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八十章 人啊

不让江山 知白 749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城墙上追杀张玉须的那些马贼,被叶先生风卷残云一样杀了能有七八十,剩下的落荒而逃。

有的直接从城墙上跳下去,宁愿摔断腿也不敢和叶先生再交手,吓破了胆子的人,只要能逃命,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哪怕叶先生看起来依然像是个饱学儒士,可地上那些死尸又不是他读书读死的。

四散的人也不少,应该还有二三十人,追又不好追,叶先生也只得放弃。

远远的,阔可敌休汨罗看到了叶先生杀人的手段,所以他选择停下。

他与初东分开,一个追彭十七一个追张玉须,他还不知道初东已经被李叱杀了。

但此时此刻,他却不想上去与那个中原人交手。

他不是没有自信赢了那个人,而是对方有两个人,他在远处的看到了,其中一人出手,另一人只是观望。

即便如此,那么多马贼依然被杀的落花流水,另一个谁知道是不是也这么强?

若是一对一,休汨罗的好胜心在,便想去试试那人到底有多强,自己可否胜之。

他手下那些马贼已经吓破了胆子,自是不敢再回头,他以一敌二,觉得没什么胜算。

一时之间,他对中原的认识算是更进了一步。

刚入中原的时候,他觉得满眼皆草芥,中原无豪杰。

本想去冀州城里杀一个通透,还没到冀州,倒是被人家杀了一个通透。

所以他转身就走,为了救那些马贼,才不值得他出手,他比别人更看不起那些马贼。

他从城墙上掠了下去,随便拉了两匹战马,骑上一匹带上一匹,朝着北门方向冲了出去。

穿过破旧残败的城,一口气出了北门。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出来之后休汨罗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然后猛的将战马勒停。

马儿嘶鸣一声人立而起,马背上的休汨罗眼睛睁的很大,脸色也有些发白。

他看到了在城门一侧,一具残缺尸体靠着墙坐在地上,在那城墙上还有一个坑。

那尸体的面容已经完全被毁了,胸口位置也塌陷下去一个极恐怖的坑。

可是休汨罗认出来了,那是公叔滢滢。

那个很美的女人,那个对他似乎有些意思的女人。

他以为她已经逃走,却没有想到居然被人杀死在这,而且死相居然如此惨烈。

停顿了片刻,休汨罗一声长叹,催马向前。

这小城里死了很多人,数百马贼,还有两个女人。

休汨罗走了,方玉舟带着雀南也走了。

李叱他们在县城中重聚,他抬起手打上高空一颗信号,没多久,城外就有一溜烟过来。

张玉须看着彭十七那白花花的一身肉,都惊了。

“你......这是做什么了?”

张玉须道:“那些马贼把你怎么了?”

彭十七:“你滚!”

张玉须道:“难道不是?至少有一百多个马贼追你,没把你杀了,却扒了你的衣服......”

彭十七道:“我自己脱的!”

张玉须道:“噫!竟然如此?”

彭十七觉得这五个字有些不对劲,瞪了张玉须一眼后说道:“我这是计策,一边跑一边脱掉衣服,这样一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玉须就接过去说道:“这样一来,他们本只是想杀了你,看到你脱衣服,就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块了。”

那两人在胡扯,叶先生走 到李叱面前说道:“我应该是输给你了。”

他往城外方向看了看后说道:“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此事就不要涉及余九龄了。”

李叱哈哈大笑。

他对叶先生道:“叶先生想的太多了,万一九妹愿意呢?”

叶先生道:“算我欠你的......以后有什么别的要求你尽管提,至于九妹的事就此揭过吧。”

李叱道:“那我得找纸笔记下来,某年某月某日,叶先生说,欠余九龄一个吻。”

叶先生:“......”

在旁边还在因为彭十七没穿衣服的事而纠缠着,张玉须突然听到了这句话。

那表情就亮了。

眼睛逐渐睁大,噌噌冒光。

他觉得这可比彭十七身上没有衣服要有意思多了,这个瓜,比较大,还很刺激。

张玉须那一双小眼睛睁得很大,但就是显得那么贼眯眯的看向叶先生,叶先生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不多时,余九龄从城外呼哧呼哧的跑进来,一口气跑到李叱他们面前,弯着腰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

李叱道:“看把余九龄急的。”

余九龄倒是没觉得这话里有什么别的意思,可是却看到叶先生扭头看向了天空。

张玉须仔细看了看余九龄那张脸,然后不得不对叶先生刮目相看,深为敬服。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分散出去,解决了一些残余马贼,又在城中搜集了一圈,把马贼们遗弃的东西能带上的都带了回来。

来的时候因为没有马而发愁,现在每个人脸上都有些丰收的喜悦。

得了几百匹好马,还有兵器无数。

叶先生对李叱叹道:“怪不得唐匹敌总是说你气运好,总是会有好事发生,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李叱想了想,自己是这样吗?

