度。”

“我手下的人,都知恩图报,刘里怕我,也是因为他觉得愧对我,孟可狄一样,他觉得背叛了刘里心中有愧,但他又不敢反我,所以必会不遗余力的去劝说刘里回来向我认错。”

武亲王道:“现在我可以放心走了,刘里会一直拖着,也会对孟可狄心生怀疑,孟可狄派人去劝他,他会以为孟可狄已经向我投降,更加不敢回来。”

他看向裴无咎道:“自即日起,你留在此地,大营规模不减,旌旗不少,我把我的金甲给你,你每日清晨和傍晚,都要到江边巡视一遍。”

裴无咎一怔:“王爷,你这是......”

他的话还没有问完,武亲王笑道:“拿下豫州一地,还不能保证足够安稳,我要去把青州也打回来。”

“朝廷若重新拿回青州豫州这两地,明年日子就会好过的多,这两地粮产丰沛,本就是大楚的粮仓重地,撑过今年,明年朝廷缓一口气,就能重振大军,清剿各地。”

他看向裴无咎道:“青州节度使崔燕来必会趁机攻打冀州,他的老家,我就去取了吧。”

说完之后,武亲王大笑着转身,离开江边。

回到大营里之后,武亲王将他的金甲卸下来交给裴无咎,只给裴无咎留下一万人,他亲率九万大军连夜离开江南岸,朝着青州方向进军。

两个月后。

冀州城。

李叱他们早就已经归来,对于冀州的战局也都知道了,现在的冀州真可谓风雨飘摇。

夏侯琢在羽亲王逃回冀州的当天就走了,他不想留在这,如果留在这就会做他不想做的事。

夏侯琢最清楚自己的性子,真要是留在这不走了,之后敌军再次围攻冀州,他身为人子,又怎么可能不为羽亲王卖命?

但他不想,他宁可做个别人嘴里说的不孝子,也不愿意在这多留一天。

李叱知道他心意,所以安排人护送夏侯琢返回北疆。

现在的冀州城人心惶惶,谁都不知道明天一睁开眼睛,冀州城的主人会不会换掉。

缉事司原来那块地方,现在已经修缮完成,羽亲王整日忙着别的事,忧心忡忡的,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管这些。

他不管不问,李叱觉得正好。

这一大片地方重新修缮好,李叱把一多半的地方改为了医馆,而在这之前,沈如盏就已经和他谈好了条件。

这里她来经营,李叱不可插手,所得银两她会分三成给李叱,李叱自然不会不答应。

余九龄觉得三成太少,可李叱却完全不在意。

挂牌的那天李叱他们都来捧场,医馆正门上的,牌匾的红布揭开,李叱他们看了看,牌匾上是 三个字。

沈医堂。

沈医这两个字倒是有点意思,谐音为神医。

车马行。

李叱坐在那翻看着李先生给他的书册,唐匹敌从外边归来,在李叱身边坐下来后叹了口气。

唐匹敌道:“刚刚打探来一些消息,情况比我之前预想的还要复杂。”

在很早之前唐匹敌就对李叱预测过,若是羽亲王战败,豫州军必然趁势北上夺取地盘。

武亲王用兵如神,必会趁机夺取豫州,这就逼着刘里留在冀州,和冀州城里的羽亲王形成对峙之局。

唐匹敌道:“青州也被武亲王拿下,现在不管是刘里还是崔燕来,都回不去了。”

李叱一怔,忍不住也跟着叹了口气:“三足鼎立......冀州之内真是热闹了,崔燕来回不去了刘里也回不去,两人各占一方。”

他看向唐匹敌道:“羽亲王守着冀州城,只怕早早晚晚也会有变故。”

唐匹敌道:“我听闻,节度使曾凌和羽亲王的关系越来越僵硬。”

李叱点了点头道:“叶先生昨天回来还说,羽亲王对曾凌又发了脾气,把兵败之事全都推给曾凌,还说要严惩,不少人求情求了很久,羽亲王才被劝的暂时把这事放下了。”

唐匹敌叹道:“冀州,怕是要出大事。”

李叱道:“好在是咱们这边早有准备,便是冀州出事,咱们也能撑下去。”

唐匹敌道:“趁着冀州现在还能出去,你派人尽快到燕山营,告诉大当家虞朝宗,切不可在此时派兵过来。”

李叱道:“行,我让庄大哥安排人回去。”

唐匹敌起身,看了看旁边的流云阵图,笑道:“好久没有玩过了,我去活动活动。”

李叱道:“师父在睡,我来给你掌阵。”

不远处,正在看着神雕的澹台压境回头看了看李叱他们这边,看到唐匹敌站在一种很奇怪的木人阵前,他顿时来了兴趣。

“这是什么?”

他一边往那边走,一边问他旁边的余九龄。

余九龄道:“这个东西叫做流云阵图,是李叱的师父所创造,为的是训练人的机敏,凡是闯过了流云阵图的人,用我们的话说大家就都是一门的人了。”

澹台压境好奇的问道:“一门的人?为何这么说?又是何门何派?”

余九龄道:“捂裆门。”

澹台压境楞了一下,然后摇头道:“你这玩笑开的,一点儿都不好笑。”

他过去,见唐匹敌还没有入阵,于是笑道:“可否让我先试试?”

李叱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旁边一口箱子说道:“先穿上护具,信我,有用。”

澹台压境过去打开箱子看了看,取出来一件铁制的东西,举起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然后疑惑的说道:“若......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件铁裤衩?”

余九龄劝道:“你穿上吧,不然的话你明天撒尿都会有点堵。”

澹台压境道:“我宁死不穿。”

他看向李叱道:“我要闯阵!”

李叱叹了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欢迎。”

片刻之后,澹台压境脸色难看的从流云阵图里出来,走到那口箱子旁边,默默的把铁裤衩穿上了。

“再来!”

他大喊一声,再次闯阵。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