仔细想过之后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他父母感染瘟疫而死,按理说,他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自然也会被感染。

偏偏就没有,但没有也是必死无疑的境地,因为没人能照看他,饿也会饿死,可是他师父遇到了他。

之后的人生路,每逢做出选择,总是选对,不管去做什么事,总有收获。

“走吧,咱们继续赶路。”

李叱催马向前,五个人带着几百匹好马,浩浩荡荡的往北边继续赶路。

余九龄美滋滋,看着那些马就开心,他一会儿跳到这匹马上,一会儿跳到另外一匹马上。

“唉......做一个富有的人,真的就是这么爽。”

张玉须对彭十七认真的说道:“看到了没,喜新厌旧说的就是九哥这种人,你可不能和他学。”

余九龄道:“我呸!我换个马骑就是喜新厌旧了?”

彭十七道:“我觉得张玉须说的对,你这样换来换去,马儿都不开心。”

“你们懂个屁。”

余九龄道:“老子在双星楼换来换去的时候,不管是我还是换来换去,都开心的很咯。”

张玉须和彭十七对视了一眼,都没理解这个家伙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正在和叶先生聊天的李叱也听到了这句话,冷不丁的就被这话骚到了,止不住咳嗽了几声。

叶先生叹了口气......

燕山营。

二当家庄无敌恢复了喝酒,他回来之后每天都喝酒,大部分时候都会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就一觉睡到昏天暗地。

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就继续喝,没人劝得住,持续了几天之后也就没有人再劝。

一开始七当家黄金甲亲自过来了几次,庄无敌却并不听劝,每日都还醉醺醺的,黄金甲叹息了一声,觉得他二哥大抵上是废了。

黄金甲心里也明白,这事怪不得二哥,是大哥确实有些过分,自家兄弟却避而不见,怎么能不伤了二哥的心。

他想着大概过一阵子也就好了,大不了等大哥回来亲自去劝劝。

可是大哥没等回来,等回来了老六西篱子。

只带着几千残兵败将回来的,狼狈不堪,问他大哥的事,他也没有亲眼所见,但他推测,大哥大概是回不来了。

一下子,整个燕山营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阴云密布。

十几万大军出征,只回来了几千人,连大当家都可能已经战死沙场。

如今燕山营总共剩下的兵力还有两万余,一多半是黄金甲山寨里的。

西篱子和黄金甲商量一下,想让庄无敌拿个主意,等庄无敌醒了之后想听听他怎么说。

结果等庄无敌听完之后整个人就傻了,一下子三魂六魄都没了一样。

听说虞朝宗可能已死,庄无敌猛的就站了起来,走出去几步后吐血倒地。

从那天开始,庄无敌就变成了个木头人,整天傻乎乎的坐在同一个地方,有人路过,他就朝着人喊大哥。

山寨里那些后来的喽啰,根本就不认识他,把他当傻子一样欺负。

知道他爱喝酒,有人就故意把给他送的酒里掺水,庄无敌也喝不出来,有酒就笑,没酒了就发呆。

这才多久,没人把他当二当家看了。

之前山寨发展太快,队伍的规模扩充的速度惊人,庄无敌到李叱身边的时候,燕山营才几万人。

他这次回去,山寨里的人基本上都不认识他,哪还有人对他有什么敬畏。

更有甚者,知道庄无敌每天都会去虞朝宗原来的寨子里坐着,就故意戏弄他。

有人拉绳索绊他,庄无敌浑浑噩噩也察觉不到,一个跟头摔在地上,牙齿都磕断了半颗。

那些家伙看着哈哈大笑,觉得有意思之极。

若是有认识庄无敌的人遇到了,便会呵斥几句,消息告知黄金甲和西篱子,那两个人此时也没心情去管一个废人。

那两人此时心里都还有些别的念头,若真想管的话,一句话吩咐下去,谁也不敢再去招惹,可这句话就是没有吩咐下去。

因为那俩人可能也盼着,如今山寨里这个辈分最高,资历最老的人,最好出点什么事。

说起来,庄无敌在山寨里是七当家的时候,西篱子和黄金甲还都身份不高呢,本就不熟悉,所以这两个人对庄无敌也没几分敬畏之心。

况且庄无敌又离开山寨很久,若不是平日里虞朝宗始终把二当家和三当家的位置留着,而且一再强调庄无敌和李叱的重要,更不会有人在意这两人。

黄昏下。

脏兮兮的庄无敌坐在虞朝宗原来住的房子门口,抬着头看着夕阳。

或许是最后一抹阳光让他眼睛不舒服,眼泪无声无息的往下流着,可他就是不肯转过来,似乎在太阳那边能看到什么。

几个巡逻的人经过,有人捡起来一块石子砸过去,啪的一声砸在庄无敌脑袋上,庄无敌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几个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还有人说这样的傻子,明天把他饭菜换成狗食,看看他吃不吃。

就在这时候,有两个人从暗影里出来,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然后猫着腰从庄无敌的背后悄悄靠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